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考(一)
古木木月2018-11-07 14:561,847

  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清清冷冷。

  却是阻止不了安仁候选者激烈竞争的脚步。今天是无谷两年“小考”,凡是安仁候选者都要参加。进过这次“小考”的只有排名前十的才可以继续留下来,其余的人就只有面临被强行的送下山的命运。

  当然,为了防止有人泄露无谷秘密,当年的无谷创建掌门人就已做出了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那就是每一个人在送下山之前都要被迫喝下一碗“无忆汤”。

  以后的岁月中被送下山的那些人有时候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某一段记忆不在了,却是无论如何也是回忆不起来的。

  考试分为四场:第一场,文考。

  内容主要是实事观点及决策,兵法等等;第二场,武考。

  随机抽取两人,胜者进入下一场比武,负者之间再互相比拼;

  第三场,医考。主考施针,解毒,配方等等;

  第四场,艺考。所谓“才艺大比拼”,就是各位安仁候选者选出自己较为拿手的才艺表演给在场的主考官,再由主考官判决。

  文考对于芳贤来说不算什么,这可是有缘由的。

  谁叫每次芳贤都会完整的经历整人还有被整的过程呢。

  不过对于芳贤和师傅们来说,整人和被整都是乐此不疲。

  芳贤捉弄完二师傅,二师傅回过头来就扔下一本书,有时候是历史文学,有时候是兵法书籍,有时候还夹杂着有史以来的各种传记,野史。

  还咬牙恨恨地叫芳贤没背完就不许睡觉,虽然很多时候是白天。

  有时候是不许吃饭,虽然刚刚已经吃过了。就这样一来二去,芳贤看过了好多书,没有什么过目不忘的本事,只是芳贤很爱看书。

  在家的时候因为自己是女孩家,上不了私塾。家里又穷,更请不了识字懂书的先生到自家教学。

  所以有了如今的条件,芳贤就会津津有味的读着各类书籍。

  兰酉也自是过了的,因为兰酉本身就来自江湖上出了名的“江南四贤”的兰家。从小便接受了四书五经的教学,谈吐举止虽是活跃些却也不失大家闺秀风范,毕竟那也是性格使然。

  这两年来和芳贤处得较好的还有一位男子,姓孙名洛,字华安,出身不详。

  在芳贤看来,华安有大哥哥的风范,虽然武功不比自己好,却是时刻都在想着怎么护好自己的。虽然不知道华安的具体情况,华安不说,芳贤不问,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友情。

  华安弹得一手好琴,也可谓琴棋书画样样通,文字武略也是较好,就是武功不出头。

  每每看到芳贤练武时英姿勃发的身影,就不由得啧啧称奇,反正自己武功又不好,也不吝啬夸奖他人。

  一声锣响,比武正式开始。

  这场是兰酉对一个文弱的少年,少年削瘦的身躯像是快要湮灭在那身宽大的灰袍中,比兰酉这个货真价实的娇小女子更胜一筹。

  兰酉从容地站在台上,定定的看着那仿佛是有几年没见过油荤的瘦弱少年,也不由得的摇了摇头。这一声刺耳的锣声总算是让那至一上场后就站定不动的少年微微动容。

  兰酉表面上更加不慌不忙,心里也正紧张地戒备着。

  因为兰酉知道,有时候,这样的人才会让人出其不意,这样的人也更加大意不得。突然,少年动了动身躯,兰酉只瞧得一丝寒光朝自己夺来。

  速度之快,让兰酉不得不蹭蹭蹭反射性的朝身后退了几步,才险险地躲过那个少年的剑尖。

  随后,少年眼中出现片刻疑惑,只需这片刻时间,兰酉便丝毫不迟疑的又往左移出几步,迅速脱离少年布满杀气的范围。

  台下的人随后便看得从兰酉宽大的衣袖中飞出几抹寒光,当众人屏声敛气准备看少年如何化解时,少年已然向右夺过几步,也是惊险地躲过那几枚银针的势力范围。

  看到如此娇小的女子轻而易举地使出“漫天花影”,虽然已是精简了银针的数量,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此时的少年才终于明白,自己的对手实力并不比自己差,需谨慎对待。且说兰酉见少年躲过自己的封杀,手掌微动,便多了两把银色的短剑持在那肤如凝脂的左右手上。

  此时大家才感觉到台上的女子杀气四溢,比那男子更甚,而精通武道的人便已知胜负已定。少年初见兰酉所持兵器,和兰酉浑身的杀气也深感诧异。

  随即跃起,凌空一沓,剑尖直指兰酉颈项处。

  兰酉丝毫不为这其实所*,不退不动,只是抬起双剑凭空一拦,内力只用了两成。

  兰酉之所以不怕直取自己性命的一剑,是因为她已然看出少年的“借空生力”招式并为完全练成。兰酉之前听芳贤说过,借空生力这一招须有磅礴的内力和平稳的心力才能完全施展。

  少年见兰酉突地变出双剑和兰酉那四溢的杀气心基已是动摇,心力不稳,又拼尽全力施展借空生力杀招,导致最后力用尽,使得剑势徒有其表,而无其实。

  所以兰酉只是稍稍一挡,便将少年的余势卸掉。这一战已是兰酉战胜。

继续阅读:第八章 小考(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