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们得选好被强拆的对象
三余人2018-11-09 08:342,524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时间也像是过的特别快,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袁志坚这几天来的心情一直不错。

  下午有个会议,准备好讲话提纲后,他舒适地往椅子上一靠,点起一支烟,看那烟雾袅袅地散去。办公室里静极了,袁志坚甚至听得见自己的心跳,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浮现在眼前,又随那烟雾慢慢地散去。

  栖霞镇离滨海市区直线距离不过三十华里,但因为中间隔着栖霞山,尽管栖霞山海拔也不高,但进城出城都得绕山路,交通还是非常不便。正因为如此,这里虽然风光秀丽,而且又是一个老镇,但经济排名一直处在滨海市的后几位。

  袁志坚在镇里工作已经四年了,前三年干的是镇长,虽然是行政一把手,但难以在决策上起主要作用,当然,责任也不重。现在他当了书记,心想着能干出一些成绩来,甚至最好是大事,这样,可以提升一下栖霞镇的实力,为官一方,总得在当地留下点什么。

  此刻,早春的阳光懒散地透过窗户洒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袁志坚看到它的时候,立时就感受到整个屋里都充满着一股暖意。

  说真的,要说感谢陈坚,最应该感谢的是他,是他这位现任栖霞镇的最高首长!半年多来,栖霞村的违章建筑是一天多过一天,仅仅三百多户人家的小村,一下子就冒出五十多处违章建筑,而且有相当部分已经完工。

  在栖霞村搞开发建设是马冀东和黄华君他们主动向他建议的,袁志坚当然非常赞同。但哪里想的到,这开发建设工作八字还没一撇呢,栖霞村的村民却全部得到了消息。袁志坚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消息是从这两人或其中一人嘴里漏出去的,这是要坏事的节奏啊!

  袁志坚不是不了解这村里的领导肚子里蛔虫多,特别是马冀东,所以还专门在事前关照过马冀东和黄华君。但看来还是高估了他们,他什么都想到了,但没想到这泄漏消息的人竟然如此糊途,他们应该知道这个中的厉害关系以及在这种利害关系权重变化下结果的不可预见性。

  果然,万副市长有一次专门把他叫去,说开发商已经在说要重新评价栖霞村的环境了。

  袁志坚当然知道开发商不会轻易放弃这块肥肉,但他们说这话也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在商言商,换作是他也一样,谁钱最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去送人。

  一段时间下来,事情并没有按照袁志坚努力的方向发展,反而是越来越糟糕。

  此事再一次引起万副市长的不满。在他专门打来的电话中袁志坚已经感受到这位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领导的怒气:“老袁,市里对你的工作能力需重新评价了,如果你不能迟早解决掉这些违建,你这个书记的位置可能要换一换了。”

  万副市长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声音不大,但任谁都可以感受到这句话的分量,袁志坚当然明白栖霞村这种状况对他意味着什么。

  也就是在大规模地对袁万成家实施强制拆违前,他还在为这事焦虑万分。

  那天,镇政府的小会议室。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参加会议的除了镇里所有的党政领导和综治、城建等一些中层人员外,还邀请了城管办的人员。

  显然,大家早已经知道今天会议的议题,所以会还没开始就已经议论开了。

  “听说是要拆栖霞村的违章建筑?”

  “我听说我们袁书记为这事已经发了好几次火了。”

  “是啊,这个事恐怕有点难。不要说违章的人数太多,就是少一点,也难啊,这应该是法院的事吧,怎么不见法院的人呢?”

  ……

  袁志坚坐下来,他伸出手往下压了压,人群静了下来。

  “现在请马主任介绍一下情况。”袁志坚说。

  在听取城管办副主任马泉礼的情况介绍后,袁志坚一反常态,并没有让其他人先发表意见,而是当即表明了态度。他说:

  “特殊情况特殊办理,如果等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所以,在城管作为主体进行强制拆除这个问题上,我想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加以讨论了,事先我与城管办缪主任也取得了一致意见。我们需讨论的是先拆哪一户,才能起到敲山震虎,噢,应该是杀鸡儆猴的作用。”

  寂静一片,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

  许久,马泉礼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开了口。

  “袁书记,话是这么说,来之前,缪主任虽然也嘱咐过我,但我个人还是认为这事还得慎重处理,毕竟城管没有强制执行权,如果引起诉讼,在座的都可以预想到结果,城管败诉那是肯定的,当然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件事情会反弹,那时,恐怕不仅遏制不了这股风气,而且极

  有可能事与愿违,事态进一步扩大。罗书记,您说是不是?”

  虽然袁志坚有话在先,对要不要强制拆除这个问题不作讨论,但马泉礼思考再三,还是说了这些话。

  政法副书记罗荣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马泉礼,心中暗暗地骂了一句,你这滑头,这是要绑架我罗荣吗?

  这事造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是谁造成的?他罗荣在这之前曾经多次向袁志坚汇报过,提醒他到时尾大不掉,形成气候难以收拾。他也与村里讲过无数次,其实村里如果在违建一开始就有动作的话,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但似乎没一个人听他的。

  再说这个城管办,在他罗荣看来,城管的这个决定书,那个通知书虽然下了那么多,但有一张起作用吗?纯粹是一张又一张废纸,根本就没采取过强硬而有效的措施。想到这儿他就来气,虽然当面说城管的问题不好,但他在这件事上内心还是支持袁志坚的。面对马泉礼的发问,他坚定地亮明了态度:“马主任说的不无道理。确实,城管是有风险的”,他顿了顿又说,“但是,两害相较取其轻,大家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况且,据我所知,行政机关作出的任何决定和行为至今还没有一个被法院判决败诉的,难道我们以前真做得都那么依法了?”

  可能是罗荣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马泉礼将目光转向袁志坚:“袁书记,作为部门我们会尽力做好职责方面的事,在拆与不拆这个事上,最终还是听镇里的决定吧。”

  “感谢了,但至少从形式上最后还得你们城管办拍板啊,马主任,你说是不是?”袁志坚说的有点轻描淡写。

  “这事我会马上向缪主任汇报,我看问题不大。袁书记刚才说了,我们得选好被强拆的对象,对象确定了,行动方案我们会做好的。“马泉礼这次把话讲在前面了。

  随后的讨论虽然时间有点长,但最后意见比较一致,决定先对袁万成一家进行强制拆除。

  对袁万成家的违章建筑实施强制拆除十分成功,那么这事究竟会起到什么效果,还得再去一趟栖霞村实地看看情况,袁志坚想。

继续阅读:第九章 强拆所起作用还是有限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律至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