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去所爱悲痛欲绝
剧毒米汤2018-11-18 10:155,737

  十月稻陌拾秋,腊月从中吻雪。十月末,天冷着一张脸,路边摊零零散散,雨在飘落,叶在凋零萧萧瑟瑟一月殆尽。

  十月的雨天,尤其是在夜晚格外的冷。冻得人瑟瑟发抖,公交站牌下,站着一个女孩,东张西望。乌黑的长发,淡淡的妆,嘴角微起,显露出淡淡的酒窝,每当风吹起时,让人有种想要恋爱的感觉。白色的宽松型毛衣,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高筒的粉白色布靴,衬托出她那笔直修长的身材,散发出清纯,靓丽的气质。

  可没人知道这个女孩经历过什么,几年来她几乎天天晚上都噩梦缠身。梦到那些肮脏的人对她做的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这件事是她四年来无法面对的梦魇。

  当时面对凶手的恐吓,林夕不敢报警,也不敢对任何人提及此事,故此凶手逍遥法外了四年。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从不缺席。就今天早晨林夕无意在电视看到当年强奸他的那个人因为死性不改,被警方逮捕了。这对林夕来说,是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

  “喂!小洁……”不等林夕开口,电话里就传来一通闺蜜试的日常聊天方式。

  “死林夕,你到那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哎,我们都到了,你竟然还没到,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外面冷穿多点小心冻死你啊。

  林夕回道:“臭小洁,等一会儿死呀,我在等车呢。哎!那个…南羽到了吗?”

  另一边的小洁回道:“没呢,哎,不对呀。你俩双双迟到,有情况啊,还闺蜜呢,都不告诉我,哼,不理你了”。

  林夕按捺不住自己的笑容说道:“没有啦,有肯定会告诉你的小洁宝宝。不过我想给你说个事儿,我…一会儿生日结束后打算接受南羽了,我愿意做他女朋友。”

  小洁听到林夕说要接受南羽,心里一下子平静下来,变得沉默,但也为南羽高兴。所有人,包括南羽自己都不知道小洁暗恋他也有四年了,小洁内心知道南羽喜欢的是林夕,不是她,也知道林夕一直以来其实也喜欢南羽,只是她自己不承认罢了。所以小洁将这份喜欢一直藏在心里。”

  林夕看了看手机疑惑的说道:“喂,小洁……夏小洁?”

  沉默的小洁清醒了过来,强颜欢笑的回道:“哦,在呢,你刚刚说要接受南羽了,那南羽肯定高兴坏了,祝福祝福。四年了,他可真不容易,终于等你开口了。”

  林夕回道:“哈哈好了,车来了,一会儿见,拜拜。”

  “嗯,好!一会见”说完小洁挂掉了电话。此时夏洁的内心五味杂陈,慢慢的从厕所走向包房。

  “师傅,雨中漫步KTV。”

  “嗨,小洁!”南羽坐在沙发拿着酒杯对小洁打了声招呼。

  看着这个帅气,成熟的男人,自己爱了四年的男人,小洁不禁有些失落,因为今晚过后,他就是别人的男朋友了,而且是自己感情最好的闺蜜,的男朋友了,自己只能祝福,对只能祝福。但还是故作坚强回道:“南羽,米汤你俩什么时候到的?刚没看到你俩呀!”

  南羽回道:“我们也刚到一会儿,米汤,今晚开车负责送我们回去,所以今晚。不醉不归。对了,小夕呢,还没来吗?这个笨蛋,蛋糕我都买了,不行,我得打个电话。”

  “哎……”没等小洁说完,南羽就急匆匆得往外走。

  旁边的米汤刚到这,就拿着麦克风,深情演绎,没有音乐细胞,还深情的不行,当然也不难听。另一边和小洁一起到的刘琪,和女友菲菲正聊的不亦乐乎。

  突然米汤喊道:“南羽你干嘛去呀?”麦克风的声音震耳欲聋,突如其来的声音可吓了他们一跳,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汤哥…你要死啊”。

  米汤傻笑回复道:“抱歉,没注意。”

  南羽回道:“我去给小夕打个电话,不知道这个笨蛋到那了。”

  言语中透露着宠溺,当南羽拉开门的一瞬间,林夕也恰巧刚到,两人相视而笑。

  “对不起,我来晚了太冷了,打不到车”林夕说道。

  “我也刚到一会儿,进来吧。看你穿的,不知道加个外套。”南羽轻声回道。

  这时米汤埋怨说道:“林夕你可来了,你过生日哎,我等的可都要睡着了,罚酒一杯啊。”

  许时,包房里六人齐唱生日歌,祝林夕生日快乐。对坐在蛋糕前得林夕双手合十,许着生日愿望。场景一片温馨。

  生日会中期以嗨为主,喝酒唱歌,互怼聊天。

  而此时的三人都各怀心事,夏洁像是比林夕还要开心,逮到谁都要干一个,可没人知道她是想把自己喝的烂醉,她不想看到当林夕接受南羽那一刻俩人的拥抱。

  南羽和林夕在聊天,说来也怪,一向看到林夕的南羽,眼神里都是爱,有说不完的话题,可今天是怎么了,心不在焉,心事重重。时不时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不怎么说话,搞得林夕很尴尬,时不时的看看手机。

  不用说米汤这家伙已陷入自己的音乐世界了,深情献唱。

  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4晚上九点26分,生日会已进入尾声。此时,刘琪和菲菲已经走了。 这时米汤灵机一动说道:“南羽,林夕,小洁喝多了,我得送她回去,你俩一会自己打车吧,我就不在这当电灯泡了”并对南羽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不是说好的你送我吗?重色轻友啊你,赶紧走吧”南羽笑着回道。此时的南羽已经面目通红。

  米汤又说到道:“林夕,一会南羽要是喝多了,你搞不定他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们一躺,”说完扶着醉酒的夏洁夺门而去。

  此时,包房里就只剩下他俩。场景变得些许宁静。

  这晚林夕,因为生理期的缘故,到是没喝多少。面对坐在她旁边的南羽,一向犹豫不定的林夕,内心自然是着急不安,林夕不知如何开口。

  空气弥漫着尴尬,两人都未开口说话, 这南羽拿起一杯酒一口闷入腹中。

  不胜酒力的南羽明显有点昏沉,摇摇晃晃的看着林夕说道:“林夕,你知道吗,我追了你四年,我爱了你这么久,从遇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我相信你能感觉得到。”

  “我们以不是情侣却胜似恋人的的关系相处了四年。你从来都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一个人维护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好累,对不起,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决定放弃你了。”此时的南羽早已情不自禁的泪落千溟,哽咽着的声音,让人觉得好不心疼。如果不是酒劲的催促,南羽是无法像这样面对面的对林夕一通倾诉。

  听到南羽说的这些话。林夕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自己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是要失去南羽了么,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在这一刻林夕如梦初醒。这四年,原来南羽爱自己爱的竟是如此委屈。也是,自己真的从来也没有给过他任何的承诺,甚至有很多时候当南羽快要放弃自己的时候,自己总给他希望,然后又让他伤心。

  这四年来,林夕何尝不想接受南羽,可内心的心魔她无法面对。林夕觉得有很多次,都会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有很多很多瞬间,感觉自己真的好喜欢他。

  直到今天,得知凶手落网,林夕终于肯尝试摆脱心魔,去面对并且忘掉。重新开始,尽管自己不干净了,但愿意用一生去爱南羽,去弥补自己这四年对南羽的亏欠。

  林夕终于决定接受南羽,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南羽竟然要放弃自己。此时的林夕心乱如麻,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南羽……南”回过神来的林夕,看着已经趴在桌上睡着的南羽,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轻轻说道:“对不起,其实我也爱你,这四年来我一直没有接受你,是因为你很优秀。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太脏了,如果放手能让你不在心痛,那就放手吧”。此时的南羽根本听不到林夕再说什么。

  林夕拿起手机拨打着米汤的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

  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奔驰在城市的街道里,米汤拿起手机又丢在副驾心想“该死,没电了,算了,林夕会送南羽回去的,就不去做灯泡了。”

  许时……还是关机。

  冰凉白皙的双手摇晃着南羽,并拉着他的胳膊试图拽他起身,林夕说道“南羽,南羽,醒醒,我们要回去了”

  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人在拽自己,南羽一把起身,胳膊搭在林夕身上,两人摇摇晃晃的走走了出去。

  外面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冷风吹着,格外的冷。林夕将南羽放在门口,只好自己跑去雨中打车。

  冷的发抖的南羽,清醒了不少,便站了起来,往前走。模糊的眼睛,看到已经淋湿的林夕在雨中拼命的招手,却没有一辆车停下。

  南羽不由的叫了声“小夕”。

  林夕听到南羽的声音,转过身去,两人相视而立。就在这时,一辆真在晃晃悠悠的黑色奥迪,正向林夕驶来。

  “小…夕…”南羽快步飞奔,一把将林夕推开,自己却被狠狠地撞在地上,不省人事。

  看到血泊中的南羽,林夕呆滞住了,眼泪交杂着雨水瞬间就落下地面的水泊中,一滴一滴掉落的很清晰。

  “不,南羽……南羽”林夕跑去抱着血泊中的南羽,狠狠地摇晃着他,哽咽的,撕心裂肺的喊着:“南羽,醒醒啊,不要丢下我。我错了,你……坚……持住,”颤抖的双手拿起手机拨打120。

  奥迪车已经穿过绿化带,冒起了黑烟,碎片洒落一地。醉酒的司机当场死亡。

  北京市人民医院,蜷缩在手术室门口,浑身湿透的林夕双手合十,内心祈祷着“南羽你不能有事,你还没听到我说我爱你呢,你不是最想听到我说我爱你吗,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天天对你说”

  许时,,夏洁,米汤,刘琪和女友,南羽的父母接踵而至。

  “叔叔阿姨对不起,南羽,南羽是为了救我,才被车撞得,对不起……”林夕已经频临崩溃,泪水已经逆流成河,一个劲的向南羽的父母鞠躬。

  南羽的父亲南腾紧紧的抱着妻子王媛,一言不发。

  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待手术结束

  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摇着头,遗憾的宣布抢救无效。

  顿时王媛趴下南腾怀里放声痛哭。所有人都流着泪,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也无法接受这个的现实。

  米汤敲打着墙壁,责备自己。“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我来接你们,南羽就不会死了”。

  对于夏洁来说,发生这种事。她的难过一点也不比林夕少,终于人忍不住指责林夕

  “林夕,你知道吗?,因为你,因为南羽她喜欢的是你,我暗恋了他四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说完夏洁转生而去。

  此时林夕已经虚弱得,昏到在地。

  一个月后……

  黑暗的房间里,林夕蜷缩在被窝里看着已经没有回应的微信。没错,这是南羽的微信。林夕一边打字,一边默默哭泣,泪水早已经打湿了枕巾。

  打字栏输入的每一个字都诠释着林夕对南羽的爱和思念。

  “你离开后,我过得很不好,每天都在想你,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你,我都抑郁了。一个月了,我还是无法接受你离开我的事实。我好想你,想你那看到我时总会傻笑的模样。记忆中的你,真的好爱我。

  “如果能时光倒流,我一定会鼓起勇气对你说,其实我也好爱你,留在我身边好吗?”

  “你离开的那天我哭到哽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心痛。为什么,当我发现一直以来有很多瞬间觉得自己真的好爱你的时候,当我想要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你的时候,为什么,你却永远离开我了。”

  “翻开了我为你做的照片合集,,看着你傻笑的样子,我好心痛,好难过,好讨厌自己。哈哈,你不知道吧,我还有你的照片合集。”

  “一直以来有你在身边总感觉很踏实有安全感。记得以前有人问我,如果你被绑架了让你只能给一个人打电话来救你,如果他来了就放了你,如果没来你就得死。我脑子里想的第一个人是你。我习惯有你在身边习惯有你来爱我,我这么糟糕,这么马虎,习惯了有你提醒我。当你对我说,你放下我了,想要离开我了,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没有你的这一个月里,我总感觉身边少了什么,这么久以来我才知道原来离不开彼此的是我。”

  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没有你了。命运偶然的交集,只是短暂而美丽的相遇。我已经习惯,在这样孤单的夜里,悄悄地回忆你的点点滴滴。任凭心里掠过丝丝缕缕的疼,任凭心底布满斑斑驳驳的痛。

  这一个月里,我有好几次的想过随你而去,在那边给你我全部的爱。把所有未对你说的话,说完。

  死亡是一件自私又公平的事情,它不许你陪我。我不能这么自私,我还有妈妈呀。而且我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死亡,你会不会笑我是个胆小鬼呀?”

  “漫漫长夜,你如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地网住了我的欢乐和悲伤。当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你在我心里会变得如此重要,我会好好活着的,你在那边好么,没有我你很孤单吧。一个月前得今天你离开我了。”

  林夕关掉手机,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在床上。修长乌黑的头发挡住了原本俊俏,靓丽,光滑的脸颊。头低落在手上,情不自禁的痛哭流涕。林夕像是拼命的用手捂住嘴吧,想将自己的哭泣声掩盖住,生怕妈妈听到为她担心。

  许时林夕听见从妈妈的卧室传来脚步声,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林夕擦了擦眼泪,躺下装作睡着的样子。

  李悦岚知道南羽的死对女儿的打击很大,虽然不知道女儿和南羽这孩子是不是恋人关系,只知道这小子再追自己的女儿,林夕也从没对李悦岚说过她喜欢还是不喜欢南羽。但是她知道,这一个月来,女儿几乎天天晚上都在哭泣,由此可见南羽这孩子在女儿心目中的位置是谁也无法替代的。

  说到南羽,第一次到家里来找林夕时,高挑结实的身材,一副精神抖擞,笑起来会给人一种很暖的感觉的样子,给李悦岚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二十一岁那年,林夕遭遇了强奸,这件事林夕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包括李悦岚。自从这件事后,林夕的性格本就已经发生巨大转变,现在加上南羽的离开,如同雪上加霜。

  林夕变得越发堕落不堪,郁郁寡欢,除了上班,几乎都在房间里。

  尽管林夕答应母亲,不会想不开,但李悦岚还是不放心天天晚上去看看,就怕女儿想不开。

  “小夕,睡了吗?”李悦岚推开门看了看,小声的问道。看到林夕翻了翻身,走到床前将褪去的被子盖好,这才安心的睡去。

  这个晚上林夕像是中了邪似的,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这对于她来说很不正常,一般来说,无论睡得在晚,早上八点准能醒来。但这个晚上她梦到了时光在倒流,记忆在消失,刹时回到四年前与南羽在宋欣婚礼上的邂逅相遇。

  至此只要林夕睡着,这四年里他们之间的发生的所有事情,在梦里,就会完完全全的出现,而且这个梦会神一般的连接。

  渐渐的林夕患上了一种叫做“间接性深度沉睡综合征”,这种病症,患者全身器官皆都正常,初期明显症状,乏力无神,总想睡觉。严重者一睡不醒,危机生命。科学观念上,也无法解释。这样的病例在世界上也不超过30例,而且在这仅仅30病例,大多数患者都是中年老年人,像林夕这样的年纪患者实属罕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倒流四年之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倒流四年之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