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安号
南派三叔2019-03-05 11:507,007

  故事说到这里,需要把之后的一些事情提上来讲。

  我们都知道张海盐之后将登上南安号,经历一番冒险,如果他在三天内没有查清瘟疫的元凶,那么南安号就会起航,他和张海虾再重聚的日子,必然会有一些久远。因为当时马六甲到厦门再回来,最少也得几个月时间。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都不会得到张海虾任何的消息。

  所以此时必须要全力已付,多余的想法虽然对其内心有所安慰,对于结果都是负面。

  张海盐放弃反抗,准备上船遵守契约的时候,张海虾被送下楼来,出到街道,两件事情几乎同时发生。

  在那段时间里,遇到何剪西之前,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我们能推测,张海虾发现了四周环境中一些“异样”,从这些异样他洞察到了某种危险。

  张海虾是作为南洋档案馆最优秀的机要人才毕业的,如果不是张海盐,他早就进入南洋海事衙门当参谋军官,现在可能早就掌权机要部门了。和张海盐厮混的这段时间,他们极少遇到劲敌,没有表现的机会,甚至张海盐都已经快忘记了这个小兄弟当年是多么聪明,聪明得犹如妖怪一样。

  出于立场、形势等一系列原因,张海虾没有把这个危险告诉张瑞朴,但他显然认为这个危险极其严重,就在那几分钟里,他写了一些东西下来,并且将这些信息全部都藏入了那一叠纸币当中,交给了何剪西。他希望,就算只有一线机会,这些信息可以传达给张海盐。

  在后来张海盐知道了这十几分钟张海虾推测出的事情,和他查到的事情相比较,竟然几乎一致后,才真正意识到,张海虾在他的生命中,一直在起一种怎样的庇护作用。也明白了,张海虾在当时,心中必然觉得,自己和张海盐再无再见的可能。

  这张带着永别的钞票之后如何到达张海盐手中的,带有极大的传奇性,我们暂且不表。

  而那个时候排队上船的张海盐也正式开始登船。南安号在那一刻从外港进入停泊位。

  码头上人山人海,除了人之外还有各种货物,巨大的热浪裹着人的汗臭狐臭味,充斥着空间,最可怕的是嘈杂的人声,几乎让人无法听见任何的东西。

  海风时而狂浪,时而停滞,张海盐的军装都已经湿透,拿着军帽当扇子。张瑞朴十分大方,给他的船票带着请帖,是最好的客房,当仍旧躲不过码头这个修罗场。

  而巨大的南安号出现在张海盐视野里的时候,这个庞然大物还是让张海盐惊叹了。他仰头看着黑色的船体和上面四个大烟囱,开始明白,这个世界和他们刚来南洋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

  厦门,在当时是遥不可及要用命去承受的彼岸,但在这种巨轮之下,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张瑞朴的随从没有跟着上船,而是默默地目送着他。张海盐如同亲眷告别一样,努力地挥手装作他们是相送的人,而那两个青年几乎是瞬间,消失在了人群当中。他稍事松了一口气,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水手已经朝他走了过来。对他点头:“你好,张先生,您是张瑞朴先生的侄子?我是专门来服务你的。”

  张海盐看了看水手,水手狡黠的看着他,张海盐心说有钱真好,到处有人替你眼线办事。

  他走的是贵宾通道,水手在反复核对了他的船票之后,带他登船。下面的平民通道非常拥挤,他低头往下看,就知道这一次在南安号不可能闲着,查案的难度要比他想的大的多。

  “船上就是一个小社会,您现在步向天堂,而下面就是人间。”水手说道。

  不,我估计也无法享受这个天堂,张海盐心里明白,在船开的之前的三天,他是不可能有享受额时间的。睡觉都够呛。

  “和我介绍一艘这个船。我好完成张瑞朴先生的嘱托。”

  水手本身就有导游和介绍的工作内容,所以轻车熟路,他一边寻找缝隙让张海盐可以走的快一些,一边说道:“南安是一艘巨大的船,在这条航线上属于绝对的大船,大船意味着可以有更大的蒸汽机锅炉,船在海上跑的非常快。”

  “和所有的船一样,他有三种仓位,头等舱二等舱和三等舱,本质上说,头等舱和二等舱人员是可以互通的,二等舱更多是服务于可以住头等舱但没有买到票的客人。但三等舱则是相对独立的,有独立的活动区域。二等舱和三等舱的条件并不是差一等那么简单。”水手对张海盐笑了起来,“但,三等舱有乐子,所以有些客人未必喜欢呆在头等舱里。”

  “哦?”张海盐大概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海上毕竟寂寞。而且,海上也会让人发生变化,好人会变得凶残,好女人也会变成荡妇,这就是海。”水手轻声说道:“相信我,不一样。”说着指了指一边三等舱上客处,那边有一些穿着比较鲜艳的女的。“她们在岸上做工,每年回厦门一次,船上也不会闲着。她们的丈夫都是默许的。”

  张海盐远远看着,那些女的都有些姿色,边上拿行李的男的,身体佝偻,眼色阴诡。

  “因为船的结构问题,船头和船尾的稳定性更差一些,三等舱都分布在这些地方。船的甲板上有一个建筑,有四层船舱,这里基本上就是头等舱的活动区域,舞厅游泳池沙龙应有竟有,顶部有舰桥,观景台,发报室,下面有服装间,餐厅,露台酒吧,室内球场。”水手接着介绍头等舱的区域:“这些反正我是不喜欢,你们头等舱的大爷也许更感兴趣。”

  张海盐抬头,头等舱刷着白漆,看上去就干净很多,如果是和张海虾一起来查案,他肯定会把这些都享受透了,过一把大爷瘾,但如今这些词语更多是在他心中把这艘船大概的样子显现出来。

  他心里开始有简单的计划。

  上一次南安号靠岸,是从厦门驶出,去往法国,船在马六甲沿线去了四个港口,在大马整体停留了一个月时间,等待大马各地的货物把船装满,也让船员放假,从船上下来的人,往马六甲各地都携带了瘟疫。从船上的情况来看,船上并没有爆发瘟疫。

  为何南安号不停地传播瘟疫,自己却没有事呢?

  两种可能。

  1,那些人是在船上就得病了,只是被人控制没有发病,下了船一定时间之后才发病。

  2,传播瘟疫的人有能力让人在下船离开的时候,才染上疾病。

  发病的人的村庄都在不同的区域,说明发病的人是精确挑选的,这些人都是底层商人,所以都住在底舱。因此传播瘟疫的人应该躲在底舱里,而且应该是一个熟络的善于搭话的人。

  简单推理,这种船上就算没有瘟疫,底舱出现腹泻痢疾传播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所以船医会定期给客人药片和药水,可以非常容易控制发病时间,而船医因为受人尊敬,也会得到很多情报,船医是第一批嫌疑人。所以张海盐要最快速度去医务室。

  他只有三天时间!

  “前面的是谁?”张海盐看到队伍梗阻,前面排着很长的队伍。

  水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在他前面排队的是一群白人,看样子应该是美国人,身上的衣服都很脏,其中只有一个西装合身带着眼镜的年轻白人,似乎是专门做文书工作的。有很多当地的脚夫带着行李往上走,这一群白人数量已经非常多了,加上脚夫和行李,使得上船的通路非常得窒碍。

  行李都十分的庞大,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年轻白人很仔细地查看,让他们不要太粗鲁。

  这些白人非常放松,谈笑风生,指指点点。

  “这些是大老爷中的大老爷,都是华尔纳先生的随从。”水手说道:“他是在马六甲做老物件的考察的,现在去厦门,包了一层头等舱。你看他们的行李。”水手低声说:“我们都知道,里面都是火枪,步枪和冲锋枪都有,据说他们要去中国南疆考察。这些美国人都是退伍的军人。你看那个带眼睛的老外,很害怕里面的火药走火。”

  “我是说那个女人。”张海盐在这群老外中,看着一个中国人,这是一个娇小的中国女人,曲线窈窕但是身高不高,浑身裹着莎莉,脸和头发都包着,似乎是在防晒。

  水手这才看到,脸色都变了一下,“她怎么现在才上船,我们一直以为她已经上船了。”

  “这是谁?”

  水手的语气都发生了变化:“这位是船东的女儿,董小姐,我们的少东,这一次从其他地方驻留马六甲,然后坐自家船回厦门,托她的福,船上的食物都是从马六甲海运仓库里运上来的欧洲酒和腌肉,咱们不用吃疫病区的东西。”

  张海盐咪起眼睛,“她和华尔纳是朋友?”

  “如果不是船东的朋友,你怎么把火枪带上船呢?”水手说道:“你可别去惹她,她在马六甲是拿督的身份,张瑞朴先生都要从她这里拿通关的法令。”

  张海盐的眼睛更咪了,“你们都听她的?”

  “当然半条航线的船都听她的。”

  张海盐拍了拍水手的肩膀。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单的想法。

  他们排了大概一个小时队,终于上到了船甲板露天遮阳棚下的候客区,所有的头等舱客人都在这里休息,然后有水手给他们喝迎客茶。吃消毒药片,对随身行李消毒。

  董小姐没有利用特权,而是也在这个区域喝茶休息。美国人都各自坐在桌子上,她一个人一桌,正用漂亮的眼睛远眺霹雳州的热带风光。

  张海盐上去,水手示意他休息,没有可能插队老板,所以在这里得耐心等候,就继续下船接待下一批客人。

  张海盐看他一走,立即站了起来,来到了董小姐的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惊了,张海盐在瞬间看到边上的美国人全部看着他,几乎是同时,他发现这些美国人都把手插进了口袋里。一片扳机扣开的声音。

  哦,张海盐心中好笑,有钱人,董小姐应该是一个极度有钱的人,这个保镖阵容排场真大。

  张海盐看了看董小姐的眼睛,董小姐根本没有看他,还是看着外面的热带风光。边上有一个白人大汉就站了起来,朝他走来。

  “朋友,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那个大汉说道。

  张海盐也没有理会这个大汉,对面前的女人说道:“董小姐,我是来救你的。你有重大的危险。”

  董小姐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张海盐,白人大汉已经揪住了张海盐的脖子。

  “董小姐,要不要把他扔下去?”

  张海盐感受了一下白人大汉的握力,这样力量的人,他可以在三秒内拧断脖子。先抓住手腕,然后翻身直接手腕后翻扭到大汉身后,然后另一只手反手勾住他的脖子,手腕一拉,勾手反方向一拉,脖子就断了。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会立即被边上的人打成马蜂窝。

  董小姐打量了一下张海盐,摇头:“你未必能把他丢下船,哈迪逊先生。而且他是头等舱客人。”说着董小姐往椅背上靠了靠:“请你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话。”

  “我是从槟城来的,董小姐,我看你虽然并不声张,但是戒备森严。”张海盐看了看边上的美国人:“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身上肯定带了特别贵重的东西,要运回厦门,所以你坐自己的船,并且暗中准备了那么多人手保护。”

  董小姐没有说话,张海盐继续驴她:“实不相瞒,这个消息早就泄露出去了,我从槟城来,我在槟城的时候,偶然中在酒馆中听到一群人,说要来劫持这个东西。我这个人古道热肠,留心偷听偷看,已经把这些人的样子全部记了下来。”

  董小姐仍旧看着他,看眼角似乎觉得好笑。

  “然后呢?”

  “然后我早就想好了,我不能让这群人得逞,董小姐,我是头等舱客人,而且还是军官,我有义务保护华人的安全,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我有一个提议,就是,你借我几个人,我在船上溜达一圈,你帮我广开通道,我去把那几个人给你找出来。在船开之前,我们解决隐患。”

  张海盐拍了拍身后的大汉:“我觉得这个就不错。”

  张海盐是有信心的,首先,他分析董小姐的情况,董小姐身边的外国人,贴身保护她的,就有超过十个人,反应都很快,董小姐只是一个富二代,这么恐惧仇杀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董小姐身上有非常贵重的东西,这个东西价值连城。防的不是寻仇而是抢劫。所以自己的说辞虽然唐突,但是如果这个财物真的贵重,董小姐是会重视的。如此他就可以带着特权在船上尽情调查。不用偷偷摸摸。

  说实话,三天时间要想查出瘟疫来,必须有船方的协助。

  董小姐又转头看了看外面的风景,如果张海盐能看到她的脸的话,就意识到她是不耐烦。但她的表现还是如张海盐所料,她想了想,开口道:“你言之凿凿,那如果找不到呢?这位先生会如何解释这件事情。”

  “哈哈哈,如果找不到,就是他们喝酒乱说,我自罚三杯,董小姐就当我西献错了殷勤。”

  “这种说法,听上去是这位先生想利用这个借口,在船上调查自己想调查的事情,希望骗取我给你的特权,好行方便。”董小姐看着张海盐。

  张海盐楞了一下,心中一个尴尬,这也太准了。

  张海盐对于富家千金是有偏见的,他承认他从未想过董小姐会毫不犹豫的打脸。一下不知道如何接话,董小姐就对一边招了招手,刚才他排队时候一直检查货物的带眼镜的白人走了过来。

  “斯蒂文。”

  这个叫斯蒂文的白人过来,董小姐和他耳语了几句,就对张海盐说:“不管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先生,我没有空来陪你玩游戏,秉着航运一切安全优先的原则,我给你这个特权,并且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船开之前,如果你找不到你说的那几个人,那么我就要行驶船东的权力逮捕你,并且让你去厦门坐牢。如果你拒捕,我会准许我的人当场击毙你。你敢不敢答应?”

  张海盐就楞了,这时候董小姐的房间准备好了,董小姐接过钥匙。站了起来,看着张海盐:“十秒钟,回答我。”

  本来局面全部在张海盐的控制之下,如今董小姐掌握了一切。

  张海盐根本没有时间考虑,看着董小姐转身就要走,立即站了起来:“我有信心,那如果我找到了那几个人呢?”此时怎么样也要打肿脸充胖子了。“你找到再说吧,斯蒂文会跟着你。帮你疏通关系。”董小姐飘然而去,美国人也都跟着离开,只剩下那个带眼镜的白人,冷冷的看着他。

  张海盐等到看不到董小姐,才放松下来,对斯蒂文说道:“最近千金小姐的成色见长。”

  “你贵姓。”斯蒂文问。中文非常流利。

  “我姓张。”

  “张先生,我现在回房间收拾一下,一个小时后,我们在这里汇合,我正式开始计时,计时之后72小时内,你得找到你说的那群匪徒。”斯蒂文提上自己的行李,行礼然后走进了头等舱。

  张海盐叹了口气,看了看外面的风景,海鸥在飞,阳光很毒,三等舱的客人还在不停的上船。“好,散播瘟疫的坏蛋,我来了。”

  345号房间是三楼的头等舱房间,他进了房间才意识到什么叫头等,因为这件房间太豪华了。

  这是一个套房,但是不仅仅只有一个客厅,还有一个独立的餐厅。这在空间狭窄的船上已经非常奢侈了。房间对面就是服务生的房间,沟通非常方便。以这个房间的大小来看,每一层只有一间同款式的。刚才的水手敲门,又拿进来一个包裹。

  “这个是定房间的时候,先上船的一些日用品,张瑞朴先生让我在您上船的时候给你。”

  张海盐打开那个包裹,里面有一张船的设计图。和一个电报地址,还有整两条烟。

  是他换成张海虾推荐的烟之前,他最喜欢抽的那种恶臭难闻的烟。

  附带纸条:恭候您的好消息。随时电报联系,人我会照顾好。

  张海盐躺倒在弹簧床上,拆了一包叼在嘴里,看着天花板。

  张瑞朴说的没有错,他们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他在船上的活动,应该也逃不过他的法眼。

  他爬起来开始洗澡洗衣服整理头发。为了张海虾,他得做一个模范的侦探。

  ********

  斯蒂文也换上了军装,显然也是当过兵的,并不想和张海盐两个人并排走的时候,让人留下书记官的印象。两个人首先去了水手舱。

  水手们非常忙碌,都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宿舍里的人不多,张海盐并不害怕奔波,他可以同时熟悉环境。第一步,照例先碰碰运气吧,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一定会滋生大量的八卦,这些八卦中有时候会藏着一些线索,到了一个地方,先了解八卦是不会错的。

  他这种行为是完全和自己刚才驴别人的说法不匹配的。但斯蒂文保持着极大的耐心,张海盐本来还准备了另外一套说辞驴他,后来发现完全不用。斯蒂文只是介绍他,然后要求别人配合他。

  除去所有船都有的那种志怪故事之外,有三等舱有关的,一听就是事出有因的故事,有三个。唯一让他十分在意的,只有一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提及率最高,而说的人,都会有个话头:就在不久之前。说明发生的时间很近。

  有一个叫做宋猜的水手,忽然不见了。

  宋猜是个越南人,他是在到达马六甲之后第二周,就不见了,当时船航行在海上从一个港口去另外一个港区,上一个港口船开船的时候,人还是在的,船开之后,就不见了。(南安号到达马六甲之后,停靠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并不是都在码头,有时候它要开到大陆的其他浅水港附近,接受大宗货物。在这里开船之后其实也不是立即开往厦门,而是要绕道新加坡深水港,最后一次上重货。)

  (当时新加坡深水港的地位已经开始威胁马六甲,熟悉这段历史的人可能很了解,这里暂且一提。)

  很多人都说宋猜跳海了,水手在海上时间太长,出现抑郁跳海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整理宋猜房间的时候,他们发现宋猜的床下面,有一只藤箱,藤箱里都是一只一只的宽口瓶,里面全是苍蝇。

  苍蝇大都是活的,都是宋猜在船上抓的,这种大船上老鼠和苍蝇都能够存活,而且种类很多。

  这个行为非常的奇怪,因为是马六甲的船,很多人都觉得和降头有关系。当时他的室友告诉其他人,宋猜从到达马六甲之后第三周开始,就有些怪怪的。半夜经常出去,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去干嘛,现在只是算一算,宋猜半夜应该是出去捉苍蝇了。

  后面的发展就有些离谱了,都开始传宋猜捉来的苍蝇,都是自己吃的,他是中了降头,要变成蜥蜴了。

  也有说,宋猜得了重病,在自己身上种蛆,是要吃掉自己身上的一个肉瘤,那个肉瘤里有个鬼,如果不吃掉就会长成一个人。

  在这个八卦里,最离奇的就是那一箱子苍蝇。而且从档案室查阅的资料来看,那箱子的苍蝇是真实存在的。

  这件事情大体是真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张海盐听完之后,这艘船上,苍蝇要比其他他坐的过船多一些。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苍蝇苍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