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最后一张图的下落
雷迪刚刚2019-01-01 11:493,030

  深夜,无风,也没有月亮。

  龙子鉴独自一个人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这是通向万花林的路。夜间的黑暗把万花林整座林子都笼罩在黑暗里,龙子鉴就这样在黑暗中前行。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话一定会大叫起来,因为此时的龙子鉴就好像林间游荡的孤魂一样,他只是奔着一个方向前进,无论前方有什么都会被他穿过,或者说前方所有阻挡他前进的一切都会穿过他的身体。他就像夜间锁魂的亡灵,专门锁取人的性命。但是万花林早已经成为一片死亡的乐园,在这里有酒、有花,同时还有雪,红色的雪,被鲜血染红的雪。

  万花林不再是文人寄情的地方,也不再是武人赏花喝酒的地。现在的万花林只剩下,深埋在雪中的大人物,还有大人物的家眷和朋友了。穿过梅林和最高山丘的小亭子就来到万花林主人的住处,这是一座大房子住在里面的人在这个冬天不会觉得寒冷,因为这座大房子是用泥土烧成的在外面还用上好的木材包裹了一层,房顶是红瓦砌成的看上去很是庄重。

  龙子鉴就 这样推开这座大房子的前门,房子分上下两层推开门是一处大厅推开门屋子里面 灯火通明,龙子鉴有些惊讶,他把们推开的更大了一些,于是就看到了江清风和科大师为首的重英雄们。看到龙子鉴推门而入不由得对龙子鉴产生了警惕,龙子鉴看了看众人微微一笑道:“各位英雄,楚小姐说各位英雄深夜来找宝贝不容易特让小的过来询问一下英雄是否在山下准备酒菜。”

  这是龙子鉴混淆重英雄视听的说辞,但却很好的把矛头指向了他们都不得不注意一个人楚小仙。

  江清风和科大师此刻都在分析一个问题,楚小仙既然知道他们会来这里就说明他对找到游龙图的残页信心十足,可如果这是楚小仙的阴谋该怎么办,如果这是楚小仙故意放出的姿态目的是混淆我们的注意力该怎么办。

  龙子鉴本来为自己突然出现找出来的一个恰当的理由却无意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小仙的身上,江清风沉吟了半晌决定在龙子鉴的身上试探出楚小仙的意图,他知道龙子鉴是竹叶楼的伙计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江清风从怀里拿出了一袋金子在手上颠了颠金子与金子碰撞发出的声音从钱袋里飘出来传入龙子鉴的耳朵里,让龙子鉴眼睛发直,他甚至死死的盯着钱袋子甚至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样子让在场的很多英雄都觉得好笑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江清风走到龙子鉴面前把钱袋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说到:“你只要告诉我楚小仙现在在做什么,司空府有什么异样。这袋子里的黄金就全是你的了。”

  龙子鉴看着钱袋子连口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一袋子的金钱最后还是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哎!可惜啊!”

  江清风问道:“什么可惜 啊!”

  龙子鉴:“可惜这袋金子啊!”

  江清风继续诱导道:“这就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的东西,只要你把司空府和楚小仙的情况告诉我。”

  龙子鉴道:“所以我才说可惜,因为我对你说的这两个问题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楚小姐让我送酒到司空府,然后又吩咐我来给你们带话。可能没有你想要的话,所以这袋金子我是拿不到了。“

  这是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在江清风耳边说了些什么,江清风眉头突然皱起是不是的就会像龙子鉴看一眼,这让龙子鉴很不自在。

  来人匆匆离去,江清风狐疑的看着龙子鉴问道:”小子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龙子鉴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甚至没憋住干笑了两声道:”呵呵……这个问题有点,我当然是走路来的。“

  江清风上下打量着龙子鉴越来越觉得龙子鉴有古怪:”刚才在山下放哨的兄弟过来告诉我,楚小仙正在往山上行进。而且在山下放哨的兄弟更是没有人看到你从什么地方上来的,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

  龙子鉴:”这个问题我回到你,你的那袋金子能给我吗?”

  龙子鉴嬉皮笑脸的模样让江清风更是有些恼火,于是狠狠的到:“金子没有不过你想在身上几个口子,我的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龙子鉴很无奈,他只好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竹子做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竹子的竹字。这是江湖人都知道的东西,这块竹牌是竹叶楼的象征。江清风看着龙子鉴手中的竹牌眉头再次挤在了一起。不再说话。

  一旁的科大师看事尴尬出来说到:”看来是江施主有些多心了,这位施主的确是竹叶楼的伙计,看来这也是楚小仙那个妖女给我下的陷阱,好拖延我们的时间,我们不能上他的当啊?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找到花飘香手中的游龙图残卷“

  科大师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关注点拉回到寻找游龙图上,这让在一旁的龙子鉴也对科大师感到佩服,由衷的感觉到和尚念经不是白念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当屋子里所有人都把精力集中在寻找游龙图的时候,龙子鉴悄悄走出大门,他围着房子转了一圈然后在一处角落飞身一跃,跃上了房子的第二层。在第二层的石柱上有一处暗门,这是龙子鉴很早就知道的事情。他知道花飘香就躲在这处暗门里,打开暗门是无尽的黑暗。

  走进暗门是直通地下的楼梯,龙子鉴没有东西照明,于是就摸着黑走了进去。到了楼梯的尽头还是一片漆黑。

  “花姑娘,我知道你在这里。”龙子鉴道。

  花飘香:“是你?”

  虽然在黑暗的地下室里看不到龙子鉴的脸,但是花飘香辨认来人从来都不是用眼睛。这是因为从她很小的时候她的家人就曾经对她说起过她的先辈是怎么用心眼看这个世界的,也因此花飘香从小就不怎么需要眼睛去看这个世界。

  “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你手中的游龙图,你准备一直躲在这里吗?”龙子鉴道

  花飘香:“不躲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如果说出游龙图的下落我也活不了。”

  “或许会有更好的办法?”

  “不会的,杀神殿也好,朝廷也好,或者江湖的那些侠客也好。来找游龙图的目的不都是一样。”

  “不一样,最起码我不一样。“

  “你当然不一样,你是从游龙图里走出来的人,当然不会再以。”

  “有时候,我觉得我很可笑,明明知道我守着的是一份没有用处的东西却还是傻傻的去用身体守护着。”

  龙子鉴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低下了头。过了半晌才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把游龙图给我吧,这本应该是我要承担的东西。”

  花飘香笑了,笑得有些发狂,笑得有些心碎。她点燃了墙壁上火把,露出了她惨白的脸。脸上满是泪水,自从万花林事件后她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她转过身背对着龙子鉴慢慢的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满是纹身图案的后背,这图案不是别的正是那游龙图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残页。

  龙子鉴看着花飘香背上的游龙图,久久说不出话来。他感觉道这幅地图好像有千斤万斤的重量,压得花飘香喘不过气来。最后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他也许能帮你洗掉这东西。”

  花飘香愣了愣,猛地转过身去看着龙子鉴。她很激动,激动的甚至连春色都小心走光,但她不以为意,她当然会很激动,因为只要游龙图在她身上一天,她就要天天躲躲藏藏的生活下去。她焦急的对龙子鉴问道:“那个人在哪里,我们什么时间去。”

  “他在断情崖,是活死人墓的主人。不过我们需要在这里等几天。”

  “为什么?”

  “因为现在上面有很多人都在找你。”

  “你不是有移形换影这种诡异的功法吗?”

  “这里是地下如果用移形换影的话,很可能把我们直接活埋在这里。三天,三天后出来,我会备好马车在山下等你。“龙子鉴话罢便转身离开了,花飘香还想说什么,但是龙子鉴的身影却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黑暗中。看着龙子鉴离开的方向,花飘香瘫坐在地她看着墙壁上的火把眼泪不停的流淌着。

  火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晃动着,带着墙壁上的影子不停的扭曲着。然后渐渐的回归平静,再慢慢的熄灭留下无处的黑暗,与花飘香独处着、哭泣着、然后希望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域七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