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给我起外号
冷氏霸气皇途2018-11-06 15:496,858

  人肉气球

  天色已经很晚了,但今晚的月亮显得格外明亮。

  在明亮的月光下,依稀可见两个人影正急匆匆地往体育馆的方向赶去。

  就在十几分钟前,正在网吧通宵的邹凯和黎肖云接到刘浩然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刘浩然显得非常兴奋: “赶紧来体育馆,我找到肥球了!这次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肥球是祁汉的外号,因为祁汉个子不高但又极胖,乍一看很像一个球,这个外号便这么叫响了。前段时间,邹凯丢了几千块钱,同寝室的黎肖云和刘浩然都是自己的铁哥们儿,嫌疑自然便落到了“肥球”祁汉身上。但面对邹凯几个人的质问,祁汉硬是说自己没有偷拿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小子竞从寝室消失了,接连几天都不见人影。

  因此一听到有祁汉的消息,邹凯连游戏都顾不上玩,拉上黎肖云便气势汹汹地赶往体育馆。

  体育馆在学校的西北角上,距离并不远,旁边就是一片小树林。据刘浩然在电话里讲,祁汉就在那片树林里,真没想到这小子为了躲债竟藏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离得远远的,邹凯便看到了刘浩然和祁汉的身影。他捏紧拳头,正欲冲过去,身旁的黎肖云却一把拉住了他,声音里满是警惕: “先别过去!你看,那人根本不是祁汉!”

  邹凯停住脚步,定睛一看才发现刘浩然面前的那个人虽然也很胖,但头发长长地披散在脸上,确实不是祁汉。而且刘浩然的举动也很奇怪,他竞被这个胖子步步紧逼着向后退去。

  邹凯和黎肖云悄悄地趴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想先看一下情况再说。

  刘浩然的脸上写满了害怕,浑身像筛糠一样,战栗着向后退去。借着月光,邹凯和黎肖云惊恐地发现,那个胖子竟是一个鬼。

  就在这时,刘浩然在后退的过程中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血腥的一幕发生了:胖鬼一个箭步冲上前,利爪狠狠地抓住了刘浩然的头顶,只听“嘎嘣”一声,就看到刘浩然的头骨竟然裂开了,鲜血从骨缝儿里汩汩冒出。胖鬼猛地揭开刘浩然的头骨,送到自己嘴边,用灰黑的舌头贪婪地舔了一圈。

  紧接着,胖鬼伏在刘浩然的脑袋上,竟吃起了刘浩然的脑子来。一阵响亮的“吧唧吧唧”声传来,在凄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疹人,让不远处的邹凯和黎肖云冒了一身白毛汗。地上的刘浩然早已停止了挣扎,双眼也失去了灵气。

  过了好一会儿,胖鬼终于吃光了刘浩然的脑子,它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白嫩嫩的脑浆混杂着血水从它嘴角流下。

  然而惨剧还没有结束,胖鬼打了个饱嗝,深吸一口气后,用力地向刘浩然空荡荡的脑壳吹去。刘浩然的脑袋立刻胀大了好几圈,活像个足球一样。胖鬼一点儿没有停的意思,一口紧接着一口吹气。不知过了多久,胖鬼终于停止了吹气,此时,刘浩然的身体肿胀得像个人肉气球,一双眼睛因为内部的气压向外暴凸着。

  胖鬼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把头骨盖了回去,慢慢地走进树林里。

  而草丛里的邹凯和黎肖云早已浑身脱力,满身大汗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他们清楚地听见胖鬼在临走时说的那句: “让你也变成个肥球!”

  外号风波

  不知过了多久,邹凯和黎肖云才缓过神来。胖鬼早就不见踪影了,二人战战兢兢地向刘浩然走去,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儿迎面扑来。

  只看了一眼刘浩然的尸体,黎肖云便“哇啦”一声吐了起来。地上的刘浩然像个气球一样充满了气体,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膨胀到了极点,薄薄的像纸一样,可以清楚地看到皮肤下凝固的血液和嫩肉。地上是一摊已经黏稠发黑了的血,零零碎碎的几点脑浆点缀其中。

  正当二人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旁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呻吟声,吓得二人一个哆嗦。邹凯和黎肖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能听见对方猛烈地心跳声。

  “你、你是谁,快出来!”邹凯鼓起勇气,壮着胆子向角落里走去,一边厉声喝问道,但声音打着颤儿,让气氛更显得压抑。

  一个肥胖的身影猛地从角落里翻出来,邹凯一屁股坐到地上,叽里呱啦乱叫。

  “我靠,是肥球!”耳边传来黎肖云的叫骂声,邹凯这才发现面前的果然是祁汉。便立马变了音调,恶狠狠地说: “肥球你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祁汉看了一眼不远处刘浩然的尸体,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说道: “我晚上想到这边跑跑步,刘浩然一看到我就追了过来。他一边喊着我的外号一边追过来,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跑。跑到这里的时候摔了一跤,直接滚进这里面未了,一想到出去的话说不定还要挨打,就没敢出去。刘浩然没找到我,一直在喊我的外号,没想到竟然出来一个很胖的鬼,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鬼一看到刘浩然就跑上去咬他,最后刘浩然的脑子就被……”

  黎肖云打断祁汉的话,他的额头上沁出粒粒汗珠,拉起邹凯就要走。

  “事情大致就是这个样子,你的钱真不是我偷的……”祁汉小心翼翼地说道。

  黎肖云像躲避晦气一样,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拉着邹凯逃离了现场。

  跑出几百米远,黎肖云才停下,他大口喘着粗气,慌张地对邹凯说:“坏了,摊上大事了!”

  邹凯有些疑惑地说:“没那么严重吧,刘浩然应该是撞鬼了,以后咱小心点儿,不走这条路就不会有事的。”

  黎肖云带着哭腔说道:“根本不是这回事。那个胖鬼很有可能就是项君!”

  项君这个名字已经有些陌生了,虽然事情过去还不到两年。

  项君是东校区的学生。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他趁众人熟睡之时把一个男生杀害后,又残忍地用水果刀把死者的头骨锯开,用充气棒往里面充气,直到再也充不进去气为止。但他也被垂死的男生用水果刀刺中心脏,不久便归西了。当大家在体育馆旁的树林里发现死去的项君时,才注意到他身旁有一个肿胀的人肉气球。

  据说,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那个男生给项君起了个外号,平日稍有不爽便对他拳打脚踢。另有一个男生协助项君杀死了这个男生,因为这个男生也给他起了外号,但那个男生之后便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而外号给项君带来的屈辱化作怨念,让它终日游荡在这一方土地上。

  邹凯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黎肖云,恐惧地说: “项君是个两百多斤的胖子,他的外号应该和肥球差不到哪儿去……”

  “所以刘浩然嘁肥球的时候才会把变成鬼的项君喊来!”说完这话,黎肖云便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夜半惊魂

  心里带着不安,邹凯和黎肖云互相告别,二人约定明天再作打算。

  回到出租屋,邹凯简单地洗了个澡,女友潘乐这段时间在忙论文,成天在图书馆泡着。邹凯躺在床上,绞尽脑汁地想该怎么脱身。

  “不对啊!项君是因为刘浩然喊自己生前的外号才发怒杀死他的,只要我以后不喊这个外号就不会有事的。”邹凯在心里安慰自己。想到这儿,他立马轻松了很多,很快便进入梦乡。

  凌晨时分,邹凯忽然从睡梦中醒来,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女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就睡在自己身旁。

  “没在图书馆加班啊?”邹凯嘟囔着问了一句,却没有听到回答。

  邹凯刚想要接着睡,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闪人脑海里。刚才一瞥只觉得女友比平时胖了很多,但并没有看清那是不是女友。

  邹凯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僵硬地转过脑袋,看向女友的脸。

  惨白的月光从窗帘的空隙照进来,刚好照在那张脸上,只见那张脸上,眼睛和嘴巴都夸张的向外凸起,整个脸呈现出一片青紫色。

  借着月光,邹凯终于看清了,那根本不是女友,而是已经变成尸体的刘浩然!

  眼前恐怖的画面让邹凯像疯了一样,张牙舞爪地尖叫着。

  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传来,邹凯跌跌撞撞地接通电话,是黎肖云打过来的。

  电话那边的黎肖云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邹凯,我刚才突然醒来,发现被子上用血写着‘不要给我起外号’几个字……”

  邹凯蜷缩在墙角,颠三倒四地把自己刚才的遭遇也说了一遍。

  黎肖云沉默许久,吞吞吐吐地说:“临睡前我还以为咱俩不会有事的,看来咱们也被项君盯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邹凯抱着手机,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

  电话那头的黎肖云显然也受了很大惊吓,沉默了很久,黎肖云建议道:“不如咱们给项君赔礼道歉吧!我认识一个道士,他应该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我们,明天晚上我们在体育馆碰面。”

  邹凯现在都快吓尿了,哪还能想到什么办法,只能表示同意。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肉气球,他飞速地穿好衣服,逃了出去。

  一石二鸟

  第二天晚上,夜幕刚刚降临,邹凯便来到了体育馆旁,忐忑地等着黎肖云来。

  过了十几分钟,黎肖云才风尘仆仆的赶到,脸上挂满了疲惫的神情。

  一见面,黎肖云便神秘地问道:“东西带来了吗?”

  邹凯点点头,从背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裹的东西,放在地上打开,里面赫然是刘浩然碎掉的头骨。

  这是黎肖云白天给自己打电话交代的,为此,他只能再次返回出租房,专门去取刘浩然的头骨。

  黎肖云不自然地抹了把脸,从裤兜里掏出一小瓶汽油,慢慢地浇在上面,紧接着又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头骨。

  洒满汽油的头骨立刻燃起熊熊大火,二人默默地看着燃烧着的头骨,谁也不说话,只有头骨燃烧发出的“噬嗞”声,小小的一块头骨虽然坚硬,但还是敌不过烈火,没多久就烧成了灰黑色的一堆骨灰,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黎肖云指了指骨灰堆,对邹凯说道: “烧好了……吞下去吧……”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邹凯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惶恐和为难。黎肖云突然变了口气,严厉地说: “反正也是你先被项君盯上的,吃不吃由你!”

  黎肖云的这句话像是一道紧箍咒一样,邹凯吞了吞口水,下定决心似的闭上双眼,把骨灰吞进嘴里,炙热的骨灰呛得他连连咳嗽,痛苦不堪的邹凯示意黎肖云赶紧召项君出来。

  黎肖云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张纸符,贴在剩余的骨灰上,做完这些后,他又念了一串奇怪的咒语。这是他专门找道士请教的法子。因为刘浩然的脑浆被胖鬼项君吃进肚子里了,而头盖骨又被邹凯吃进肚子里,这就达到了“阴阳共食”的效果,即阳间的人和阴间的鬼建立了某种联系,借助咒语便可以让项君现身。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眼前的空地上便钻出一个硕大的脑袋,正是项君。它慢慢地从地里爬出来,壮硕的身躯上爬满了白色的蛆虫,疹人地蠕动着,黑漆漆的眼洞注视着二人。

  黎肖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客气地说: “项君,我们是来给您道歉的,我们没有要给你起外号的意思。”

  邹凯口里全是骨灰,涩得他说不出话,只能不住地点头表示赞同。

  “刘浩然这小子也太不知死活了,怎么能乱给别人起外号呢!死有余辜!”见项君没说话,黎肖云又狠狠地咒骂道。

  项君抓了抓脖子,几条青白色的蛆虫掉了下来,它捡起蛆虫塞进嘴里,嚼了一会儿,终于开了口:“道歉是没用的,我知道这外号不是他起的。”

  一听这话,黎肖云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清了清嗓子,一脸无辜地说道:“那这事不怨我啊,这个外号是邹凯起的!”

  这句话就像一个惊雷在耳边炸裂一样,让邹凯头皮一阵发麻。他一脸惊讶地看向黎肖云,但黎肖云根本不看他,接着说道:“邹凯随便给别人起外号,还拉着我们一起嘁。”

  邹凯想要辩解,但口里的骨灰让他发不出声音。他手脚并用地想要逃跑,但项君早已向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只听“刺啦”一声,邹凯被项君直接开了膛,冒着热气的肠子一股脑儿流到地上,邹凯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项君看着地上白花花的肠子,脸上露出贪婪的神情,它正想饱餐一顿。一旁的黎肖云突然从地上蹿了起来,抓起骨灰上的纸符贴在了项君的脑袋上。

  毫无防备的项君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巨大的身躯燃起青白色的火光。一股死尸特有的腐臭味儿飘进黎肖云的鼻子里,黎肖云捂着鼻子退后了几步,静静地看着燃烧的项君越来越小。

  黎肖云看了看一动不动的邹凯,长长地舒了口气。要不是项君把注意力全放在了邹凯身上,他还真不好得手。

  现在不但除掉了邹凯,还除掉了项君这个恶鬼的威胁,黎肖云收拾了一下东西,轻松地向寝室走去。

  黎肖云的计划

  黎肖云回到房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拨打了一个号码。

  几秒钟之后,手机接通了,一个甜美的女声从那边传来:“喂,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放心吧,实在是太顺利了!”黎肖云眉飞色舞地说道,“邹凯终于死了,咱俩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电话那边不是别人,正是邹凯的女友——潘乐。

  原来,黎肖云很早就和潘乐在一起了,而邹凯的死则是黎肖云和潘乐联手策划的一场好戏。黎肖云很早就看邹凯不顺眼了,这人仗着有几个钱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平时对黎肖云和刘浩然也是呼来唤去的。

  刘浩然的死让黎肖云心里想到一个主意:他把刘浩然的尸体放在邹凯的出租房前,又让潘乐趁邹凯熟睡着后把尸体放在他旁边。半夜醒来的邹凯看到刘浩然的尸体肯定不会怀疑潘乐,只会认为是死去的项君捣的鬼。

  黎肖云估摸好时间,给邹凯打了那个电话。受到惊吓的邹凯早已六神无主,对黎肖云言听计从。第二天晚上,黎肖云按照计划让邹凯吞下骨灰,用古法召出项君,又把起外号的事情栽赃到邹凯身上,邹凯因为口里有骨灰便不能为自己辩解。

  而项君一门心思都放在杀死邹凯身上,自然便放松了警惕,被黎肖云用纸符封印住了。

  现在邹凯这个眼中钉被鬼害死了,而项君也被自己封印住了,美好的生活就在前方向自己招手呢。 黎肖云鞋也不脱就躺在祁汉的床上,跟潘乐吹嘘自己的神勇。

  “哈哈,你真是太厉害了!你偷邹凯的那笔钱还在吧?”潘乐银铃般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

  “放心吧。我把钱藏在肥球的箱子里,安全得很。等明天先去给你买几件新衣服!”黎肖云顺手拿过祁汉的枕头垫在身下,枕头里的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黎肖云好奇地拿过照片,照片上是两个男生,一胖一瘦,对着镜头咧开嘴笑着。看着照片上的两个男生,黎肖云像是突然被闪电劈中一样,浑身一阵发麻。

  黎肖云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照片上的两个男生,瘦的那个正是祁汉,而另一个,就是项君!

  “你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里的潘乐娇嗔道。

  “啊、没、没什么……”黎肖云慌忙敷衍,无数可能在他脑海里闪现,祁汉怎么会认识项君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门开了,“肥球”祁汉走了进来…--

  恶有恶报

  祁汉家境贫寒,因为营养不良,他从小到大都一副豆芽菜身材。

  升入大学后,祁汉认识了他最好的朋友——项君。

  项君是一个很可爱的小胖子,两个人有很多话题聊,彼此谈理想,谈有趣的事。

  但寝室里有一个人却给项君起了一个“肥球”的外号,祁汉也没能幸免,获封“瘦猴子”这个外号。

  很快,这两个外号便叫响了。外号不单单是一个符号,更带来了很多困扰,很多人因为这两个外号而看不起这对朋友,经常欺负他们。

  这天晚上,项君又被人欺负了,就是那个给他俩起外号的男生。

  当晚,祁汉和项君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屈辱,二人趁那个男生睡熟了之后用水果刀刺死了他,而混战中,项君却被刺中心脏,没过多久也死了。

  事情发生后,祁汉偷偷地离开了学校,几个月后他转到西校区,为了不再受到外号的困扰,他拼命地吃东西,身体越来越胖,他却又在这个新地方得到了“肥球”这个外号。

  而死去的项君却不能安心去投胎,肥球这个外号就像魔咒一样化作怨念,让它终日游荡在尘世。都说鬼是没有感情的,但变成了鬼的项君每每听到外号内心还是会升腾起一种愤怒和屈辱。

  祁汉平静地说完这些,恶狠狠地对黎肖云说:“为什么你们就这么喜欢给别人起外号呢?”

  黎肖云的衣服早已被汗打湿,他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以为外号随便喊喊没什么事吗?”祁汉的脸痛苦地扭曲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外号就是魔咒!魔咒!困扰人一辈子的魔咒!”

  黎肖云哭喊着抱住祁汉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祁汉,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用外号喊你的,但这个外号不是我起的!原谅我吧……”

  祁汉的脸冷冰冰的,淡淡地说:“我可以原谅你,但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原谅你……”

  话刚说完,变成了恶鬼的刘浩然和邹凯从门外冲了进来。刘浩然的身体肿胀着,脑袋上缺了一块头骨,空空的脑壳触目惊心地暴露在空气中。而邹凯的肠子则耷拉在肚子外,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你竟然和潘乐联手陷害我,亏我还把你当朋友!”邹凯把有些腐烂了的肠子抓在手里,死死地缠住了黎肖云的脖子,黎肖云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刘浩然紧随其后,它没了脑子,只知道念叨着:“脑子……脑子……”一口咬在了黎肖云的脑袋上。

  不要给我起外号

  祁汉坐在自己的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乱斗。

  他本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只是想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因此即便邹凯他们再怎么给自己外号,欺负自己,他都忍了下来。但当他在门外,听到黎肖云说邹凯丢掉的钱其实是他偷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冲了进来。

  一声短信提示音打断了祁汉的思考,是黎肖云的手机。

  祁汉看了看正在被刘浩然和邹凯分食的黎肖云,打开了短信。

  短信是潘乐发来的:

  怎么突然挂了电话?对了,说起来,这场闹剧还都是因为我给祁汉起了“肥球”这个外号引起的呢!

  没想到这么受欢迎,哈哈!

  看完短信内容,祁汉把手机扔到地上,头也不回地向女生寝室楼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