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认亲
南派三叔2019-03-12 11:152,272

  张海虾的尸体默默的坐在董宅的客厅里,生命流淌,他已经和世界脱开关系,奔向轮回。

  张海琪擦着手上的颜料,来到了张海虾的面前,她摸着张海虾犹如沉睡的脸颊。蹲了下来。

  岁月啊,她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送走自己的孩子。

  “回家了虾仔。”她轻声对张海虾说道。

  这个孩子,从小安静,听话,除了宠着张海盐,没有什么毛病,他总是看着张海琪的眼睛,在上课的时候,在睡觉的时候。他不会去抢夺自己的宠爱,只是在感知妈妈需要什么。

  床边的花从来没有枯萎过,她带的孩子们从来没有走失过,没有邻居告状,没有烧糊过饭。

  张海侠在的时候,一切犹如精确的钟表一样运转。

  张海侠害怕失去那种平静和幸福,所以他牢牢的守着。

  张海琪和张海侠额头对额头,孩子的额头冰凉,似北方的冬天,不似在厦门的夏天。

  她抱起张海侠,往后院走去,将其藏在了墓园之中。墓园之中有很多很多的墓碑。每一次都是告别。她无数次的以为自己习惯了。

  真的是无论活多久,都不喜欢这种时刻。

  张海琪在墓园外晚风中站立了很久。风中墓碑中吹过,呜咽环绕,呜咽环绕。

  张海盐醒过来的时候,浑身赤身裸体,是趴在床上的。

  他想了想之前发生了什么,这个动作让人浮想联翩。但立即他想起了张海琪。

  “娘。”他迷糊的自言自语了一声,就看到张海琪就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看报纸。没有理会他。

  张海盐感觉他的背和手臂非常刺疼,回头看,却发现背上和手臂上什么都没有。

  “娘,我怎么了?你对我做了什么。”说着他就去拉边上的毯子。

  “帮你重新处理了一下背上的伤口。”张海琪说道。

  张海盐松了口气,就看到门被打开了,有下人送进来早饭。张海琪还是自己的脸,张海盐条件反射想吐出刀片,发现嘴巴里的刀片都没有了。

  下人很快出去,张海琪就道:“别闹了,我两张脸在这里都能用。现在我是董小姐的朋友。”

  张海盐围着床单从床上下来,找自己的衣服,睡衣就在床边上,他躲在角落里换完,就道:“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董小姐?你怎么在船上不认我?你昨天和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么?”

  张海琪翻动报纸:“不是董小姐,难道是董夫人么?我知道你在马六甲有没有学坏变成张瑞朴那样的人?你和张瑞朴的人混在一起,我高度怀疑你已经变节了。当然要观察一段时间。”

  “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我对娘会有二心么?”张海盐道。

  “你单独一个人出现,我就对你没有信心。”张海琪放下报纸。

  张海盐的眼神黯淡下来,“我没保住海侠。”

  “好了,吃饭。”张海琪坐到餐桌上:“我小时候不是和你们讲过一个故事。事情要往长远看。还记得么?”

  张海盐摇头,他熟悉干娘的套路,大部门时候干娘这么说,肯定是没说过,现编的。

  “100年后你也会死的,长远的遗憾,反复的唏嘘,对于后世来说,也都是一笔带过。终究会不存在的东西,现在你就能克服。你只要知道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你和他共存于时空的事实。”张海琪道。

  张海盐品了品,一如既往他没有第一遍听懂,张海琪把边上的一叠资料递给他:“给自己一个难过的期限,尽情难过,然后做正事。”

  张海盐翻看这些资料,都是昨天张瑞朴一样的资料,后面是莫云高的资料,资料上有照片,穿着军服,非常干练的一个人。上面写着西南金边军排长。

  “这是他没有升职的时候。后来快速升到了师长,并且控制了北海。现在他这一只军阀也归联合军政府管辖,但实际上还是自治的状态。和政府的关系很微妙。”

  “昨天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张海盐还是不相信。张海琪说道:“你觉得我有变老任何一分么?”

  张海盐仔细观瞧,张海琪不仅没有变老,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海上闭门不出,显得更加年轻了。

  这其实是不可能的,他出门那么久,不可能一点岁月的痕迹都看不到。

  “您一百多岁了?”那岂不是干太祖奶奶的岁数。他绝无法相信。张海琪显然没指望他能信,也不解释。“没事,你总有一天会相信的。”

  “张家那么厉害,南洋档案馆被拔了,他们不出动其他档案馆报仇么?”

  “我们从两年前开始,就联系不到张家。”张海琪默默道:“但历史上有好几次,都是相隔十年以上才再次联系,张家时不时会进入静默状态,你指望不了他们。”

  “老板真是任性,吼。”张海盐吃着面包,嘴巴里没有刀片,他觉得不舒服,吃东西都很不习惯。“对于我来说,娘就是南洋档案馆,就是老板,娘你打算做什么,我们为海虾报仇么?”

  “莫云高在北海经营多年,非常成熟,不似一般军阀,占领一个地方就想收几年税就走。所以联合军政府也以安抚为主,不会专门去刺激他。我们只有两个人了,两个人对一个城的士兵,非常困难,况且他身边是有很多少数民族高手的。”张海琪道:“但他在南洋散播瘟疫,怎么看都是做试验,他真正要做的事情还没有显现出来,我担心,他会——”

  “在国内散播么?”

  张海琪点头:“目的不明,这个莫云高行事乖张,这件事情如果不查清楚,我担心恐怕不是简单报仇的问题。”

  “当时花头礁案,我们上报之后,档案馆没有继续追查么?”张海盐本来就有这个疑问。

  张海琪看着窗外,“这个案子被张家暂停了。”

  “为什么?”既然张家是监控奇怪事物发生的,为什么这么奇怪的事情,张家反而要停呢?这个东北黑帮也太任性了。

  张海琪没有说话,她其实知道,张家干涉案件调查,只有一个可能:停止的案件和张家族长有关系。

  “我们得重建档案馆,并且处理掉莫云高,他已经知道了南洋档案馆的存在,按道理是不能活着的。但现在我们两个的实力不够。要先去长沙,找一个人帮忙。”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 流水账以及山海隔千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