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拜师
古木木月2018-11-07 14:472,699

  逍老前辈得到芳贤肯定的回答后,慈祥的对着芳贤点了点头,“好了,丫头,你记住你的承诺就是了,这是你许给天下人的承诺。今天已经太晚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你早些歇息,养足精神,明天用全新的面貌去拜见掌门和六个长老。”

  说完便让芳贤跟着他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临湖的小屋,屋子还算整洁,就是简单了些。

  不过对于芳贤这样的出身,能住在不漏雨的屋子里就已经很好了,所以她很快便适应了这个新环境。逍老前辈看着芳贤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甚感欣慰。

  叮嘱了几句类似于让人送两套衣裳过来,饭菜有人送来,明早让人过来叫芳贤起床之类的。

  就走了,芳贤此时才得以认真的观察周围的形式。

  屋子是用竹子搭起来的,在屋外还有一个湖,所以就算现在是夏天也不曾热。

  正当她收拾屋子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她房门外响起,还吓了一跳。

  屋外的女子看到芳贤的反应却咯咯的笑个不停,只还来得及说了声“喂”便笑去了,弄得芳贤满啼笑皆非。

  芳贤乘机打量起对方来,看对方似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龄,长得却是比自己小巧可爱得多,笑的时候两个小酒窝可爱得很,穿着一身鲜艳的衣衫,却不知对方是什么身份,便等着对方自己报上姓名了。

  对方笑得也差不多了那张小脸都红扑扑的,才慢慢说道:“嘻嘻,你好啊,我叫兰酉,刚刚把你吓着了吧?你是新来的“仁安”吗?我比你早来三个月,我也是“仁安”哦。我就住在你的隔壁,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芳贤看兰酉是个活波性子,便起了真心交往的心思。

  也脸上挂满了笑的和对方打招呼:“呵呵,你好,我叫月芳贤,你刚刚还真把我给吓着了呢。怎么你也是“安仁”啊?”

  心里却在腹诽那逍老头子,不说明白,怎么就没听说过还有其他的安仁啊?还以为就她一个人可以堪当众任呢?看来那个老头儿存心逗她玩……

  兰酉听了芳贤的话,又咯咯得笑了,看得兰酉笑了,芳贤也自然而然的跟着笑了。

  兰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你刚来还不知道也很正常,你该不会也以为只有自己一个“安仁”吧?当初我们都是这样认为的,结果互相了解以后,才知道原来那老头儿把所有的人都骗了,哎呀,看来你也是被他这样哄来的吧?嘻嘻”。

  当然,最后芳贤不得不承认事实确实是这样的。但她却不知道,她的确是这些“安仁”中资质最好的,也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了。这样,到来无谷的第一天就在这样不停地兴奋,伤心中度过了。

  第二天才是这批“安仁”的大日子—择师。

  清清爽爽的休息了一夜,换上了昨夜送来的新衣衫,两件白色的袍子。

  芳贤从来没有穿过这样好的衣衫,以前的衣服不是补了很多补丁,就是已经短小了的。忽的看到一个正笑嘻嘻的脑袋出现在她的窗台上,经过昨夜的惊吓,芳贤已经镇定得多了。原来兰酉是来招呼她一起去择师大会的。

  两个人就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了老朋友的一样,互相说着话就到了择师现场,芳贤此时才发现和自己穿着同样白长袍的人男男女女不下于二十个。

  正当她郁闷的时候,一个响亮的声音将芳贤的思想拉回现实世界。

  芳贤这才不情愿的抬起头来,这时才发现站在此处的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抬眼看向不远处,一个临时搭起的简易台子上站着六个穿着灰长袍的老者,每一个人都是长髯白发,同样是用一个简易的木簪子别住头发的,迎风而立,果真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当然这些人和同当初带她来这里的那个可恶老头儿完全不一样。看这出场的架势,芳贤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这就是老头儿说的六个长老?

  果真不是一般人,刚刚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人。芳贤完全不明白就那么一个瘦弱的老人家是如何做到让声音传到大家都能听到的地步上,说不准哪家人的屋子房梁上的灰尘都给震了下来。

  “大家都安静下来,听我说。”那个长老继续说话,大家纷纷议论的声音也渐渐安静下来。

  话说,为什么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的?其实是有缘由的,就是大家都感觉到了一股阴寒之气向自己的面庞袭来,原来正是说话那个长老散发出来的。

  芳贤打了个寒战震惊的看着那个长老,难道这就是两仪长老中的阴长老?接下来的声音证实了芳贤的结论

  “我是无谷的阴长老,我今时今日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都是资历上乘的安仁候选人,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你们都要习武,学医,了解什么是“仁”,谈经论道,学习兵法。四年以后留下来的最优秀的安仁候选人便成为真正的安仁者,出得无谷。一朝朝廷动荡或是皇上骄奢*欲,昏庸无道的话,还需此人解救天下黎民于水火之中。你们在这四年中,会吃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苦,会面临离开亲人的煎熬,也许你们在某一天就可能死去,如果你们现在后悔了,可以就此离去。告诉我,你们后悔吗?!”

  一些人露出了内心挣扎的表情,有些人在沉思,有些人在说:“不后悔!”。

  芳贤想到了自己的娘亲,想到了过去的十多年的点点滴滴。

  但是马上就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不可能回去的,看来也就只有等自己成功了才能离开这里了……

  站在台上的阴长老用阴鸷的双眼看着台下的众人,看到某些人的表现后还是难得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看你们有很多人都挺后悔?是这样的吗?后悔的人,收拾自己的东西赶快下山吧,无谷从来没有懦夫。”

  说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不管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那不苟言笑的一张脸还是没有丝毫表情。

  “一人四个师傅,分别教习医,武,琴棋书画,兵者之道。”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表情,除了招了招手……众人不解,纷纷看向四周,却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就站了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

  表情或有或无,只是眼神都定定的看向众人。

  其实说择师呢,也不对,因为根本不是安仁候选者自己选择的师傅,等到大家完全意识到这个状况的时候,那些人都已经分别的站在了安仁候选者身边。一人四个师傅不是吗?

  芳贤郁闷的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三个师傅,两男一女,却是不见了一位师傅。三个师傅其一但笑不语,其二沉闷无比,其三嗤之以鼻。

  不知是为何,当芳贤第一眼看到却是打心眼里喜欢他们的。再看看其他的人,或喜或悲……

  “小丫头,你算是运气好遇找了我们众位师傅,你可要好生学习哦,学不好可是要打屁股的。”

  听着这话却是刚刚嗤之以鼻的那个男子说的,这样一个蔑视自己的人,此刻竟是先和自己说话的人,芳贤满是奇怪的望向他。

  后来才知,两男一女中,沉闷无比的叫霍寒(果然是挺冷的,啧啧)教武,嗤之以鼻的叫靳文,兵法,但笑不语的是对芳贤最好也是芳贤最喜欢的林双双,医术。

  还有一位据说在择师大会那天睡懒觉没起得来的风芳华(一女子名,总是吼芳贤别叫他女人),琴棋书画。和师傅们在一起生活,向师傅们学习知识的时光总是快乐的。

继续阅读:第六章 学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