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孤舟蓑笠翁
南派三叔2019-03-12 10:522,163

  张海琪和张海盐是落在岳阳南湖里。他们顺着河岸往灯火处走,很快就看到了岳阳城。但是走过去也很远,这有很多渔家,便上了船。一路到了岳阳楼,下船就到了街市。

  岳阳楼挂着灯,不知道是什么节日,两个人浑身湿透,到街市上找了家裁缝店,找了现成的袍子,现改了。总算长沙小褂的出了门。

  张海盐心里盘算,他有很多想法,都没有说,也不知道张海琪真的是急智,还是早和张启山有这后续的补救。如果是第二种,岂不是很早就预料到自己会出纰漏。

  不过这莫云高和马六甲真的不可同日而语。张海盐有点怀疑,当年张海琪让他去马六甲,就是觉得他的脑子在中国是活不下去的。

  岳阳到长沙不过一天的路,这一番大战,两人都有损耗,张海琪上船之后,就开始咳嗽。张海盐则手已经肿的不行。于是找到了郎中,张海盐接了骨不说,张海琪却没有查出什么毛病来。郎中欲言又止,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张海盐有些担心,张海琪摇头,那种毒气必然对自己还是有影响,郎中治不了外国的神经毒气,既然莫云高也敢在毒气里呆着,说明总归不是特别吓人的东西,此时也只能等到明天见到张启山,再询问军医。

  郎中给了一些甘草服在舌头下面,张海琪就和他一起找了一个酒楼,叫了小菜,吃起饭来。

  张海盐多要了一双筷子,放在边上,这一次没有给海虾报仇,他有些懊恼。张海琪把他的筷子收了回来。

  “不要总把自己搞的那么明显。”张海琪说道:“特立独行的行为做的时候很爽快,有什么招惹是非自己不知道。”

  “是不是我在盘花海礁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才让这一切发生的。”张海盐问道,这件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

  “莫云高我相处下来,整个人已经坏掉了。”张海琪摇头:“你有权力报出自己的名字,就算你不这么干,莫云高也会和我们作对,毕竟我们知道他的阴谋。”

  “可——”

  “我哄你一次很耐心了,你闭嘴吃饭,把话题给我结束了。”张海琪说道。

  张海盐叹了一口气,只好把后面一万句话咽了下去。他看着张海琪,觉得张海琪的状态不太对。

  是不是对于刚才的结果也不满意。

  两个人默默吃饭,外面就是长江和岳阳楼,人来人往,张海盐觉得有些游离,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吃完饭两个人散步,问了长沙的方向,上了夜船从长江进洞庭湖在老港转湘江,水路去长沙。

  张海琪忽然变得非常累,上了船之后就睡着了。张海盐睡不着,就在漆黑的江面上看渔火。

  在江上生活过能知道,江风,渔火,船行向另一个彼岸,繁华三千却又无人等候自己,那种自由,孤独,无限的可能性和漂泊的焦躁。

  一夜无话,天亮张海盐醒来,是靠在船舷上睡的,张海琪已经醒来了,也靠在渔船的窝棚边。长沙的港口已经在前方。

  此时是太阳已经放亮,所有的买卖都开始了。

  两个人搀扶上岸,张海盐在这个时候,觉得张海琪有一些不一样了。

  他们往码头里走,张海盐忽然停住了,他看着张海琪,他看到了张海琪的头上,出现了好几根白头发。

  “娘,你在愁什么?一夜白头么?怎么有白头发了?”

  张海琪楞了一下,“哪里?”

  张海盐拔了一根下来,张海琪看着白头发,脸上露出了非常奇怪的表情。

  她捂住胸口咳嗽了几声,招停了人力车。张海琪从来没有过白头发,她算了一下自己的年纪,张家人仍旧会衰老,但她还未活到需要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对张海盐说道:“我说我已经一百多了,你信了么?”

  “张海虾也有白头发?他每天拔。”张海盐说道,两个人就往布防司令部而去。

  知道张启山已经连夜动身飞广州,张海琪就知道她成功了。

  接下来一连串连锁反应,会有无数的变化,他们两个人没有能力去追逐这种变化,他们住回酒店。等待张启山的消息。军医检查身体,在食宿上也得到了礼遇。

  这段时间是张海盐后来回想起来,最愉快的日子,虽然长沙的天气有些习惯不了,但猪油粉,各种辣子血鸭鱼头神仙鸡,吃到飞起。

  每天报纸多有零星的消息,北海司令部的各种小道八卦,也开始多起来。对于他们来说,有消息就意味着暗涌滚滚。

  但张海盐也有一些疑惑,张海琪在他的印象里,永远是精力充沛,从来不会疲倦的样子。但这几天时间里,张海琪每天睡的时间,越来越长。

  最开始他还以为他干娘贪睡。

  但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开始超过了普通人睡懒觉的合理时间。

  张海琪开始每天需要睡十个小时,接着是十五个小时,并且还在不停的提升。

  张海琪自己也很奇怪,但她清醒不了多久,就会剧烈的犯困,无法抵抗睡意。

  终于有一天,张海琪睡着了之后,没有醒过来,张海盐等了整整一天,到下午还不起来,敲不开门,只好翻着阳台去看她。

  睡梦中的张海琪像个孩子一样,平日里脸上的煞气伶俐都没了踪影。张海盐坐到床边,握住张海琪手的时候,此时她的脉搏仍旧强劲,让张海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大人了。

  在这样的场合,握住张海琪的手,已经不像一个孩子握住母亲的手。更像一个父亲握住女儿的手。

  阳光照进来,正好把窗框的影子印在他们身上,张海盐就看到,张海琪的头上,白头发的数量,已经无法用偶然的少白头来解释。虽然不到花白的地步,但数量用拔是绝对拔不完的。

  而且,他也第一次看到了,张海琪的眼角边,有几条若隐若现的皱纹。

  他忽然明白了一个真相。

  他的干娘,开始变老了?

继续阅读:第五十四章 结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