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轮回
子素zisu2018-11-10 16:173,429

  四大天王得知火魔现身,正在肆虐五道,纷纷请求帝释天王想办法消灭火魔,可帝释天王却不以为然地说:“火魔出现,正好替本王除去五道,也不用我们再费尽工夫地去对付频频来扰的阿修罗。”

  “臣不解,天王本是统管六道之主,除去五道,那还有何意义呢?”贤上王问。

  “暗无天日的地狱、寿命短暂的人间、顽劣的阿修罗……没有一道是值得本王去眷顾的,日月更替,火魔正好帮我清洗五道,只留下这天道,喜乐绵长,何不悠哉。”帝释天王得意地笑道。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摩罗太子一言不发,他不知道父王何时变得如此冷酷,难道是因为与阿修罗频繁的战事令他对管理六道失去了信心?

  四大天王无法劝动帝释天王,此事便作了罢,但帝释天王对天道的法力过于自信,火魔肆虐五道后,并没有因此消停。

  很快帝释天王就收到四大洲的求助,火魔正在四大洲周围一步步逼进,四大洲的百姓都是大善人,功德与天宫天人相差不远,可依然敌不过火魔的威力,四海龙王也相继而来,帝释天王此时感到了不安,他命四大将军取寒冷神器带兵前往,可不曾想,四大将军及众将士却是有去无有。

  摩罗太子请求帝释天王求助无色界天王,说:“父王,儿臣听弥勒菩萨说过,千亿年前火魔就曾经出现过,是由无色界天王降伏的,火魔现在强大无比,如果再不想更好的办法,欲界将完全毁灭在它手里。”

  帝释天王知道火魔的情况已严重到无法控制,他立刻前往无色界求见天王,可无色界天王拒不接见,帝释天王屡次求见,无色界天王只拖人回予了一句话:“色界可解。”

  帝释天王又奔往求见色界天王,可色界天王却没有给予他想要的解救办法,只回答他:“尚未是时候。”

  帝释天王失望而归,此时的火魔并未减慢它吞噬四大洲和四海的脚步,心急如焚的帝释天王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在火魔初现时就去将它消灭,他痛恨自己想要借它之力消灭阿修罗的私心。

  色界天王在帝释天王求见后,立刻来到了司珍坊,他叮嘱方真一定要妥善保管寒冰塔,不可有任何差池,这反而更加深了方真的疑问,当初问过天王他一直回避,今天怎么也得满足她的好奇心。

  “天王,请告诉方真这寒冰塔到底是如何的重要,能让天王如此重视?”

  色界天王沉默了一会儿说:“事到如今,告诉你也不妨,你身为保管之人,切记无论何时何地,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可打开封印,这塔凝聚了色界和无色界纯净极寒之气的能量,且储藏了千亿年,威力不可比拟,用于对治极盛之热的能量,一旦使用,便又要等待千亿年,不到色界危难之时,不轻易取用。”方真惊叹世间竟还有如此宝物,但她又问:“什么是极盛之热的能量?”

  “现在正在六道横行无阻的火魔就是这股能量。”

  “那天道岂不是也会……?方真担心地问道。

  “是的。”

  “那天王为何不赶紧拿出来去对付火魔?让六道免于灾难。”方真越来越担心了。

  “火魔之所生,六道之所出,火魔是六道恶业的显现,六道遭此灾祸也是果报现前,业力不可磨灭,自作因,自受果。”说完天王就离开了,留下失措又担心的方真杵在原地。

  如果色界天王不愿意拿出寒冰塔救欲界,那天宫和摩罗都会不保,这可如何是好?天宫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方真心乱如麻,可就在她磨拳檫掌之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手腕内侧出现了红线,这是天人怀孕的标志,方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幸福,用手轻轻抚摸着肚子,可很快她又感到不安,孩子的父亲生死前途未卜。

  天人怀胎发现红线到分娩只有七天时间,方真想要快点告诉摩罗这个消息,当她见到摩罗,却发现他愁眉苦脸的,想必是为火魔的事而烦恼。

  “摩罗,天宫真的没有其他法子了对吗?”

  “是的,任何将士任何兵器在火魔面前都无济于事,欲界的末日或许真的要来临了。”方真看着他暗淡的神情,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知道对付火魔的办法,但却不能开口,她知道怎么拯救欲界,却眼巴巴地看着它消亡,还有心爱的人也许也会一起灰飞烟灭。

  “在火魔还没有来得及摧毁天宫之前,让我多看你几眼……对不起,是我生在欲界福分浅薄,还没有来得及和你携手共度余生,就……”摩罗眼冒泪光地握着方真的手说道。

  “不,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们。”此时站在方真面前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恋人,更是孩子的父亲,为他和孩子,不顾一切的勇气占据了她本该坚守的原则。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方真将摩罗的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上,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很快就会出生了,七天之后就会和我们见面了。”

  摩罗的手颤抖着,激动地紧紧抱住方真,两人相拥而泣久久才放开对方,“我很开心很幸福,竟然有属于我们的孩子了,如果我以后真的不在了,他会替我继续陪伴你照顾你。”

  “不要再说这些丧气的话,我说过,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的,你和孩子都要平安的留下来。”

  “方真,连色界天王和无色界天王都帮不了我们,除了拼死到最后一刻,这世间已经没有办法可以救得了我们。”

  “摩罗无论如何,你要坚定信念,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要放弃。”方真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寒冰塔取来对付火魔。

  火魔摧毁欲界的速度比想像的要快,四大洲、四大海被它肆虐得满目苍夷,不出两日,火魔的功力增强了好几倍,疯狂的脚步已经开始迈向须弥山腰的四大王天,平日里一切歌舞弦乐都已销声匿迹,繁花美景也化为灰烬,整个须弥山都笼罩在无尽的恐惧当中,火魔所到之处总能听到狂妄低沉的笑声,不知是在笑欲界的无能,还是在笑恶业的强大,所有的天人除了等待死亡别无他法。

  方真没有任何疑虑地打开了储宝间的格子,她知道这么做,对自己而言肯定会有不堪的后果,但她毫不畏惧,她只想摩罗能够平安,她快速将寒冰塔藏在身上来到天宫。

  摩罗责怪她不该在生死边缘的时刻跑到见他。

  “我们快去见火魔。”方真拿出寒冰塔亮在摩罗面前,摩罗不解地看着这宝物。

  “这是就是弥勒菩萨所说的对付火魔的法宝,一直收藏在我那里,直到色界天王告诉我,我才知道它可以消灭火魔。”

  “可父王问过色界天王,他并未给予此塔。”

  方真“唉”地叹了一口气,“寒冰塔储存了千亿年的能量,一朝释放便又要等待千亿年,色界天王他是想用于色界天自保,没有义务去理会欲界的生死。”

  “也就是说,你擅自取用寒冰塔,如果被色界天王知道,他一定不会轻饶你的,你快拿回去!我不能因为我,而害你受罪。”

  “比起整个欲界的生死存亡,我又算得了什么?再怎么着,天王也不可能将我踢死,毕竟保住了欲界,也意味着保住色界的安全,不能再耽误了,马上走!”

  方真不顾摩罗的劝阻,执意来到了四大王天,看到这番景象,她完全低估了火魔的势力,昔日和摩罗游览过的缤纷多彩此时已变成一片死灰,看不到一点儿颜色,她站在通往天宫的必经之路,等待着火魔的显现。

  果然不出一会儿,熊熊燃烧的巨大魔头夹着长长的气焰尾巴奔腾而来,方真解开锁宝印,扭转塔座,顷刻间,地动山摇,寒冰塔迸发出巨大的极寒能量,整个须弥山被凝霜封盖,雪花漫天,火魔的气焰尾巴慢慢熄灭了,燃烧着的魔头也失去了灵活,机械地扭动着,方真使出所有的法力将寒冰塔的能量聚焦在火魔身上,魔头的脸开始变得模糊,雪花在火魔身上旋转,模糊的魔头消散为一缕鲜红的热气,化为乌有。

  雪花飘落满地,天空褪去灰暗,方真元气输出过度,昏倒在地,雪花落在她的脸上,她欣慰的笑容将这片片雪花化为了水珠。

  知道方真擅自偷用寒冰塔,色界天王暴怒如雷,方真醒来后就被立即召见,下令贬下人间,历劫千年,尝尽疾苦,方能回到色界。

  众色界天人纷纷为即将分娩的方真求情,可色界天王并未动容,要求分娩后立即执行天令。

  方真没有落泪,只要摩罗和孩子都还活着,一切都值得了。摩罗千万般不忍方真即将在人间受尽苦难,在这仅剩的唯一两日里,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顷其所能时刻陪伴着她,仿佛每一刻都将是最后一刻。

  孩子如期而至,尚未从疲倦中恢复的方真被带上了停在莲花池的小木舟,莲池的另一端升起了迷雾,越过迷雾便进入人间。

  “我和孩子会在这里一直等你。”摩罗抱着孩子在池边送别,方真含泪一步一回首,她还没来得及记住孩子的模样。

  小木舟慢慢消失在迷雾中,摩罗久久不肯离去,怀抱中的孩子仿佛也知道母亲的离去,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似乎在安慰着父亲,千年的时光再长也不会让我们忘记彼此,待他长大一家就会团聚。

  从回忆中醒来的罗玄子转头望着莲池的另一边,泪眼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认得是一个魁梧的身影旁边站着一位少年,两人正凝望着罗玄子,没错,他们就是等待了千年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牵三界之六道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