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南海瘟疫船
南派三叔2019-02-18 15:542,603

  张海盐再度探头,没有看到更多的信息,他靠回到阴影里,奇怪道:“这礁石下面有什么?”

  “你说,这十年来,他们是单挖这一块礁石,还是把这里的礁石都挖了一遍?”张海虾问道。

  张海盐点头,他知道海虾的意思,但礁石下面能有什么,礁石就是海底大山的山顶被珊瑚礁包裹形成的结构,如果挖遍这里的礁石,难道礁石中有什么特殊的矿产?或者说陈年的珊瑚礁中包裹了什么珍贵的宝物?

  “下去看看?”

  “下不去,你看这些岗哨成环形结构,没有死角,照明也非常足。”张海盐道。心说不知道这些工人是不是十年前的乘客,在这里被劫持当了十年劳工也够惨的。“老规矩,抓个人问问。”

  两个人四处观瞧,这种蒸汽客轮甲板上只有一个船塔,上面有两个巨大的烟囱,主要上层建筑布置在船体中部,上层建筑和船艏楼、尾甲板之间布置货舱。船艏柱笔直,水线下内收,典型的北大西洋艏。

  哨塔就在上层建筑的顶部,围绕两个大烟囱大概有七八个岗哨,有绳索挂下来,连在船舷上,大概有上百条,上面隔着三四米挂着一个清光风灯。甲板上很干净,不见任何人。

  船舱和船艏还有上层建筑的窗户都是暗的,似乎里面并没有人,但张海虾摇头:“船舱里有人生活的味道。里面肯定有人。”

  “你又闻到人上厕所了?”张海盐怜悯地看着张海虾。张海虾没好气,一字一句道:“我闻到了酒味。”说完张海虾指了指一边,正好船艏楼有人出来检查被打灭的灯,证实了他的说法。但船艏楼离他们还挺远的,窜过去很容易被发现。

  从船艏楼里出来的人,都穿着军装,看了看地上的碎灯玻璃,就和上面的岗哨用桂西方言交流,神情很是疑惑。这些人也是中国人,中国人和马来人,从来都是中国人难对付一点。越靠近本土的中国人,越难对付。不过,这一次张海盐算是听懂了几句,说的是刚才在那边礁石上遇到了两个身手不简单的人,现在出现了异样的情况,可能是那两个人的缘故。

  说完哨兵就点头,全部端起了枪,对准甲板。甲板上也出现了士兵,手枪全部上膛,开始检查起来。

  张海虾看了看张海盐,面有愠色,显然对于张海盐刚才莽撞处理那些灯有意见。

  张海盐在黑暗中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们两个身手惊人,但是时代的悲哀,他也知道自己在那种自动手枪下绝对没有还手的机会。

  心念转动,张海盐迅速抬头,对准中间礁石坑洞处的青光灯吐出一枚刀片,寒光精准,一盏青光风灯被打碎,火星玻璃落了一地,下面立即骚动起来。张海盐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在人之常情中做文章,他做事绝对不周到,但“人之常情”是:有事总要多想一步,但他不,他就生存在你多想一步的那二十秒、三十秒里,那是他的绝对领域。

  下面的礁石比船要重要,如果礁石上的灯被打碎了,说明可能有人已经潜到礁石上了,所有人都会紧张起来,出现二十秒的认知缓冲。

  二十秒足够了。

  所有的守卫和搜查的人全部看向礁石,张海盐抓住张海虾的手,贴着地面,用了一个人类极难办到的动作,将张海虾甩了出去,张海虾落地直接一撑手,贴着地面滑入了船艏的门里。

  接着张海盐也滚了出去,两个人的动作毕竟太大了,楼上一个哨兵几乎就要转头看到了,张海盐猛吐出一口刀片,刀片贴着甲板滑着打进甲板上一个人的鞋底里,那人“哎呀”一声,那哨兵将转未转的头被叫声吸引了一下,在那一瞬间,张海盐就滑进了船艏楼里。

  张海虾接住他,“他们一分钟内就会发现。”

  “一分钟还不够?”

  船艏楼是一个值班房间,有楼梯在房间中间,可以下到下面舱区。下面是货舱,二人一下去,他们就看到了无数站着的腌制尸体,尸体上是厚厚的一层盐疙瘩,足有上百具,非常壮观骇人。尸体形态各异,男女老少都有,眼球都因为脱水萎缩不见,脸上的窟窿望着地面,令人毛骨悚然。

  货舱中没有灯,所有的窗户,都从里面被糊上了,外面的灯光也透不进来。整个舱,只有一个光源,在舱的最深处,有一个隔断,隔断上有一个舱门,门开着,里面点着暖色的灯,灯光非常亮,显得非常暖和。

  两个人走入尸体堆中,往前探去,就看到货舱尽头的隔断里面,有一个穿着明显不同军装且有军衔的人,他带着口罩手套,正在往一具尸体里注射什么东西。张海虾捂住张海盐的嘴巴,用唇语说:“味道很刺鼻,不知道是什么药水。他在干什么?”

  张海盐推开张海虾的手,用唇语回答:“直接问他。”说完刚想往前,就听到有电话响,那个军官接起来,拉掉口罩,人非常年轻英俊。他听了一会儿电话,用官话对电话道:“以这里离盘花海礁的距离,游是游不过来的,如果能游过来,那肯定是张启山的人,把冲锋枪拿出来,如果是张启山的人,你们这么找是找不到的。” 看样子是甲板上打下来的。

  张启山?

  张海盐愣了一下,但没有迟疑,打电话的瞬间是人生第二没有防备之刻,他一下发力,冲入隔段之内,刚想制住军官,几乎是同时,军官猛地转头拔出了手枪,对准他的头就是一枪,一声巨响,张海盐反应奇快,偏头躲过子弹。

  灼热的子弹划过他的脸,让张海盐冒了一身冷汗。

  这冷汗不是因为子弹,而是那军官的动作毫不迟疑,早有准备,显然早就在等他进攻。他轻敌了,他多久没有轻敌了,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一瞬间,自己轻敌的心态让他生出巨大的恐惧。

  这个恐惧不是来自于敌人,而是来自于干娘对他的教导。他的干娘,对于轻敌这件事情,是会给予最可怕的惩罚的。对于他们这一派来说,轻敌,是绝对不允许犯的错误。但他离开了十年之后,竟然还是忘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张海盐躲子弹的时候,嘴巴里的刀片就射了出去,刀片打进军官的嘴巴里,直接穿透,从后脑打了出来,血从后脑炸开,军官直接被蹶翻在地上。

  张海盐知道他的力道失控了,立马上前一把扶住军官的脖子,踢掉他的枪,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军官的嘴巴里全是血,痛苦地看着张海盐,想要掰开他的手。张海盐说道:“我松手你就会死,你告诉我,我就帮你缝好伤口,以后就是晚上多上几趟厕所,其他没事的。”

  军官的眼睛发飘,一直看向一边的一个柜子,柜上全是福尔马林泡的瓶子,还有一些抽屉。张海虾悠闲地走进来,关上门,开始去翻那些抽屉,里面全部都是文件。

  军官的血流了一地,直接翻起了白眼,似乎快要休克了,张海盐只好松手。张海虾从柜子里找出一叠东西,翻了翻:“上面的士兵很快就会下来,你最好做一下准备,然后,你看,我知道他们在找什么了。”他撕下一张文件,给张海盐看,上面写着:关于中国南海明朝瘟疫船的研究。

继续阅读:第六章 沉船里的东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