生活
廿四欢2019-11-12 09:182,652

  方端末走到院子附近的三岔路口时,辛凌鹫正拎着两兜水果迎面过来。

  “你在家啊。”辛凌鹫笑道。

  “昨天晚上回来的。”方端末顺冲她伸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购物袋。

  辛凌鹫又问:“什么时候再走?”

  “这会能休息一周吧。”

  “挺巧,正好我这几天也休假。”

  方端末拎高袋子,看了眼里面的水果,笑:“敢情我姥姥爱吃橙子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贾子邺他们几个过来也是带的橙子,我看了下,家里橙子多的都能够开超市了。”

  “那就多吃点,橙子好,含维生素C丰富。”

  方端末被她饶是一本正经的说辞逗笑,扫她一眼,开玩笑:“那中午你不能吃饭,就坐在旁边啃橙子。”

  “橙子哪有你做的饭好吃啊。”辛凌鹫很给面子夸赞他。

  两人相视而笑。

  一个月见不了几次面,关系却不见生疏。插科打诨的聊天,没头没脑的逗笑,这就是人间值得。

  惠风和畅,晴空朗朗。方端末黑裤长衣,辛凌鹫裙摆板鞋,郎有才女有貌,并肩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朝着巷子深处走,笑声清脆,岁月静好。

  “姥姥,我来看你了!”

  “心心来了啊!”

  “我给你买了橙子,方端末说家里橙子快要堆成山了。”

  “你买的好吃,甜的,他们那几个男生不会买东西,橙子酸的厉害。”

  辛凌鹫笑:“方端末爱吃酸,让他吃。”

  方端末将橙子拎到厨房去切,回头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他用清水冲了下刀面,刚关了水龙头,就听院子里辛凌鹫绘声绘色的额给老人讲着:“我们这次航班在空中遇到了气流,飞机在空中盘旋了近两个小时才按原路行驶……对了姥姥,我这次去国外,给你买了些保健品,现在物流在路上,等过几天就能寄过来了,你要按时吃,对身体好……”

  辛凌鹫和老人聊了会,就被方端末从凳子上拽起来,一起去超市买东西。

  马上就要中秋节了,超市里张灯结彩,货架上已经多出来各式各样口味的月饼。辛凌鹫推着购物车,看方端末轻车熟路的游走在各个货架之间挑选着东西:“就随便吃点就好,不用准备的很丰盛。”

  方端末挑选了几个鸡翅装袋,放在购物车时,扫了她一眼:“你还想怎么很丰盛。”

  辛凌鹫抿嘴笑,掰着手指报菜名似的说了一长串。

  方端末边听边笑:“你真的是那我家当餐厅了。”

  “对,还是不用付钱的那种。”辛凌鹫理直气壮地接话。

  在超市里只挑了肉类,然后两人推着车子去结账,经过月饼区时候,超市广播热热闹闹的做着宣传吸引顾客。辛凌鹫歪着脑袋看了眼月饼货架,月饼节,家庭团圆的日子啊。她一时有些失神:“中秋节是后天吧。”

  “是吧。”方端末推着车子转了方向,“你想吃月饼?买点。”

  辛凌鹫扯了塑料袋,站在散装区,看着花花绿绿的包装纸:“我那天能再来你们家吃饭吗?”

  “怎么,真当我们家是餐厅了啊。”方端末开玩笑,两人撑着塑料袋,一边看包装上印的口味,一边往袋子里装:“买几个尝尝鲜有点过节气氛就行,买回去也吃不了几个。”

  辛凌鹫从袋子里将走神误装的五仁月饼拿出来,嗓子闷着,说:“中秋节我没地方去。”

  方端末手上动作一顿,不解地看她一眼。

  辛凌鹫已经收了袋子,去称重。

  排队等待收银的时候,方端末才说:“来吧,我姥姥挺喜欢你的,人多也热闹。”

  辛凌鹫站在旁边正愣神打量货架上口香糖品牌,听到方端末的答应,心里瞬间欢喜,嘴角一弯,重重点头“嗯”了声。

  从超市出来,辛凌鹫特别狗腿地抢在方端末之前将购物袋拎走:“我来当苦力,你保留体力一会做菜。”

  “我两手空空,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女生呢,你就负责漂亮就行。”购物袋易主,方端末拎着。

  两人又去了菜市场,买需要的蔬菜。

  菜市场的小贩都是定人定位的,这些年方端末常来,早就是熟面孔。如今方端末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那个姑姑阿姨不免都在问同一个问题:“这是女朋友啊。”

  方端末还没等回答。

  站在他旁边的辛凌鹫就已经抢先一步回答:“阿姨,我是他的朋友。”

  方端末笑笑,对答案不甚在意,他拿着一把芹菜问:“今天芹菜多少钱一斤?”

  辛凌鹫对于菜市场的事情帮不上忙,就站在方端末身后等着他。方端末也不让她拎东西,大包小包的全都在他一只手上挂着。

  他一只手掏钱的时候,钱包放在小摊上,一只手扒拉着钱夹子,取出对应的数值。然后找回的零钱顾不上整理,胡乱就塞到夹层里。

  辛凌鹫看不下去,钱包拿到自己手里,他要多少就给他多少。

  方端末在处理鱼肉,锋利的菜刀在他手上挥来挥去。辛凌鹫蹲在灶台旁边摘菜,时不时就要抬头打量他:“你小心点,别划到手。”

  “没事。”方端末笑,“吃了二十几年的饭,一半以上是我自己动手做的。”

  他在说这句话是,语气稀松平常的平淡,是庆幸而没有难过。

  未婚先孕的母亲没名没分的将他生下来,受尽了街坊邻里的白眼与指责。在他五岁的时候母亲发生车祸离开,不是意外,是她故意走到马路上的,倒霉的肇事司机为了免去麻烦赔了一大笔钱,姥姥用这一笔母亲生命换来的赔偿款抚养着方端末。

  高考那年夏天,方端末从考场出来,拿着文具袋走出校门时,见姥姥正从一辆豪车上下来。那是方端末第一次见到方中云,第一次知道自己为什么姓方。

  不过已经重要了,方端末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养活姥姥生活,所以方中云的出现并没有让方端末兴奋与感激,反而是深深的厌恶与抵触。

  方中云的妻子景佳丽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生育,几次试管接连失败,所以膝下无子的方中云才想到要将方端末这个遗落在外的骨肉接回家中。

  方端末果断而又干脆的拒绝了。

  事情并没有不了了之,这几年,方中云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以学校的名义给予资助,背地里让他安排享受着最好的待遇。方端末除了对他的态度从最初的抵触渐渐变成冷然外,并没有什么改观,他按照自己的计划与心意,做着自己喜欢的力所能及的工作。

  平淡生活中有着踏实与真诚。

  “摘好了,”辛凌鹫将菜盆端起来,放到水池里,“我还能做什么?”

  “剩下的我来吧,”方端末一扬头,说,“你去外面陪姥姥说话吧。”

  “好。有事在喊我。”辛凌鹫洗了把手,擦干出去。

  辛凌鹫一直也是独居,可能是缺少烹饪细胞吧,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学会做菜。在学校有食堂,放假了就吃吃周边的餐厅小吃,自己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水煮面,水煮粥,如果非要问她会做什么菜的话,可能就是西红柿鸡蛋汤吧。

  酸酸甜甜,做出来还算可以。

  林淑子尝过一次后是这样评价的。

  所以与方端末比较起来,辛凌鹫觉着自己差远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