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派三叔2019-03-05 11:351,318

  警察互相看了看,就笑了:“这么着急?白日行淫?”

  何剪西满脸通红,虽然他是气红兼吓红的,他被窝里何时多了一个女人?

  刚才他可以确定被窝里是肯定没有人了,张海盐钻了进去,也是他亲眼看见,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女人了。

  难道,张海盐是男扮女装?

  不对,他刚才不是半裸的么?

  何剪西完全蒙逼,而且他刚才和我说啥?要举报我做同伙?信息量太大,何剪西的冷汗都要出来了。

  但警察看来,这小子是害臊了,不由笑的更加厉害。就听到被窝里的女人说道:“胡说,哪里是白日,天下没有白日的道理。”

  “船上的女人也碰,小心得梅瘟。”警察放下帘子就继续往前调查。何剪西听着警察的声音走远,立即想翻开被窝看个究竟,转身一看,张海盐已经又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烟都没熄灭,冷眼的看着他:“你这人骗人不行啊。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竟然是撩人的女声。

  何剪西看了看张海盐的胸口,当然他懂事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胸部,但他的概念里,女人的胸部总应该有点啥,但张海盐的胸口除了胸肌什么都没有。

  和他见过的成百上千的男人一摸一样。

  难道是传说中的,阴阳人?

  何剪西脑子乱的炸裂,他当时还没有少数性别平权的概念,第一反应是一个阴阳人睡了我的被窝。也不知道是刚才头被撞了,还是他一下子无法处理眼前的局面,他开始头晕。

  张海盐摸了摸自己的床板,就道:“这东西怎么睡,刚才我睡你的被窝还挺舒服的,要么我就和你一起睡就好了。反正我也睡不了几天。”

  声音千娇百媚,犹如空谷幽兰。

  何剪西歪头晕倒在了床板上。

  张海盐愣了一会儿,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和自己说话会晕倒,他长叹了一声,这时候他听到了南安号的汽笛声。从船板的缝隙往外看去,能看到南安号的烟囱出烟,似乎要启航了。

  妈逼的。张海盐敲了一下船板,外面都是警察,他出不去,而且现在天色还亮,他没有办法再次下水。无论如何,都要等到晚上他才有办法。而且铁皮轮的速度是驳船根本不可能跟上的,就算他劫持了这艘船追南安号也绝对不可能。

  不知道刚才岸上有没有张瑞朴的人看到他跳水,否则海虾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他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自己会议室里那张老旧的海图,上面有着各种航线的信息,他的心念快速转动,很快,他就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唯一的机会。

  南安号现在出发还要往新加坡深水港之后折返,往旧金山和往厦门的前面一天多的航线是一致的,刚才龙哥告诉他,包恩号会在黄昏起航,这么计算,他们会比南安号更早进入外海,只要在内外海交接线跳入海中,他就会漂浮在南安号航线上,运气好的话,南安号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到达,到时候虽然两艘船的距离无法预估,但物理距离不会超过四公里。而且时间应该在明天的半夜,晚上的海面漆黑一片,南安号电气船灯火通明,他可以游过去。

  铁皮船速度很快,他只有一次机会,游到南安号正面,等它撞上来。南安号的船舷很高,他得想办法爬上去。

  但这是完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兵行险着就是会有这样的后果,张海盐明白从他去勾兑董小姐的那一刻起,他就会有此后果,但以往他总能勉强过关,但这一次他一个人,最后的那一刻,他失败了。

  反应速度得更加快一些,想的得更加全面。现在是一个人。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阴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