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姚父为女揪凶手,青钰回府护清芷
酒落无香2018-12-12 16:145,983

  姚清芷从二堂出来,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嘴角微微上扬。还未走出多远,就瞧见胡生一路小跑地进了二堂书房,于是心中窃喜,这下可有好戏瞧了。

  二堂书房内,姚戴路面朝屋门坐在屋内的云纹背乌木椅上,胡生一进门就发现老爷脸色铁青,站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胡生,你通知一下吴钧,让他立即把与贺家有关的生意停掉。”

  姚戴路抬起阴冷的双眸,盯着胡生继续说道,“胡生,这府中竟然混入了和姚家不是一条心的蛇虫鼠蚁,你作为这一府的管家,却全然不知?”

  “老爷恕罪,老奴不查,还请老爷明示。”胡生吓得一哆嗦,直接“噗通”跪在地上,说话都变得含糊起来。

  “起来!跟了我这么多年,当真是舒服日子过久了。居安思危的道理竟然都忘了。”姚戴路语气稍加缓和,待胡生站起身来,继续说,“你可知三堂的暖房小院今日发生了何事?”

  看到胡生茫然无言的表情,姚戴路站起身,将秋千踢到了胡生面前,胡生仔细看后便明白了,又跪下说道:“是老奴不查,险些害了二小姐,老奴有罪,但凭老爷处置。”

  “既然知道了,自然明白该怎么做!”姚戴路双手背在身后,毫无表情地望着窗户。

  “是,老奴这就去办!”

  “等等!”姚戴路重新坐回乌木椅,“这件事,你吩咐秦克去办,他在府中藏了这么多年,最不引人注意,小姐与木文瑢成亲在即,如此重要的关头,这件事只能暗中去办,你可明白!”

  “是,老奴明白。”胡生跟了姚戴路多年,一下就明白了这件事定与贺家脱不了干系。

  “还有,你把胡春叫回来,叫他去把贺家的生意给我查一查。”

  “只是春儿现正跟着小少爷,贸然把他叫回来,小少爷那?”

  “芷儿眼看就要出嫁了,那便一道回来吧,他也该送送自己的亲姐姐。”

  “是,老奴立即去办。”胡生说完站在原地稍有迟疑,而后附在姚戴路身侧一通耳语,姚戴路沉思片刻示意胡生不动声色,并挥手令胡生下去。姚戴路静静坐在乌木椅上,眼神深邃可怖,这贺家平日里凭着王氏这层关系没少占了姚家的便宜,这些原本并不重要,偏偏要在芷儿婚事上三番两次做文章,竟还毫不在乎芷儿的性命,当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秦克与胡生一直跟在姚戴路身边,是一对私下关系极好的左膀右臂,秦克在暗,为人谦和低调,胡生在明,做事沉稳谨慎。但府中却无人知晓这二人真正的身份及关系,秦克在后厨打杂,却自己独立居住在姚府的一间小院内,与胡生享受着同级别的待遇,姚府的下人均以为这是老爷宽厚身边老人的缘故。

  秦克接了命令,悄无声息去了暖房小院,见四下无人,一跃便上了树枝,猜想对方是如何对秋千麻绳做的手脚,果然在相近的位置发现了一枚浅手印,对方一手钳住树枝,使用的是蛮力,一手用刀割断绳子大半,使用的是巧劲,竟还是个练家子,依据手印大小,定是男子无疑。胡生做事谨慎,家中近身伺候的婢女家丁绝不会混进有武功底子的,那便只能是在招募的护院当中。

  在姚府内,除了姚清芷,夏芙最信任秦克,不等秦克上门找她,她已经趁空跑去厨房把那日秋千坠落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克。秦克知道后,借着厨房差事的借口见了胡生,从胡生口中得知,姚府在二小姐出事后新招募了一批护院,因为时间仓促,胡生只是初步命人去查了查这些人的背景,目前并没有发现这其中有何端倪。胡生便查了五月以来的护院轮班表,却发现了一件趣事,一个从前极少回家的护院,自五月底开始,频繁地以侍奉老母为由出府,这人的身手恰巧也符合秦克要找的人。

  二人便将此人查了个彻底,此人名叫李辰勇,本是个老实规矩的武夫,在姚府干了多年,前不久遭新入府的一个护院算计,欠下了巨额的赌债,“偏巧”被贺府的管家发现,重金之下自然而然成了贺府安插在姚府的棋子。细查之下,这新护院的母亲是在贺府伺候王氏多年的老人,人称江姑姑,自己的亲儿子不在贺府当差,偏跑到姚府当一介不入流的外围护院,这其中的阴谋不言而喻。对于新入府的护院,胡生为稳妥起见,并没有安排内院重要位置的护卫,这一计不成再加一计,便拖了李辰勇下水。

  一切人证物证妥当后,秦克胡生二人便向姚戴路复命,姚戴路听后,盛怒之下将一张上好的乌木云纹腿方桌劈了粉碎。姚戴路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很快就平静下来,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六月十二这日,天气爽朗,姚清芷已是燥热难耐,让芷儿寻了些冰块,主仆二人惬意地在花池边赏鱼吃冰镇西瓜。

  姚清芷着一身碧色的含春罗齐胸襦裙,外披对襟阔袖葱白花绫褙子,甚是娇美。清芷正倚在黄花梨素被圈椅上,一手扇着并蒂玉茗的凉丝竹骨团扇,一手扔着鱼食,正沉浸在那日木大庄主英雄救美的场景中。

  突然一双手悄悄从身后蒙住了清芷的眼睛,姚清芷未堤防,惊吓之下从圈椅上跳了起来,来人也被吓得不敢动弹,二人就这样面面相觑。姚清芷看清捣蛋之人竟是一眉眼清秀可爱的大男孩,十分符合「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就是千万别像奋强兄一样长歪了。男孩穿着一身烟波色细锦布圆领襕衫,袖口、领口衫角上绣着姚府特有的锦鱼纹。姚清芷思索片刻,想起来夏芙告诉她,姚清芷还有一个亲弟弟,叫姚青钰,年十五。

  “见过小少爷。”夏芙赶紧行礼。

  “本少爷不小了。”姚青钰最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小”少爷。

  “你是青钰?”姚清芷问道。

  “姐姐,是我呀!”姚青钰看清芷的眼神似是不认识一般。“姐姐这是怎么了?”

  “额……说来话长。坐下说吧。”姚清芷拉着姚青钰一起坐下。

  “姐姐快告诉我,姐姐到底怎么了,怎么好像不认识钰儿一般?钰儿虽然与姐姐分开了两年有余,但是钰儿心里无时无刻不挂念着姐姐,钰儿虽然长高了许多,但钰儿还是姐姐的钰儿。”姚青钰急切询问,说话像放炮仗,一连串的问题下来,堵的姚清芷不知该从何说起,看青钰关切的眼神,姐弟俩的关系应是极好,若是青钰知道从前那个疼他爱他的姐姐早已不在人世,他该有多痛心。

  “少爷,”一旁的夏芙竟被这姐弟重逢的画面感动的一塌糊涂,哭着说道,“小姐,她被人推下悬崖,失忆了。”夏芙说完哭得更凶了。

  “什么?”姚青钰气得拍桌而起。

  姚清芷一下愣在椅子上,真不知道应该先安慰他俩谁。

  “芷儿,别哭了,我这不好好的……”姚清芷话还没说完就被姚青钰擒住胳膊发问。

  “姐姐,你告诉我,是谁,钰儿定要了那厮的狗命……”

  “好了!”姚清芷挣脱开,“你俩都停一停!芷儿,不许哭,再哭不许吃晚饭!”

  夏芙立时止住眼泪。姚清芷把青钰摁回椅子。

  “知道你疼姐姐,姐姐这不没事了。”

  “可是……”

  “别可是了,你想知道,姐姐就慢慢讲给你……”

  姚清芷把来龙去脉细细讲给姚青钰,当然,这贺府在其中担任的重要角色被清芷隐去了,她可不想年轻气盛的姚青钰做出些傻事来。

  “可是,这个害姐姐的人到底是谁?”姚青钰追问道。

  “好多事都记不清了。总之,父亲正在查找,我们相信父亲便可。”姚清芷微笑着说道。

  “好吧,钰儿听姐姐的。只是,姐姐是否也不记得钰儿了?”姚青钰小心谨慎地问着。

  “记得不记得并没有那么重要,我依然是你的姐姐,你依然是我最疼爱的钰儿,你我之间的情谊又岂会是一时的忘记就能斩断的。”姚清芷摸着青钰的头,柔声细语地说着。姚青钰听完乖乖地点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钰儿还有半年即可归家,介时,姐姐就由钰儿守护,定不会让姐姐再入险境。”姚青钰像个孩子般承诺道。

  “姐姐可等不到那时候喽。我马上要嫁人了。”

  “姐姐要嫁给谁?贺怀轩?姐姐断不能嫁给那厮。”姚青钰激动地站起来。

  “呦?看不出来,小小年纪懂得还挺多。”姚清芷眯起眼睛笑着说,“可惜猜错了!是木文瑢。”

  姚青钰年纪虽轻,看人却和姚戴路一样准,父子俩果然是亲生的。

  “哦。”姚青钰态度突然缓和,又坐回椅子,竟还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冰镇西瓜。

  “诶?咋是木文瑢,你就不反对了?好像你很了解他们俩一样。”姚清芷不解。

  “贺怀轩那厮顶天了也只能哄哄小姑娘,木文瑢不一样,我从师傅那里听说过很多他的事,他简直可称商场上的奇才、诡才。叱咤商场十多年,从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出手果决狠辣,对待对手从不心慈手软,但据说平常为人品性却是翩翩君子,世人全不知到底哪一个是真正的木文瑢,所以人送外号「懿阎君」,司马懿的懿,阎罗的阎。”

  姚清芷思索着青钰说的话,突然反应过来,“说谁小姑娘,没大没小。”轻轻拍了青钰脑袋,接着自言自语道,“又或许这些全部都是他,他们两兄弟可真有意思,一个表面千顺温和,处事却刚毅果决,另一个是表面风流泼皮,内心却细腻不忍。”

  “错了,错了!”姚青钰轻晃手指。

  清芷不解自己哪里错了,疑惑不语。

  “是兄妹四人!不是兄弟二人。木文瑢,木文瑾,还有一对龙凤弟妹,木文玙和木雯沅。”

  “真没看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要下嫁木府呢!”

  “姐姐,你和从前比,变了许多。”姚青钰突然收敛笑容,语气似有哀伤。

  “那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姚青钰的态度刺中了清芷心中的柔软,脸上却依旧温柔地笑着。

  “当然是变好了,姐姐不似从前那般痴恋忧伤,如今的姐姐开朗了许多。钰儿喜欢看姐姐笑。”姚青钰注视着清芷,眼神中是由衷的心喜。

  姚清芷突然将姚青钰拉入怀,“人总是会迫于时代、境况而改变自己,姐姐也是如此,但姐姐唯有不改的便是那份初心,那份初心里藏着姐姐对钰儿所有的爱。”

  姚青钰听清芷说完,起初愣在当场,转而露出温暖地微笑。

  “两年未见,姐姐竟也学会了不入流的煽情话。”姚青钰假装鄙夷,推开姚清芷。

  “小小年纪,装深沉。”姚清芷一眼就看透了青钰,继续说,“木家还有何事?给我讲讲。”

  “这木家也是十多年前突然在江湖当中崛起的,就仿佛是在一夕之间,上至王侯,下至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自然红眼的人也不在少数,与木府的较量中,多数人成了木府的关系甚至力量,少数人便销声匿迹了,传言都是被木文瑢……”说着,姚青钰以手代剑在自己的脖颈处比划了一下,示意这些人都被秘密处理了。

  “久而久之,这木府越做越大,甚至建成了皓月庄,如今的天下第一大庄。据传,这皓月庄建在崇山峻岭之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岭中终年常伴云雾,若不熟地形,极易困于山中。而这皓月庄内,据说可行马车,可行船舶。皓月庄中最大的府邸当然是木府的宅院,据说木府的宅院中有九十九间大小不一,风格各异的庭院。只是无缘一见,可惜可惜。”说完,姚青钰无奈摇头。

  “据传,据说,原来你都是道听途说来的。这木府在你口中简直传奇一般。”姚清芷觉得青钰说得过于夸大,实在难信。

  “这些并非道听途说,而是师傅他老人家闲来无事的时候讲给钰儿听得。反正姐姐马上也要嫁过去了,早晚亲见,介时不要目瞪口呆才好。”

  “你是我亲弟弟么?按通俗剧本你不是应该死缠烂打不允我出嫁才对,”姚清芷微蹙眉头,这咋一家子人都盼着自己赶紧嫁给木文瑢,这么着急把我扫地出门对他们有何好处,“敢情我这一大家子人都是木府的说客。”

  “通俗剧本?姐姐别是又看了什么污七八糟的东西。这木文瑢听说不但武功卓绝,人长得也是清俊非凡,姐姐捡了这么大的便宜,咋还一派不乐意?”姚青钰语气简直与姚戴路无二。

  “你……”姚清芷气极,直接上手拧住青钰一只耳朵。

  “诶,诶,姐姐你还真下得去手,我可是你亲弟弟……”姚青钰被揪着耳朵,不敢反抗,姐弟俩正闹着开心,姚清芷才发现有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不远处,背倚着竹海,竟有人如此不易被察觉。

  “他,是谁?”姚清芷指着少年说道。

  “谁?”姚青钰顺着清芷的手指方向看去,“春儿,姐姐都不认识了吗?”青钰话一出口便觉不宜,姐姐失忆了,自然不认识。“姐,钰儿不是有意……”

  “没事的,姐知道你心直口快,又怎会为这种事生气,你莫要放在心上。”姚清芷轻轻抚摸着青钰的头,安慰道,语气温暖如春。

  “春儿,是自小便跟在钰儿身边的伴读。春儿是胡管家的独子,别看他年纪轻轻,武功可是不弱,就是性子寡淡得很,也就能和我多说几句。”姚青钰立即将胡春的背景告诉清芷。

  “春儿,来,天热,过来吃冰镇西瓜!”姚清芷听青钰说完立刻招呼胡春过来一道吃西瓜。

  胡春反倒愣在原地,从前的清芷小姐远若青山,每次来芜苑,从未与自己说过一句话,更是未对自己笑过半分,若不是相同的容貌,胡春简直以为换了一个人。

  “春儿,快过来呀,姐姐招呼你呢!”姚青钰见胡春半天没反应,便催促一声。

  “是。”胡春微微颔首,也只不过淡淡吐出一个字。

  胡春来到桌旁,并未看桌上的西瓜,反而朝姚清芷身后远处的暗处望了一眼,眼神中藏着一丝复杂。清芷偏巧此时递了一个干净的勺子给胡春,一眼就瞧见了胡春带着疑惑的眼神,也朝胡春看得方向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瞧见,瞬间觉得脊背发凉。

  “春儿,你发什么愣,姐姐给你递得勺子。”姚青钰在一旁喊道,自然未注意到胡春方才复杂的眼神。

  “……是……”胡春原本想拒绝,主仆同桌而食本就坏了规矩,可偏偏现在骑虎难下了,不得已接下了勺子,立即被姚青钰拉着坐下。

  “谢谢,小姐。”胡春对着清芷说道。

  “不谢不谢。一起乘凉吃西瓜而已。只是你这挤牙膏的说话方式还真是令我头疼。”姚清芷略显苦笑。

  “姐姐,挤牙膏,是个什么意思?姐姐哪里看到的新典故?”姚青钰觉着十分有趣。

  “额……我该怎么给你解释呢?就好比一个大口袋里装了满满的泥,然后用绳子把口袋扎紧,仅留一个小小的口,而要想不解开绳子取出泥巴,自然只能使劲挤袋子,即使再大的劲,也只能慢慢挤。”姚清芷边比划边解释。

  “哈哈哈……”姚青钰听完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夏芙也在一旁忍着笑意。胡春听完解释,脸立刻红起来,默默地吃了一口西瓜。姚清芷看着胡春羞涩的模样,微微露出笑意,这才是少年该有的表情。四人说说笑笑,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

  “小姐,进屋歇息去吧。”姚青钰与胡春走后,夏芙收拾着桌子,见姚清芷靠在椅背上发愣,便说道。

  “芙儿,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好像有两双眼睛一直盯着我们。”姚清芷坐直身子,双眼直直地盯着夏芙,等待着答案。

  “小姐,这芜苑中就咱们几人,有谁敢一直盯着小姐看,那不是不要命了么。”夏芙边说边擦着桌子,葳儿蕤儿也一并过来帮忙。

  “你刚才没瞧见胡春的眼神,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却出于某种原因并未明说。原本我以为是错觉,如此偌大森严的姚府,应不至于有外人潜入,即使真有外人在暗处,难道就是为了盯着我,给我营造一种恐怖的氛围?”姚清芷一脸疑惑。

  “小姐,葳儿胆小,你竟拿鬼故事吓人。”葳儿在一旁越听越害怕。

  “反正,最近你们小心点,最好别一个人瞎溜达,结伴而行。”嘱咐完,姚清芷挽起青色披帛,朝房间走去。

  夏芙三人听姚清芷说完,隐约觉得四周好像真有什么似的,三人互看了几眼,立即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