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离去
古木木月2018-11-07 15:131,647

  芳贤正努力的思考中,听到了月大娘的声音:“闺女,过来,别在那儿愣着,快来见过逍老先生。”

  芳贤心里嘀咕着,不是算命先生吗?咋又叫做逍老先生了?芳贤本想靠过去问问娘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逍老先生说话了:“小姑娘,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月大娘马上接过话去:“芳贤,怎么还愣着啊?平时你不是嘴挺甜的吗,今天怎么不说话了?”芳贤意识到自己已经发呆发得够久了,才走到逍老先生跟前鞠了个躬。

  为什么要鞠躬啊,因为芳贤心里头已经不大乐意这位老先生了,拦着自己就是了,还跑来家里面,所以并没有出口问好。

  两个月后的某一深山里,芳贤望了望脚下的这条崎岖凹凸不平的山路,这条路就像是一条细长的蛇正往山上爬去一样,前望不见首,后看不见尾。

  前面还有一位白衣飘飘,白髯飘飘,道骨仙风的老者,当然这么说是抬举他了,其实勒,不过就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衣吗,还有下巴那几根稀稀拉拉的胡须,长相普通,是那种典型的丢进人群中就不可能找得出来的那种人。

  除了那眼里时不时的透出某种阴谋得逞的精光,其他的都还好,但是千万不要就以为他是好人了。

  芳贤这两个月都是这样评价他的。老者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叫芳贤快些,不然到了晚上过不了山顶的阵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又要等一年时间,才能去“无谷”。直到半年后芳贤才知道,守在谷外的阵法是九宫八卦阵,乃是唐门掌门唐少所布阵式。此阵将堆堆碎石依九宫八卦方位排列,变化繁多。

  人被困阵内,只觉四处昏黑如晦,阴气森森,雾气沉沉,不得其门而出。(见东方玉《红线侠侣》))你说既然是这么强悍的阵法,怎会为“无谷”所有,这就是上一代的事情了。

  话说当初为何芳贤会离家而去,跟着着“算命先生”来到“无谷”呢?

  又说到两月前,芳贤拿着鞋样进得门来,见到的那两抹白色,就这样又和算命先生碰面了。

  芳贤娘却面带不忍对芳贤说:“闺女啊,你赶快收拾你的东西跟着逍老先生去吧。”话是肯定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芳贤被娘亲的话吓着了。

  慌慌忙忙的:“娘,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吗?我为何要跟着这个老头儿走啊,难道是娘亲嫌芳贤顽皮,不要芳贤了?就像隔壁村有贫困人家将儿女卖了得点口粮?”

  芳贤娘听到芳贤略带哭声的话,却又不得不作势抬起手要打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喝道:“月芳贤,你不听为娘的话了?娘叫你跟着逍老先生走,你就走!娘白养你这十多年了,没想到你也是个不听话的白眼狼。现在我不要你了,你快走!”

  芳贤听着一直以来都那么温柔,轻声说话的娘居然会莫名其妙的粗声喝自己,顿感委屈,却又不得不在意自个儿娘亲的身体。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芳贤去请大夫,娘不能不要芳贤啊,娘是芳贤这辈子最在意,最后的亲人啊。

  “娘你怎么会不要芳贤了呢?芳贤听娘亲的话,娘亲别生气了好不好?”芳贤说道最后都变成了乞求了。芳贤娘眼泪花都在眼睛里打转,却又硬是没有让眼泪水留下来。

  看来长大后也必定是个坚强的。

  似是顿时下定诀心了一样:“芳贤,听娘的话,娘是为你好,娘在家等你回来。你在外面冷了添衣,饿了吃饭,知道了吗?要听逍老先生的话,他是好人。你快些去收拾衣物,今天就走罢。”

  说完就转过身不再说话,也不再看芳贤等人。芳贤见自己的娘亲再也不理自己了,又怕娘亲再次生气气坏身子,便顺从的去收拾了自己的衣物。

  尽管整个过程都留着泪水,但是她要她的娘亲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她就要听从娘亲的话。

  出得门来,在门外对着门内仍旧背对着自己还站在原地的娘亲跪着叩了三个头说了:“请娘亲一定要保重身子,等我回来”。便跟着前面已先行离去的老者走了。

  一路上,老者也只是对她说要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让芳贤跟着走就是了,也不理睬芳贤赌气不跟来,便自己走自己的。

  芳贤看没办法让老者开口,又只好跟着老者离去。至此,芳贤都不明白,为何娘亲会让自己离开她,离开她们那所唯一的家。

  叹了口气,抬头却见老头走远了,便快跑几步追上老头儿,都不说话,各怀心事。

继续阅读:第三章 入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