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等待
古木木月2018-11-07 14:512,628

  兰府

  “现在该怎么做?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在这等消息?下山的时候师傅们交代的事还一点进展都没有呢。”

  生活总是不想让人如意,所以才有“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一名言。

  “别想那么多,你还不放心我?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且先等等吧,走,喝酒去。”

  “去,喝什么喝,你别以为芳贤穿着男装她就是男的了,你别把她教坏了。”兰酉露出很憎恶的表情看着华安。

  “不喝就不喝,那么凶,再说了,是谁更坏还有待调查。酉酉你什么时候变得和芳贤一样凶了,你那大家闺秀的样子呢?”华安不满的嘟了嘟嘴,像个小孩没讨着好处就赌气生气的样子。

  “我的大家闺秀样子可不是做给你看的,所以除你之外的任何人都能见到,就你?做梦!”

  “我又不是没见过,你那会儿刚刚到无谷的时候,不就是很温柔可爱吗?你看看你,人家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越变越温柔,你怎么越变越可恶了?”

  “你去死吧你!看我今天不收拾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你还!”

  嘻嘻哈哈一上午,华安被收拾得鼻青脸肿,几天都不敢出门。

  “来,钟琪哥哥,我们来下棋。”芳贤走进钟琪的屋子,见钟琪正在看书,钟叔却不知去哪了。

  下午的阳光照耀在钟琪的身上,钟琪整个人在午后的阳光中却格外亮眼,看见芳贤进来,那一双眼睛刹那间变得比强烈的阳光还要刺眼。芳贤也愣了愣,其实钟琪把胡子刮了,洗去身上的灰尘,换了一身衣服,也挺好看,特别是他的眼睛,灿若星辰。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好啊,芳贤,看我这次不赢你,我可是有很认真专研棋艺的!”那一双眸子闪现出了自信的眼神。

  “不急,不急,钟叔去哪了?我们等他回来磨墨可好?”看到钟琪那么自信的表情,芳贤心里只想到一个词:呆子!

  “钟叔去端茶了,他猜到你要来。咦,说曹*曹*到,钟叔回来了。”看着门口,眼睛里满是笑意,不知为什么,芳贤自从家乡回来杭州后就觉得钟琪变了许多,可能是错觉吧,一个人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芳贤小姐,你果然来啦?呵呵,来,喝茶。需要我给你们磨墨吗?”钟叔果然是很懂自己的,芳贤看着钟叔的笑容,感觉那笑容真的好亲切,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他,又害怕那笑容突然消失掉。

  矛盾的心情只是一瞬便不见了,就像,就像一切都只是幻觉。

  “好啊,就等钟叔的墨了。”

  很久,很久,久到太阳都下山了,只剩下一抹晚霞还挂在天边。

  兰酉在笑,嫣然一笑;华安在笑,莞尔一笑,虽然脸上还挂着些青印。两人笑得,嗯,挺有水平的。钟叔在笑,虽然他憋着的,但是依然可以看到他因极力憋住笑而颤抖的肩膀。而芳贤则是捧腹大笑,边笑边看着钟琪,笑到钟琪都疑惑自己脸上是不是长花了,不就是些墨印吗?平时他输棋后也是这样的,也不见芳贤笑得这么开心啊。

  嗯,其实不是长花了,是,他的脸上有只憨态可掬的小狗。

  小狗挺可爱的,眼睛带着很兴奋的神采,舌头伸了出来,很可爱,虽然只看得到它的头和两只前脚,就这样也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小狗还在摇尾巴。

  哎,都怪棋艺不精啊。又输了,下了一下午的棋,居然还是一局都没有胜过。还被芳贤如此捉弄,但是他不知道啊。等他知道的时候,芳贤已经迅速的飞上了屋顶,做嘲笑的样子看着他。他当然也可以上屋顶啦,不过等他一上屋顶,芳贤就又跳了下来。

  小狗在钟琪的脸上变得生动了起来,又惹来众人大笑一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那些天,大家过得都很开心。在很多年后,无论是芳贤还有兰酉还是钟叔等等那些天在一起相处的人都很怀念那段时间。

  可是,时间回不去了。

  某一天,吃过晚饭。

  “芳贤,兰酉,等会儿去我房里,我有事要跟你们说。”用入耳传密的功夫仅让她俩人可以听到。

  “是不是你那得到书生传来的消息了?快说说看?!”芳贤很心急,因为这事关系到自己是否能够找出娘亲死亡的真正原因。

  “别心急,先给你们看样东西。”递了一张泛黄的小纸条给芳贤。

  “怎么可能?!这真的是我三师傅写的?康万皇帝三日前病重,天下间还没有任何传闻,是真是假?如何证实?”

  “应该不会有假,这是无谷八督世其中之一写的飞鸽传书,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这纸较其他普通的纸张稍厚些,应该是两层吧?”兰酉在一旁已经看出了些端倪。

  “是的,就是这样的。”说着将纸在燃着的蜡烛上方放了一会儿,再十分小心的将纸撕开,果然是两张纸,只见下方的那张纸上写着些什么字,歪歪扭扭,不认识。“这也是无谷绝无可能外传的一种确认身份的密语。”

  “看来天下即将掀起万丈风波了,这天下也注定会混战四起。对了,你是不是还有一件事得给我们解释解释?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呢,你可得如实回答啊?”听兰酉话风一转,华安在心头道了一声,不好!

  “嘿嘿,什么事啊?”华安讨好的看着兰酉,结果兰酉直接忽视掉他楚楚可怜的眼神。

  “什么事?你不知道啊?那‘今朝最’是怎么回事?你今天不跟我们说清楚,就别想睡觉!对吧?芳贤?”

  “对啊,你就快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嘿嘿。”芳贤一脸坏笑的看着华安,华安表面很淡定,内心很恐慌。

  “说‘今朝最’?那家酒楼的酒却是很特别,也很受人喜欢,我以前没事的时候,总去那儿喝酒吃饭,怎么?这还要跟你们禀报啊?”

  “少来,你别给我岔开话题,你知道我们问的是什么。”

  “好吧,我说,哎!我告诉你月芳贤,你别趁机捣乱,不然,不然……我说了别扯我耳朵,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个俏公子,男女授受不亲,月芳贤!我说了,别扯我耳朵了!呜呜,,我说,,我说。”刚刚很强势的某人下一刻都差点跪地求饶了。

  ……

  “怎么样?害怕了吧?嘿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捉弄我。”某人得意的样子,还特意的多看了芳贤两眼,这让在场的两女子很气愤。

  “那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鼎鼎大名的幽冥宫宫主,酉酉,你听说过么?”芳贤沉思一会儿,抬起头很单纯说到。

  “没啊,华安,你确定你说的欺善扬恶,无恶不作,家喻户晓,人见人怕,声名远扬的幽冥宫宫主就是你?!”华安感觉到了一种眼神,蔑视加藐视的眼神。哎,他怎么就忘了,对方是芳贤和兰酉呢,她们什么时候怕过谁啊?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说了一万遍,华安真的很不幸,同情就好。古人有“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红颜一笑”而他更悲惨,“错字一万遍,只为博两女子一笑”。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您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