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转守为攻
云未语2019-06-06 14:113,251

  陈舸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沈潇橙,眼神明显有些不满。

  “这事真的很重要……”

  沈潇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想要再次开口说服他,陈舸却抬起手来擦了一下沈潇橙的眼角。

  陈舸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这种时候怎么还想着工作,不觉得辛苦吗?妆都花了……”

  半夜的星星闪闪烁烁,路灯昏黄的灯光给青年的面容打上了一层柔光,陈舸弯下腰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很近,近到沈潇橙都能看见陈舸眼里的心疼。

  沈潇橙怔了一下,下意识想躲却被陈舸手快的按住了肩膀。陈舸的指肚很温暖,轻轻落在沈潇橙的肌肤上抿了一下,让她有一种特殊的触感。

  “别动,很快就好。要不一会儿送你回家,别人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沈潇橙心里一软,不自觉就停在原地,让陈舸把自己眼角上氤氲开的痕迹擦净。

  “好了,这样就好多了。”

  陈舸把手收了回来却没有直起腰来,就这么用那双带着星光的眸子深深看着她。在这咫尺的距离里,沈潇橙甚至能感受到陈舸的绵长而悠远的呼吸,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生命力。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知为何沈潇橙也竟在这一刻任由这暧昧气氛漫延,原本无时无刻不在的自我防范意识仿佛都消失了。

  有那么一刻,沈潇橙甚至觉得陈舸下一秒钟会亲吻自己。

  然而,陈舸最终还是只对着沈潇橙笑了一下,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橙子还是当年我记忆里的样子呢,一点都没变。”

  沈潇橙怔了一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道:“……记忆里的样子?”

  沈潇橙跟陈舸七八岁就认识,她不知道陈舸记忆里的自己,到底是什么年岁时候的样子,但无论是什么年岁,她都已经成长了很多。除了机场那次,沈潇橙跟陈舸最近的一次见面也是几年前了——她来帝都上了大学,而陈舸出国念书无法回来。

  陈舸却神情认真地点了点头,微笑着道:“是啊,记忆中的那样。”

  不过,陈舸只是这么一说,像是并不想在现在再过多解释些什么。他直起腰来,道:“走,送你回家,明天还有事情要忙的吧?”

  沈潇橙点了点头,看着陈舸转身拦车的背影沉思了半晌。

  沈潇橙回到了宿舍已经是深夜了,大部分的人已然入睡,小部分的媒体人在熬夜赶工新闻,也没有什么精力去在意沈潇橙这个晚归的人。

  今晚解决了一件大事,沈潇橙心里宽了些,睡得极其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咣咣”砸门,让人听着就能感受到那人心里的愤怒。沈潇橙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看时间,心想这人估计就是算好了不想让她睡觉了。

  不过这个人也就能在这种小地方使使坏了,毕竟刘柳可是真违法,马上就要进局子的人了。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沈潇橙也不准备再给刘柳什么面子,就这么任由刘柳在门外等着。她不紧不慢地起床收拾,还在镜子面前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仿佛刘柳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刘组长您好,您找沈潇橙啊?她是不是不在?要不您给她打电话呗?”

  “没事,我在等等。”

  沈潇橙听到门外有人说话,问话那个人客客气气的,刘柳却压着怒气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显然是怕事情闹大。

  沈潇橙坐在椅子上笑了一下,她知道刘柳为什么不敢给自己打电话而要当面谈,因为刘柳是来谈和解的,她怕打电话会留下证据,万一上了法院对自己不利。

  刘柳并不想让谁知道这件事,沈潇橙正巧也不怎么想让人太关注,只不过沈潇橙在屋子里坐在柔软的椅子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等着,而刘柳却在走廊里站在等着罢了。

  两方一比,谁舒服谁遭罪自然立见。

  沈潇橙一直听着外面的声音,等着确实没人了这才打开了门。她一开门就看见刘柳愤怒的样子,不由得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刘柳怒目而视,道:“你果然在里面!我敲了这么久的门都听不见吗?”

  沈潇橙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柳,意有所指道:“没办法,谁让我昨天太忙,今天早上就没怎么睡醒。”

  刘柳瞬间就没了气焰,像是终于想起来自己今天是有求于人来了,再也不敢多抱怨些什么。她自己拉了个椅子坐下,接过话茬来小心翼翼试探道:“你昨天怎么了?我听说你把线人弄到局子里去了?”

  沈潇橙依靠在橱子上,从上自下看着刘柳,根本就不想跟她废话,道:“出了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吗?线索是你给的,人也是你找的,你现在来问我怎么回事?”

  刘柳见沈潇橙态度强硬,不由得心里有些慌张,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是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那个线人可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的内部消息,对我们很有用的。你就把人家放出来吧,大不了让他给你赔礼道歉,差不多就算了吧。”

  沈潇橙冷笑一声,心想刘柳这番话可真的是经常在一些和事老的嘴里听见,可惜刘柳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什么和稀泥的和事老,她可是背后的主谋。

  沈潇橙懒懒散散看着刘柳,直到把刘柳看得心慌才开口道:“这件事情我可说了不算,按照现有证据来看,这个案件是公诉案,检察机关可以直接起诉,不需要我来主导。”

  刘柳看着沈潇橙这个样子,气得只咬后牙槽,她道:“这种事情你不追究了谁会想要多一件事啊?!难道被强奸这件事情传开了对你名声就很好吗?!”

  刘柳话音未落,沈潇橙突然“砰”得一声拍在了桌子上,盯着刘柳道:“被强奸?你怎么知道是强奸案件的?我刚刚可只说了是个公诉案件。”

  “我、我……不是……”

  刘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想要圆这个漏洞,却被那一声重响扰乱了心神,半天没想到一个理由。

  沈潇橙探身盯着刘柳,趁机逼问道:“你们之间有联系、有交易,他一出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你很了解他,知道他很好色,所以你引导他对我实施侵犯。”

  刘柳发现自己陷入了被动,今天明明应该是她来要求沈潇橙放人,谁知道竟变成了主动送上门来被沈潇橙质问。

  刘柳的额头上都冒出来一层薄汗,道:“你胡说什么?!我跟他一点也不熟悉!我哪知道他会做出来的什么事!”

  沈潇橙冷笑着点了点头,道:“嗯,那你怎么解释你知道是强奸案的?”

  刘柳下颚微微颤抖,彻底不敢说话了,生怕再被沈潇橙抓住什么语言漏洞。

  刘柳这种事情做过很多遍了,跟那个“线人”合作过很多次,每次完事都是“线人”立即把女孩子们的艳照交给她,然后直接拿钱走人。

  刘柳则拿着把柄,接着安慰的旗号直接去找慌乱的女孩子们,趁着她们受了刺激脑子不太清楚的时候,吓唬她们照片曝光的后果,让她们被迫就范成为自己手下的妓女。

  然而昨天那个“线人”却迟迟不联系自己,根本不符合他贪财的性格。到底是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刘柳心里还是有点不安,而这份不安随着时间渐渐漫延,到了今天早上她听到“线人”被抓的消息就直接慌了。

  刘柳也不确定那个“线人”会不会把自己牵扯进去,不,或者说她一定会被牵扯进去。所以她一定要趁着那人咬紧牙关的时候把他捞出来,而这件事的关键就是沈潇橙。

  刘柳咬牙切齿道:“沈潇橙,你到底想怎样?!”

  沈潇橙收敛笑容,冷冷看着刘柳道:“我想怎样?我想要受害者不再担惊受怕,我想让加害人受到该有的制裁,我想要这社会公平公正,让法律成为守护之刀。刘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今天你就是自作自受,我劝你早点自首吧!”

  刘柳脸颊抽搐,仍然挣扎道:“你胡说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自首?”

  沈潇橙笑道:“你说,这个线人一次次替你冲在第一线办事,风险这么大,想必会有不少报酬。我也知道,你肯定也会有接口,是想说每次的钱都是‘线人’提供线索的‘情报费’吧?可你猜猜,这个线人会不会留下一些其他证据,想以后用来威胁你?万一自己入狱了想让你搭救,或者金盆洗手之后来跟你一次次换钱?”

  沈潇橙笑眯眯地看着刘柳,眼神却带着冷光道:“肯定有的吧?”

  刘柳手都控制不住的抖,她当然知道那个“线人”手中必定有证据,只不过她每次都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不会出事罢了。

  刘柳深吸了好几口气,颤抖地看向沈潇橙,道:“我可以帮你留在公司,你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会无条件的帮助你,你这次放过我一马吧。”

  沈潇橙定定看着刘柳好久,轻哼一声道:“要我的谅解书可以,用两件东西来换。”

  刘柳愣了一下,道:“你想要什么东西?”

继续阅读:第四十五章:设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红记者太漂亮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