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船变
南派三叔2019-03-05 11:504,517

  何剪西被张海盐拍醒,天色已经黑了,人在船舱里,并不在自己的隔间里,而是在大舱里。

  张海盐看着他,他也看着张海盐,鼻子上敷着草药。

  草药气味刺鼻,他想拨弄下来,坐起来,就看到所有的船员和水手,全部都在船舱的另外一边,挤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他们。

  诺大一个船舱,分成两边,一边只有两个人,一边是所有人。

  “怎——怎么了?”何剪西想提问,张海盐看了看在远处看着他们的人群说道:“你已经昏迷一天了,这不是瘟神应该有的待遇么?”

  “你真的是海上的瘟神?”何剪西问道,摸了摸鼻子,疼的嘶了一声。

  “你的鼻子是个宝贝,能保护好就保护好吧,姜黄那么细微的气味,你都能闻的出来。老千要练很久的。”张海盐说道,丢给他一个包裹。何剪西发现是自己的行李。

  “你看一下,除了铺盖,我都给你打包好了,里面有没有缺的?”

  何剪西翻了翻,他的东西简单,除了必要品之外,没有冗余的身外之物,一目了然。“为什么要打包行李?”

  “因为我们要走了啊。”张海盐看了看远处的人群:“你觉得我们在这艘船上还呆的下去么?”

  “什么我们?”何剪西纳闷,心说就算呆不下去,不也是应该你呆不下去么?

  “我是海上的瘟神,你是瘟神的表弟,你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寻你的仇么?你到岸就会被抓,他们会挖掉你的小西西,逼供你我在哪里。”张海盐说道。

  “可我不是你的表弟。”

  “你觉得别人会信么?”张海盐端坐着,看了看外面的海面,海面上一片漆黑。

  “你是保护普通的船客的侠客,为什么他们都躲着你,那么怕你?”何剪西有些意外,张海盐回头毫不在意的看对面的人:“侠客?侠客没来,我杀心中有愧的人,普通人,心中难免有愧吧。”说着张海盐饶有兴趣的看着何剪西:“你不害怕我?你心中无愧?”

  “我心中无愧。”何剪西越来越疼,努力克制。

  “心中无愧的人要么极善,要么极恶,要么极傻,你是哪一种?”

  “都不是。”何剪西说道:“不做亏心事那么难么?”

  张海盐指了指对面的人,所有人都往后缩了一下:“你问问他们。”

  何剪西当然不会傻的问他们,他也不明白张海盐说的要走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外内海交接的地方,碧海连天,连块礁石都没有,他们能往哪儿去。

  张海盐凑近何剪西,问道:“我问你个问题,你从小就那么耿直么?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何剪西说道:“我是个账房,账房就应该说一不二,我吃的是耿直的饭,如果遇到需要变通的事情,自然有变通的人去负责。既然账房这个活计自古就有,我相信我能活下来。”

  “骑士精神。”张海盐有所惊讶,白鬼佬中有人讲究这个,但是马六甲是没有人讲究的。不过,马六甲有很多英国人,这小子的这种脾气,在英国人中是能吃的开的,到了旧金山估计就会被埋铁路下面填地基了。

  在这艘船上也一样。

  张海盐做了决定,他本可以将他留在这里,自己一个人离开的,反正张海琪也教过他们没有良心的技能,这些年来,愣头青他也见过不少,并不都值得同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何剪西这个人身上,有一种不同的气息。

  很难形容这种气息,硬说的,张海盐只能告诉你,何剪西运气很好,为何如此说,这上船之后,何剪西做了无数行走江湖的忌讳事,但他毫发无伤,而他的脾气不是今天才有,过去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有死,是不是说明,他是一个运气极好的人。

  他现在太需要运气了,而且,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伤害无辜人的性命,说到底,如果因为利益牺牲别人,张海盐是可以接受的,但别人不可以为他的错误埋单。

  看了看表,和他估计的时间差不多了,张海盐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对着对面的人说道:“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的过去,我记得你们的脸,随时会回来,你们说我的每一句坏话,我都会知道,你们做的每一件坏事,都会有人告诉我。把你们看到的事情好好传出去,每个人都讲给十个朋友听,否则你们每次都会遇到我。”

  说完把行李递给何剪西,何剪西还没反应过来,张海盐抓着何剪西朝船舷外一扔。何剪西直接被抛入大海中。

  船上众人发出尖叫,张海盐站到船舷上,往后一翻也跳下来海去。

  何剪西刚从海里探头上来,看到张海盐也落下来,大骂:“你干什么!你这个瘟神,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我们要淹死了?”

  张海盐顺着浪浮起身子,看向远方,远方的海上,有一个小小的光点,那是南安号。和他算的丝毫不差。

  “不会淹死的。”

  “我要去旧金山!我不要死在这里!”

  “你不会死在这里的。”张海盐甩出一根缆绳,何剪西抓住:“我的被褥!”

  张海盐拽着绳子,朝那个光点开始游去,心里说,只要再给他一天,再给他一天时间,他上船之后,就可以拿到证据抓到人知道瘟疫的真相,然后偷一艘救生艇,回去救张海虾了。

  对于何剪西来说,这在海中的四个小时犹如地狱一样,夜晚的海水冰凉,虽然不似刺骨的那种要人性命的寒冷,但他的脚还是不停的筋挛。

  但是这个瘟神,在海中似乎能够呼吸一样,在他游不动的时候,单手可以拉着他游动,效率丝毫不减,在他抽筋的时候,拖着他的下巴,就可以让他在水中休息。

  但即使如此,这四个小时也太过漫长了,何剪西的意识瞬间模糊,都不记得他是怎么上到南安号上,只记得有一个巨大的海上宫殿朝他们行驶而来,是那么巨大,灯火是那么美,犹如仙境一样,他一度认为自己是死了,沉入了水晶宫里。

  之后的感觉,就是他的后背躺到了结实的甲板上,背靠那么硬实的东西,第一次让他觉得那么安心,而且最神奇的是,甲板还是暖的。

  因为水太凉了,所以连甲板都是暖的。

  张海盐将他拖到一处角落中,给他灌了用手指一节大小的瓶子装的烈酒,何剪西缓缓缓了过来。

  他浑身都是软的,似乎骨头全部都被抽掉了,肌肉疼的犹如针扎一样。

  “这是哪儿?”他有气无力道。

  “南安号,蒸汽轮,去厦门。”

  “为什么要去厦门,我要去旧金山?大哥你到底在做什么?”

  “救你的命。”

  张海盐心说这小子果然运气好,这么难的计划如此顺利就成功了。“你小子这么倔强但是能活那么大是有原因的,上辈子祖上救了不少人吧。”

  祖上积德会遇见你么?何剪西糊里糊涂的想。

  船上非常安静,南安号不是军舰,甲板上没有人巡逻,张海盐也累的够呛,自己也喝了一瓶烈酒,开始观察四周,何剪西更加清醒了,忽然明白了刚才张海盐的话,一把抓住张海盐:“你这个王八蛋,我要去旧金山,不要做偷渡客去厦门。我表弟还在等我。”

  张海盐捂住他的嘴:“闭嘴,否则你自己游回去。”

  何剪西完全抓狂:“我要检举你,我要检举你!”

  张海盐拍了拍他:“放心,没有人相信有人能在这个海域偷渡上船,这艘船上没有坏水手,没有骗子,到了厦门之后,我会放你去旧金山,你别害怕。走点弯路而已。你先回我房间,我去办点事,回来再和你详细解释,乖。”说着他扶起何剪西,把自己房间的钥匙塞给他。

  但何剪西根本站不起来,努力了一下,就瘫倒在地,看着他:“你到底是谁啊?”

  张海盐盘算着时间,如果利用救生艇回马六甲,不能再拖了,到了外海洋流里面,自己一双手滑到岸上可能已经是婆罗洲了,他看了看四周,不能把何剪西丢在甲板上,于是扶起他:“那行,我送你餐厅先坐着。”

  两个人往头等舱下的甲板下通道走去,已经很晚了,餐厅已经关门了,张海盐推门进去里面一片漆黑。船上的医务室就在餐厅尽头的走廊下方,三分钟之内,他就能进去。

  找个包厢去躺下,张海盐心里说,如果被发现了也会被认为是醉鬼。

  他们往黑暗的餐厅里走去。放下何剪西,张海盐努力让自己完全以镇定的心态走向医务室。

  船上一共十个医护人员,三个医生,七个护工,传播瘟疫的人,就在里面,最起码有四个人参与了这件事情。他们都睡在医务室的值班宿舍里,现在这个时间还没有完全入睡。

  他们的设备一定也在里面,只有在医务室里,这些东西放着才不会让人起疑。

  “带走一个,其他三个杀掉。”张海盐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带着人回来,在餐厅里打开面包箱,带走一些面包和酒,然后直接上甲板,放下求生艇,顺利的话,明天的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到岸。

  医务室的走廊灯很暗,张海盐缓缓的放轻脚步,发现医务室里一片漆黑。

  按道理医院是不会关灯的。

  他推开门,闪进医务室,才走了两步,由门口射入的光,就看到医务室的椅子上和床上,都很奇怪。

  他仔细看了一眼,心中咯噔了医生,他发现医务室的椅子和床上,都坐着和躺着人。

  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没有开灯,也看不清楚情况。

  张海盐瞬间完全入定,想寻找空间中的心跳声,没有任何的声音。他心里说完了。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就看到十几那些人具尸体,堆在他们藏身地方的更后面,全部都是船医员的尸体,喉咙都被刺穿,长大着嘴巴,躺在黑暗中。

  然后张海盐在这些船医中间,看到了一具不是船医的尸体。

  是那个引导他上船的漏出气体来。接着他听到门咔一声锁上的声音。水手,他也已经死了,嘴巴张的很大,在那个水手的身上,放着一个信封。

  张海盐环视了一圈这个区域,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这是一个放置好的陷阱,他立即转身要走,就听到嘶的声音,从这些尸体的嘴巴里,都开始喷毒气。

  张海盐立即捂住嘴巴,冲回到门前,从门上玻璃小窗中,看到三个带着防毒面具的男人,站在门外,昏暗的灯光下,朝他招手。

  他用尽全身力气撞了一下门,门纹丝不动,那几个男人就这么看着他。。张海盐冲回到医疗室里,看通风管道,锁死了,没有窗户,所有的地方都锁死了。

  他冲回到门口,看着那些人。心里面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在调查中,所有的违和感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解答。

  但已经晚了,他死定了。要用尽全身的力气,用力撞门,大喊,门锁的非常死,外面的人戏谑的看着他,他所有的愤怒爆发,一拳打碎了窗户,从小窗户身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衣服。

  那个男人也不挣扎,冷笑的看着张海盐,慢慢扣住了张海盐的手,张海盐发现自己已经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这时候,就听到走廊入口有脚步声,接着何剪西喊了一声:“就是他。”

  那个带防毒面具的人立即回头,就看到门口冲下来好几个船警,看着这个情况,船警立即拔枪,“你们干什么!

  ”就在这个瞬间,张海盐利用他抓住那人恍神的四分之一秒,用最后的力气,一下抓住了那个人的脖子,那个人反应也非常快,在张海盐用力要捏断他喉管的瞬间,一下把自己的手指插入到了张海盐手掌和自己脖子中间。

  几乎是同时另外两个人就朝何剪西和船警冲了过去,张海盐狞笑用力,直接把那个人连同他的手指和喉管一起捏碎。然后一把把他的防毒面具,扯进窗户,给自己带上。

  另一边两个人直接动手,迎着船警,直接射出匕首,两个船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死了。

  何剪西扶着墙,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就看到两个人就朝自己来了。

  张海盐带上面具之后,用力吸了好口气,终于觉得好一些了,他一下卸掉自己的肩膀关节和肘关节,再次把手伸出窗户。手拉长直接抓住了门锁,是一根铁棍卡死了把手,他扯开铁棍,打开门。

  带着毒气张海盐冲出医务室,扯掉防毒面具,那两个杀手刚逼近何剪西,就听到身后有人冷冷的说道。

  “到爸爸这里来,爸爸疼你们。”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猪笼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