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相见
古木木月2018-11-07 14:383,391

  这一日,天上下着小雨,像断了线的珠子,从天而降汇集在地上,变成了一帘帘银幕。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钟叔,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去寒气吧?”

  钟琪还在研究昨晚他们下的棋,因为芳贤的手下留情,他才不至于输得满脸的墨印。

  其实是钟琪忽然觉得不逃命的日子挺闲的,便提议下棋。托小二寻来一副棋,自信满满的找芳贤单挑。

  他心想芳贤武功强过自己太多,自己平日很拿手的围棋定能让芳贤输一次。

  芳贤却提议,输了的就让赢了的用毛笔或什么其他的东西在脸上印上墨汁。

  随后,钟叔磨墨,芳贤印墨,钟琪被弄得满脸墨汁,竟像三人早已分了任务似的。

  早上还未起床边便听见雨水敲在屋顶瓦片上叮叮咚咚的声音,才知道竟然下雨了。

  不得不承认下着雨的江南不仅更如诗如画了,还有些清冷,于是钟琪说今日哪也不去了,好好恶补一下围棋才最重要,其实是为了下次再与芳贤切磋棋艺的时候不至于差很多。

  撇下钟琪,芳贤和钟叔下了楼在掌柜那借了两把油纸伞,走出客栈大门,将伞撑开,发现伞面上写意地绘着西湖断桥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场景。

  在这样下着小雨的江南,头顶一处绝美风景,脚下一地冰冷珠帘,两番场景,竟像天与地,缺一不可。

  走上街,发现行人并不多,被雨水染绿了的石板路上行人来去匆匆,一幅幅精美而不失气质的山水画从眼前骤然出现又消失掉,引来芳贤莫名的小惆怅。

  “贤少爷,走吧,街上冷。”

  看到芳贤眼底里的不开心,拉着芳贤向前走,行了没多久,寻到一处酒楼,名曰“今朝最”,引至“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那一“最”字却是充满自信,又同“醉”,让人一看便知是喝酒的地儿。

  进门坐下,“小二,拿一壶你们这儿清醇些的酒来吧,再来两个小菜。”

  钟叔当然知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了,他担心芳贤心情不太好会“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是喝点小酒配点小菜吃最好不过了。

  不知芳贤小姐酒量如何,待会儿自己可得劝着些,钟叔抬头看了看芳贤。

  芳贤也正看着他,明了的笑了笑。“钟叔不必担心我,我已经没事了,待会儿我可要好好地敬钟叔一杯哟!”“客官,这是你们的酒,

  名唤“碧心”,此酒由小米酿造而成,香甜适口,微微酒味,这还有两碟小菜,客观慢用,有事吩咐小的就好。”低眉顺眼地朝芳贤和钟叔躬了躬身子,便走开了。

  “来来来,钟叔,芳贤给你满上,也不知这酒钟叔喝得惯么?钟叔快喝,什么味道?”

  “贤少爷,你自己亲自尝尝不更好?来,我也给你满上。”

  酒水缓缓的注入杯中,一股清香迎面扑来,谓美酒飘香不过如此吧。颜色竟不像普通酒的透明无色,这“碧心”酒却微微显绿,不知这家酒楼的主人是如何酿造的,让人不得不承认很独特。

  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入口清凉,酒味很少,用舌头搅拌几下,唤醒了舌头上所有的味蕾。

  吞下去才觉得回味无穷。呵呵笑了几声,夹了小菜入口,嗯,很爽口,做工精细,烹饪恰当。

  正感叹着,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贤弟,喝酒怎么也不叫上你古大哥我啊?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来的,你这待客礼数要不得,要不得啊。”

  “哎,就是,就是嘛。所以我们好伤心的……是吧?弥甚?”

  习惯了他们互相之间的调侃,弥甚虽然谦谦君子,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插一脚的。

  “对啊,我和钟琪兄弟都伤心透了,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心痛的样子比钟琪装得更像些,“好啊,看到古大哥真的很心痛的样子,我请古大哥喝酒好不好啊?哎,哎,钟琪哥哥你别挡着路,让古大哥过来。”

  看芳贤没有请自己喝酒,钟叔也无动于衷,只是在旁边坐着笑,钟琪只有假装四处走走看风景的样子顺便站在了古弥甚的面前。

  “嗯,嗯,这样就对了,贤弟啊,你对你古大哥真好。来,古大哥给你满上。”

  说话间,轻松绕过面前站定的树桩子,坐下,倒酒,一气呵成。“你,你们,你们好哇,就这么欺负我,哼,看我不灌醉你们,哦,不对,是你。”

  做惊慌状,话本来说了一半,想了想觉得不对,挑衅的指着古弥甚。

  不待芳贤等人说话就自行过去坐下了,其他三人好笑的看着他,还是没有说话。钟琪顿时有些慌了,叫过小二要了两个杯子。

  看着杯中微微荡漾的琼脂玉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眼看着都要喝到了,结果一直纤细的手伸过来将酒端走了,气煞某人了!“哎哎,贤弟干嘛呢?存心不让我喝啊?”“哪里,哪里,你看我换了个大杯子,本来是要敬你酒的,瞧你那样子,算了,我敬古大哥。”

  瞅着那杯酒快要到古弥甚的手上了,钟琪猛地起身抢了过来,“那敢情好,贤弟敬我酒,这酒我一定要喝!”

  就都在手上了还怕喝不成,顺势灌了下去,杯子被喝得底儿朝天。

  “嗯?这酒怎么没有酒味?还有一股龙井的味道?”

  扑哧笑了的不仅有芳贤三人,隔壁桌子坐着的两个男子也笑了,特别是有一位还把一口酒喷在了另外一人的身上。

  钟琪的脸瞬间就绿了,都快与“碧心”不相上下了。

  “少爷,那本来就是龙井茶,不是龙井的味道还是什么味道?”钟叔憋着笑好心的提点他,“钟叔,亏你还是看着我从小长到大的,你都不帮我,我心寒啊……”

  听到钟琪都快哭了,“咳咳,钟琪哥哥,我看你来找我和钟叔一定口渴了,所以才给你倒杯茶请你喝的,对吧?钟叔?”

  “嗯,嗯,确实辛苦。”古弥甚在一旁温文尔雅的笑着,还点了点头。

  哎,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某人内心感叹。

  “小调皮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不小了,都十七了。”

  随口答应才发现不对,这声音,这声音是华安?急急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隔壁那桌被喷了一身酒的男子身影好熟悉,“哎,华安?你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激动的站起身,身子晃了晃,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华安,“你总算来了,酉酉呢?她到了没?”把头埋在华安的背上。

  本来还因为见到了芳贤而高兴的脸生生顿住了继而变得很严肃,很气势凌人。

  因为他听到隔着衣衫传来的隐隐哭声。他宠着护着的芳贤是被谁欺负了吗?如果是,他一定要将那人千刀万剐,使其永世不得超生。

  “怎么了?!芳贤,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欺负了你吗?”背后的呜咽声渐渐停了下来,华安小心的转过身,看到的是让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画面。

  只见穿着一身素白男衫的芳贤在极力的稳住哭声,嘴角含笑,樱桃小嘴两旁的酒窝却在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正在寻找一处崩溃的边缘。

  颤抖的身子和滑过脸庞的眼泪出卖了芳贤极力掩盖的内心。

  “芳贤,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嗯?”紧紧地抓住芳贤瘦小的手腕,他很急迫。

  “华安,没事,只是见着你很高兴而已。”

  某人笑得很开心,越笑那一颗颗晶莹就掉得越厉害。华安见状想了想,芳贤没缺胳膊少腿的,自己是关心则乱,毕竟就凭芳贤的那身功夫也是很多人望而却步的。

  “好啦,小花猫,我来有两天了,兰酉应该也到了,现在在何处还不得而知。”

  从胸前口袋拿出一方白色罗帕,帕子其中一角绣着一株兰花。

  用帕子小心翼翼的擦掉芳贤脸上留下的泪痕,再小心翼翼的将帕子塞到芳贤手中。

  “这手帕你拿着吧!”注意到刚刚与芳贤喝酒的三个男子也过来了,其中两人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另一人虽也有些着急,却还警惕的打量着自己。

  华安也仔细的看了看古弥甚,心里顿觉疑惑,嘴上却也不闲着,“芳贤,这三位是……?”

  “哦,呵呵,他是钟琪,他是钟叔,他是古大哥。”

  “古大哥?”“是啊,古弥甚古大哥,怎么?你认识啊?”

  疑惑得看着华安,“哦,不认识。”对待外人却是很冰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那,这位是?”芳贤对着刚刚喷华安的那个男子挑了挑下巴。“呵呵,芳贤你好,鄙人安无,是他的朋友。

  你们好!”这人,太自觉了,比钟琪有过之无不及。大家互相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芳贤?!你来了!咦,华安?你也来了,你们俩倒是比我快。”

  兰酉的声音从楼道上响起,声音还如以前一样清脆好听。

  “酉酉!?来来,我抱抱,想死我了!”

  这下大家都哗然了,刚刚见着两个男子抱着,已经是重大发现了。

  现在那男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要抱个女子,还说很想她。那女子竟也一点不害羞,居然还投怀送抱上了?

  哎,这个世道啊,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众人什么想法的都有,不过还是鄙视芳贤的居多。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调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