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学堂1
薏米2018-11-09 20:531,494

  王宗熙把王墩叫到面前,该收收这孩子的顽劣脾性了,学习一些诗书礼仪,可以洞察人世,守住祖宗产业。先拜了悬挂在正厅的石拓孔子像,又拜了于先生,那气氛叫王墩觉得有点严肃,习圣人之道嘛,当然不同于吃狗肉和搔厨娘的痒痒。耕读花厅由王墩的爷爷创办,中间停顿,王墩的父亲出资稍加修葺,演变为学堂,又请来于先生,于先生是清末贡生,当时府试第一名,蜷局乡里,推崇庄学,与王宗熙有投缘之处。万全庄前身是明朝官至吏部尚书的先祖回乡建造的大花园,住户则是山西洪桐县老鸹窝的移民,繁衍生息,人口渐多,形成了村子的规模。这里有一个典故:从明初洪武到永乐年间,政府有计划地组织移民,涌入内地,人数达到100多万,“大槐树下老鸹窝”的歌谣流行大半个中国,还有后来的闯关东,它们是中国历史上两次规模最大的移民,影响深远。每次王墩和黎石头用弹弓打老鸹(乌鸦的俗称),女佣翠嫂都要合掌祷告:“老鸹是我们的祖先,罪过,罪过!”万全庄的名字取良田美池、功名利禄、人丁家禽全备的意思,村子中心有学堂、宗祠,象征着功德的圆满。鄄城为虞舜帝乡,尧王墓即在县城南端的谷林寺,古代气氛润泽多贤达,近代几遭变故又多奇士。耕读花厅由夹墙隔开,大间是课所,小间是于先生的栖处,院中植树,一夫子和八九童子便在轩窗浓荫下诵书。于先生说:“开视野,蓄胸气,然后治学。”征得男财东的同意,带王墩做短暂游历。

  出了庄园,于先生叫李三把王墩的眼睛、耳朵捂上,李三不解。于先生说:“沿途多喧闹和浮尘气息,免得濡染。”李三怕少爷受不住憋闷,但王墩很听话,李三知道自己一个粗人,不便插言学问人的高深事情,赶着这辆似乎去朝圣的二轮马车。王墩说:“我们瞻仰这灰蒙蒙的空场吗?”于先生说:“《濮州志》记载庄子尝钓鱼于此,著南华经。漆园为吏早知归,濮上垂纶愿不违,浦树千秋依断岸,汀蒲一曲带斜晖。由于天灾人祸,庄子祠的旧址渐渐湮没。”于先生痛惜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又去三国时被父兄贬到鄄邑的曹植读书台寻迹,曹植多写凄婉迷离的诗赋,高树悲风。有多少像于先生这样青衣敝履、袖藏风流的地方士子?只有野撰中才被提及。或许是隐逸杰灵起了作用,王墩在于先生的指导下打坐静幽,学有所进。

  除了于先生规定的作业,王墩每天入睡前还要面对父亲王宗熙的训导。王宗熙说:“《生财歌》是我们家族口口相传的秘诀,是上一代先人宝贵经验的总结,只默记在心中,从不写在纸上,怕被人盗去。积攒产业,勤奋有加,声望传播在外,我们家族有今天的兴旺,很大程度得益于自身修养,生财而不贪财,取财又善于用财,我不希望后代出个败家子,时时用心,揣摩其中的奥妙,发扬光大。”王墩跟随父亲一字一句地背起来:“知人善用,账目不负。货物趋新,财源茂盛。礼仪相待,交易日旺。依时贮发,各月常道。厌旧喜新,商贾切忌。因才使用,大胆信任。货物整齐,夺人心目。生财有道,阐发愚蒙。”这些生硬灌输的道理对一个孩子来说有些难懂,王墩勉强背过去,隔了几天,王宗熙来检查,王墩面对父亲威严的面孔,语气磕磕绊绊。王宗熙随手拿起书本打在王墩的头上,汝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知道祖辈创业的艰辛。家人教王墩认识财富的重要,而于先生教王墩“万般皆下属,唯有读书高。羞于言利。”王墩的脑子转不过弯来。二姨太还用实例启发王墩,二姨太咕咕学几声母鸡的叫声:“你不拿母鸡爱吃的粮粒作为诱饵,它会乖乖地做你的媳妇吗?你脖子上挂的长命银锁也是钱财的证明,引多少佃农的孩子羡慕呢。你记住秘诀,加以运用,不愁出人头地。”小长工黎石头把两团棉花偷偷塞到王墩与地面接触的裤腿里,防止王墩跪得膝盖疼,黎石头鬼点子挺多呢。王墩以后会用血的教训换来对《生财歌》的领悟。

继续阅读:第三章 小学堂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仇的火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