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调查
古木木月2018-11-07 14:392,555

  辞别古弥甚的时候,他将芳贤叫到一旁同芳贤一人说以后如遇到难事,或纯粹想叙叙旧可以找全国各地任一处“悦来客栈”的掌柜帮忙就行。

  说“好,那是定然,那么古大哥后会有期啦!”“后会有期!贤弟。”整个过程中俩人都没质疑过对方的真实身份。

  来到兰家在杭州的别院已是掌灯时分,吃完饭,本来是各自回房休息的。

  兰酉和华安见钟琪两人已经休息了才去了芳贤的房里。

  不是猜忌那两人,实是因为他们想和芳贤说说话,还有芳贤前两日因何而哭泣也不得不问。

  “芳贤,睡了吗?”兰酉轻叩了几下门。“还没,进来吧,我正等你们呢。

  ”将门打开迎了两人进屋,“还穿着男装呢?那天要不是听见了你的声音,我还真不好认出你来,别说,你穿男装挺好看的。

  快说说怎么回事?”芳贤好笑的说了那天前前后后发生的事。

  兰酉和华安听完都憋不住笑了,特别是兰酉,笑得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芳贤,你可长本事了啊!人家小姐莫不是以为你们对她有想法呢。还别说,你更适合穿男装。”兰酉状是嘲笑的调侃芳贤。

  “死酉酉,居然敢嘲笑我,嘿嘿,来,小妞,给大爷笑一个?”“嗯……”兰酉紧咬着下嘴唇,死活不干。

  “嘿嘿,不干?那大爷给你笑一个?”咧了咧嘴,笑得很恐怖。

  “好了,别闹了,再闹的话打屁股了!”听到一直表现得很含蓄,很文雅的华安在其余二人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这样说话。

  芳贤和兰酉着实愣了一愣,然后两人很默契的转过头瞪着华安,意思很明显:你小子,要小心些哦,不然的话就不是打屁股那么简单了。

  某人只有“呵呵”干笑两声,费力的吞了吞口水。

  安静了一会儿。“说真的,你们是怎么打算的?”兰酉第一个发问。

  “嗳,你那天干嘛哭得那么伤心?现在可以说了吧?”华安示意芳贤回答他的问题。

  听到这里,上一刻还挺开心的芳贤眼眶都没来由的红了,“我,我娘亲她不在了……”

  “不在了,什么意思?”看到芳贤伤心地样子,兰酉着急的问道。

  “那天,我回到家……(在此省略)”

  “好了,别伤心了,让我们来看看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你说你去看了很多的屋子,都一个人也没有?有没有什么痕迹?比如挣扎,血印?”

  “我当时心里很慌,并没有很仔细的观察。”

  华安看了看兰酉,兰酉看着他点了点头,继而又看了看芳贤,芳贤眼睛瞪得很大看着他。

  “那么,看来我们还得去你的家乡一次了,还有,那钟琪主仆两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跟着你干什么?”既然要出远门一趟,那么有的事就要先解决了才好去。

  “什么?!他们就是被嗜空教追杀的人?”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了些,华安停了下来看着表示很好奇的两人。

  “呵呵,没事,没事。这事我只是听说过,还有传言说那嗜空教简直就是无恶不作,坏事都干绝了!那你打算怎么办?”轻松就转移掉话题。

  “酉酉,你们家这别院平时不会有人来住吧?”

  “没有啊,我爹在杭州还有别馆的,一时半会也不会来这。你是不是想……?”

  “对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暂且如此安排吧,就不知他们是怎样想的。”皱皱眉,甚是忧虑的样子。此时的芳贤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的。

  第二日,“钟琪哥哥,你看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现在也过去这么久了,那嗜空教的人都没有再跟来。干脆你和钟叔就在此好好调养生息行不行?你们放心,没有人会想到你们在这儿的。”

  想到马上又要与钟琪和钟叔分别了,竟生出了许多的不舍。这十多年来,不停地面对着离别,四岁的爹爹,四年前的娘亲,一个月前无谷的师傅们,前两天的古大哥,现如今又要与钟琪、钟叔分别了。

  触景生情,情绪很低落。

  “好的,你去做你的事吧,不用担心我们。我和钟叔就在这里等你回来。”顿了顿,还是不放心的样子,又补充:“你自己小心些。”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

  五天前,芳贤、兰酉和华安三人从杭州出发。

  现在已经在这个小村反复察看有大半天了。“华安,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兰酉正查看某一处房屋时,突然在一架破难的快要散架的床下发现了一个类似暗器的东西。这个东西全身漆黑,触手冰冷,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咦,这是……难道这就是玄铁刃?应该不会错,此刃用玄铁打造,说是“玄铁刃”却是无刃的暗器。用来击砸,效果是“不见血而毙”。如是有刃开封后则削铁如泥,无坚不摧。

  这种东西得之不易,却唯拜月教所有。拜月教虽是邪派,但是怎么会插手这样的事上?还有,为什么全村的人都不在了,唯有月伯母的一座土坟?”

  “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厉害的暗器啊??我还以为只有吾师的碧血剑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

  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芳贤发自内心的感叹。“再四处看看吧,不要错过一丝线索。”

  兰酉很坚持,充满了期待,内心却不忘记腹诽一下:若是被我知道是谁干得这些事,那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良久

  “没有了,四处都没有。”

  “为什么伯母的坟会在院子里?伯母是怎么逝世的?又是谁将伯母安葬了的?哎,我们应当早些来的,恐怕现如今也没人知道了。”

  “芳贤,别伤心了,你还有我们呢,你别太担心也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了。我们一定将事情的缘由调查清楚,以慰月伯母在天之灵,好不好?”

  芳贤的脸色越来越差,兰酉看不过去了,心里也是很伤心。

  “嗯,我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因,娘亲还在天上看着我呢。”抬头望了望天,不知是为了防止泪水的下落,还是在寻找属于自己娘亲的那一片天。

  “那我们还要不要去拜月教查查?”

  华安用一“拜托你”的神情看着兰酉,“怎么可能如此就去,就算不看那拜月教的势力,单凭那千里迢迢的路途和拜月教所处地势的险要与复杂也是不可能的,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在想办法吧?”

  “好吧,先回去,钟琪和钟叔都还等着我呢。”

  “嗯,走吧,回去好好地洗个澡,吃顿饭,再好好地休息一下。”

  等芳贤他们骑马走出一公里以后,一个黑衣蒙面人才缓缓地从村外一棵又高大又茂盛的银杏树降落下来。

  用内力细听渐渐远去的马蹄声,是三匹马发出的马蹄声,确定芳贤他们不会再回来后才转身进了村子。

  在刚刚兰酉发现那玄铁刃的地方仔细摸索着,丝毫也不担心白色的灰尘粘在丝绸做的黑衣上。

  “你是何人?!”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审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