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流水账以及山海隔千年
南派三叔2019-03-12 10:492,209

  这里草草交代一下过程。

  其实在厦门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张海盐和张海琪以及何剪西还有一些交集,这里都一一略过。他们修整一番之后,即刻上路。

  和张海琪重聚对于张海盐来说,如同做梦一样,在心中燃起了新的希望。

  去往长沙的火车行驶在阴雨绵绵的东南山区,莽莽大山湿雾笼罩,车厢里阴冷潮湿,但张海盐心中是暖的。看着窗外有时候雨云闪电频发,他也会想起张海虾,他原先预想的画面里,应该是有他的。

  五味杂陈,让两个人都不说话。

  张海盐仔细考虑了和张海琪的相处模式,切入到正常沟通的方式,最简单就是聊工作,刚见面的时候因为惊讶和太多疑问,所以沟通非常顺畅,但一旦安静下来,就会发现,多年不见得母子,还是会有些生疏的。

  两个人没有共同的生活太久了,母亲又是一个不愿意怀旧,不愿意聊家常的人,套近乎没有那么简单。

  一半情况遇到这种,张海盐都是躺平大家随遇而安的,但张海琪不行,他有些担心张海琪感觉到这种生疏。

  小时候在张海琪面前所有人都是舔狗,只是大家舔的方式不同而已。张海盐就是负责那个绝对不能冷场的。

  张海琪一直在看资料,这一次他们去长沙要拜访的人,叫做张启山。

  张启山是九门之首,九门是长沙的九个盗墓家族,具体背景非常复杂,这里也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张启山同时还是长沙的布防官,刚刚上任不久,日本人在西南活动猖獗,这个调动应该是和遏制日本人的特务活动有关。

  找这个人不是张海琪的关系,是因为张海盐在盘花海礁的报告里,写了当时副官说的和张启山有关的话,进而去调查了张启山。才让张海琪对于张启山有所了解。当时张大佛爷的名号已经无人不知,对于张海琪来说,一个张姓带山字的名字,她肯定会有所其他方面的注意。

  但张启山在长沙耳目通天,所有去长沙查探的特务,进城的第二天都被五花大绑送到城外。两次之后,张海琪在董公馆就收到了长沙寄来的特产宁乡沩山毛尖茶,上面有一张纸条:事不过三。

  此时也就作罢,张海琪不知道张启山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存在的,但既然对方是当政的布防官,又是盘花海礁案罪犯提防的人,多查也有些叨唠,反而容易坏了人家的事情。于是送了回礼,是厦门青津果。

  如今去长沙拜会,算是走投无路,如果她猜的没错,张启山一定也和张家有关。

  但对方如果是张家人,必然是山字辈的。

  山海隔千年,戚戚不可见。山和海在张家的谚语里,是终生不可能见面的两批人。山海相见的时候,张家必定灭亡了。这是她很久很久以前听到的说法。

  不知道自己见到张启山会有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自己作为海字少数几个本家,其实也远离核心,早已失势。对于张家并不了解,这一次她是紧张,也有些期待。

  而此时的何剪西已经在码头边的小旅馆睡了三天,他每日看人来人往,安静入定,慢慢的,已经决定留在厦门。

  他不愿意再漂泊了。但厦门的发展超出他的想象,在租借像他这样的账房并不少见,工作并不好找,而且在厦门,外面的洋行在账房上面不是特别相信中国人。

  他的钱还能够撑一段时间,但租界物价很贵,他知道回乡则只能做体力活,不能发挥所长,有些焦虑。

  钱花着花着,他就开始习惯性的整理钞票来,因为得知道数量,每天才能算的清楚。他又看到了钱上面的涂鸦。

  这个时候,他忽然意识到,钱上面画着的那个嘴巴里有刀片的瘟神,就是张海盐。

  他觉得意外,两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但船上太过惨烈,他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忽然觉得奇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帮自己解围的这个人,和那个瘟神是认识的。

  事后何剪西仔细想过,他是感激张海盐的,如果不是张海盐,他可能早就死了。也没有后面那么多可以怪罪他的事情,但他第一个救他的,还是张海虾,那位先生接济的钱可能是老板没有杀他的关键。

  此时可知道何剪西可能并未认出张海虾的尸体。尸体和活人神态细节都是不同的。但无关紧要。

  何剪西想到了张海虾当时的眼神。

  那这个涂鸦是什么意思呢?是随手涂的?画自己朋友的脸?

  何剪西开始仔细的看所有的钱,很快,他就发现所有的钱上,几乎都有涂鸦,而且涂鸦很急,速度非常快,没有瘟神的那张那么明显,而在其中一张上,用英文划了一个单词:“pls, deliver letters “

  何剪西坐了起来,意识到这是消息,是那个坐轮椅的先生,想要让他帮忙转达的,传达给谁?难道是那个瘟神么?

  他看那些钱,钱上的图案各不相同,有英文,有图案,他找了一张英文比较多的钱,上面的英文是:Killers are not ordinary people。

  杀人者并不是寻常人。

  是什么意思?

  那些杀手么?

  对于何剪西来说,只要能杀人,就肯定不是普通人。

  在那张钱上还有一张图,是一个小孩子,背上背着一个大人,而大人的身上,有一个更大的人。在那个小孩子的手上,画着一张奇怪的人脸。人脸在小孩子的手心里。

  小孩背着大人?大人背着巨人?还是说,小人背着大人,而小小人背着小人。这是一种什么象征?

  手上的人脸是什么?

  何剪西百思不得其解,他想了想,开始把钱上所有的划痕,都临摹出来,他准备去找到张海盐。

  既然这些钱不是施舍,是送信费,自己必须要把信送到。

  就这样,何剪西打开了张海虾临死之前留下的谜语box,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这个box里信息的丰富程度,何剪西只是开始解析和瞎猜,但多日之后,何剪西分析出的这些信息,将改变这个故事的进程。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 长沙大吉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