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大结局
明天之后2019-02-01 11:3711,762

  五百年之期将至,结界即将消失,血族和门族数十万将士早已经对峙于明山脚下,药魂和玄冰也率人前来助阵,大战一触即发。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一轮明月缓缓地升起,世界突然变得格外的安静,只见那结界的灵力缓缓地消失了。血族和门族数万前锋将士展开了生死搏斗,明山脚下染满了鲜血。

  而此时,张良和药魂正站在半山腰处,俯视着一切。

  “师傅,听这呐喊声,这血族将士看上去要远多于门族,您觉得门族的胜算有多大?”张良问道。

  “良儿,你可千万别小看了门族,安影暗中训练了一只魔灵军团,刀枪不入,可抵十万大军,而且还有我们和玄族灵术高手相助,我相信门族一定可以战胜血族的。”

  “魔灵军团?刀枪不入?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这些魔灵本是死人,因误饮了噬心水,变成了活死人,刀枪不入,不过,他们只能在夜里活动,只要这天一亮,他们便睡去了。”

  “还有这么奇怪的事……”张良惊叹道。

  药魂正欲上阵相助,却被张良拦住了。

  “良儿,你这是做什么?”药魂疑惑不解。

  “师傅,您现在不宜出动,应该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我答应过安影,要助他一臂之力,我这么做,岂不是违背诺言么?”

  “师傅,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游族兴亡,又何必在意这些诺言,这血族要是遵守诺言,也不会侵略我们了。如果我们帮助门族战胜了血族,怎么能保证,门族不会像血族一样,侵犯我们?”张良劝说道。

  “这……”

  “师傅,依徒儿看,我们现在应该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趁机而上,到时候,整个世界就是我们游族的了,我们再也不用任人宰割了。”

  “不可!我既然答应了安影,便一定要遵守诺言。这样吧,你保护好双头蛇王,伺机而动,我一个人去援助安影。”说完,药魂便离开了。

  “哎,师傅您为什么就是不听我劝。”张良看着药魂远去的背影,默念道。张良来到密道之中,双头蛇王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复仇了,见张良走了过来,大声喊道:“小子,药主人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张良恭敬道:“蛇王大人,您很快便可以出去了,不过不是现在。”

  “为什么?我在这黑暗的地下世界,已经住了五百多年了,早已经受够了,我要呼吸新鲜的空气,饮尽恶人的鲜血!”

  “那血冥功力深不可测,而且拥有血冥剑,可不好对付。”

  “你是怕我打不过他?”双头蛇王怒斥道。

  “不不不,我当然知道您的本事。可您想想,血族和门族大战,最终的结局必定是两败俱伤,我们何不静观其变,伺机而动,而且……”张良欲言又止。

  “你这小子有什么话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我听师傅说,那安影的功力也是深不可测,如果安影和血冥决战,两败俱伤,蛇王大人您趁机而上,夺取他们的功力,化为己有,一定可以大大增强您的修为。”

  “你这小子,满脑子的坏主意,可是药主人嘱咐过我,让我不要伤了门族人,虽然我恨透了门族人,但是也不能违背药主人的意愿。不过,你说的没错,我应该再耐心地等等。”

  两军将士厮杀了一整夜,数万人倒下了,魔灵军团刀枪不入,所向披靡,斩杀了无数的血族将士,可是安影知道,只要天一亮,这些魔灵便会睡去,所以令门凤必须要在天亮之前,把魔灵全部撤离战场。

  血冥见这些魔灵不好对付,愁眉不展,忽然,一支飞镖射了过来,血冥侧身接过了飞镖,只见飞镖上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对付魔灵的办法。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这些怪物不除去,将会后患无穷。”血冥亲自率军前去阻拦魔灵退路。

  天快亮了,门凤领着魔灵军团连忙往回撤,却遭到了血冥的伏击。血冥令将士们前赴后继,拦住魔灵退路,纵使魔灵刀枪不入,短时间内,也不能冲出去。

  “糟了,如果天亮之前不能把魔灵带回安全地点,魔灵军团恐怕就保不住了。”门凤突然着急了起来。

  正此紧要关头,药魂引五彩花斑蛇群来助,只见数十个将士中了蛇毒,当场暴毙。

  “你们快走,我来断后。”药魂说道。

  血族将士都忙着和蛇群纠缠,门凤趁机带着魔灵,头也不回离开了。

  约莫跑了半个钟头,门凤等人终于返回了门族边界,一将士问道:“将军,我们要不要叫援军去救他。”

  “罢了,反正他也只是我们的一颗棋子,如果我们现在派援军去救他,肯定会损兵折将,不值得,当下最重要的是保住这些魔灵。”门虎领着魔灵,头也不回,继续往回撤。

  那将士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药魂被数百个将士团团围住,长叹一口气,转身也离开了。

  张良得知师傅有难,请安影派人解救,却被安影拒绝了,张良眼睁睁看着师傅倒在了血冥的冥血剑下,长跪在地,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月灵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十五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月灵看了看四周,觉得好陌生,问道:“十五哥哥,这是哪里?我还活着么?”

  “灵儿,这里是祁连雪山,你服下了烈焰凤凰的内丹,你和孩子都安全了。”

  月灵轻轻地摸了摸肚子,发现一点也不疼了,登时欣喜万分,说道:“十五哥哥,你是怎么得到烈焰凤凰的内丹的?”

  “是冰晶凤凰给我的。”十五微笑道。

  “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为什么会给你?”月灵问道。

  还没等十五回答,只见冰晶凤凰走了过来,说道:“恭喜姑娘,你遇到了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是他的爱感动了我。”

  月灵看着十五,摸了摸肚子,内心无比的甜蜜。

  十五忽然想起结界消失之日就在这几天了,连忙问道:“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五月十六日。”冰晶凤凰回道。

  十五登时脸色大变,说道:“糟了,昨晚,结界灵力已经消失了,看来三族大战在所难免了,都怪我无能……”

  月灵连忙安慰道:“十五哥哥,你已经尽力了。”

  十五依旧自责万分,沉默了半响,忽然想起师傅曾经留给过自己一个锦囊,连忙取了出来,只见锦囊之中有一封书信和一幅地图,上面写着:十五,近年来,为师感觉到了一股邪恶的力量蠢蠢欲动,若在结界消失之日不能聚齐三个月之子之血,你便照着地图指示,前去铸剑山庄,血祭青月剑,然后封印这股邪恶的势力,阻止战争,不过,这可能会牺牲你自己的性命。

  十五读着读着,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月灵连忙问道:“十五哥哥,这锦囊是怎么回事?这封信中到底写了什么?”

  “这锦囊是师傅临走前留给我的,这封信是师傅给我的嘱咐,他让我去铸剑山庄,血祭青月剑,封印邪恶势力,阻止这场战争。”

  “铸剑山庄?我听千眼神兽说起过,不过,那铸剑山庄不是已经被剑衣大师自毁了么?”月灵说道。

  十五连忙打开了地图,只见地图中标记了铸剑山庄的位置,原来那铸剑山庄在万毒帮东北十几里处的一座小岛上。

  十五连忙收起了地图和信,牵着月灵的手,正要和冰晶凤凰辞别,只见冰晶凤凰走上前来,说道:“我送你们去吧,我和夫君永不分离,既然我把夫君的内丹送给了这位姑娘,以后,我甘愿做她的坐骑,永远地陪在夫君的身边。”

  十五和月灵乘坐着冰晶凤凰,翱翔于天际,伸手便能摘星。月光下,世界一片朦胧,十五很快便来到了那座小岛。小岛上荒无人烟,估计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十五和月灵小心翼翼地朝着小岛中央走去,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忽然看见一座古老的剑冢,剑冢之中插了九把神剑,十五缓缓地走过去,朝着九把剑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九把剑都是上古好剑,可是却都是残剑。十五正欲拔出一把剑,却忽然感觉到整个小岛开始震动,十五连忙松手,把剑放了进去,只见小岛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十五疑惑不解。

  月灵缓缓地走上前来,说道:“这些剑,应该就是剑衣大师铸造的十把神剑,世人为了得到这神剑,相互残杀,剑衣大师不忍见此,于是铸造了你身上的青月剑,并请六阳子毁掉了这十把神剑,没想到,这些神剑都在这里,可是为什么少了一把呢?”

  十五和月灵四处寻找了一番,在一处隐蔽的巨石后面,发现了一具尸骨。月灵仔细瞧了瞧,说道:“难道,他就是六阳子?”

  “灵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十五疑惑不解。

  月灵指着尸骨的右手说道:“你看,他的右手有六个指骨,而且,他的肋骨上有多处剑伤,想必是个剑客,经常与人比武所致。”

  十五连忙拜了几拜,只见一座石门缓缓地打开了,十五和月灵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只见洞中的布局和莲花村的那个山洞竟然一模一样,十五登时一惊。约莫走了几十步,十五忽然看见一个白衣老人坐在一个石坐上,背对着自己。十五连忙跑上前去,只见那石坐缓缓地转了过来。

  “师傅,真的是您?”十五欣喜万分。

  那白衣老人缓缓地睁开双眼,说道:“十五,你终于来了。”

  “师傅,我还以为您已经……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十五激动道。

  “十五,其实为师早已经离开人世了,师傅把最后一丝灵力保存在了这个山洞之中,是为了见你最后一面,帮你血祭青月剑。”

  十五的心情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十五,这人终有一死,为师为了三族人民而死,那是无怨无悔。现在,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十五取出了青月剑,走到白衣老人的身旁,跪了下来,白衣老人在十五的手臂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洒在了青月剑上,白衣老热念起了咒语,只见那青月剑绽放出刺眼的光芒,这光芒比以前更强烈,瞬间照亮了整个山洞。过了许久,这光芒才渐渐消失了,白衣老人也微笑着消失在光芒之中了。十五注视着白衣老人消失的地方,拜了三拜,便带着月灵离开了。

  张良眼睁睁的看着药魂被血冥斩杀,而门族却不怕一兵一卒支援,痛恨不已,张良来到了密室,放出了双头蛇,痛哭道:“蛇王大人,师傅牺牲了。”

  蛇王大怒道:“告诉我,是谁害了药主人,我要饮尽他的血,吃尽他的肉,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师傅不听我的劝,执意要去援助门族,没想到,门族人最后却抛弃了他,师傅寡不敌众,被血族人杀害了。师傅把门族人当做盟友,可他们却把师傅当做一颗棋子!”

  “可恨!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双头蛇王怒冲了出去,像发了疯一样,见人就杀,然后饮尽他们的鲜血。

  天渐渐地亮了,血冥和安影分别率军对峙于阵前,血冥和安影各骑一匹宝马,缓缓走上前来。血冥和安影虽然都换了不同的躯体,但是彼此都能感觉对方的那股力量。

  “血冥,五百年了,你当年欠下的债,今日也该还了!”安影怒斥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血冥笑道。

  血冥和安影纵身一跃,只见一黑一红两道影子飞上了明山之巅,血冥和安影的功力相较于五百年前,都大大提升了,两人大战了数百回合,不见胜负。山脚下,数十万将士早已经混战成一片,鲜血汇流成河,流进了大海。

  血冥凝一股黑气于手掌之中,猛地打了出去,安影当即聚一团红焰,抵挡血冥的进攻,那黑气遇上红焰,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惊天动地,血冥和安影登时被那股力量击退,口吐鲜血。

  而此时,天上的乌云滚滚而来,电闪雷鸣,双头蛇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上了明山之巅,趁安影和血冥身受重伤,两张巨口分别吞食了他们。双头蛇王忽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张开巨口,仰天长啸一声,似要吞掉整个苍穹,山下的将士见到此景,皆被吓破了胆,丢盔弃甲,四处逃窜。

  张良大声喊道:“蛇王,这天下,都是我们的了,哈哈!”

  双头蛇王猛地冲下山来,一张口,只见数十个逃亡的将士便被吞了进去。

  玄雪不忍见这些将士被双头蛇王活生生的吞食,说道:“姐姐,我们要不要施展灵术,保护这些将士。”

  “你没看到这巨蛇已经吞掉了血冥和安影,算起来,他也算替我们报仇了,他吃的是这些血族和门族将士,关我们什么事,我们还是不要招惹它的好,免得惹祸上身。”玄冰正准备带着玄族灵术高手返回,忽然看见天边飞来一直偌大的冰晶凤凰,一阵寒气迎面袭来,连玄冰和玄雪似乎都有些抵挡不住这阵寒冷。

  “这难道是?”玄冰惊叹道。

  冰晶凤凰停落在明山之巅,只见十五御剑起飞,挡住了双头蛇王去处,说道:“你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滥杀无辜?你们人类害得我家破人亡,孤独生活了数千年,这是你们欠下的债,现在我要全部讨回来!臭小子!你竟然敢挡住我的道,你难道就不怕我?”

  “怕,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伤害他们。”

  “你以为你能挡的住我?”

  “就算是牺牲我的性命,我也要阻止你。”

  “哈哈!臭小子,算你还有点骨气,你现在离开的话,我说不定可以饶你一命。”

  “不,除非你答应我不伤害这些人,否则我是不会让开的。”

  “臭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再不让开,我就先把你吃了。”

  十五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双头蛇王已经没有耐心和十五继续耗着了,张开两张巨口,向十五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十五见双头蛇来势凶猛,猛地一侧身,躲开了双头蛇的进攻。双头蛇见十五身手敏捷,进攻了数十次,都不能伤十五半分,突然摆动蛇尾,向十五发起了夹击,十五看穿了双头蛇的意图,登时腾空而起,双头蛇扑了个空,心中怒火涌起,猛地一摆尾,只见数十棵千年大树瞬间被一截两断。

  月灵在明山之巅注视着一切,见十五形势危急,正欲施展灵力帮助十五,却发现灵力施展不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月灵着急万分。

  “因为你的冰系灵力和我夫君的火系灵力不相容,所以,我在给你吞下我夫君内丹之前,便废封住了你的灵力,只有当你生下孩子,我夫君的内丹进入孩子的体内之后,才能解封你的灵力,否则,你们母子都将性命难保。”

  “……我知道您灵力高强,能不能帮帮十五哥哥?我求求您了。”

  “这个我怕是做不到,我们神兽族之间早就签下契约,互不侵犯。我们才不会向人类一样,为了一己私欲,随意践踏契约精神。好在,你们与其他人不一样,不然的话,现在恐怕早就被埋在那皑皑雪山了。”

  月灵见冰晶凤凰不愿出手相助,而自己的灵力又被冰晶凤凰封住了,心急如焚。忽然,月灵想起万毒道人曾经说过,一千年前,世界上只剩下了两条双头蛇,这山下,正在和十五激烈战斗的双头蛇,一定和蛇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蛇母死后,留下了一颗灵石,说不定能够劝阻双头蛇,月灵连忙请求冰晶凤凰送自己来到山下。

  十五和双头蛇大战了数百回合,已渐渐的体力不支,只见双头蛇两张巨口大张,朝着十五猛扑了过来,月灵见形势不妙,连忙跑上前去,掏出了蛇母留下的灵石,只见那灵石忽然闪闪发光,蛇王登时一惊,连忙停止了攻击,缓缓地闭上了巨口,深情的凝视着灵石。片刻之后,只见那灵石缓缓地裂开,那一丝丝灵力凝聚成蛇母的模样。蛇王已经五百多年没有见过蛇母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任凭泪水在眼中泛滥。

  沉默了片刻,蛇母说道:“蛇王,是你么?”

  蛇王点了点头,回道:“蛇母,是我,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与你走散后,我一直被人追杀,后来被一位高僧相救,高僧托我照顾旁边这位姑娘,没想到,这一晃,五百多年便过去了。你知道么,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这些年,你过得可还好?”

  蛇母点了点头。

  “蛇母,这五百多年,我托人找遍了三族,却始终不见你的身影,我每日每夜都活在黑暗中,只有复仇和找寻你,才使我坚持了下来。”

  “蛇王,赶紧住手吧,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也该放下仇恨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活下去,不要一错再错了。”蛇母的灵力渐渐地散开,永远的消失了。

  “不!蛇母,不要离开我!”蛇王痛哭道。

  张良在暗中注视着一切,见蛇王似乎有所动摇,便立刻吹起了笛声。原来张良担心蛇王不受自己控制,便暗中给它下了毒,只要一吹奏笛声,蛇王便会神志模糊,听从张良命令。蛇王吞食了安影和血冥,那两股强大的力量已经渐渐地融入到了蛇王的体内,蛇王一声怒吼,天地为之震动,三族人民皆吓破了胆。

  双头蛇朝月灵发起了猛烈攻击,冰晶凤凰正欲出手相救,只见十五拔开青月剑,一阵青色的强光朝着蛇王刺了过去,蛇王当即收头,躲开了青光。十五请求冰晶凤凰带着月灵离开此地,可是月灵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冰晶凤凰只好设下一个安全结界,护住了月灵。

  而此时,安生乘坐机关鸟,飞了过来。

  “十五大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安生说道。

  “这蛇王的功力要远比你想象中的恐怖,你快退到安全结界中去,让我来封印它。”

  “我也是月之子,维护三族和平是我的使命,我绝不能做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不然死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神兽。”

  十五见安生不愿退后,便联手一起对付蛇王,可是安生功力尚浅,没坚持多久,便被蛇王击倒在地,口吐鲜血,安生努力想站起来继续战斗,可却感觉整个人跟散了架似的,动弹不得。

  双头蛇左右巨口,分别喷出红色和黑色火焰,焚烧着十五。

  “十五哥哥,不要!”月灵哭喊道。

  十五割断自己的血脉,静静地盘坐着,任凭鲜血散落在青月剑上,只见一股强大的剑气紧紧地环绕着十五。原来,这青月剑中封印了十剑的剑气,平时使用青月剑,功力会被剑气吞噬。而这一次,十五是要彻底的解开封印的剑气,十道不同颜色的剑气不停地被释放了出来,刹那间,十道强光仿佛照亮了整个世界。

  十五缓缓地站了起来,双眼通红,高举青月剑,只见十道剑气在高空盘旋成一张天网,缓缓地落下,双头蛇被天网封印在了明山脚下,双头蛇猛地挣扎,顷刻间,地动山摇,过了许久,才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不,这不可能……”张良连忙跑到蛇王被封印的地方,双手不停地刨土,像发了疯一样的喊着:“不,我要一统三族,称霸天下!”忽然,张良背后正中一箭,缓缓地倒下了,只见血雷和血影缓缓地走了过来。

  “你这小人,今日死在我的箭下,也是罪有应得!”血雷怒斥道。

  张良满是不甘心,双手紧紧地抓着泥土,含恨而亡了。血影瞥了张良一眼,便走过去了。而十五为了解封十剑剑气,耗尽了所有的鲜血,脸色苍白,奄奄一息。冰晶凤凰撤掉了结界,月灵连忙跑了过来,看见十五的样子,登时心里一凉,泪水在眼中直打转。月灵走到冰晶凤凰身边,长跪下来,求道:“我求您,救救十五哥哥,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冰晶凤凰长叹一口气道:“我也无能为力,他的鲜血已经流尽,我纵然是灵力再高强,也救不了他了。”

  月灵走到十五的身边,缓缓地蹲坐了下来,扶起了十五,说道:“十五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灵儿,我如果不封印这蛇王,这三族的人民恐怕都要遭难,牺牲我一人来换取三族人民的平安,值了……灵儿,我好想睡一觉,可是我怕睡着了就再也醒不来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十五奄奄一息道。

  “十五哥哥,你一定会没事的……”月灵哭泣道。

  “灵儿,我想回家。”

  “好,我带你回家。”

  月灵扶着十五,坐到了冰晶凤凰身上,冰晶凤凰载着他们,朝着莲花村飞去了。

  血雷等人目送着十五离开了,直到消失在视野之中。

  “十五兄弟是我这一生最敬佩的一个人,只可惜……”血雷长叹道。

  沉默了半响,安生说道:“血雷大哥,这次我们两族交战,双方都伤亡惨重,现在,两军将士都慌乱逃跑了,如果我们门族将士逃到了你们血族,还请你们绕他们一命,我们一定感之不尽。如果你们血族将士逃到了我们门族,我们一定会派人把他们平安送回来。以后,还希望我们两族能够不计前嫌,和平相处,战争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安生,你尽管放心,这场战争就到此为止了,以后,我们两族一定会和平相处。”

  “多谢血雷大哥!”说完,安生便转身离开了。

  “二哥,一切都结束了,不过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现在,兄弟七个,只剩下我们两人了。”血雷看着血影,说道。

  “或许,一切都结束了,亦或是,一切又重新开始了。”血影眺望着远方的夕阳,眼神深邃有力,血雷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是却说不出来。

  蛇王被封印前的挣扎,使得游族地下宫城坍塌了,游荡把田野等人放了出去,可自己却深深地埋藏在宫城里了。田野磕了几个头,便带着游族后人离开了。

  “小王爷,我们该去哪里?”

  田野望着桃花村的方向,说道:“我们回家。”

  众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跟随着田野一起,朝着桃花村的方向赶去了。

  夕阳恋大地,晚霞红满天,十五躺在月灵的怀里,乘坐着冰晶凤凰,往莲花村赶去。

  “灵儿,你还记得么,我曾经许诺过,要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路过诅咒之村的时候,十五垂头一看,发现村中灯火通明,村里热闹非凡,那个小孩,左手拉着母亲的手,右手紧握着一串糖葫芦,笑起来,嘴角处有两个小酒窝,十五呆呆地看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十五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月灵的肚子,说道:“灵儿,以后我们的孩子一定要长得像你才好看。”

  “十五哥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只可惜,我恐怕看不到他们了……”

  “……十五哥哥,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十五望着满天的繁星,一轮弯月,沉思了片刻,说道:“如果是个男孩就叫做明星,如果是个女孩,就叫做明月吧。”

  “我这一生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三族人民,可却有愧于你。”十五凝望着月灵,说道。

  说着说着,便来到了莲花村,冰晶凤凰按照十五的指引,来到了十五家中,只见家中一片凄凉,到处结满了蜘蛛网,月灵扶着十五缓缓地站了起来,在家中转了一圈,然后缓缓地走到了庭中的神树下,十五忽然看见神树开花了,兴奋道:“灵儿,你快看,神树开花了!”

  月灵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痛哭了起来,而十五面带微笑,渐渐地的消散了,只见零零散散的灵力聚集到了青月剑中。月灵看着青月剑,哭了三天三夜,直到哭干了眼泪,最后把青月剑埋在了神树之下。每天一早醒来,月灵都会先去神树下呆呆地注视许久。

  血影回去之后,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众位长老,长老们都拥护血影继任族长之位。血影当上族长,掌控军权之后,便令人屠杀逃入血族的门族将士,并暗中派人杀害了血军、血新和血云的家属。血雷知道此事之后,来到血影寝宫,质问道:“二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血影微微一笑道:“五弟,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二哥,别装糊涂了,除了你,谁还有这个能耐和胆量,一夜之间屠杀了大哥他们的家属?大哥他们虽然做的不对,但是他们都已经死了,你就不能放过他们的家属么?”

  “放过他们?他们当年可曾放过我!我对他们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可他们却还是要陷害我,这一年,我在大牢里面总算是想明白了,成大事者,不能心慈手软!”

  “可是,我答应过安生,放了门族的将士,你为什么下令屠杀他们?”

  “这场战争,我军损失惨重,我若放他们回去,万一他们反过来侵略我们怎么办?而且,这些将士的手上沾满了我们血族将士的鲜血,就算我答应放了他们,可我们血族的人民也不会答应。”

  “大哥,你若这么做,那我军逃入门族的将士也就回不来了。”

  “大哥无能!养了这么一群临阵脱逃之徒,还要他们做什么!我们必须要重新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才能重振我血族雄风。”

  血雷看着血影,心里明白,眼前的这个二哥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谦让、仁爱的二哥了,可是血雷还是不愿相信,一年不到的时间,二哥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二哥,收手吧。”血雷劝说道。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血影斩钉截铁道。

  血雷劝不动血影,转身便离开了,血影也没有阻拦,只是看着他策马离开了。

  安生回到了门族神殿,众人皆惊,吓破了胆。众人分不清安影和安生,以为是安影的魂魄回来了,所以吓的魂不守舍。只见安生长跪下来,说道:“安生拜见族长大人。”

  “你是……安生哥哥?”门逍吞吞吐吐道。

  安生点了点头,众人见安生的神态、语气都与安影不同,这才长舒一口气,门逍连忙跑到安生身边,扶起了安生,微笑道:“安生哥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已经……”

  “族长大人,是我。”

  门逍连忙牵着安生的手,就像以前一样,请安生坐在他的身旁,可这一次,安生却拒绝了。

  “族长大人,我是来向您告别的。不过,临走之前,我有一件事相求。”

  门逍登时变了脸色,说道:“安生哥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不开心了么?”

  “不,这是我与一个人的约定,我必须要去守约。”

  门逍再三劝阻,可是安生却执意要离开,门逍也不好勉强,说道:“安生哥哥,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满足你。”

  安生作了个揖,说道:“多谢族长大人,临走之前,我有一事相求。”

  “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还请族长大人放了血族将士,我和血雷有约定,只要我们释放了彼此的将士,以后,我们两族便和平相处,还人民太平的生活。”

  闻此,门虎连忙站了出来,说道:“族长大人,万万不可啊!我们逃入血族的将士现在生死未卜,如果先放了血族的将士,我们没了筹码,那些将士就危险了,血族人的话不可信啊!”

  “这……”门逍为难道。

  忽然,只见门外一将士求见,那将士把血影令人屠杀门族将士的事情告诉了门逍,门逍登时怒气万丈,怒斥道:“可恶至极!我定要他付出代价,传我命令,将血族将士全部处死!”

  安生跟丢了魂魄一样,缓缓地走出了神殿,安生追了出来,大声喊道:“安生哥哥,你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安生没有回答,没有回头,门逍望着安生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野之中。

  天渐渐的黑了,安生回到了炼药室,明香做好了饭菜,等待着安生回来,安生脸上的忧愁似乎瞬间烟消云散了,紧紧地抱着明香,激动道:“大长腿……”

  安生深情的看着明香,目光一刻也舍不得移开,安生不敢相信,自己的努力这么快就有了成果。安生吃完饭,忽然想起,临走前,曾托付紫雨照顾明香,可是回来这么久,却不见紫雨的身影,便随口问了句:“大长腿,你知道紫雨去哪里了么?”

  明香取出了一封信,轻轻地递给了十五,十五连忙打开信,只见信中写道:月之子大人,我走了,我和二哥他们一起走了,这辈子,最幸运的是遇上你,最不幸的,也是遇上你。安生紧握着书信,连忙追了出去,只见那一片万毒紫萝已被烧成灰烬,安生手中的书信缓缓地坠落,落入了噬心泉中,然后渐渐地沉没。

  安生跪倒在地,痛哭道:“紫雨,对不起……”

  明香跟了过来,泪水溢满了眼珠,默念道:“月之子大人,看到你为我这般难过,我这一生,值了。”

  ……

  月灵生了一对龙凤胎,分别取名叫做明星和明月,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这些年,月灵一个人抚养着两个孩子,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了些,但是两个孩子非常懂事、听话,月灵感到非常的欣慰。月灵每日仔细研读十五留下的那本医书,平日里也会教孩子们一些基本的医学常识,日子还算过得充实。

  “星儿,月儿,吃饭了。”月灵喊道。

  “娘,门外有人想要见你。”星儿喊道。

  月灵缓缓地走了出来,这才知道原来是玄冰和玄雪来了。

  “姐姐,三妹,你们怎么来了?”月灵微笑道。

  “怎么,不欢迎啊,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记恨姐姐?”玄冰说道。

  “哪里,姐姐那也是为我好,我怎么会记恨姐姐。”

  玄冰长叹一口气道:“都是姐姐的错,若不是姐姐一意孤行,你们也不会……”

  “姐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就不要再自责了,快请屋里坐吧,我正好做了几个小菜,姐姐,三妹,你们一起来尝尝。”

  月灵连忙唤来明月和明星,说道:“星儿、月儿,快叫阿姨。”

  “阿姨好!”明星和明月齐声叫喊道。

  玄冰看着明月和明星,微笑道:“真是好孩子!”

  明月和明星吃完饭后,月灵便示意他们出去玩了。

  玄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屋子里虽然简陋,但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二妹,这些年,你过得可还好?”玄冰问道。

  “姐姐,这些年,我接了些针线活,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日子也还过得去,这两个孩子也很听话,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就好……”

  “姐姐,你们今天怎么突然来了,也不差人送个信,我好去迎接你们。”

  “二妹,我和三妹决定了,以后不再过问世事了,部族的事情全部交给叶儿了,这孩子精明能干,交给他,我也放心了。我们决定去静心湖底专心修炼,这一修炼不知道又是多少年,以后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了。”

  “二姐,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吧,以前,我们三姐妹一起修炼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玄雪劝说道。

  月灵沉默了片刻,说道:“姐姐,三妹,星儿和月儿习惯了这里的环境,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而且,我要在这里守候着十五哥哥,所以,恐怕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修炼了。”

  玄雪也没有在勉强。月光下,三个人聊了一整夜。

  ……

  “我已经令人在边境处植树造林,这些年,生态系统正在逐步恢复,相信再过些年,那月心湾便能恢复如初了。”玄冰说道。

  “真是太好了!”月灵欣慰道。

  “还有,我已经废弃了入城制度,以后,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城内外。”

  ……

  说着说着,天已经微微亮了,玄冰和玄雪和月灵辞别了,月灵牵着明星和明月的手,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回忆起小时候的时光,突然感到万分怀念与不舍。

  “娘,两位阿姨还会再来么?”明星问道。

  “或许会,或许不会……”

  “那爹爹什么时候会回来呢?”明月问道。

  月灵转身望着院子里的神树,说道:“等这神树开花了,爹爹就回来了。”

  “可是这神树什么时候会开花啊?”明月追问道。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月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