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男装
古木木月2018-11-07 14:432,641

  西湖风景六条桥,一株杨柳一株桃。阳光明媚,天气真好。

  一穿素白长衫看似文文弱弱男子装扮的人正手搭凉棚,抬头望天。

  旁边还有两个穿着粗布衣裳的男子,一人稍年轻些大概二十岁左右,一人稍长,怕已是接近不惑年龄了。

  “今天天气极好,我们算是来对了,对吧?钟琪哥哥?”某人正转项看着两位迎面走来的女子,芳贤好奇也去看。

  只见两位女子穿着尚好的绸缎衣裙,特别是走在前面的那一位女子,长相姣好,轻移莲步,款款而来。

  也许是芳贤的动作太明显了,那女子害羞的用一只宽大的衣袖遮住满脸绯红,快步走过。后面那一女子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们两眼,看先前那个女子已经走远了,便又瞪了两眼飞快的走了。

  芳贤和钟琪互相看了一眼,扑哧的笑出了声。

  看吧,看吧,芳贤的男装还是很成功的。

  其实芳贤打扮成男子的样子还是很像的,芳贤本来就不是漂亮的类型,穿上宽松飘逸的素色长衫,虽然身材较普通男子更娇小些,但她浑身散发出的英气还是很像男子的,所以刚刚他三人看着那两位姑娘的时候,让那姑娘羞红了脸。

  “嘿嘿,钟叔,看我成功了吧,你不是不同意我扮男装的吗,现在怎么样?”

  “嗯,好好,钟叔也是为芳贤小姐你好嘛!哦,不,贤少爷!呵呵……”

  “还别说,芳贤妹妹扮男装还真像那么回事,对吧,贤弟?哈哈!”

  “咳,咳……当然喽,其实,我想以后都穿男装。这样方便些,钟琪哥哥你说是吧?”

  “这样不好吧,你始终还是女孩子,以后总还是要嫁人的。”

  钟琪手按太阳穴已经做好了劝说无用的心理准备。

  虽然互相认了兄妹,但是他这个认来的妹妹很多时候都不让他省心,她又有自己的主张,要打也打不过,所以只好认清现状,劝劝便是,反正芳贤又不会听他的。

  “唉,不嫁了,男儿志在四方,如今天下已内战不息,恐怕那时内忧外患并存。怎样?是不是很有抱负?男子的志向应该是这样的吧?”

  “每人都有不同的愿望和抱负,有的人希望当大将军,风靡全国,为人追捧;有的人希望平淡过一生,像我,我的愿望是希望能将家族的各处商铺照看好,让钟氏能在这乱世中屹立不倒。”

  眼里是满满地希望。“我呢,希望在有生之年尽我全力照顾好少爷和小姐。”

  “钟叔你真好,呵呵,我们俩有你的照顾定生龙活虎,虎虎生威……哈哈”。

  良久,只见天边一抹红霞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仙境。昔日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走,喝茶去!”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选了一处幽静少有人来的茶馆,其名曰“重翠”,问过店小二,小二道“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这杭州西湖吸引各朝各代各家名人前来,带走了西湖的风景如画,留下了西湖的千古名篇。

  选了临窗的位子,三人坐定。小二提来一壶满屋飘香的龙井茶,可谓“色绿、香郁、味甘、形美”,不愧四绝佳茗之称。

  倒了一杯,闻其香,则是香气清新醇厚,无浓烈之感,细品慢啜,体会齿颊留芳、甘泽润喉的感觉。观其色澄清碧绿,其形两叶一芯,交错相映,上下沉浮,煞是好看。

  又有清代茶人陆次之所说:龙井茶,真者甘香而不洌,啜之淡然,似乎无味,饮过后,觉有一种太和之气,弥沦于齿颊之间,此无味之味乃至味也。为益于人不浅故能疗疾,其贵如珍,不可多得也。

  来杭州,怎么可以不去西湖,怎么可以不品龙井?还有那制作技艺精湛的“杭州雅扇”,还有织锦缎色泽鲜艳,绸纹细腻,富有弹性的“杭州丝绸”。

  芳贤正品茗,思绪四处飘荡,没个着落。

  忽然眼前一只素白的手在晃,咦,这么漂亮的手,谁的?不是钟琪哥哥的,钟叔的就更不可能了。

  啧啧,这只手啊,不仅白,五指还挺修长。

  思虑半天,找不到答案,只有抬头自己看了。

  哟,挺白净的男子呢,玉树临风,嘴角含笑,看着自己,似乎在等待什么。“咳,咳……芳,,贤弟!想什么这么认真?这位公子请我们雅间品茶呢。”

  钟琪看芳贤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就知道芳贤的思维在刚刚又跳跃了。

  “哦,哦,没事儿,喝茶啊?好啊,走吧,劳烦带路?”“公子很是豁达,请!”那男子态度恭谨的样子,做出“请”的姿势,便又往前走,示意芳贤等人跟上他。

  “贤弟,你可真爽快啊,都不问问我和钟叔的意见,做哥哥的好伤心。”

  钟琪小声的跟芳贤咬耳朵,还不忘手捂胸口,表情难过,貌似很心痛的样子。芳贤亦是小声的回他,“左右无事,多交个朋友也是好的,俗话说得好,出门靠朋友嘛!呵呵,他才不会这么小气,对吧?钟叔。”

  笑*地看向钟叔。“是啊,少爷他和贤少爷在一起便不小气了。”“钟叔,我好伤心,你都不帮我……”一路调笑很快便到了雅间,抬头一望,匾额上书“一半居”。

  这么怪的名,一半一半,那另一半呢?不知是谁人取的。但笑不语,拾步而入,只见“一半居”里除了刚刚带路的那个净白的男子,已站定在一旁,另外还有一人。

  此人大概与钟琪年龄一般大小,一身紫缎长衫,衣角以及两只宽大的衣袖上均用银丝线绣着一种不知名的花朵,头上只插了根样式简单的白玉簪子。

  那人见芳贤等人进来便站起了身,微微一躬,双手抱拳,“打扰三位品茶了,小可古弥甚,这位诸葛名扬,方才上楼的时候见到三位气度不凡,很是投缘,所以边自作主张请三位上楼一叙,小可在此便以茶代酒向三位客人请罪了。”

  一口喝完杯中的茶,请芳贤三人坐下说话,待三人都坐下了,他才坐下,最后才是那叫诸葛名扬的男子。

  说完这许多话,又是道歉,又是以茶代酒的,不知此人有何居心,“好说好说,我们还要多谢古大哥的盛情款待呢!”

  看了看桌上的瓜果点心,样式很多,再看,果然小巧玲珑,惹人喜爱。

  “初次见面,这些算得了什么,不值一提,叫小可弥甚便是。还没请教三位尊姓大名?”

  芳贤察觉古弥甚说完后用不经意的眼神依次扫过众人。“对啊,钟琪哥哥说得好,我们是该谢谢古大哥的,我叫你古大哥总行吧,反正我比你小。”

  芳贤又耍起了小无赖的性子,无伤大雅尚可。

  古弥甚眯了眯眼用看了芳贤几眼,“当然可以,是弥甚的荣耀。”“还有,我叫钟贤,这是我哥钟琪,这是钟叔。”分别指了两人,算是介绍。

  通过了解,才知古弥甚他爹是这一带不大不小的商户,在杭州有处府邸“古府”。

  芳贤说他们三人是仰慕杭州大名,索性便来看看。一直聊到晚上才散去,还约定第二天再出来喝茶聊天散步游玩。此事不简单,三人同感。

  相处几天后,才知古弥甚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与兰酉他们约定的时间渐渐近了。

  芳贤想,此时他二人定已在杭州了,便想着怎么联系他二人。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相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