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章 如今
周赤彤2018-11-15 11:442,746

  没想到一年前的一场大战,北骁国竟然反败为胜,占领了南弑。北骁国人尽皆知,最有勇气和智慧的人是凡乐,虽是一介女子,却也丝毫不输国王伏宁,两人配合默契,最终击败南弑国,终成大统,现改国名为四和国。

  “瞧一瞧看一看啊!新鲜出炉的烤红薯!”

  “来看看吧!这是新出的款式!”

  凡乐带着兜帽,裹着面纱,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这一年来,四和国的百姓们终于是可以过上安安生生的属于自己的小日子了。

  “……上回书说道,这凡乐艺高人胆大,为了当时咱们的北骁,宁愿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拿出了南弑国的催长剂,并且密函一封交于当今陛下,这才有了后来咱们的苦芦树,有了这些苦芦树,当时的北骁才有了傍身之计啊……”

  凡乐听着不远处说书人的话,心里一阵酸涩。怎么在旁人听来是英勇事迹,在自己耳朵里听着,却是像一遍又一遍地讽刺,讽刺着自己当时对待他的种种不是……

  快步走回四和大殿,伏宁正在书房,看见凡乐来了,他连忙招手示意她过去:“你来啦?来看看这个设计图纸,做你的寝殿可还喜欢?”“我现在那里就挺好的。”凡乐解下面纱,有些不快地问:“你让那些人大肆宣扬那些旧事做什么?”

  “你还说,还不是为了给你洗脱当时北骁叛徒的罪名,不说给百姓们听,大家怎么知道你为了咱们做了这么多?哦,还有这个,”伏宁从抽屉里取出一张有些旧旧的纸,“我要把它裱起来,给百姓们都看看。”

  凡乐一看,上面是自己的字迹,写着:

  已得退敌护国之计,事关国事大运,切记细细斟酌。芦酸乃蚊兽怪之克星,速回北骁药物馆取苦芦之种,随信附催长剂,必要在半月之内种下结果。阅完即毁。

  “我不是让你看完就毁掉吗?”

  伏宁看着凡乐,笑着说:“毁掉?那可不行,这可是重要的证据,况且,”伏宁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一下,“你给我的东西,我都想好好留着。”

  看着伏宁的表情,凡乐沉默了一下,站起来说:“我,我先走了,黎花那边找我还有事儿。”伏宁拉住凡乐的手,从背后抱住了她,语气含着轻微的无奈:“可是,我最想从你那里得到的东西,我曾经得到过,如今你却收回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再给我?”

  凡乐静静地感受着来自伏宁的体温,最后还是挣脱开来:“我走了。”

  去草药博物馆给黎花和朋茄送过东西之后,她走到马厩,挑选了一匹好马,骑着出了大殿。

  傍晚时分,凡乐到了一个小村庄,这里比较偏僻,人迹不多,总共就那么几个小木屋。四周看了看,凡乐跳下马,牵着马走着。走到一个小小的墓前,上面刻着华园的名字,凡乐拜了拜,这时,突然一个人坐着轮椅自己滑到凡乐身边,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和我玩儿吧?你是来和我玩的吗?”“佑儿,”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的田地里叫着,“不得无礼,自己去玩。”

  一个满面胡渣的男人朝凡乐走过来:“你又来看他了?”

  “是,”凡乐行了个女子礼,“他今日怎么样?还是不肯说话吗?”

  “放心吧,有我开导他,今日好多了,我觉得吧,其实根本没啥,可能就是,”胡渣男人一挑眉,有些打趣地说,“可能就是,相思病吧!”“老不正经!”刚刚在田地里的女人走过来,瞪了男人一眼,“来,凡乐,进屋说。”

  “不了不了,我就不进去了,他自是不愿意见我的,我还是先回去了吧。”

  “什么啊,你好不容易来一回,却每次都只是问问,从来不去看他。放心吧,他早就不怪你了,我同他说过,只要天下太平,治理有道,百姓们都可以安居乐业,谁当这天下不是一样的呢?”胡渣男说着,女人抬手敲了他一下:“胡说八道什么呢?闭上你的嘴吧。”

  “天色已晚,就在这儿将就着宿一晚吧?”女人说着,拉着凡乐的手。凡乐心里一阵暖意,带着微微的酸涩:“难得两位也不怪我……”“嘿,说什么怪不怪的,我们呀不过是换了个小点儿的房子,却免了一大堆的尘世纷扰,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这才是极乐嘛!”胡渣男子在一边搭腔,又挨了女人一顿瞪:“就你会说话?”

  看着他们之间的爱意举动,凡乐也笑了。

  道别了两人,看了看在不远处坐着轮椅逗小猫的女子,却始终没有看见那个最想看见的身影。

  不看见也好,眼不见,心里也不会太愧疚。可是,仅仅是愧疚吗?这一年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老是想着他,一想起他就像无法呼吸一般,胸口疼的厉害。

  骑着马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琴村,下马拴好马儿后,凡乐独身一人站在琴村的荒郊,看着满地散发着微微光亮的蒲公英。

  这时,伏宁走过来:“好看吗?我命人将荧光剂注入蒲公英草,晚上的时候会有光,你晚上常来这里,好给你照照路。”

  “挺好看的。”凡乐看了看伏宁,问道:“你在这儿等我?”

  “知道你今天要来,等了一阵,”伏宁弯腰摘了一朵蒲公英,“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在琴村玩过家家,我当国王,你当皇后。”

  “嗯,当时黎花也很想当皇后呢……”凡乐不自然地接话,伏宁走近她,将蒲公英别在她的发间,说:“顾左右而言他,这一年来,每每我提到这事儿,你都拿黎花来搪塞我。”

  凡乐不敢看伏宁的眼睛,只是稍稍退了一退,也没有说话。

  “罢了,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凡乐看着伏宁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并肩在夜色中缓缓走着。突然,伏宁说:“你对他只是愧疚,是吧?”见凡乐没有回答,伏宁又自顾自地说:“也是,只是相处几个月的时间而已,怎么比得过我们十多年的情谊。”

  听着伏宁的话,凡乐的胸口又开始闷闷地疼起来。

  “你在干什么啊?”

  一个突兀的声音,凡乐一愣,回头,看见不远处一个小男孩在问一个抓蛐蛐的小女孩。

  伏宁奇怪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凡乐,凡乐望着那个小男孩,突然使劲眨了几下眼。

  “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凡乐回过神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啊?”

  这次的声音却有些耳熟,凡乐揉了揉湿润的双眼,看了看月光下眼前的人,那人一脸地不高兴,甚至微微撇着嘴,连好看的眼睛都像在生着气似的。

  “你已经答应我做我的妻子了,干嘛还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啊?”他说着。

  凡乐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个人拉走带上了马。

  “喂!”伏宁也没反应过来,两人就骑着马飞奔出去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凡乐有些懵了。

  南石五在凡乐身后,紧紧地环住了她。

  “当然是带夫人回家。”

  “回家?回什么家?”

  “夫人,你以为我这一年来都闷在小屋里生气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南石五带着凡乐跑向北骁码头的方向,“我到东浪岛去了,寻找了一处好地方,正好适合我们俩的新婚之旅,夫人意下如何啊?”

  “什么?”凡乐心脏砰砰的跳着。

  “放心吧,没有人会找到我们的,”南石五笑嘻嘻地,“反正我已经把夫人抢回来了,不管夫人愿不愿意,也只能跟我走了。”

  月光下,凡乐发间的蒲公英被风吹散,远远地飘向了两人的身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凡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