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审问
古木木月2018-11-07 14:562,884

  一柄长剑直袭向黑衣蒙面人背部大开的生门,“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为何不能回来?”一声男子的厉喝,黑衣人发现自己生门大开,情急之下,只得向地卧倒,险险躲过华安凌厉的一剑,招毕,几根头发在空气中飘荡。

  华安显然没有料到刚刚的那一剑对方能安全的躲过,经此一招也算是探出了黑衣人的底子,黑衣人的功夫显然要比自己的有过之无不及。

  迅速的向后闪过一丈,从袖筒里抽出之前与秦惜雨一战的那根碧绿的玉笛。轻轻的放在嘴边,吹出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事后才知,那首曲子叫“忆无忧”,曲子绵延悠长,普通的人听着很好听,可在内力不稳的练武之人来看,却又是致命的。内力波动得越厉害,被内力反噬得就越厉害。

  黑衣人在躲避华安的那一剑中,内力已经波动,所以在听到华安吹奏出笛音的时候,眼底里居然闪过一丝恐慌。

  越用内力护住双耳,不让双耳听到这诡异的笛声,然而五脏內腑已经翻江倒海了。

  但也就只是一会儿黑衣人便冷静下来了。

  华安见状,重新变换曲风,仔细一听,居然是那天在无谷小考时吹过的“沉沙”。

  黑衣人有了前车之鉴,在刚刚的那一曲结束的时候已经努力的稳住了心神,所以只是吐了一口鲜血作罢。

  “你是何人?怎么会这功夫?”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神智,让自己不至于拿刀往自己脖子上抹,这个过程是艰苦的,能坚持清醒的人只怕已经是神,不是人了。华安不理他,自我陶醉在笛音中。

  其实,华安的想法是让黑衣人束手就擒的,倒还没有邪恶到将他抹脖子的份上。再说,还有些问题要问呢,怎么能让他死了。那黑衣人的态度悲观了些。

  结果可想而知,比硬功夫那黑衣人确实是要比华安的武功高,但坏就坏在没有先下手为强。

  可能是那黑衣人从来没有被人点过穴吧,看那眼神就像要把华安吃了还不想吐骨头一样。华安直接忽略不见,内心寒意愈甚。

  “华安,可以啊,捉住啦?我们以为还需要些时间的,正准备回来帮把手呢。”

  兰酉拉着芳贤一起进来屋中看到华安正准备拿去黑衣人脸上罩着的黑丝巾。“啧啧,这一身的衣服价值不菲啊,如今这年头还有穿这么好衣服的人,扒下来卖了吧。”

  躺在地上的那位黑衣大哥额头上顿时三条黑线,全身发抖,明显是被芳贤说的话气着的。

  “贤兄,你别逗他了,你看他气得浑身都发抖了。脸都变得有些发青了,诶,贤兄快看,他头上冒烟了,怎么会冒烟?头发烧着了吗?没火啊……”

  “哈哈,哈哈……酉酉,他这会才是真的冒烟了。”那人晕了过去,一看就知道是憋气憋得内伤晕过去的,华安选择忽视这件事。

  “长得还可以,就是整张脸太冷了,看着就怪冷的。”芳贤将黑衣人的面巾扯掉,看着那人打了个寒战。“不至于,还好啊,就是嘴稍微,稍微有点歪。”那人本来刚醒,听到兰酉的话,吐了口血又昏了。

  华安很气愤,非常气愤。好不容易等到那人醒了,刚想过去问话,结果又昏了。将那俩个罪魁祸首赶走,他也凑过去看了看黑衣人。“嗯,确实有点歪……”还好那人没有醒过来,不然真的要被这三人给气死。

  趁黑衣人正晕着的时候,兰酉和华安两人又去刚刚黑衣人摸索过的地方检查,芳贤留了下来看着他。

  一会儿

  “厄……嗯,”

  “喂,你醒啦?!”

  本来黑衣人还处于迷糊状态,一听到芳贤的声音全身打了个寒战,就像大冬天被泼了一身的冷水一样的寒战。

  因为芳贤之前说过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拿去卖了的。所以他真的很慌张,很想看看自己的衣服还在不在的,结果他的穴道还没有解开……依然动不了。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对我呢。啊,啊……我受不了了,我想疯。

  “好啦,刚刚那样说是开玩笑的,你的衣服还在。呵呵,我们说什么你还真的相信。”

  看到黑衣人恶狠狠的瞪着她,她还好死不死的做了个鬼脸。看着一个男子装扮的人给另一个男子做鬼脸,感觉肯定很怪异。

  对的,那黑衣人就是这样的感觉。

  “说吧,你是谁?还是有什么人派你来的?你刚刚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

  黑衣人本来想转过头去的,不看芳贤。

  结果才发现自己依然只能转动眼珠子,好吧,眼珠子也算,只要不然他看着可恶到极致的人就好,“哦,呵呵,不好意思,哑穴,在哪里来着?嗯,我想想……”

  状是思考的样子,两只手指不停地在黑衣人的身上乱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点到了别人的笑穴。

  只见那黑衣人,憋着一口气,憋得脸都红了,都快变紫了!芳贤这才将黑衣人的笑穴和哑穴解开。

  “你!你……可恶!你是谁?!如此对我就不怕我报复你啊!?”黑衣人缓过劲来,咬牙切齿的说。

  “我为何要怕你?快说,你说谁?!如果不说的话,就让你再试试刚刚的感觉,如何?!”

  那人本来想咬紧牙关来个打死都不说的,结果芳贤听到的却是牙齿打颤的声音。“还没说?是贤兄的手段不够厉害吗,来看看我的。”兰酉见芳贤还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就只好自告奋勇了。

  只是兰酉手一晃,还没看清呢,双手就有,一、二、三……八根银针了,突突的冒着寒气。吓得黑衣人愣是没说出话来。

  “我想的是用银针封住你的奇经八脉了,我还没试过呢,好吧,今天这么合适,那么你就当我的第一个实验品如何?你必然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的,你还不说话,那我就动手实施了。”

  “我告诉你哦,这女子的银针扎得勉勉强强,你莫要被她用银针就扎死了。那就不好玩了。”芳贤很有诚意的告诫黑衣人。兰酉半是恐吓半是劝说的语气让芳贤都好奇了。

  “酉酉,那后果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就是,奇经八脉爆裂呗,只有等死的份了。哎,长得这么风流倜傥的人就要牺牲了,真的很舍不得。”兰酉心痛的样子,更是让那黑衣人的心里蒙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黑衣人考虑半天,兰酉两人就在一旁等着。一会儿,黑衣人终于下定决心的样子,

  “我是拜月教中的堂主之一,江湖人称,书生。这次来这儿是因为上面的人要我来此调查一些事情。

  其他的不能说了,还有,可否请你们帮我解开穴道?”华安上前解了书生的穴道,那书生活动活动了身子骨,这么久没运动,脚都怕已经麻了。

  “书生?何人?华安你知道么?”芳贤一直都觉得华安知道的比较多,所以一遇到不认识的人就问他。

  “听说过,你们教派按理说是不会插手这种事的啊?还有,我想确认一件事。”

  “是不会,但是上级的命令我们只能听从,不可有所疑问,所以我也不知究竟为何。你说吧。”

  “‘玄铁刃’是否是你们拜月教所有?”

  “实不相瞒,确实是。其实我在村外的时候就听到你们的谈话了,知道你们找到了‘玄铁刃’,这‘玄铁刃’是我教中一法师所用之物。我这次来这也是为了找这样的东西,所以有个不情之请。”

  书生有些期盼的看着华安。“给你也好,只是希望以后你知道的情况有所进展的话还请告知我们一声。”

  “定然,定然。”摸着华安递给他的“玄铁刃”躬身一拜。

  “那以后还得麻烦书生修书一份到各地的任一家‘今朝最’酒楼就好,如此也多谢了。”抱了抱拳,聊表谢意。

  “不打不相识,还请问你们各位尊姓大名?”

  ……

  “那么后会有期!今日多有得罪,以后等你有空了再请你喝一杯罢!”

  “如此甚好!后会有期!”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等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