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幼小
古木木月2018-11-07 14:392,639

  二月芳菲,清晨的阳光似乎好久都没有这么灿烂了,映抚在身上说不出的暖洋洋,心情也算是随着这样的天气而晴朗起来。

  这样的感觉就像,就像还在妈妈肚子里似的。

  即使是在这依然算作是咋暖还寒的气息下,一个穿着粗布衣衫,梳着两只小羊角辫的小姑娘正在忙碌着。

  小芳贤从还带寒气的河水中将衣服提起来,从衣衫上滴下水流似的水滴敲打在青石板上奏出了轻快的滴滴答答的乐声,然后沿着中心那一点向四周顽皮的跳跃。

  有些水渍粘在小芳贤略显短小的裤头上不肯下来。

  随着小姑娘的动作,那头上的两只羊角辫也在空中欢快的跳跃着,一上一下,就像是在花朵旁飞舞的蝴蝶一样。

  洗的衣衫不带多的颜色,就是普通人家穿的朴素的麻布衣裳,就算是小芳贤的衣服也是灰灰的,没有十一二岁小姑娘家该穿的鲜艳活波的衣衫。

  在过去的十一年中娘总是对小芳贤这样说,女孩子只要贤惠,温柔,能干就好了,没必要在意那些不重要的外表。

  普通人家穿着普通人家的衣衫,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更何况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做好自己就行。

  娘一直都是这样朴素,温柔的样子,即使是因为自己偶尔的顽皮气着了娘,娘也不会很凶的骂自己,也从来没有打过自己。

  小芳贤这样想着,手上娴熟的将滴了会儿水的衣衫拧得更干些放在身旁的大木桶里。

  小芳贤从五岁起就开始帮她娘做这些活了,因为家里只有娘和她自己,她的爹爹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所以小芳贤就跟她娘姓月。

  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也在爹爹在世的时候用光了。小芳贤懂事得早,不像村子里其他家小孩比她大的都只知道吃和玩。

  懂事后不仅帮着他娘干着各种她能做的活,也从来不曾埋怨过她的爹娘。

  没费多少劲小芳贤就提着洗干净的衣衫回到自己那个尽管很简陋但是还算整洁的家。

  娘平时帮人做着缝补衣衫什么的活,回到家便看到娘在拿着针线缝补着隔壁王大娘家的被套,也不顾自己也有些累了,走到娘亲的身边,给娘亲揉着肩膀。

  回过头看着从小到大就帮着自己做活的女儿,月大娘满是愧疚地对着自己的女儿说:”芳贤啊,累了吧,晾了衣衫就来歇歇吧?”

  芳贤毫不犹豫就说:“娘,没事,您也辛苦了,您歇歇吧?我先去晾衣衫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怪女儿,月大娘眼中荡漾着满满的快乐和幸福。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小芳贤也从当初清瘦的黄毛丫头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家了。

  尽管长得不是很漂亮,但也算是干净爽快的小姑娘了。

  看过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是那种很纯洁的美,所以即使是在这样的平民世界里,也是慢慢被大家知晓,月大娘家的芳贤也算是这一带最漂亮的女孩子之一了。

  但是芳贤的娘想着芳贤从小没了爹,就想多留芳贤在家几年,也算是对她的补偿。所以就算芳贤家的门槛被常常来说亲的媒婆踏得都矮了一截儿了,月大娘也没同意任何人的提亲。

  芳贤也是这样想的,娘将她从小拉扯大挺不容易的的,她也想在家多呆几年,好好孝顺娘亲,再说,现在自己还小,不急。

  随着芳贤的慢慢长大,芳贤家的日子渐渐变得好些了,因为她可以帮家里面做更多的事了。

  有时候芳贤都在想,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找一个对自己好的男子嫁了,从此做一个像娘一样温柔,贤惠的妻子,这样的一辈子也挺好的。

  她却不知道当她这样想着的时候,有一种她从没有想过的将来为她铺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芳贤依然一如既往的活蹦乱跳,这时的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一会儿在王大娘家跟比她大两岁的姐姐聊些趣事,一会儿又跑到李大婶家逗逗小弟弟,忙得不亦乐乎。月大娘看着自己懂事又活蹦乱跳的女儿时只想着女儿开心就好。

  直到有一天他们这个地方来了一个算命的老先生。这个地方民风淳朴,大家对这些也是比较信仰。

  有好多人都去请这位老先生给自己或给家里算算平安健康与否。芳贤自然是不会凑这样的热闹的,她正打算去谢姐姐家帮娘亲借谢姐姐纳的鞋子样式。

  走在半路上,就听到一个洪亮但又显沙哑的声音“小姑娘……小姑娘,等等”。

  她还正纳闷怎么会有人叫人稍等,却又不叫出名字,这怎么知道是在叫谁等等勒?于是芳贤正打算转过头去询问一下声音的发出者,到底是叫谁停下。

  还没有等她转过头就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满头白发却只是用一根简单的木头簪子别住的老先生来到她的身前。

  这不正是今天来村里算命的算命先生吗?正当芳贤满是茫然的想要询问老者时,转念一想,难道是叫自己?又想了想,忽然觉得不会是叫自己的。

  看着这个小姑娘满脸这样那样的表情转来转去,老先生却觉得有趣,便想看着那个小姑娘看她还会做出怎样的表情。芳贤却不干了,这个算命先生也太奇怪了。

  难道是自己脸上长花了?不会啊,刚刚出门的时候都没有啊。奇怪,芳贤终于想起应该问问面前这个又不动,又不说话的老先生:“老先生,你刚刚是在叫我等等的吗?还有,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又不说话?难道是我脸上长花了?老先生,你说话啊”?

  说完芳贤看了看老先生,看他终于要说话的样子,脸都快拧出水来了。

  老先生摸了摸自己下巴稀稀拉拉的几根花白胡子,才慢吞吞的道:“小姑娘,这么多问题你让我一个老人家一下如何回答你啊?不如我跟你说我为什么叫你等我如何啊?”

  芳贤砸吧了下嘴,想想也都无所谓了,计较这些个作何用啊。

  老者看小姑娘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又用手抚上了下巴那几根可怜的胡须说道:“小姑娘,我看你面相奇特,你是否需要我给你算上一卦啊?”

  芳贤听了这个人该不会是骗子吧?谢姐姐说过算卦的骗子就会说这句话啊,不能轻易相信,还是赶快溜了算。于是芳贤说:“那个,那个,老人家我还有事要去做,你要是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老者回答就一溜烟的跑了。老者边啼笑皆非的摇摇头,一边望着芳贤离去的方向,不曾眨眼。

  话说芳贤逃离那个老者后,一会儿就忘了这件事,并不在意。

  借得鞋样就往回走,走在路上,看着路边绽放的野花,是那么的明媚,吸引人,便摘了些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花想带回家。边摘还边想,等回得家让娘亲看看这些花,娘亲肯定会很开心的。

  想着就又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还没有到家门口,便看到自家的大门打开了。

  难道是家里来客人了?芳贤这样想着,脚上也不停留的就进了堂屋。

  进门第一眼就是一抹白色在眼前晃荡,然后是再是一抹白色,但是这个白色却又要比第一眼看到的白色显得稀疏很多。

  哎呀,这不就是方才的那位算命先生吗?怎么会在芳贤家里?

继续阅读:第二章 离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