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猪笼草
南派三叔2019-03-05 18:042,436

  张海盐的攻击持续了七分钟,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战斗应该瞬间可以结束,但没有想到,两个杀手竟然完全招架住了。即使张海盐占据了绝对上风,但两个杀手毫不惊慌。

  对于普通人来说,双拳双脚双肘双膝,人真正用来直接杀死对方的就这么几个部位,但张海盐还有舌头下面的刀片。

  完全放开格斗的时候,张海盐犹如一只动物一样,刀片不仅会忽然射出来,还会叼在他嘴巴里划过对方的喉咙和手腕。以普通人的反应速度,是不太可能和他周旋的。但七分钟之后,这两个杀手已经十几处带彩,但仍旧没有慌乱。

  因为吸入了毒气,张海盐的发力有所停顿,他的肺部开始灼痛,动作开始变慢。终于,两个杀手找到一个机会,射出匕首,在张海盐闪躲的瞬间,两个人直接冲出走廊,冲进了餐厅,然后就开始拍手。

  张海盐追了上去,餐厅的门很多,两个杀手已瞬间分开,冲入黑暗中。

  张海盐找准一个刚想追过去,忽然肺部一疼,跪了下来。

  他深吸了几口气,咳了几声,瞬间冷静了下来。

  对方太有章法了。

  不能追,刚才他们拍了几下手,既然有第一个陷阱,就可能有第二个,自己已经暴露了。而且自己的内脏已经受伤了。

  张海盐立即退回去,把何剪西扶起来。何剪西靠在的墙上,看着船警的尸体,开始呕吐。

  “你真的检举我啊,表弟。”张海盐说道。

  “他们来巡逻,发现了我。偷渡客是要坐牢的,我不想被你连累,我要去旧金山,我没有钱再买票了。”

  “你要搞清楚,在这艘船上,你才是偷渡客,我是有船票的。”张海盐从口袋里拉出船票的一角,低头看了看船警的尸体,都是一击毙命:“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

  何剪西显然震惊又难过,不知道怎么说。

  “这艘船又怎么了?”何剪西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我会告诉你的,这些人可能是海盗。咱们要先放下个人恩怨,否则船上的金钱要被劫持,妇女要被糟蹋。”

  “妇女不会被糟蹋的。”何剪西说道:“她们是女人。”

  “女人?”张海盐楞了一下,刚才打的时候,太激烈了没有注意这个。

  “我闻的出来,是女人的味道。”

  张海盐看着何剪西,捂着胸口问道:“女人是什么味道?”鼻子好的人,不知道每天生活在怎么样的生活中。

  何剪西没有回答,看着张海盐捡起防毒面具,把船警的尸体拖到医务室里。

  “如果是海盗的话,我们要提醒船上的人。你在做什么?”

  “别想太多了,表弟。”张海盐说道:“我们未必能活着去通知任何人。”

  何剪西楞了一下,自己爬起来,靠墙站着深呼吸。

  张海盐放下尸体站在医务室,看着正在消散的毒气,这是一个陷阱,从那个引路水手死可以知道,设置这个陷阱的人,一知道张瑞朴的水手和他的关系并指导他上船查瘟疫的事情之时,就注意他了。

  如果不是斯蒂文要杀他,他跳海逃生,那他当天就会着急在开船的时候到医务室,现在可能已经死了,老天给他运气,他的调查被斯蒂文中断。让他到达这个陷井的时间晚了将近两天。

  这是一个天和地的差别。因为在当时,杀手们是知道他什么时候到达陷井的,严阵以待,但他跳海之后,杀手们在陷井久等不到,就变成了一个不知道何时会有猎物的情况。

  前一种注意力高度集中,后一种会恍惚然后逐渐懈怠。

  最大的不同是,他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倔强的何剪西,执意要检举他。

  如果没有这一连串巧合,他怎么样都是死。

  但最让他意外的是,船医都死了。

  之前的调查里,船医中有三个人高度嫌疑是散播瘟疫的凶手,现在这些人都死了。也就是说,除了船医之外,船上还有人参与了散播瘟疫的事件。这些人战斗力很强,下手很狠,这些船医可能只是被利用了,现在被全部灭口。

  医务室的毒气逐渐散尽,他带上防毒面具,让何剪西不要靠近,自己进去掰开了船医尸体的嘴。

  尸体里塞了一个气瓶,气瓶的栓用一根钢丝从尸体的脊背穿孔出来,顺着椅子脚贴地到门外。

  刚他才进来,外面的人一拉钢丝,毒气就从尸体嘴里释放出来。

  他把伸入尸体的喉咙里,把毒气瓶扯出来,上面都是德文字,是德国生产的军用毒气。

  他看着毒气瓶,想了想,忽然有了一个灵感,他开始翻找,最后在房间的药品柜子里,发现了很多这样的毒气瓶,足有五六十个,堆满了各种柜子的角落。

  张海盐明白了。

  他从医务室走了出来,提着毒气瓶,何剪西就问道:“你告诉我,我还能去旧金山么?”

  张海盐把毒气瓶举给他看。

  “这是军用毒气瓶,很难搞的,能值不少钱。”如果是因为他上船查瘟疫案子,被凶手注意到了,要杀他灭口,最多是枪杀或者下毒,怎么会用这种专业的毒气瓶。

  这一看就是提前专门准备的,也就是说,凶手一开始,就是针对他,要杀他。知道他身手好,所以设计了这种杀人方式。

  为什么呢?张海盐想不明白,他完全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难道,是张瑞朴和对方说好的,但如果要杀他,张瑞朴在船下就可以下手了。

  如果不是张瑞朴,那——

  看到柜子里更多的毒气瓶的时候,张海盐忽然就醍醐灌顶,明白了整个逻辑。

  如果杀手要杀的不仅仅是他呢?

  如果杀手要杀的,是所有上的南安号上的,查瘟疫事件的人呢?

  那他查到的那个明显的线索,根本不是凶手意外留下的,而是故意的蜜线(猪笼草为了捕猎昆虫,会在身上分泌一条带甜味的线,蚂蚁会跟着这条线进入到猪笼草的笼子里)。

  所以查瘟疫案的人,最终都会登上南安号,然后查到这个线索,然后进入他们的毒气陷阱。

  那么,如此说来,他想到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

  他没有再管何剪西和尸体,对他道:“自己找到个地方躲起来。”一路狂奔来到自己房间对面的水手值班房间。里面的水手已经出去寻楼了,他打开水手房间里的水手名录,开始翻找。

  宋猜宋猜宋猜。

  宋猜他找到了,有备注,中越混血,中国名字叫做:张海云。

  这是南部档案馆的命名规则,张姓中字为海末字取诗词字。

  南安号,是猪笼草!他是在提醒后来的特务:整个瘟疫事件,是捕猎南部档案馆外派特务的猪笼草。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去哪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