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安甲第高入云 (3)
愿乘行云2018-11-09 20:194,154

  阿翁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家?这次跟我们一块儿回去行不?”

  凌贺道:“阿翁,这次怕是不行。儿是被上司派出来买器物的,还得过两天才能回家。我马上得赶回去。听季姜说,阿翁打算给二妹找个夫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阿翁说:“我正犯愁呢,仓促之间,哪有这么合适的,我也不能把你二妹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吧!你有合适人选?”

  凌贺道:“依孩儿看来,不如去找三弟商量一下吧。三弟军营中全是挑选过的京畿附近的良家子,品行家世都不错的。曾听三弟说过,他有个伙伴,是长陵仁里人,曾经见过二妹,很心悦二妹,他家世清白,条件尚可,外貌为人也行。让三弟跟他说说,请人家赶快上门提亲吧。”

  阿翁说:“这倒是个主意。可是我不知道三郎驻在哪里?你知道?”

  凌贺道:“我也是军队里的人,我当然知道。我去找人通知他,让他请个假,明日带他的伙伴来拜见阿翁,阿翁看了人再说。这事要越快越好。”

  阿翁道:“好,明日一早我就启程回家。”

  凌贺道:“阿翁,请代为问候阿母和众位兄弟姊妹,儿要先告辞了,上官还在等我。”

  阿翁道:“好,你先回去吧。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凌贺道:“後天。等儿回来,再向阿翁细说这一年儿所经历之事。”

  阿翁道:“好。”凌贺向父亲行礼,依依而别。临别之时,他拉着我的手问我喜欢什么,等他回西新里的时候带给我。我说:“二兄平安回来,就是带给妹妹最好的礼物了,你还是买点器物向父母尽孝。妹妹什么也不要。”凌贺道:“季姜,你也懂事多了。父母没白疼你一场。”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二兄,若说以前我对几位兄长都还没什么看法,可是从今日起,我对二兄多了一些敬意,对长兄多了一丝鄙视,这种情绪,一直影响着我……

  本想再去找卓师父问些琴姊姊的事,可是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已经散了,唉,这次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遇见卓师父了,我又帮不了什么忙,即使知道了琴瑄的下落,又能如何?我望着天上的白云,白云飘浮,忽散忽聚……

  阿翁在市场里买了很多东西,吃穿用的都有,用车装了整整一车,回到了宣明里冯家。冯次公依旧殷勤招待,今日的菜肴可比昨日多了许多,还尽是新鲜的。冯婶的厨艺确是一流,要不是怕失礼,我真想打包带回家去吃。

  当天晚上,我早早睡下了,我怕睡过头,几次苏醒过来看漏壶。好容易到了几旦时,我偷偷起床,穿上衣服,回头一看,三姊睡得正香,向她做个鬼脸,轻手轻脚地拉开了房门。院子里,四兄居然已经在等着我了,嘿,他倒是挺积极的。

  我去叩开了冯婼的门,把她叫起。她带路,打开了房门。

  我身手敏捷,扔下四兄,三下五除二就爬到桃树上,那根枝条看起来很粗壮,完全能够受得住我的体重,我顺着枝条往外面爬去。四兄在我身後说:“你哪象个女人,爬得比男人还快。”

  我说:“你爬不赢我还怪我?”他不吱声了。我们俩合力把落在後面的冯婼拉上了树。三个人坐在枝条上,那枝条轻轻地晃动,但还能支持得住。

  四兄好像很着急,不住地往前探头,还用手去拨弄枝条,把我搞得心烦意乱,可我没办法,我总不能把四兄给赶下去。只能够容忍他坐在我的身边。天色蒙蒙亮了,里门好像开了,可是四周还是很静,这时候我听到了马蹄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只见一群戎装骑士飞驰而来,领头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骑士。

  他们来得很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几位骑士的相貌,眨眼就到了我们面前,我全神贯注想看清楚点,可是就在这时候,不知咋的,四兄突然我身边掉了下去,我本能地去拉他,却不料不但没拉住,反而被他拉了下去,兄妹两人都从树上掉下。耳边只听得冯婼在一旁惊叫。

  噗噗两声,外加一阵马儿的嘶叫之声後,满眼是烟尘---长安城的路,除八条大街外,都是土路,天晴时难免有灰---我摔在个软软的东西上,然後被弹了出去撞向巷墙,又被撞到地上,嘴巴先着地,顿时满嘴是血,我的嘴唇牙齿全都出了血。

  我顾不得疼痛,一边挣扎着爬起来,一边拭去嘴上的血迹。定睛一看,可把我吓坏了,只见地上人仰马翻,我四兄和一位骑士摔在一起,而一匹马又把他们两人压在地上。几位骑士都从马上跳下来,正在拉那马。看样子,四兄是摔在那骑士身上,将他撞到地上,而我又摔在马上,把马也撞翻了,压在他们身上。

  这下糟了,我们兄妹可闯了大祸!

  我还没能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被几名骑士架上了马背,四兄被架到另一匹马的马背,只听有人说:“把这两个童子先带回去问问。”然後看到有人往四兄头上戴头套,接着我的头上也被戴上了头套,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马儿飞驰,上下颠簸,浑身都不舒服,嘴巴又痛得厉害。我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他们把我带哪里去?是军营里吗?要怎么处分我?头上被戴了头套,不知外面的情景,只觉得好像在往上走,长安城最高的地方就是未央宫,难道我们去的地方是未央宫?这下糟了,阿翁现在一定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三兄在军营里,是不是把他供出来,求他救命?

  过了好一阵,马被勒停,耳边听到有个清朗的声音说:“把这两个童子抱到帐里去,先问清楚再说。”有人回答:“诺。”然後我感觉被人抱着我走路,真把我带进营中了?坏事了,真进了军营,阿翁可没办法救我们。刚才四兄撞到的是谁,是不是霍郎中本人?要是这样,那更糟,撞到别人还好些,可我没有看清楚到底撞到谁了。

  我突然觉得身子在往下掉,不好,要把我扔地上,不过,迎接我的不是硬梆梆的大地,而是软绵绵的地毯,接着眼前一亮,头套也被取了下来。我忙站起身来,定睛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当户灯,这种灯我曾听三兄说过,当户是匈奴的官名,军营中设这种灯,有蔑敌之意,房中有好几只当户灯,照得房中明亮如昼,几名头戴武冠,身穿甲胄的军士站在一旁,其中一人,他戴的冠与其它人不同,插着鹖尾。

  这人站在几名军士中,并不算太高。琪瑛其质,龙凤其姿,朗洁如月,亭立若松!他非常年青,甚至觉得有点稚气,可是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他即使站着一动不动,身边似乎也有一股凛然之气围绕着他,令人暗生敬畏之心。

  至于他的容貌,如果按照现代奶油小生的标准来评论,也许算不得秀气,肯定不如电视剧里那些男女莫辨的所谓英俊少年,但看着却让人一见难忘,我想,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生霸气?他是霍郎中么?我一时之间,整个目光都被他吸引去了,竟没有注意到其它人。

  这时候他开口道:“你们两个童子,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冲撞我们。”

  四兄嗫嚅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真笨,在霍郎中面前如此丢人,我接口道:“下妾霸陵西新里良家子凌惠,他是下妾兄长凌谊。因闻阿翁兄长提到霍郎中的大名,心中仰慕,欲一睹郎中尊容,故爬到树上,不料失足坠树,误撞了霍郎中。请郎中念及下妾兄妹年幼,宽容恕罪。”

  一名军士笑道:“霍郎中君,这小女子倒是伶牙俐齿,说得头头是道。”他果然是霍去病,我忍不住又仔细看了看他。

  霍去病道:“兄无言,妹倒话多。”啊,这是他对我的第一个评价?显然是极其不以为然,糟糕,长幼有序,男女有别,兄长没说话,我这做妹妹的怎么能够抢他的风头?太不合礼仪了,他会不会觉得我没教养?可我还年幼啊,有这么多的讲究么?

  一名军士道:“郎中君打算怎么办?”

  霍去病道:“找人问问,是不是真的。两个童子而已。”

  我忙说:“霍郎中君,下妾三兄王禹正在你麾下服役,世兄冯攸也在你的麾下。你可以召他们问问,下妾说的都是真的。”

  霍去病道:“你是王卒史的妹妹?”卒史?嘿,我兄长还是个什么基层军官吗?怎么没听他说过?(汉军编制,将军统帅部、曲、屯、队、什、伍,其军官名,部级为校尉、司马,曲级为军候、千人,屯级屯长,队级为队率、队史、卒史,什为什长,伍为伍长,据载又有师,旅等编制,统帅分别为师帅、旅帅,分别统帅二千五百人和五百人)

  我说:“是。王禹正是下妾同产(同胞)之兄。”

  霍去病吩咐道:“陈朔,你去把王卒史找来。”那名叫陈朔的士兵答道:“诺。”转身出帐。

  我心里忐忑,却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想再看看他,他也许注意到我的神情,嘴角似笑非笑。我感觉到我的心在怦怦乱跳,手心冒汗……

  过了一阵,听到马蹄声由远及近,但貌似在房外很远的地方就停止了,接着听到的是急促的脚步声,到了房外,停了下来,只听得我三兄的声音说:“麾下王禹告进。”霍去病道:“进!”我三兄道:“诺。”门开了,我三兄走了进来。向霍去病行礼,道:“麾下王禹,拜见霍郎中君。”

  霍去病道:“免礼。你看看,这两人是不是你的弟妹。”

  三兄回头看了我和四兄,我叫道:“三兄,救我。”三兄道:“郎中君,麾下弟妹无意冲撞了郎中君,麾下代他们陪罪。请郎中君念及他们年幼无知,放他们回家。麾下一定严加管教。”

  霍去病道:“既然是真的,那你带他们走就是了。不过,是要严加管教,尤其是你的妹妹,小女子口齿伶俐不好。”

  三兄告了罪,一手拉了我,一手拉了我四兄,把我们带出房间。我忍不住又回头去看了看霍去病,他的嘴角一直带着笑意,被人崇拜的滋味是不是也让他觉得挺爽……看样子,适才我兄长冲撞的并不是他本人,谢天谢地,刚才我们到底撞谁身上了?这房中也没见有谁特别狼狈呀!个个甲胄整齐,发髻不乱,莫非被我们撞中的人不在房间里?

  只见外面好像是校场,远处宫阙林立,难道这里真的是未央宫?场上正有一批军士在训练,三兄道:“低下头,不许乱看,快走!”一边拉着我们快步行走。

  我低着头,跟上他的脚步,嘴里说:“三兄,你还是个卒史啊,你瞒得我们好紧,家里人都不知道。”

  三兄道:“我是昨日才被任命的!我刚当上卒史,你们就给我惹麻烦。你呀,嘴巴太多了。哪有象你这样的女子,乱口舌是女人罪过。将来看你怎么嫁得出去。”

  我说:“我只是说了自己的事嘛,又没说别人,怎能说是乱口舌?嫁不出去就不嫁了!我在家一辈子,侍奉阿翁阿母!”

  三兄道:“还不服气啊!好啊,你嫁得出去,嫁给人家做小妻!”

  四兄道:“我宁愿养妹妹一辈子,也不让她去做小妻!”

  三兄道:“好好好,你们倒站在一起了。两个没大没小的,这样跟兄长说话。我告诉阿翁去,看阿翁怎么教训你们。”

  我说:“有本事自己解决,动不动就去阿翁那里告状,更是没大没小,一点兄长风度都没有!”

  三兄道:“好好好,我不去告状,我有兄长的风度,好了吧?”

继续阅读:第二章 长安甲第高入云 (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望长安(穿越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