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堂
不器2018-11-09 08:424,308

  吴无病小声地问:“这还有的选?”

  灵魂收割者说:“当然,我和你很熟,所以对你优惠?”

  吴无病觉得自己好像碰到了奸商,于是小心地问:“能问一下,天堂和地狱有什么区别吗?”

  灵魂收割者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吴无病说:“你能否问点高深的问题?还有问题吗?”

  吴无病努力地想了一会,决定问一个很关键且很有深度的问题:“天堂的房价贵吗?”

  灵魂收割者无奈地说:“我对你的智商深表怀疑。天堂既然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地方,房价当然会令你满意。”

  吴无病决绝地点点头说:“我选天堂。”

  灵魂收割者转身指着吴无病身后的路说:“你为什么不选择那条路?”

  吴无病惊奇地说:“还可以选择来时的路?我以为只有天堂和地狱可以选择。”

  灵魂收割者说:“我们明明站在三叉路口,当然有三条路可以选。如果你选择来时的路,我就让你回家。”

  吴无病懊悔地敲着自己的脑袋说:“我一直想回家。”

  灵魂收割者说:“三条路就在你的脚下而你的眼里却只有两条路,这又能怪谁呢?”

  吴无病畏缩地问:“那我现在可以选择回家的路吗?”

  灵魂收割者说:“不行。走吧,我们去天堂。”

  灵魂收割者拽着吴无病走上了通往天堂的道路。这条道路金光灿灿,道路的两旁是无限的光明。灵魂收割者的身体也变了,他变成了一个天使,黑色的头发,帅气的令人炫目的外貌,健美的身材,背后有一对巨大洁白的羽翼。同时捆缚住吴无病的绳索也没有了。

  吴无病惊奇地看着灵魂收割者说:“你是天使?”

  灵魂收割者说:“哦,是的。这种时候我总是天使的样子,这样才能和天堂的光辉灿烂相匹配。”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天堂的门口,金色的大门敞开着,门楣上“天堂”两个字金光灿灿。门前还有很多安琪儿在空中飞舞着,有的吹着小号,有的拉着小提琴,有的拨着琵琶,有的拉着二胡,总之各种乐器都有,真是锣鼓喧天,好一派热闹景象。还有些安琪儿手里拿着献花,用奶声奶气的声音用力地喊着:“欢迎、欢迎……。”

  吴无病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说:“这都是为了欢迎我!?”

  灵魂收割者说:“当然,天堂总是让每一位居民都幸福美满。”

  吴无病通过真实之木感觉有些地方很别扭,但又说不出那里别扭。吴无病有些犹豫。

  灵魂收割者说:“赶紧进去吧,你总不能让安琪儿们一直在这里欢迎你吧?”

  吴无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进去。他慢慢地跨过天堂金灿灿的门槛。灵魂收割者并没有跟进来,天堂的门也非常快速地“砰!”的一声关上了。吴无病赶紧转身,用力拉天堂的大门,但大门纹丝不动。吴无病想找门缝向外张望,但一丝缝隙也没有。

  吴无病只好转身打量天堂。天堂的天蓝的像蓝宝石,清亮的有些晃眼。天上有朵朵白云,白云就像羊脂玉般莹润。天堂的树林茂密,碧绿的树木交错地生长,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树木间的草地上一切都显得安静祥和。天堂的河流、湖泊闪耀着阳光的碎片,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带起的水花折射出七彩的光辉。草地上牛、羊、兔等草食性动物安详地吃草。天堂中的所有人都面带微笑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他们都显得快乐幸福。

  在这祥和之下,吴无病感知到有些虚幻的东西如同游魂,飘荡着接近他。这些虚幻的东西,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张着空洞的嘴,伸出肢体,似乎要掐住他,吮吸他。吴无病转身就跑,还好那些东西的速度不够快。吴无病跑了一会,就把那些东西甩掉了。他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是由两条短短的柏油路交叉而成,柏油路短的刚好够形成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上有红绿灯、人行横道,没有车辆。人行横道上有一个少先队员正不停地扶着老奶奶过马路。他正想上前询问情况,那些东西又出现了,吴无病只好继续跑路。他来到一间奢华的房间前,房间的门上写着会议室。通过大开的门,他看到一个胖胖的中年人,端坐在会议室的主座上,正唾沫横飞地讲着什么而且是一直唾沫横飞地讲。不等吴无病上前询问情况,那些东西又出现了,吴无病只好又跑了起来。就这样,吴无病还看到过:抱着一个大官印,坐在大桌子后边的人;躺在钱堆里不停数钱的人;戴着十只名贵手表,挎着十只名贵包包,穿了十件名贵衣服的人;站在聚光灯下,不停摆各种姿势的人。这些人的共同特征就是永远在做正在做的事。吴无病跑的头晕眼花,肺像燃烧一样难受。吴无病心想,随便那些怪物吧,反正我不跑了。吴无病一屁股坐下不动了,那些游魂一样的东西渐渐地接近吴无病,并围了上来,伸出它们的肢体,张开它们空洞的嘴。在这种时候,吴无病才注意到,前方有一棵树和整个环境极其的不协调。这棵树很丑,黑色的树干扭曲着,黑色的树枝扭曲着,黑色的叶片稀稀拉拉,零落地挂着几个皱巴巴的青皮果子。吴无病心想,那棵树或许能带来转机。吴无病爬了起来,拼尽全力跑到了丑树的下边,扭头看那些怪物,发现它们已经消失了。吴无病仰头说:“你好!”

  丑树的树干上显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人脸说:“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吴无病说:“我是被怪物追到这里的。”

  丑树说:“你是说刚刚追逐你的负情怪吗?它们不是怪物,它们不过是在完成自己的职责。他们追逐你,是想把你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吸走,这样你就能永远幸福快乐地住在天堂。”

  吴无病说:“我不想住在这里,我想离开。”

  丑树说:“离开这里不是不可以,吃一颗我的果子,你就自动被驱逐出天堂。在很早很早以前有一个叫亚当的家伙,就吃了我一颗果子,然后他就被自动驱逐出去了。不过吃我的果子很危险。”

  吴无病对亚当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来是谁。吴无病就问:“为什么吃您一颗果子很危险?”

  丑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我是负情怪的老大。你说吃我一颗果子危不危险?”

  吴无病吓得连连后退。

  丑树说:“那些负情怪能退走,是因为你已经落入到我的手里。你明白了吧!”

  吴无病现在能做的只有傻傻地点头。

  丑树接着说:“你现在认真听,才有可能像亚当那样离开这里。我之前也像负情怪一样,很为自己的工作自豪。因为我们的工作能够让来到天堂里的生物们幸福快乐。于是我非常卖力地工作,业绩也很突出,很快我就成为那一群负情怪的老大。但我和其他负情怪不同的是,我喜欢胡思乱想。我总是想,为什么我要在天堂里做一个负情怪?”

  吴无病插嘴说:“难道您天生不是负情怪?”

  丑树不高兴地说:“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丑树接着说:“我是负情怪,但我也可以不必做一个负情怪。这就如同你是一个人,但你也可以当一条狗。我还想,我的工作真的值得自豪吗?我的工作真的对那些生物有益吗?最终我得出结论,我的工作对那些生物有害。于是我就附身在这棵树上,这样我就成了大树而不是负情怪。”

  吴无病问:“为什么负情怪的工作对那些生物有害?”

  丑树说:“当一只鸟停在树上,它又飞了起来。那是因为它对于继续停在树上感到了不满意,如果这只鸟对于停在树上很满意,它就没有理由飞起来。‘不满意’促使鸟飞起来,以规避‘不满意’这个负面情绪。‘不满意’让生物改变自己的行为。”

  丑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人类的两条腿带着人类前进;负面情绪和正面情绪是生物的两条腿带着生物前进。正面情绪带领生物接近好的东西;负面情绪带领生物规避不好的东西。因此,不管是负面情绪还是正面情绪对于生物都是好东西。它们就像人的两条腿一样,缺一不可。”

  吴无病说:“嫉妒、愤怒、悲伤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是好东西?”

  丑树说:“当嫉妒、愤怒、悲伤在你心中出现,它们是在提醒你采取行动改善你的生活。如果你对它们视而不见,你的生活就会更加的悲惨,例如:通过喝酒麻痹自己的心灵。所以嫉妒、愤怒、悲伤就像警钟,提醒你赶快采取行动否则麻烦会变得更大。”

  丑树接着说:“天堂里的生物永远只能做同样的事,因为改变需要负面情绪的产生。天堂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

  吴无病严肃地假装听懂了,并努力地边点头边卖力鼓掌,并说:“您讲的太好了。”吴无病所在的学校经常会迎来上级领导检查、讲话。当上级领导讲话时,吴无病的老师就会要求学生们假装认真听讲并假装听懂了的样子,还要卖力鼓掌。这样领导们总会觉得自己讲的很好,听众很爱听。丑树似乎也很享受这一套,于是丑树说:“来乖孩子,奖励你一颗果子吃。”说着,丑树上落下一颗果子,正好落在吴无病的手里。

  吴无病用双手捧着皱巴巴的青皮果子,面露难色地问:“树爷爷你不是说,吃你一颗果子很危险吗?”

  丑树说:“当然危险!因为我原来是负情怪,所以我的果子里饱含了我吸来的各种负面情绪和悲惨的经验。吃了我的果子重则吐出脑浆而死,轻则神经错乱。”

  吴无病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果子掉在地上。丑树接着说:“不过,如果能熬过去,你会获得无数的经验,你能镇定自若地面对各种事件。因此,我的果子也被称为智慧果。而且吃了我的果子,你身上就带有强烈的负面情绪,你会自动被天堂排泄出去。”

  吴无病不满地说:“排泄出去是啥意思?”

  丑树说:“就是天堂消化不了你,而且你身上的东西又令天堂很难受,就把你从天堂的出口扔出去。”

  吴无病看着手里的果子为难地说:“我想我可能熬不过去。”

  丑树说:“别怕,有我呢。”

  吴无病心一横把青皮果子吞了下去,他刚吞下果子,丑树就用树枝抽了他一闷棍,把他打晕。吴无病晕过去后,人就像做恶梦一样,有时恐惧地乱喊乱叫;有时大汗淋漓地直摇头;有时害怕地睁开眼睛,眼睛里全是眼白,浑身抽搐;有时大声地抽泣,泪水直流。而且每当吴无病要醒过来的时候,丑树就给吴无病一棍子,让他继续昏迷。就这样吴无病昏迷了七天七夜。

  第八天,吴无病终于醒转了过来,他痛苦地摸摸自己的脑袋。他的脑袋上全是疙瘩,差不多赶上如来佛的脑袋了。丑树看着吴无病说:“恭喜!你可以回家了。”

  这时的吴无病虽然还是孩童,但双眼已充满了沧桑。吴无病苦笑一声说:“真不知道是该感谢你,还是痛恨你。虽然我可以回家了,但我还是我吗?悠忽间,我好像活过了千百年,经历了一切悲惨和痛苦。我这满头的包,都是你打的吧?”

  丑树说:“是的,用棍子打你脑袋是为了阻塞住你的脑神经传导,这样可以缓和智慧果的冲击。”

  吴无病点点头说:“不管怎样,谢谢!”他抬头看见天已被乌云笼罩,他的头顶上乌云狂烈地旋转形成一个大漩涡。大漩涡渐渐地压了下来,地面上的一些杂草、树枝、甚至石头都被卷了起来吸入漩涡。吴无病的头发向上飘起。吴无病坐在地上平静地对丑树说:“痛苦还真的能快速地让人成长。”

  丑树说:“上天从不会给你,没有用的东西。”

  吴无病笑笑说:“再见或不见。”然后他自己朝上跳起,漩涡更凶猛地转动着,咆哮着,把吴无病吞了进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侦探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