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偶遇
古木木月2018-11-07 15:002,273

  王大娘一家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离去了,芳贤又去看了看其他邻里乡亲们的家,接下来看到的场景并没有解决芳贤的疑惑,只是疑惑更甚。因为四年前还邻里和睦,时时传来各家欢笑的场景却是历历在目。

  而现在芳贤看到的只是一所所荒芜破烂的住所。

  是天灾还是人祸?战火还并未燃到此处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带着满腹疑惑的芳贤意识到必须暂时离开这儿去四处调查当时的情况,不然时间过得越久,知道这些事的人就越来越少。

  找到这些知情人是眼下最重要的事了。

  没有一捧纸钱,没有酒食果品,院子里唯有芳贤满心决绝的三个响头的声音在回荡。

  任何一人见了此时的芳贤也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安慰她,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只想留在这个伤心欲绝的人儿身边。

  踏出院门,芳贤使出几乎无人能比的轻功朝太阳下山的方向飞奔而去,越来越远的身影从不曾回过头来……

  只见一个身着青衣似是男子模样的人站在村口,望向远去的那一抹几乎已经不可见的影子微微叹气。

  两个时辰后在一个只见点点星光的小树林中一个矫健灵活的身影在灌木荆棘中穿行,若如无人之境。本来星月不会同在,此时只见本来繁星点点如同沉积着淡淡墨色的夜空渐渐变成了令人惊叹地深蓝色。

  原来那一轮弯月也是不甘众多星星来照亮底下那个身影前行的路。连月亮也违背常理来帮着这个可怜的人么?

  此时的芳贤脸色略带疲惫,毕竟已经接连的赶了大半个月时间的路了,即使是再厉害的人也应该有些劳累了。

  芳贤在树林中找了些山果将就吃了些,寻到了一棵怕是已长了几百年的大树,恢复了些体力的芳贤毫不费力的飞身上了大树,找到一处隐蔽的树干歇息了起来。

  长久的奔波和心里的牵挂压得芳贤吃不好睡不好,现在的情况稍微轻松了些。

  所以芳贤很快便入睡了,梦是美好的,所以芳贤一夜睡得很沉,就连太阳透过层层树叶遗留下得光斑照在她的脸上,她也不曾清醒,甚至连动一下也没有。

  阳光依旧那么明媚,鸟叫声依旧那么婉转动听,只是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惊跑了两只正在地上找寻食物的松鼠。

  芳贤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很是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天气很好,没有一丝浮云的蓝天飞鸟无声飞过。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并隐隐地传来了一丝人声。

  这个树林在一条大路的旁边,有人声传来并不为过,起初芳贤并没有在意。只是那说话的声音似乎已经快到了芳贤所歇息的大树底下了。

  来人并没有注意到此处还有人在,所以交谈得并没有许多顾忌。所以芳贤听得很清楚,来者是两个男子,一个男子年纪稍微大些大概已有四十来岁了吧,另一人大概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芳贤可以清楚的看到来人,稍长的男子胡茬很长,似是很久都没有打理过了,穿得一身粗布衣裳,粗粗一看和那种田种地之人差不多,年轻的男子和稍长的男子差不多情况。

  这两人一副老实装扮,但是又隐隐地看得出这两人都是练家子。两人神色稍显紧张慌乱,一进树林便交谈起来了。“钟叔,我们都躲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何还是有人追来?我们该如何是好啊!”年轻男子焦急地说到。

  “少爷,老奴拼死也要保护好你的,少爷,你放心,老奴必定不会让那些人抓到你的。”钟叔紧紧地拉着少年的手语言肯定地说,“少爷,走,我们先找处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那些人应该就要到这儿了!”

  那个钟叔边说边拉着少年的手往树林深处走去。芳贤不知怎么的,自从见到少年的第一眼便觉得少年肯定不是坏人,于是变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丝毫犹豫地芳贤纵身跳下大树来到少年的身侧,那少年和钟叔见到眼前忽然出现的女子刚开始吓了一跳,随后钟叔便老母鸡护小鸡的姿势跳到少年的面前,挡住芳贤可能伤害到少年的方向。

  看到那钟叔如此忠诚地模样,芳贤愈加感觉到自己所救之人并没有救错。

  双手作势一躬,并说:“我是来救你们的,相信我,跟我来。”

  说着也不顾两人的反抗将两人一左一右的托上了大树上。两人本来还欲反抗,但是当看到芳贤如此功夫的时候,便使劲的吞了口唾沫。

  “你们先在此稍带会,你们别出声待我将那些人引开。芳贤听到树林外已经有将近二十匹马靠近的声音,所以只有告诫这两人便跳下了树干。

  两人也是意识到现在情况危急,不容轻视,于是只有屏声敛气一动不动地呆在隐蔽的树丛中看到芳贤往传来马蹄声和人声的方向行去。

  只是一刻钟的时间,芳贤便回来了,刚刚还喧闹不已的声音此刻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丝毫也听不到了。

  两人才明白刚刚救了他俩人的女子确实是好人,一想到刚刚还以为别人是居心叵测两人的脸均是不经意地红了些。

  少年见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子居然武功能这么高,脸就又红了些。看得芳贤心里都是一笑,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有趣之人。

  少年看芳贤但笑不语,便急急地说:“姑娘,多谢方才的救命之恩,我和钟叔必当涌泉相报!还请问姑娘芳名,在下姓钟,单名一个琪字,这位是钟叔。”

  说着还指了指旁边的人。

  芳贤本来就是豪爽之人,并不像这个钟琪的少年那么文绉绉地,“我叫芳贤,两位不必谢,举手之劳,说来惭愧。不知两位得罪了什么势力竟惹来如此追捕?”

  钟叔听到芳贤如是问他们,便回答:“芳贤姑娘,今日多谢相助,我和少爷只是无意中知晓了嗜空教教中事务便惹来杀身之祸,如今我和少爷已经在外逃亡了个把月了,那嗜空教的上下之人皆是不放过我和少爷。”

  边说还边四处张望,生怕那些追杀他们的人又回来了。

  这等模样,也就只有真正在紧张害怕的情况下很久了才会有如此表啊。

  那钟叔所说应该是实话,却不知他俩听到的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密秘。

  使得那教派上下之众来围追堵截这俩人。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相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菲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