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贺府夫妇惹争吵,清芷再回道宁村
酒落无香2018-12-12 16:175,905

  入夜,胡春待姚青钰入寝后,悄然回到自己的住处。胡春的亲娘早殇,一直与胡生相依为命。胡春虽只比青钰大一岁,性子却随了父亲,持重谨慎,沉默寡淡,自小便跟着青钰,侍奉左右。胡春五岁起便跟着父亲学武,现如今已是身手了得,不但是姚青钰的护卫,更是姚戴路的一员猛将。

  推门而入,胡生早已背手等在屋内。

  “见过父亲,”胡春跪地行礼,“两年未在父亲膝下尽孝,不知父亲是否安好?”

  “父亲一切都好,就是惦念吾儿。”胡生看见胡春,终日不苟言笑的冷面终于绽放出一丝温暖,“现如今安然归来,为父就放心了。”胡生扶起春儿。

  “今日午后,我随少爷去见了小姐,小姐……,似乎……,变化很大,而且,竟有两个陌生人在暗处保护小姐,这两人身手不逊于我,因不知是何原因,我并没有惊动这两人。”胡春将下午所见汇报给父亲。

  “你不必担心,前些日子小姐在暖房那出了些意外,恰巧被姑爷所救,这两人正是姑爷留下保护小姐的,料是姑爷爱惜小姐的缘故。老爷不想驳了姑爷的好意,而且有人在暗处保护小姐也是好事。你只需睁一眼闭一眼即可。”胡生拉着春儿坐下说话。

  胡春听父亲说完,便安心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父亲,说道:“这是我搜集的与贺府有生意往来的所有商户名单,其中详细罗列了具体生意内容。”

  “甚好,待我明日交给老爷。”胡生小心收好信封。

  “老爷为何要查贺府的事情,莫非小姐的事与贺府有关?……”胡春自然知晓两家的关系,下午听到小姐与少爷的对话,现如今又命他去查贺府,于是揣测起这其中的原因。

  “春儿!为父平时是如何教导于你的,如今妄自揣测主子,是你该有的作为吗!”胡生登时怒起。

  “是,春儿有错,不该妄自揣测主人。”胡春立即跪在地上。

  “你自己好生反省!”胡生转身离去。

  屋内,胡春跪在地上纹丝未动,脑海中忆起下午在芜苑发生的事情,虽然与小姐接触时间不长,竟在不经意间被小姐所影响而不自知,若非父亲方才的当头棒喝,险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两日后,贺家自然炸了锅。

  “你背着我,又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贺里仁一脚踹开王氏的房门,王氏正与贺澜媃在屋内说话。

  “你这又是发的哪门子神经?”王氏被贺里仁吓了一跳,怒喝回去。

  “父亲……”贺澜媃低声道,也被吓到,慌忙站起身。

  “不关你的事,澜媃,回你房间去。”贺里仁指着澜媃让她出去。

  贺澜媃看了一眼王氏,王氏使眼色让她出去,于是赶紧小步出去了。贺澜媃一出门就去搬救兵了。

  “上次你就背着我,利用清芷对怀轩的心意,把清芷偷偷绑了,害她坠了崖生死不明,幸好她命大,最终平安回来了。事到如今了,你还是死心不改。”贺里仁鲜少对王氏发火,这次是一把火就烧到了房顶。

  “你胡说些什么。”王氏心虚,装腔喊道。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就没人知道,你以为姚家就全然不知。姚戴路若不是顾着这么多年的交情,又岂会不动声色放咱们一马。”贺里仁心中是又气又急。

  “我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还不是为了咱们澜媃能有个好归宿。还不都赖你,你和姚戴路一道去的襄州,你就弄些破生意回来,你再看姚家,人家直接弄到手一个金姑爷,这可是几世都吃不完的金疙瘩。任谁看了都眼热。”王氏见贺里仁已知晓此事原委,干脆哭闹起来。

  “事已至此,那木文瑢注定已经是姚家的女婿了,你还说这些没用的。”

  “要不是你今日气急败坏地跑来训斥我,我何苦在这诉苦水?”

  “我训斥你,我恨不得……”贺里仁面对王氏终究没有那个魄力,“你可知我贺府所有的生意在一天之内全被人做手脚停掉了,你可知一天损失多少银子,你呀!”贺里仁气得直跺脚。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王氏擦擦眼泪,有些糊涂了。

  “江姑姑的儿子江斌被你派到姚府去干什么了,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贺里仁怒视王氏。

  “啊?!”王氏许久未收到江斌的消息,竟是被姚家发现了。

  “在这江陵府有如此手段的,除了姚戴路,还能有谁?你呀你,我说你什么好,你以为清芷死了,澜媃就能顶替清芷嫁给木文瑢,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你当木府是什么,你以为那木家两兄弟是好欺的主。”

  “那怎么办?”王氏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凭着妹妹的关系,或许,还可以挽回?”

  “笑话,你是要人家女儿的性命,你以为妹妹知道了真相还能像往常那般由着你。”

  “那,那该怎么办?”王氏一时腿软,坐回凳子上,险些摔到地上。

  “你收敛些,别再做些伤天害理的事,不然赔进去的还有怀轩和澜媃的将来。”贺里仁摔门而去,却并未注意到门口的贺怀轩,贺怀轩在门外把一切都听得真真切切。

  贺里仁走后,王氏在屋内竟掩面哭了起来,贺怀轩听到后驻足片刻也转身离开了。

  贺怀轩在房间中来回踱着步子,回忆着父亲方才与母亲的对话,心中思量:自己到底该如何做,或许,解铃应需系铃人,既然此事由我而起,也应由我手化解,虽然那日芷妹说了许多绝情狠话,但或许只是因为气我协助母亲妹妹骗了她,凭着芷妹这许多年来对我的情谊,或许愿意因着我的关系化干戈为玉帛。贺怀轩思及此,内心竟流露出一丝欣喜,立即更衣带着两个小厮去了姚府。

  到了姚府,姚清芷却并不在府内,贺怀轩打听之下,原来清芷出城去了郊外,原本的雀跃之心顷刻被泼了冷水。贺怀轩从姚府出来,未走几步,瞧见了江陵府中最有名的纪南居,纪南居在清芷回府的必经之路上,于是贺怀轩抬脚进了纪南居,在二楼选了个靠街边的雅座,点了一壶武夷水仙。贺怀轩也是响彻江陵的轩公子,风流倜傥,这城中的少女见之也是难移目光,闻名遐迩的轩公子今日对这些目光却是心不在焉,完全没了往日徜徉其中的兴趣。

  贺怀轩拿起茶杯,茶香自鼻入心,沁人心脾,偶瞥见袖上的一摸尘土,遂轻轻弹去。今日为了见清芷,贺怀轩特地换了一身磬石素色的杭罗阔袖长衫,只因清芷往日最喜自己穿这质地沉稳的衣着。贺怀轩忽又想起那日与清芷在芜苑相见的场景,自那日相见之后,贺怀轩心中对清芷的情愫竟悄然发生了改变。从前的清芷温婉柔嘉,贺怀轩心里十分清楚清芷心中对自己的感情,然贺怀轩心中只有一丝兄妹情谊,对清芷也从未言明,反而自己十分享受这种朦胧的情意。但,自那日再相见后,清芷的温柔再不似从前,似乎多了一些狠冽与狡黠,而竟是这般的清芷令贺怀轩尝到了心动的味道,就好似这口中的水仙茶,初入口浓醇苦厚,再回味却是甘香清新。思及此,贺怀轩忽而心中燃起一丝苦涩,若是那日果真带着她远走高飞,自己的心是否就不会像今日这般狼狈。贺怀轩苦笑着,茶水似乎也越饮越苦。

  与此同时,姚清芷正坐在马车上,轻倚着一旁的玫瑰腿榆木小方几,右手托着翘白的脸庞,思绪还沉浸在昨日。

  昨日午后,暑热难耐,清芷正在父亲为其新做的一张锦鱼戏波纹的黄花梨椅榻上小憩,忽闻一股若有似无的桂花香,心中嘀咕,这时节哪来的桂花香,谁知睁开眼就瞧见了姚戴路与王氏,王氏手中还拎着一个双层的黑漆食盒。

  姚清芷一个激灵坐起身来,边嚷边站起身来:“父亲母亲,怎么来了,夏芙这帮丫头,是越发的失了规矩,竟然躲在一旁偷懒,竟连通秉都省了,看来是女儿平日太过放纵了。”

  “好啦,你这个芜苑的小主子都躲在廊下偷凉,还不许下人们也偷偷懒。”王氏听到清芷一通没正经的说辞,眉开眼笑道,顺手将食盒放在了一旁的方几上。

  “是我命胡生将你院中的婢女家丁都遣出了院外,当下这院中只有我们三人。”姚戴路见王氏与女儿说笑,遂在一旁补充说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姚清芷收起了笑容。

  姚戴路并未说话,而是手一扬示意三人屋内说话。姚清芷极有眼色地替王氏拎起食盒,食盒份量不轻,似乎方才的桂花香就出自眼前的食盒。

  姚戴路进屋,绕过屏风,径直走至书案,跪坐在主位,王氏跟着坐在一旁,姚清芷跪坐于书案下位,将食盒放于身侧,取了茶壶,斟了三碗茶。清芷看这架势,定是重要之事,不敢多言,静静等候。姚戴路端起茶碗,深深饮了一口茶,语气严肃:“今日,我与你母亲是来与你商量婚事。”

  “唉……”清芷放松舒了口气,“我还以为是何事,原来这事呀!”姚清芷挺直的脊背瞬间失了骨气。

  “你这丫头,越发没有规矩。”姚戴路看见清芷的小脸上一会紧张一会松弛的表情,忍着笑说道。

  王氏也在一旁掩面轻笑。

  “婚事不是之前就说完了嘛,女儿不都答应了么,”姚清芷突然直起背,笑盈盈地看着姚戴路,继续说道,“莫非,婚事作罢?”

  “前日,你为何从屏风后突然离开了?”姚戴路却并未回答,而是转了话题。

  “……,女儿,”清芷犹豫是否要将先前见过木文瑢的事告诉父亲,“看你们聊得甚是无趣,况且那木文瑢模样尚可,对女儿来说,目的已经达到了,还留在那也就是消磨时光。况且,女儿不在当场,你们才好方便买卖女儿呀!”姚清芷话到嘴边最终还是隐了下去。

  姚戴路从清芷表情当中看出些猫腻,却并不戳破,继续说道:“既然芷儿应了这事,为父也不多说其他。今日主要是和你商量迎亲的日子,初步将日子定在六月廿六,这原本是木府的意思,说是百世难得一遇的良缘吉日,父亲也寻了江陵最有名的先生看过,确实是上上吉日。芷儿意下如何?”

  “廿六?今日六月十五,岂不是没有几天了。你们一个这么着急嫁,一个如此着急娶,我有说不的权利吗?”姚清芷完全泄了气。

  “我们原本也不想这么早将你嫁出去,并没有立即应了木府,但你父亲找的先生也算出六月廿六是百世难得的佳日,为了女儿你的幸福着想,为娘也只能与你父亲忍下不舍。”王氏在一旁解释道。

  “我就知道,又是为了我好。”姚清芷小声嘀咕。

  “好啦,你快看看食盒里装的什么?”王氏指指食盒。

  姚清芷原本就好奇,立即打开第一层,一股淡淡的桂花香甜散了出来,里面是一碟白如雪花的方形点心。清芷小心端出置于书案之上,味碟置于指尖十分冰凉。不等王氏说话,清芷拿起木箸尝了一口,赞不绝口道:“这才是真正的「小块如嚼月,中有糯与冰」。”

  姚戴路与王氏看着清芷的小模样,会心地笑起来。

  “极品美味,这是什么?”清芷急切询问。

  “就知道你肯定爱吃,你父亲可是特地为你请了一位擅做小食的厨子。这点心名叫「冰花糕」。”王氏说道。

  “嗯,确实好吃。”姚清芷点头说道,“但你们不会就想靠着一盘点心让我就范吧!”

  “你这顽皮丫头,这话到了你嘴里总是如此别扭。”姚戴路假装不悦。

  “你再看看食盒的第二层。”王氏笑着说道。

  于是,姚清芷小心翼翼掀开食盒第二层,里面是一个红色漆木圆盒,花纹细腻逼真,手工绝佳。清芷小心将圆木盒取出,放于案上,心中思量,莫非这是姚家祖传至宝。

  “打开看看。”王氏见清芷只是盯着木盒看,在一旁说道。

  “这里面是什么?”清芷见姚戴路夫妇笑而不语,轻咽了口水,小心谨慎地打开了木盒,原来里面竟是厚厚得一打银票。

  “我当是什么呢。”清芷面露不屑。

  “你个丫头,这可是整整十万两。”姚戴路真是拿自己的宝贝女儿没辙,看到女儿不屑一顾的表情,心中也只剩无奈。

  “这可是你给我们提的要求呀!”王氏也说道。

  “是是是,就是父亲母亲因为这一打银票,又是只开芙儿他们,又是故作神秘,让女儿误以为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呢。”姚清芷解释道。

  “你的三个条件,如今已完成了两个,最后一个,你随时可以去完成。”姚戴路端正语气说道。

  “真的?那我明日去,可以吗?”清芷一听说要回房家,高兴不已。

  “那婚事……”姚戴路故意停顿。

  “全凭父亲母亲做主!”姚清芷雀跃的心已经等不及回到房家。

  “好!”姚戴路听到女儿如此说,与王氏会心一笑。

  “你们不会,又趁机把我卖了吧。”清芷隐约嗅出一丝上当的气味。

  “这银票,你一定收好了,”姚戴路略微停顿,加重语气,指着木盒说道,“这是凤求凰冬茗纹络红漆圆木盒,你可别小瞧了这木盒,它的价值可不止万金,一定收好了。”

  姚清芷狐疑地看着父亲,这是话中有话,又不愿明说。

  “家中任由你胡闹,可是这嫁出去了,一定收敛些你这性子,不然,吃亏的……”

  “小姐?”

  夏芙的呼唤将姚清芷的思绪拉回现实。

  “什么事?”清芷手臂略感疼麻,于是换了另一只手臂,继续倚着脑袋。

  “小姐,这可是整整五万两,你当真要送给别人?”夏芙从昨晚起,这个问题就问了数遍。

  “当真!”清芷看向马车外,绿树成荫,河水涓涓。

  “可是……”

  “人这一生当中,若是被钱财禁锢了思想,那便少看了许多处风景,况且我们不是还留了五万两,足够咱们俩花销。

  “芙儿,很多时候,不必把钱财放在心上,钱财不是越攒越有,而是越挣越有。

  “你放心,若是你哪日出嫁了,我必会给你一份厚厚得嫁妆,绝不会比今日我送出的这五万两少。”姚清芷说完,温柔抚摸了夏芙的头。

  夏芙似懂非懂,傻傻点了点头。

  此时马车已经驶到道宁村口,昔日的茶舍早已荒废不堪。马车停在房家小院的门口,夏芙扶着清芷下了马车。姚清芷看着熟悉的场景,往日的种种染上心头,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远处的两名暗卫依然不紧不慢地骑马跟着,二人早已将姚清芷今日出府的消息飞鸽呈递给了自己的主子。

  “芙儿,盒子给我,你在马车上等我。”

  “小姐,就你一个人进去吗?”夏芙有些担忧。

  “不必忧虑,我一个人进去就好。”姚清芷信誓旦旦说着,这里怎会是虎狼之地,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姚清芷接过装银票的黑漆方木盒,轻轻推开院门,院中还是那派熟悉的光景,绿竹婆娑,依旧恬静。清芷站在房前,唤道:“大娘,子尧哥哥?”

  房栩在屋内隐约听到青青唤自己的名字,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待再次听见确实有人呼唤自己,立即推开房门,冲出屋门,果然看见青青正站在院中。雪白交领对襟中腰襦裙,石青色对襟褙子,飘逸的颜色令房栩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当中。

  房栩驻足在廊下,不敢上前。

  “子尧哥哥,青青回来了!”姚清芷笑魇如花,与房栩就这样隔着几步的距离互相注视着对方。

  “青青回来了!”后出来的房大娘推开杵在门口的房栩,抢先迎了上去。

  “大娘,许久未见,可曾想我,我可是非常非常想念大娘呢。”姚清芷撒娇道,顺势挽上了房大娘的臂弯。

  “想,怎么不想呢!有人呢,想得难以安寝。”房大娘说这话时,眼神瞥向房栩。

  “是不是不,我还以为子尧哥哥巴不得我别回来呢!”姚清芷却并未听出房大娘话里藏着的深意。

  “你这才刚回来,就拉着娘一起编排我。”房栩面露不悦。

  “编排?子尧哥哥连我的话都学会了。”姚清芷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啦,进屋聊去。”房大娘拉着清芷进了屋。

  房栩一直注视着姚清芷缓缓从自己面前进了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微懒春容情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