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者
冷氏霸气皇途2018-11-09 07:545,342

  别对它说

  晚自习下课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往门外冲,只有黄佳怡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唉声叹气。最近烦心事太多,搅得她上课都没有心思。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黄佳怡开始偷偷地哭,身旁也没有人能安慰她,她便越想越觉得委屈。

  就在这时,教室的灯忽然灭了,黄佳怡摸索着打开手机灯,环视四周,然后不情愿地合上书准备离开。

  “你最近心情不好啊?”这时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她猛地转身,借着手机昏暗的光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易筱,你怎么还没走?吓了我一跳。”当看清来人后,黄佳怡悬着的心也慢慢落下了。

  “对不起,吓到你了。”易筱说着微微一笑,可黄佳怡感觉她的笑容很勉强,生怕扯到脸上的肉一般。就在黄佳怡上下打量她时,易筱又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呢!”易筱朝黄佳怡靠近,一股轻微的腐烂味儿扑鼻而来。黄佳怡皱了皱眉,又不好意思捂住鼻子,只能由她坐在身旁。

  黄佳怡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跟舍友不合。”

  易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黄佳怡: “是和尤美吗?”她的长发盖住了一半的脸,腐烂的味道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黄佳怡一怔,自己和尤美的事情除了寝室的人,就没人知道了,这个易筱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正困惑时,易筱又开口说道:“你不知道,尤美很早就跟你男朋友有染了,被我抓住过很多次,可是说了又怕你闹,所以就一直隐瞒着。”易筱瞥了一眼黄佳怡,殊不知她的话已经深深地刺痛了黄佳怡的心。

  原来,一个星期前,舍友白静就告诉她,尤美好像跟她男友有事。黄佳恰本来不信,可后面说的人多了,她也就半信半疑了。她还问过尤美,都被她当面否认了,但黄佳怡哪里还放心得下?这两天一直都在跟踪尤美,没想到被尤美发现后大发雷霆,光天化日下大骂黄佳怡。

  “真是过分!”黄佳怡站起来拍着桌子吼道,自己本来打算相信她了,没想到她真的背着自己和陈威有染。

  易筱看着黄佳怡气愤的模样,又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亏你还把她当成好朋友,没想到她背着你干这种事情,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那就把心里的火都发泄出来把想骂的话都说出来吧!我是你最好的聆听者。”

  听易筱这么一说,黄佳怡鼓起了勇气,将这几天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可她光顾着生气,完全没有发现,黑暗中的易筱在不停地膨胀。

  听怨

  黄佳怡骂完后,气也消了一大半,手机的灯光越来越微弱,最后彻底消失了。

  “没电了,我们回去吧!谢谢你能安慰我,你比我的舍友们好多了。”虽然教室里面伸手不见五指,但黄佳怡还是对着黑暗处说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易筱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特别粗犷,就像一个很粗鲁的胖女人。

  “你、你的声音怎么了?”黄佳怡害怕地问道。

  “嘿嘿。”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黄佳怡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贪婪的光芒。就在这时,教室的灯突然开了,黄佳怡才看清眼前的易筱,此时她满脸龟裂,就像气球一样慢慢膨胀,最后“砰”的一声在黄佳怡面前炸开了花。教室里,一瞬间血肉模糊,地上、桌子上都是易筱残存的尸体碎片,黄佳怡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快跑!”随着门口的一声大喝,黄佳怡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快跑啊!”门口的尤美冲过来将黄佳怡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朝教室门口跑去。而此时,地上的鲜血慢慢聚集在一起,像条血蛇一样朝黄佳怡袭去。

  尤美拉着黄佳怡冲出教室,门被关上的瞬间,那条血蛇也被阻拦在了教室里。

  “啊!”黄佳怡看着手上的血痛哭着,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

  尤美将门锁好,然后扶住黄佳怡:“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那东西已经盯上你了,我们得想办法制止。”

  黄佳怡抬起头看着尤美: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尤美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咱们学校最近的怪事这么多,你就真的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好多学生都离奇失踪了?”

  听她这么一说,黄佳怡瞬间想起来了,自己班上失踪的两个学生,至今都没有找到人。黄佳怡抽泣了一阵,然后继续问道: “这跟今天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现在坏人那么多,网上经常报道大学生失踪的消息。”

  “咱学校的情况可不是普通的失踪,直接告诉你吧!学校里最近闹鬼,专门潜伏在那些怨气比较深的人身旁,伪装成聆听者,然后套别人的烦心事,再添油加醋,把烦心事变成怨恨,从而达到它壮大的目的。”尤美一本正经地说道。

  黄佳怡彻底哭不出来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我知道,你最近因为我和陈威走得近而生气,我一直没时间跟你解释:是陈威故意这么做的,他就是想让你生气,然后怨恨于我。”尤美说完,黄佳怡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害我?”

  “不是他要害你,是他身体里的东西。我跟你说过,这个东西专门找有烦心事的人,陈威上次英语考级顶撞监考老师,然后被赶出了考场,所以一直很烦心。”尤美说着便看向黄佳怡。

  听她说完,黄佳怡的心情好了点儿,可一想到陈威,她就开心不起来了:“那现在怎么办,有办法救陈威吗?”

  “陈威还没有像易筱那样走火人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让陈威成为聆听者,一旦聆听了别人的故事,那他就会和易筱一样了。”尤美说道。

  “可是怎么才能不让他变成聆听者呢?”黄佳怡握紧了尤美的手,“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但请你帮帮他。”

  尤美无奈地笑了,然后说道:“我早就看出陈威不对劲儿了,所以这两天一直在查询陈威的事情。今天,终于在网上查到了一些线索,贴吧上说只要不让他听别人的烦心事,不要让他体内的恶鬼壮大就行了,不过你得先把他叫出来,先缓住他,等明天天一亮咱们再想办法。”

  血蛇

  尤美说完话,黄佳怡就立即拨通了陈威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那头传来了陈威不耐烦的声音。

  “陈威,我现在在你们寝室的楼下,你能下来吗?”黄佳怡握紧手机,有些紧张地说道。

  “大晚上的,你还让不让入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陈威说着还没等黄佳怡开口就把电话挂了。黄佳怡握着电话,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我说什么他都言听计从的。”

  尤美拍了拍黄佳怡颤抖的肩膀,安慰道:“他现在被恶鬼附身,脾气暴躁得很,这样惹恼别人,消极的情绪才会让它强大。而且,现在那恶鬼已经盯上你了,所以这个时候你要振作,保持好心情,不能让那个恶鬼得逞。”说着她又抬头看了看楼上,陈威的寝室灯亮了,“你看,他这不是要下来了吗!”

  话音刚落,陈威寝室的窗户“哗啦”一声,一个人影伴随着玻璃碎片掉了下来。

  尤美和黄佳怡急忙跑了过去,可当看清掉下来的人是陈威后,两人都吓得叫了起来。陈威的寝室在三楼,从三楼掉下来,不至于摔死,可偏偏,有一块很长的玻璃碎片穿过了他的脑袋。

  一瞬间,整个男生寝室楼所有寝室的灯都亮了,很多人都趴在窗户上观看着,唯独陈威的那间寝室没有动静。

  “一定是陈威聆听了别人的故事,然后被恶鬼害死了。”黄佳怡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尤美却突然尖叫了起来。

  黄佳怡猛地抬起头,只见陈威身上的血迅速聚集在一起,然后变成了一条大血蛇,朝黄佳怡扑了过来。

  “啊!”黄佳怡尖叫着躲开了它的袭击,血蛇撞到大树上散开了。

  “你没事吧?”尤美跑过来担心地问道。

  “怎么又是血蛇?”黄佳怡皱紧眉头问道,她记得前面易筱死后也出现了一条血蛇,难道原因在这条血蛇身上?正这么想时,尤美又大叫了一声,黄佳怡转身,看一道红光迅速爬进了陈威的寝室。

  就在这时,寝室楼的大门开了,很多人都从里面蜂拥而出,将陈威的尸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是那条血蛇,我想,它就是寄居在人体里的鬼。”尤美指着破窗小声地说道。

  忽然间,尤美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说:“我记得以前学校有个心理老师,学生有心理问题就去咨询他,他可是每个学生最好的聆听者。可后来,老师跟未婚妻分手了,整日借酒消愁。学校的心理咨询室突然关闭,很多人因此查询老师的去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老师失恋了。有个学生自告奋勇地去安慰老师,可他总是把老师带上消极的道路,说老师女友的坏话,最后那位老师对女友起了杀心。当她女友倒在他面前时,他握紧刀子疯狂地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女友的手里握着一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癌症晚期。老师最后含恨自杀,没多久,那位在老师耳旁说他女友坏话的学生惨死在了学校里,怪事也是从那天开始的。”说到这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良好的心理

  “所以害我们的就是那个老师的鬼魂?”黄佳怡颤抖地问道。

  尤美点了点头,继续说:“现在它已经钻进了陈威的寝室,附身在他的某个舍友身上,我们必须找到那个人,然后带他去心理咨询室。”

  “可是他们寝室里有三个人,我们怎么确定那个鬼附身在谁的身上呢?”黄佳怡不解地问道。

  只见尤美扬了扬嘴角:“这还不简单?”说着她开始推搡黄佳怡。黄佳怡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然后大吼道:“你有病啊?”

  “对,就这样。”尤美小声说道。黄佳怡才明白过来尤美是想用这个方法引那个鬼出现,只要自己越生气,它就越有可能出现。

  “你抢我男朋友,你还有理了?”黄佳怡起身快速入戏,尤美也跟着吵了起来。两人的吵闹声,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不满,很多人开始斥责两人,两人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两人来到离男生寝室楼很远的地方。路上,尤美看着黄佳怡说道:“我想,它已经来了。我们分开走,我先去心理咨询室等你,你带它过来。”她说着便迅速离开了。

  尤美走后,校园里仿佛没有了一丝人气,尽管黄佳怡心里很怕,但还是鼓足勇气走在了路灯下。

  “你和尤美吵架了?”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黄佳怡浑身一颤,这个声音是鹿明的。黄佳怡慢慢转过身,然后哭丧着脸看着他:“要不是尤美,陈威也不会跳楼。”

  鹿明露出一副同情的表情:“我早就劝过陈威,那尤美不是什么善类,可他……唉。”

  黄佳怡在心里冷哼一声,鹿明这个人他很了解,为人大方,也从不在别人背后搬弄是非,所以他今天一定有问题。黄佳怡又开始表演苦情戏,而鹿明则在一旁说尤美的坏话,黄佳怡不能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只好擦着眼泪说道:“唉!我也不怪她,要怪就怪自己没能耐。”

  鹿明的目的没有达到,显然有些着急。黄佳怡见准时机,立刻说:“算了,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不如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黄佳怡带着鹿明来到那个荒废的心理咨询室,鹿明身体一颤,然后不解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这心理咨询室关的时间太久了,要是有个心理老师就好了。我这两天情绪太消极,应该是心理出现了问题。”黄佳怡说着转头看了看鹿明,鹿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是啊!”

  两人走进去打开灯,里面布满了灰尘。黄佳怡环视着四周,然后看向鹿明:“听说这里以前有个老师叫郑杨安,后来殉情自杀了。真是可惜,很多同学都为此痛哭了一场。”她转身用手指轻轻地擦拭桌子上的灰尘。

  鹿明愣在原地,黄佳怡瞥了他一眼,继续说:“虽然我需要心理医生,但我现在想通了,想要治好这个病,首先就是心态要好。如果整天都想着怎么害人,那么这个病就永远好不了了,你说对吗?”

  鹿明听她这么一说,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他冷笑着,缓缓地走到桌子前,然后坐在那张布满灰尘的椅子上,轻轻地敲着桌面。鲜红的血像河水一样从他身上流下,最后染红了黄佳怡面前的地面。

  鹿明脸上的皮肤慢慢撕裂,就像有人拿着刀在他脸上划过一样,所有的皮肉都耷拉在脸上,黄佳怡强忍着想要吐的冲动。

  “说的那么好听,做到的又有几个?”说着他便抬起手,手上的血液开始慢慢倒流。

  “不要,鹿明,会死的!”黄佳怡大叫道,人没有了血就必死无疑了,“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哼,我做不到!”

  “可是她做到了!”尤美突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挡在黄佳怡面前。坐在椅子上的郑杨安显然一怔,但当看到尤美手中的照片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两行血泪。

  “她之所以跟你分手,就是因为自己得了癌症,不想让你太难过,她每天都会在你喝酒的那个酒吧偷看你,尽管你搂着别的女孩卿卿我我,但她依旧不恨你。她是想看着你得到幸福。”尤美说着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将照片烧掉了。

  郑杨安尖叫着冲了过来,尤美倒退两步,继续说道:“你杀了这么多人,她也活不过来了,你何不下去好好陪她呢?”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郑杨安尖叫着,嘴唇因为张动太大而撕裂。

  “那就别怪我们了。”尤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精,全都倒在了地上的那摊血上。郑杨安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来这招。地上的血瞬间聚集,朝尤美的脑袋扑去。

  尤美将手中的打火机扔了过去,一瞬间,聚集在一起的血迅速燃起,尖叫声在火堆里传来。黄佳怡松了一口气,尤美转身看着黄佳怡: “这件事后我可不敢再说别人的坏话了,这学校里有这么多鬼,指不定就出现了下一个聆听者呢!”

  黄佳怡“扑哧”一声笑道:“保持好心态是很重要,不过你是怎么想到用火烧的?”

  “因为血蛇啊!我猜想它所有的鬼气就在那里,如果血少了,它也就魂飞魄散了吧!”尤美得意地笑道。

  等两人离开不久后,火堆慢慢熄灭,腥臭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弥漫开来,而地上那摊被烧得胶黑的血突然冒起了气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故事大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