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惊悚
冷氏霸气皇途2018-11-05 16:536,777

  背棺起舞

  过去看看

  夜已经深了,陈沛和赵鹏才刚刚从网吧里走了出来。

  他们都沉浸在刚才的游戏世界里,一边往学校走还一边讨论游戏。没过多久,两个人就走到了一个岔路口。一条是大路,路灯把这条道路照得通明,正是往学校的方向。但陈沛和赵鹏却走向了另一条小路,这条路上光线昏暗,显得十分阴森。

  因为这么晚了,学校的大门肯定进不去。而这条僻静的小路则通向学校的一处围墙,从那里可以轻易地翻墙进入校园。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怪昧?”陈沛突然抽了抽鼻子,皱起眉头对赵鹏问到。

  赵鹏也认真地闻了闻,发现确实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那种味道比较熟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味道。而陈沛此时又有了新的发现:在前面的水泥路面上,有一道很长的明显痕迹,看上去就像是马路上面。用油漆划的那种线。只是并不太直,显得歪歪扭扭的。

  那股味道好像就是从那上面传来的,可是两个人感觉那也不像油漆的味道。更何况这种小路根本没必要划线,更不可能有人在夜里施工。

  两个人都感觉有些怪异,顺着那条很明显的痕迹向前加快了脚步。

  片刻之后,两个人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团黑影。看外形似乎是一辆窄窄的车子,有什么东西拖在地面上,留下了这道痕迹。

  “这味道不对,”陈沛蹲下了身子,近距离闻了一下, “肯定不是油漆,更像是血的味道。”

  这一蹲下来,他发现地上有一团枯草一样的东西。上面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道,只是光线太微弱看不清是什么。

  陈沛拿出手机,用手机的亮光照在那一团东西上。

  当看清的那一瞬间,陈沛吓得几乎摔倒在地:那赫然是一团人的头发,上面还连着一块血淋淋的头皮。皮下还有一些骨头,呈现碎屑状粘在头皮上面。

  而地上那道长长的痕迹是由鲜血组成的,还能看到里面掺杂着一些白色的脑浆以及碎裂的头骨。

  看起来就像是有一个人头朝下被向前拖行,坚硬的水泥地面一直摩擦着他的脑袋。所以鲜血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头皮和头骨也都渐渐地被磨碎了。

  陈沛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了。他不敢想象前面那个像车子一样的东西究竟是怎么样恐怖的事物。

  “我们快逃吧,趁前面那个东西还没有发现我们。”陈沛的牙齿不停地打颤,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么一句完整的话。

  赵鹏此时也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看起来比陈沛还要害怕。但奇怪的是,他却不肯就此逃走: “不行,我们得追过去瞧瞧。我们可能遇到了麻烦,现在跑了也难逃一死!”

  棺内名字

  因为赵鹏的坚持,陈沛只好壮着胆子和他一起向前面追了过去。前面那个东西移动的速度并不快,所以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就追了上去。

  离得近了一些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车子,而是一口竖着的漆黑棺材,在空中呈现出一个倾斜的角度,缓缓地向前移动。似乎在前面有一个东西,在背着这口棺材向前走。只是棺材挡住了陈沛的视线,让他看不到前面。

  而棺材靠近地面的那头有一个孔,一颗人头从那里面伸出来在地上拖动。每当棺材向前移动一步,便能听到头骨和水泥地面摩擦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夜里,这轻微的声音却让两个人不停地颤抖着。

  经过这一路的摩擦,那颗人头已经被磨得只剩小半个。鲜血不停地向外涌出,在地面上留下了骇人的血痕。

  陈沛和赵鹏不敢靠得再近,悄悄地跟在后面。此时的陈沛已经吓得没有了主意,好在赵鹏虽然害怕却还一直保持着冷静。

  这时,棺材突然转了个弯,向一片坟地走去。

  这一转弯带来的视角变化,也使得陈沛终于看到了棺材前面的情景:那棺材的确在一个人的背上背着,只是那个人用恶鬼来形容更为恰当一些。

  它浑身的衣服已经烂成了布条,露出了血痕累累的躯体。腹部的肉几乎全都没有了,露出了灰白色的肋骨。最可怕的是它的头,仿佛也在地面上摩擦过一样,同样只剩下了小半个。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也没有鼻子。

  那小半个头颅之上,只剩下了一张嘴巴。

  它背着那口棺材到了一座坟前,开始怪异地扭动身体,仿佛在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

  赵鹏拉着陈沛躲在了一棵树后,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

  那个背棺材的鬼围着坟头转了几个圈子,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口棺材平放在坟前,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我们过去,把那个棺材打开。”

  赵鹏的话把陈沛吓了一跳,他质问赵鹏是不是疯了。眼前这恐怖的事情远远超出了陈沛的想象,他只想尽快离开避免牵连到这件事之中。

  面对陈沛的质问,赵鹏面如死灰,过了好一会儿才惊恐地说道: “我们早就和这件事情脱不开关系了,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棺材里那个人应该是曹安阳。”

  曹安阳是他们两个人的朋友,仔细想来,今天一直都没有见到他。

  陈沛和赵鹏合力打开棺材,看到了里面的那具尸体。虽然人头已经被磨没了,但从衣服上面依然可以辨认出那确实就是曹安阳。

  在赵鹏的要求下,陈沛和他一起将曹安阳的尸体抬出了棺材。

  “你拿出手机照一下棺材的里面,”赵鹏声音颤抖着,似乎在强行克制恐惧, “看看下面那块板子上有没有刻着我的名字?”

  陈沛听了他的话,身子探到棺材里面去看。因为曹安阳的血都流到了外面,棺材里面倒没有大量的血迹。

  在棺材的底部,确实刻着字。

  陈沛看清后感觉脑袋轰然炸响,那上面刻着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陈沛。

  名字与死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沛惊呼一声,向赵鹏质问。

  当得知里面的名字不是自己时,赵鹏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喘息了半天,才将前几天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这件事情赵鹏不是第一次遇到,在前几天他和曹安阳深夜走在这条路上也遇到了。事情的情景和现在差不多,只是当时赵鹏和曹安阳心里没有这么害怕。

  他们当时看到路上有个人在背着一个棺材走,而棺材之中不停地向外渗出血迹。曹安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遇到了杀人犯,此刻是想要处理尸体。他和赵鹏商量之后,想要当场抓住那个杀人犯。最少也要看清楚他的相貌,绝不能让罪犯逍遥法外。

  只是两个人却忽略了一件事:如果对方只是想处理尸体,又何必费力地再背上一口棺材?纵然是比较轻的薄板棺材,再加上一具尸体的重量也不是一般人能背得动的。

  一直跟踪对方到了坟地,赵鹏和曹安阳才知道遇到了鬼。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两个人打开了那口棺材。并且在无意间发现了棺材里面,居然刻着曹安阳的名字。

  当时两个人没有想太多,吓得落荒而逃。

  今天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赵鹏想到了那天的事情,便怀疑这两者之间有联系。所以他虽然害怕,却依然坚持着要来看个明白。他一直在想棺材里死的会不会是曹安阳,而这次棺材里面会不会刻着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死在棺材里的真是曹安阳,只是刻着的却是陈沛的名字。

  听了赵鹏的话,陈沛面色突然变得惨白: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也会像曹安阳一样死去吗?

  “先别想那么多,我们先离开这里。”赵鹏不敢在此停留,催促着发呆的陈沛赶紧离开。

  陈沛回过神来,急忙跟着赵鹏想要离开这里。但就在此时,他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他低头看去,却发现曹安阳的尸体动了起来。

  曹安阳的头已经只剩下了半个,但四肢都还是完好的。此时陈沛被他抓住了脚,一时间竟然无法挣脱。并且曹安阳身体扭动着,似乎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陈沛吓得惨叫连连,拼命地想要逃离这里。远处的赵鹏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地犹豫了一下。陈沛的心也不由地沉了下去:假如赵鹏丢下自己跑掉的话,自己就只能死在这里了。

  但片刻后赵鹏还是跑了回来,用力地踢在曹安阳的手臂之上。

  在赵鹏的帮助下,陈沛终于摆脱了曹安阳的纠缠。他感激地向赵鹏看了一眼,却顾不得讲话。两个人急忙向远处跑去,想要逃离这里。

  身后的曹安阳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顶着半个血肉模糊的脑袋,蹒跚着向两人追了过来。陈沛回头看到这一幕吓的魂飞魄散,如果不是赵鹏拉着他恐怕当场就会瘫倒在地。

  正在这时,曹安阳却发出了惨厉的叫声。棺材前面的坟头突然裂了开来,一只腥臭的大手从中伸出抓住了曹安阳。然后不顾曹安阳的惨叫,将他拖进了坟墓。背着棺材跳舞

  而此时陈沛和赵鹏已经跑出去很远,一直跑到灯光明亮的大路上才敢停下来喘息。

  想到刚才差点儿丧命,陈沛一个男生居然忍不住大哭起来。眼下虽然暂时安全了,但自己的名字被刻在了棺材里,这说明自己依然没有摆脱死亡的威胁,随时都可能像曹安阳那样死去。

  一边哭,陈沛还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会遇到这种事情?”

  看他的样子,分明已经被吓得崩溃了。

  但赵鹏却并没有嘲笑陈沛的表现,事实上他除了没哭以外,也并不比陈沛的表现好上多少。

  听到陈沛的哭喊,赵鹏苦笑了一声: “你难道还没注意到那个坟头很眼熟吗?我们前不久做的荒唐事,你真的忘了吗?”

  原来在不久之前,陈沛和赵鹏还有曹安阳办了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

  他们一起喝了点儿酒,不知道怎么就为了谁胆子大争执起来。最后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大,居然深夜去了那片坟地。虽然三个人心里其实都有些害怕,但由于面子问题谁都不肯露怯。

  而就在那座没有墓碑的坟头,却莫名其妙地摆放着一口棺材。三个人都要逞强,居然一起将那口棺材给打开了。

  棺材里面是空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口新的棺材。用料比较寒酸,全是由轻薄的木板拼成的,重量很轻,一个人就能够将棺材挪动。

  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恐怖事情发生之后,三个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他们围着棺材摆着各种造型,甚至还在棺材上踩来踩去。

  赵鹏更离谱,最后居然将那口轻薄的棺材给背了起来。他背着棺材扭来扭去,一直到没力气了才将棺材放了下来。

  赵鹏一边喘着粗气,还一边得意地说着: “跟我比胆子大?哥背着棺材在坟地里跳过舞。”

  三个人一番胡闹之后,酒劲儿也醒得差不多了,这才结伴离开了那里。

  事后几个人还得意地吹嘘了几天,但没过多久就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陈沛听到赵鹏又提起这件事,才想起来他们当时胡闹的地方就是刚才的那座坟头。看来那件事终究还是惹来了麻烦,所以曹安阳第一个死去了。而自己将会是下一个,最后就该轮到赵鹏了。

  陈沛绝望地坐在地上,一时间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这时赵鹏的一番话,却又让陈沛有了希望。

  赵鹏说自己那天是第一个接触那口棺材的,曹安阳是第二个,陈沛是第三个。如果按照顺序来,本应该是赵鹏第一个死才对。但此时却是曹安阳先死了,接下来轮到的是陈沛。这不由让赵鹏产生了一个猜测:自己之所以没事,会不会是因为曾经背着棺材跳舞的原因?

  因为这两次都看到有恶鬼背着棺材送到坟头那里,并且也有像是在坟头跳舞一样的举动。所以很可能赵鹏当时的行为被误认成了背棺材的鬼,所以才逃过一劫。

  假如陈沛也这么做了,说不定也会没事。

  疑虑

  这个办法只是赵鹏的猜测,是不是有用谁也不知道。但陈沛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要有一线生机都只能去尝试一下。

  他谢绝了赵鹏的陪同,自己壮着胆子又返回了那条小路。此刻赵鹏暂时没有危险,刚才还曾奋不顾身地救了自己的命,陈沛不愿意再把他牵连进来。

  这条小路还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儿,地上那抹鲜血和脑浆形成的痕迹也依然存在着。但此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这些东西反而让陈沛没有那么害怕了。虽然腿脚有些发软,但也很快就回到了那片坟地。前面不远处,就是那座坟头。

  而那口漆黑的棺材,此时还静静的在坟前放着。曹安阳的尸体已经被拖进了坟墓,只留下了一些血迹。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毫不起眼。

  陈沛壮着胆子,先将棺材盖扣在空棺材上面。然后吃力地掀起棺材的一端,身体慢慢的趴在棺材下面,用背部撑起了棺材。好在棺材并不重,他慢慢地背着棺材从地上站了起来。

  陈沛的腰深深地弯着,他怕倾斜的角度过大导致没有钉死的棺材盖会滑落下去。背好之后,他慢慢晃动着身体,模仿着那个恶鬼的动作在坟前扭来扭去。

  寂静的坟地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陈沛像僵尸一样背着一口棺材在扭动。他额头冒着冷汗,总感觉每个坟头中都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就在此时,陈沛却忽然想到了一些被忽略掉的细节:赵鹏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合常理。

  既然前两天他才和曹安阳遇到了这么恐怖的事情,按理说短时间内是绝对不敢再从这条小路经过的。

  而当察觉到空气中的味道以及地上的痕迹时,赵鹏应该在第一时间就联想到这件事情。可是他并没有,反而是陈沛用手机照明先发现了地上那连着头皮的头发。

  现在想来,赵鹏分明是在隐瞒着什么。

  并且今晚陈沛早早就提出要回学校,是赵鹏非要拉着他继续玩才导致玩到那么晚。结果学校大门进不去,只能够走这条小路。

  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分明就是赵鹏故意要让自己看到这些恐怖的事情。那么赵鹏说的话又有几分是真的?他让自己来背着棺材跳舞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想到这一切,陈沛顿时不敢再继续下去了。他将棺材放到了地上,准备离开这里。

  就在陈沛将棺材放下的那一瞬间,却清晰地听见从坟头里面传来了一声冷哼。

  陈沛不敢再停留,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换头

  回去之后天都快要完了,陈沛想要找到赵鹏问个清楚,却一整天都没有找到他。一直到黑夜再次来临,赵鹏也没有出现。

  陈沛的心也越来越绝望,很显然自己上了赵鹏的当。虽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且昨天还确实救了自己。如果赵鹏是为了杀死自己,昨天为什么不任由自己死在营安阳的手里?正在陈沛不停地思考这些事情时,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函抓住了自己的脚,拖着他向外面走去。陈沛骇然发现,拖着自己的正是昨天看到的那个背棺材的鬼。而在陈沛被拖出门的时候在走廊上看到了赵鹏,以及他脸上嘲弄的笑容。

  紧接着,陈沛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已出现在学校外的那条小路上,那里已经放了一口棺材。陈沛知道自己接下来会被装进去,头从那个孔中伸出,在地上一路摩擦着被拖向坟地。

  闭目等死的陈沛却并没有被装进棺材,背棺材的鬼用残缺的脑袋上仅剩的嘴巴向他问道: “你想不想活命?”

  从这个背棺材的鬼口中,陈沛终于得知了事情真相:

  将脑袋被磨掉的尸体装在棺材里,然后背着棺材在坟前跳舞,是向恶鬼贡献食物的仪式。

  而那天三个人在坟地胡闹时,赵鹏背的却是一个空棺材,这被恶鬼视为一种戏弄。所以它要杀死赵鹏,并且要赵鹏成为一个背棺材的鬼,永远为它服务。

  在赵鹏的苦苦哀求下,恶鬼同意赵鹏为他找来两个人当食物就放过他。于是赵鹏故意带着曹安阳走那条小路,让曹安阳看到背棺材的恶鬼送食物的情景。然后利用曹安阳恐慌的心理,告诉他背着棺材在坟前跳舞就能躲过一劫。

  事实上,这么做了才符合当食物的条件。

  害了曹安阳之后,赵鹏又用同样的办法骗了陈沛。在坟地之中曹安阳抓住陈沛其实不是要害人,而是想把真相告诉陈沛。

  目前赵鹏的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可是背棺材的鬼却不想看到这个结果。因为如果赵鹏成为新的背棺材鬼,它就可以解脱了。赵鹏的任务完成之后,它依然得替那个恶鬼服务。

  所以它要破坏赵鹏的任务,这才问陈沛想不想活命。

  陈沛听到有活命的机会,当然要紧紧抓住。于是那个背棺材鬼就给他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主意:和赵鹏换头。

  只要陈沛和赵鹏换了头,背棺材鬼有办法让陈沛借助赵鹏的身体活下去。而原本的身体会被装上赵鹏的头,带给恶鬼当食物。这一路走过去,头颅早就被磨没了,那恶鬼也分辨不出真假。这样一来陈沛背了空棺材却还活着,赵鹏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到时候赵鹏就得永远替恶鬼背棺材,而现在的背棺材鬼就得到了解脱。只是背棺材鬼不能直接对赵鹏下手,这样会被恶鬼发现。所以想要换头,陈沛得先切下赵鹏的脑袋才行。砍掉他的头

  陈沛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即使自己没有活命的机会,他也想杀死赵鹏来替自己和死去的曹安阳报仇。

  在背棺材鬼的帮助下,陈沛回到了学校并从食堂拿到了一把菜刀。睡在床上的赵鹏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愤怒的陈沛狠狠地砍到了脖子上。

  鲜血顿时溅射出来,这一刀却并没能把赵鹏的脖子切断。赵鹏瞪大了眼睛,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他想喊叫,但气管已经被砍断。不管他如何努力,都发不出任何声音。

  陈沛按捺住心中的恐慌,闭上眼睛又用力地向赵鹏的脖子砍去。

  一连砍了好几刀,才终于砍掉了赵鹏的脑袋。

  紧跟着,陈沛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旋转着,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无头尸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头已经被安在了赵鹏的身体上。

  陈沛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和操纵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个人身材本来就接近,相信没有人能看出破绽。

  而赵鹏的头被安到了陈沛的身体上,被背棺材鬼带走了。

  再三确认自己还活着,陈沛不由地感到十分庆幸。但随即陈沛的脸变得极为惨白,自己和背棺材的鬼都疏忽了一件事:

  如果赵鹏被当成食物吃掉了,那接下来背棺材鬼的工作谁来接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