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强拆所起作用还是有限的
三余人2018-11-09 08:392,533

  从镇里往北一公里多一点,有一条不很宽的路西折蜿蜒而行,通到栖霞村村中大樟树下,如果从镇里到村里一般人们都走这一条道。而从北面过来的一条道路更加窄一点,也通到大樟树下。从滨海城方向过来的车子一般还是选择这条北面的路,因为毕竟近一点。虽然村里的房子大多坐北朝南,但整个村子总体上看起来却是坐东朝西的。从东面山脚下汇聚而成的流水环流大半个村子,水流由小而大,由急趋缓,最后汇入到大樟树下的深潭中。说也奇怪,这流水常年不断,潭水却不见涨溢。在村里没有通自来水之前,村民们的饮用水都取自这口深潭。就是现在,还有不少人仍旧用这潭水烧水做饭。他们说,还是这水好喝。

  沿溪而行,绝对是一副好景致。清澈见底的溪水潺潺流动,两岸草木葱茏。刚刚又下过一场春雨,两岸的草木都湿漉漉的,显得特别地有生气,这场景,正应了古人诗中的一句话“春风化雨过山坡,溪涧潺潺一路歌”。村里的房屋,虽然普遍的已经老旧了,但参差错落掩映在树林丛中,显出一份古朴来,在长期被钢筋水泥包裹着的城里人看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栖霞村的空气本来就清醒,加上是雨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车子进入村道的时候,袁志坚特意摇下了车窗,还关照司机开慢点。车子在村道上缓缓行进,袁志坚呼吸着车窗外沁人心肺的空气,似乎十分惬意。

  虽然已经看不到任何村民像前段时间那样在加紧建造房屋,但是一路上不时出现的三三两两的半拉子违章建筑像一个个毒瘤一样还是那么强烈地刺激着袁志坚的神经,他适才进入村口的好心情被一扫而空,心情顿时变得郁闷起来。

  黄华君早已等候在村办公楼门口,但却不见马冀东。

  袁志坚离开镇里前特意打了一个电话,是黄华君接的,他说他会马上通知马冀东的。

  “老马呢?”袁志坚问。

  “来了来了。” 随着声音,马冀东一路小跑着从楼上下来来到袁志坚面前。立时,一股浓重的酒味也随之扑鼻而来,熏得袁志坚差点倒退几步,袁志坚蹙了蹙眉头,盯着马冀东被酒精作用了以后更加通红的笑脸一言不发。

  见袁志坚略带愠恚的脸,马冀东努力睁开他那双醉眼朦胧的金鱼眼,连忙解释道,中午来了几位客人,一时高兴就多喝了几杯,酒醉后回到办公室,一时起不来了。

  “怕又是哪位红颜知己吧?酒不醉人自醉,我也真佩服你的身体啊。” 黄华君笑着接了口。

  “说什么呢?袁书记在,你可不能胡乱说话。” 马冀东一脸的冤屈。

  “走吧,去看看你们的杰作。” 袁志坚也不听马冀东的解释,下车前就没打算马上进村委办公室,他要带着两人先去村里转一圈,给他们再加点压力。

  半个小时下来,三个人已经微微出汗了。

  走进村委办公室,坐定。

  “今天我也不听其他的,把你们村现在的情况讲一下,我说的是违章建筑的事。”袁志坚单刀直入。

  “是,是…噢,袁书记,这个违建的事您都看到了,还那么多…”马冀东看看袁志坚,他不明白袁书记还想知道什么,见袁志坚声色不露,又接着说,“村里一直在做工作,但您也知道,虽然我们很辛苦,但效果不是很大……”,见袁志坚把脸转向一边,马冀东脑子急速运转,似乎豁然开朗,他终于又说道,“是从那次强制拆除万成家的房屋后,在建的违章建筑都停下来了,也没有新增的,本来村南边那几家早就准备了砖头、水泥,但现在也不敢动工了。不过,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效果不明显啊,对了,要说效果还是那次强拆再好了,还是袁书记您的决定对啊。”

  袁志坚微微一笑,打断了马冀东的话:“你的意思是说这么多的违章建筑需要一家一家都强拆过来?”

  马冀东讪讪一笑:“那绝对不敢有这个意思,只是我们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来,做工作吧,已经不像从前了,现在村里说的话也不管用了。”

  根本不是管用不管用的事,这个事情如果不是事前有人透露风声,甚至至少是村里默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点

  袁志坚是清楚的,但他没有说出来。

  “那袁万成家有什么反应?”

  “万成吗?看样子心痛的不得了,听说先是在家闷了两天,但后来还是带了老婆一起到村里来吵过两次,他那老婆一进来就撒泼谩骂,满地打滚,而且这么冷的天还差点没把衣服脱了。

  马冀东说到这儿,脸上的肥肉使劲抖动了几下,又露出一脸无奈的神色说道,“袁书记您是没看见,她那个样子啊,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任谁劝也不听,而且你越说,她越来劲,我们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只得让她发够了脾气,搞得办公室里乱七八糟的,简直是泼妇一个。

  “袁万成倒是没多说话,也就反反复复地责问我们,那么多的违章建筑,为什么先要拆他家的?他可能是不知道这是镇里的意思,他说就算是镇里领导的决定,那领导也是先听了村里的意见,如果我们村里的几个人不提出来,镇里会先拿他家开刀?当然,他这样说,我们也没去竭力辩驳,反正,我们也做好了他再上村里来闹的准备,信访不出村嘛。”

  这就是马冀东对“信访不出村”的理解?也随他,毕竟这次他还没过多地往镇上和市里推,也算是做了工作了。

  袁志坚原本就没想到过能从马冀东和黄华君这里讨到良方,他今天来主要的还是想看看经过上次的强制拆违到底会不会还有新的违章建筑出现,

  至于期望一些人在现在就自己动手拆除,恐怕是异想天开了。

  但确实,上次的强制拆违所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的,强拆只不过是暂时遏制了一下,在短时间内起到了一定作用,如果不趁热打铁说不定马上就会反弹,而且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确实还得另想办法。

  “袁万成这几天倒是没到村里来,但我听说他已经做好了起诉城管办的准备呢。”这个时候,黄华君说话了。

  起诉?袁志坚他们虽然早就预料过这种情况,在实施强制拆违前,对这种可能不仅商议过,而且也有败诉的思想准备,但真的听到这个消息,袁志坚还是在心里闹出点不平静来,他问黄华君这消息是从哪来的,确实吗?黄华君说,这是他遇见袁万成时袁万成亲口告诉他的,听说起诉状都已经写好了,应该不会有假。

  袁志坚也没再打算坐下去,就告诉两位他要回镇里了。马冀东和黄华君赶紧站起来相送。

  在走向汽车的时候,袁志坚看到不远处一个中年人盯了他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恨意,还略带一点凶光,然后,这个人把嘴上的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地碾了几下。

  袁志坚认得,这人就是袁万成。

继续阅读:第十章 门口光线一暗 幽灵般地闪进个人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律至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