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陌生少年寻姚府,清芷弃恶恕贺家
酒落无香2019-01-03 23:455,909

  “庄主。”岚越下马,走进食肆,看到木文瑢行礼道,“方才见姚小姐似是夺门而去?”

  木文瑢想起方才姚清芷的模样,笑而不语。

  “庄主自从认识姚小姐,比从前多了许多笑容。”岚越看着木文瑢,突然说道,语气发自肺腑。

  听到这话,木文瑢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眉头轻锁。

  “这是心事被戳中了。”突然传来木文瑾的声音,话音刚落,就看见木文瑾轻摇着白玉扇从后面慢悠悠走出来,身后跟着岚昕。

  “你这偷听的性子何时能改改。”木文瑢早已发现木文瑾躲在二楼的立柱后,只是未及戳穿,自己倒走了出来。

  “如果失了我这个亲弟的帮衬,以你的性子定是要把自己推沟里才肯罢休。”木文瑾说话间选了一个黑漆高背椅坐下。

  “我自有我的分寸。倒是你,出现在这里,想必家里的两个小东西又寻着机会溜出去了。”木文瑢回道,眼神却看向别处。

  “他俩只是贪玩,大哥切莫寻着机会岔开话题。那好,我来问你,那件事是否按计划进行?毕竟制定那计划时,你并不知道她就是姚小姐。”木文瑾收住扇子,正色道,眼神质问木文瑢。

  木文瑢眉头深锁,心中的不忍烧灼着自己的心房,这种感觉从未有过,然而,依旧还是重重吐出四个字:“依-计-执-行!”虽然只有四字,木文瑢说出时却仿佛胸口托山般痛苦,可他必须如此。

  “只盼大哥莫要后悔。”木文瑾看见木文瑢的执拗,知道自己无可奈何,故而气极,欲转身离去,忽继续说道,“若是日后被她知道了此事,你当真就不怕失去了她?”

  岚昕看到木文瑾愤而离去,看向大哥岚越,兄弟二人交换眼色,岚昕也追着木文瑾离去了。

  不知为何,听完文瑾的话语,木文瑢有些失魂落魄,「失去」二字仿佛生了魔力,竟让木文瑢生了锥心之痛。这二十年来,除了复仇,除了文瑾他们几个子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曾令木文瑢为其动容,它们,只可能成为他手中的棋子或是无关紧要的弃子。早已冷若冰霜的心,却是最容易被灼烧。如今,终于有人在木文瑢的心中一次又一次地惹起涟漪。

  木文瑢心中如翻江倒海,但面上却依旧如往常般一派云淡风轻,商场上的摸爬滚打早已将周身的铠甲练就得如铜墙铁壁一般牢固,只是……

  木文瑢双手置于背后,直望着食肆外的热闹情景,岚越不动声色地立于其背后。

  “小姐,你方才是怎么了?”夏芙气喘吁吁问道。姚清芷拉着夏芙一路小跑,直到脱了劲。

  “还好有你这个福将,“姚清芷接不上气,缓缓继续说道,“不然我今日就糟了木文瑢那家伙的道儿,还好我道行深,定力足。”

  “小姐,芙儿听不懂。”与姚清芷相处久了,夏芙早已习惯了小姐口中时不时蹦出的新鲜词,起初的讶异早已化为「求知欲」。

  “这个,你不懂也罢。”姚清芷转而色咪咪地逼近夏芙,“倒是你,方才与谁同乘一匹马呢?”

  “小姐。”夏芙害羞地低下头。

  “那人好像是木文瑢的侍卫,我看他俩总待在一起,你若是喜欢他,我一定帮你,如何?”姚清芷边说边回忆起见到木文瑢与岚越的几次场景。

  “唉呀,芙儿不理小姐了。”夏芙听到姚清芷口中蹦出「喜欢」二子,整个人已经羞红了脸,立即背过身去。

  “放心……”两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打断了姚清芷与夏芙的对话。

  “二位姑娘,请问,这江陵城中的姚府怎么走?”其中一人首先开口,竟是一位少年,姚清芷打量过去,模样清俊,举止文雅,着一身香色阔袖交襟斜领杭罗广身长袍,外披一件无襟半臂银丝滚边的露白宽袖绉纱及膝长衫,发束镶蓝宝石八宝纹银冠,腰间八宝纹锦带上的银丝宫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姚清芷瞧见这名少年的玉带勾上也系着一枚冰糯玉佩,只是纹理有些奇特,似是狼衔草。

  “你这姑娘,好生无理,知道不知道回个话便是,奈何一直盯着我哥,竟连男女授受不亲之礼都毫不在乎。”姚清芷未及反应,同行的另一名少年窜了出来,穿了一身枣色绣八宝纹的圆领宽袖广身柿蒂绫襕衫,腰束緙丝细云晴川裹边腰带,发束于顶,单插着一枚云初牡丹的紫罗兰玉簪,衣着似乎并不十分合身。

  姚清芷一眼便瞧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心中偷笑,阻止了欲上前评理的夏芙,说道:“你我本是第一次见面,公子便言语无状,这可是公子该有的品行。若是公子路遇陌生男子,莫非也是全不考量,一派遵从妥协。”

  “你……”穿枣色襕衫的少年气结一时无话反驳。

  “舍……弟,无意冒犯,她是心直口快之人,小姐切莫在意。”着香色长衫的少年解围道。

  “你俩倒让我想起两人,该不会你俩也姓木?”姚清芷觉着眼前这一幕有些熟悉,本是玩笑之语,却突然想起,姚青钰告诉过她,木家是子妹四人,除了木文瑢、木文瑾,似乎还有一对龙凤弟妹。眼前二人的着装与年龄倒是十分符合,似乎前几日也见木文瑾身上带着相似的玉佩。再看二人此刻眼中的惊愕与警惕,立即证实了清芷心中所想。

  姚清芷转念一想,按理,木文瑢也该有一块类似的玉佩,前日似乎并未见其佩戴。似乎正有某些关键的思绪飘过,清芷却一时未抓住要领。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让弟弟一通好找。”姚青钰的声音打断了姚清芷呼之欲出的思绪。

  “钰儿,”姚清芷转而盈向姚青钰,特意看了一眼其身后的胡春,“你和春儿特地来找我们做甚?”

  “姐姐出来郊游,却不带着我,心里可还有我这个弟弟?若不是爹爹久等不见你回去,着实放心不下派我来接你,我到现在还被姐姐蒙在鼓里。”姚青钰可怜道。

  “好,下次出来玩一定叫上你。”姚清芷看到青钰在一旁撒娇,立刻像哄小孩般柔声道。

  这一幕反倒令一旁的两位少年露出羡慕之情。

  “他们是谁?”姚青钰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两位生人。

  “问路之人。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姚清芷并未细说,轻推青钰催促离去。

  枣衫少年看到姚清芷的态度,十分不悦,欲上前讲理,却被香衫少年立时拉住阻止,此时姚清芷却去而复返,在二人面前低声说道:“二位若是想阻止长兄的婚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关键力气还是要使在二位长兄身上。话以至此,告辞。”

  姚清芷看着一头雾水的二位少年,露出谜一般的笑容,不等二人反应便转身离去了。

  枣衫少年反应过来后气得直跺脚,双手插上纤腰,对香衫少年嚷嚷道:“若不是你方才拦着我,我早冲上去了。”

  “你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她,为什么知道你我二人心中所想之事。”香衫少年面上倒是沉着,心中却也是疑窦丛生。

  “这个女人不简单,我们与她不过交谈了几句,她却仿佛对我们知根知底一般。”枣衫少年脑子也转得极快。

  “沅妹,你说,该不会她就是那姚府的小姐吧。”香衫少年若有所思。

  枣衫少年听到此处,目瞪口呆地看着香衫少年:“不会吧?”

  “今日原本就是你唐突了,非拉上我去找那什么姚家。大哥的脾性你又不是不清楚,但凡他要做的事,谁能更改。你呀!”香衫少年用食指轻轻戳了戳枣衫少年的脑门,而后转身往来时的方向去了。

  “诶,你等等我……”枣衫少年摸了摸脑门,追了上去。

  姚清芷并不着急回家,而是拉着姚青钰在街上东逛西逛,起初姚青钰心中遵着父亲的嘱咐,不同意姐姐在街上逗留玩耍,岂料不多久便被清芷拉下了水。姐弟二人玩的好不开怀,竟连不苟言笑的胡春也被感染一时忘却了自己的职责与使命。姚青钰自打被送至山上,便失了这世间少年该有的天真与烂漫。看到姐姐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笑,姚青钰才换回两年前那颗纯真无邪的灵魂,心中竟燃起一丝怪念,若是这条长街永无尽头该有多好。

  江陵城南有一处「龙盖山」,山脚下有一湖,名曰「山底湖」,传说此山中有一「石湫」,为龙穴,有龙出没,龙出时则山上有雾如盖,山名也由此而得。龙盖山所处位置独特,「三凌霄汉,下接平壤,左带荆江,右襟洞庭」,是难得一遇的修仙福地。

  大约也是二十年前,庙堂江湖中绰绰有名且来去飘忽不定的虞夫子竟选了龙盖山作为修习的道场,二十年中有数不清的年轻后辈欲攀龙盖山拜师,最终竟连夫子的面都未瞧见。

  太平兴国二年,春。俗话说:“春打六九头一天。”即使入了春,这山中也是极冷的。姚青钰悻悻地跟着父亲沿着山路到了山底湖,二人乘着湖边的小舟,穿过湖面上的大雾,到了湖中心的一处小岛,岛上景色幽丽,苍松笼烟,翠竹拂风,朱英缀锦,奇石傍径,在这些苍松翠竹之间是一座清幽雅致的小苑。姚青钰糊涂间拜了小苑的主人为师,山中日子清苦,这一待便是两年半。许久以后他才知道,他的师傅便是声名显赫的虞夫子。

  姚家姐弟二人玩至畅快才往回走,不巧在姚府外遇见了早已等候多时的一个人,在青钰的提醒下,姚清芷才知晓此人正是贺里仁。姚清芷见避无可避,干脆迎了上去,心中想着,这贺家父子果然是心有灵犀。

  “清芷见过姨夫。”

  “见过姨夫。”

  “拜见贺老爷。”

  四人依次打招呼问好。

  “许久未见,芷儿出落的越发标致了,钰儿也长大了。”贺里仁礼貌地赞扬了一番。

  “姨夫为何不进府去,家父应当是在家的。”姚青钰抢在清芷面前开了口。

  姚清芷看到护在身前的青钰,心中暖意洋溢,却也发现,平日里看似天真单纯的幼弟,其实藏着一份清浊明睿的心智。

  “额……”贺里仁欲言又止。

  “姨夫。”姚清芷轻轻拍了拍青钰,绕开青钰,示意他自己可以面对,“可是在这里等清芷!。”

  贺里仁打量着眼前的姚清芷,确实如怀轩所说,性子变了不少,从前一眼望到底的小姑娘如今竟令人难以捉摸。

  “姨夫有些话,”贺里仁望了一眼姚清芷身后的众人,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想与你单独……”

  “晌午,清芷已经见过怀轩表哥,姨夫若是为了同一件事,请恕清芷告罪。家中诸事皆有父亲决策,凡事清芷唯有遵从,断不敢左右父亲。但姨夫一直以来也是对清芷照顾有佳,念在这份恩情上,清芷也必不能袖手旁观。只是清芷人微言轻,能帮至几成,今日,实不敢允。”

  姚清芷一番说辞堵得贺里仁无言以驳,只得愣了片刻回道:“不敢奢求,略尽些心意,姨夫都感激不尽。”

  “想来姨夫与父亲还有要事须说,便请进去吧。”姚清芷两手相握藏于袖中,倚在身前,泰然自若。

  贺里仁在原地踌躇,说了声“是呢!”便朝府内走去。

  姚清芷与青钰跟在后面也朝府内走去。姚青钰拖慢步子,见贺里仁离得远了,便悄声问姚清芷:“贺家那帮人如此欺辱姐姐,姐姐为何如此轻易答应了?”

  “瞧不出来呀,你竟知道了这么多。”姚清芷语气似是惊讶,面上却早早暴露了自己其实并不惊讶。

  “姐姐莫不是在笑话钰儿,这都回来几日了,若是连家里这些个日子发生的晦气都闹不明白,岂不白跟着师傅这么些时日。”姚青钰愤愤不平。

  “那你说说我方才为何应了这事儿?”

  姚青钰稍稍思考,“莫不是父亲会放过贺家!”

  “一个贺家,想必父亲不放在眼中,这些年容着他们作威作福。若不是他们贴了母亲这座金佛的边,贺家又岂能快活到今日。”

  “如此说来,父亲只是揪着姐姐的事给贺家一个教训。”

  “这是自然。我又何苦做这恶人,不如送些顺水人情。”

  “因着母亲的关系,父亲必不会大动干戈,更何况姐姐如今安然无恙,父亲更没有理由了。”姚青钰虽想得清其中的厉害,却仍有些心有不甘。

  “你这小子,竟盼着姐姐出事才好!”姚清芷看出青钰眼中的无奈,故意逗趣说道。

  “钰儿失言了,呸呸呸。钰儿只盼着姐姐长命百岁呢!”

  说话间二人已经顺着长廊到了三堂,姚青钰接过胡春手中的几个锦盒,和姚清芷二人兴高采烈进了三堂,王氏此刻正在屋内闲来无事,见到一双儿女到来,笑容一时全拘在了脸上。

  至于贺怀轩,旁人无从得知他与姚戴路说了些什么,只是门口的护卫看见贺老爷出府时的脸色比进府时的还要难看。

  姚清芷故意将贺府的事拖延了几日,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去先寻了王氏,王氏自然高兴,一是为着姐姐家的解围有了着落,二是为自己有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儿感到欣慰。随后便去寻了姚戴路,姚戴路见时机已到,自然成全了此事。姚戴路早已料定清芷最终会来说和,只是父女俩心照不宣,故意拖了几日,也该他贺家遭遭难。

  六月廿四,眼看着婚事将近,姚府内已忙成一锅粥,只姚清芷整日里躲在芜苑偷懒。姚清芷干脆命人将锦鱼黄花梨木榻移去了竹海中的凉亭,一人独自享受着清净与凉爽。

  姚清芷倚在榻上假寐,听到小径上响起了脚步,喃喃说道:“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来了。”来人并未回应,反而稍有迟疑,姚清芷立即脊背发凉,从椅榻上惊起,来人竟已到了面前。

  “芷妹。”贺怀轩着一身如意白素色阔袖广身长衫,只在袖口领口绣着一枚青色如意,腰间依旧是一枚如意佩,手中捂着一个红漆木盒。

  姚清芷发觉眼前的贺怀轩似乎与初见时发生了些变化,性子沉稳了许多,不似之前那般浮躁。

  “未经通传你便闯了进来,你不顾自己的礼义廉耻,我却还是要脸的。”姚清芷质问道,语气十分不善。

  “是我唐突了,只是因为从前我来看望你都是不需要家仆通传,故而这次家中并未有人阻拦我。”贺怀轩语气诚恳。

  “那已是从前,如今你我都已是成家的年纪,不比从前,请以后注意些分寸。”姚清芷态度也软了下来。

  “恐怕不会再有以后了。”贺怀轩知道后日清芷便要远嫁了。

  “你今日来,是为着何事?”姚清芷实在不习惯与贺怀轩叙旧。

  贺怀轩将手中的红漆木盒拿出,递到清芷面前,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是我为你挑选的贺礼,盼你念着往日的情分,能收下这份礼物。最重要的,感谢你这次能够不计前嫌放过贺家……”

  “举手之劳耳,我当然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姚清芷竟有些不习惯眼前如此伤情公子模样的贺怀轩,语气也放缓了些。

  “私心?”贺怀轩听到这个词,眼神中露出一丝精光。

  “你别误会,你我的缘分已尽,我并非因着你得关系。”姚清芷立刻解释道,接过贺怀轩手中的木盒,继续说道,“这个礼物我收下了,谢谢你呢。”

  姚清芷接下礼物自然是送客的意思,贺怀轩却是不愿离去。

  “若是……若是你不喜欢那木文瑢,也不必勉强……”

  “我并非他人勉强,一切皆是我自愿而为!”姚清芷当真是头疼贺怀轩到了此时依旧执着于过往,立即打断他,斩钉截铁地告诉他。

  “姐姐!”

  看到突然出现的姚青钰,姚清芷仿佛看到救星一般。

  “表哥竟也在此!只是这天色不早了,表哥还是早些回家的好,免得姨夫姨母担心才对。况且姐姐已许了人家,表哥还是应当有些避讳。”姚青钰走入凉亭,悄悄对清芷使了个眼色,转而对贺怀轩说道。

  姚清芷看着明亮而耀眼的天空,这天色确实“不早”了。

  “那我……便……不叨扰了。”贺怀轩不舍不愿地告了辞,自己终究是错过了,转身顺着来时的竹海小径离开了。虽然心中澄亮,芷妹再也不会为自己转身驻足,但终究还是想来见她,即使只对自己说些冷言冷语,心中竟也觉得是舒畅的。也许自己是病了,病入膏肓,药石罔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