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苍蝇苍蝇
南派三叔2019-03-05 10:472,559

  张海盐并不能肯定这个八卦故事和自己要查的事情有关。但比起漫无目的乱查,这个线头总归是一个方向。

  苍蝇,也确实和瘟疫很有关系。

  一个半夜去捉苍蝇的水手,时间也非常好,就是在这艘船到达马六甲的时候,瘟疫开始传播的时候。

  宋猜会不会就是那个散播瘟疫的人,他没有跳海,而是带着带病毒的苍蝇下了船,在各地散播。

  不,不会那么巧合,因为发生瘟疫的每个地方,第一个发病的人,正好都是南安号的客人。苍蝇传播不会那么精准,肯定到处发病。

  瘟疫一定是人传播开来的。张海盐在斯蒂文的强行特权下,进了宋猜的宿舍,躺在宋猜的床上,希望能够从宋猜的视角得到什么灵感。

  张海盐没有任何成果,床很干净,没有苍蝇,也没有血迹,涂鸦,来诠释他最后的那段时间,是痛苦的,还是抑郁的,忧虑的。

  他躺在宋猜的床上发呆的时候,斯蒂文就在另外一张床上坐着,看着他。张海盐让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不能分心,现在任何担心张海虾,任何患得患失的心情,都是浪费时间。

  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

  他爬了起来,意识到宋猜是一个错误的方向,因为他看到了在他躺着的位置的上方床板(上下铺,一个房间四个人)刻着一个淡淡的两个字母:N。P

  这两个字母有很多种解释,但是结合苍蝇,只有一种解释。

  Nepenthes pharmakon。

  这是埃及女王给海伦的一种药水,NE是忘记的意思,penthes是悲伤的意思,这种药水可以忘记悲伤。

  在马来西亚,这两个字母代表着一种植物,叫做猪笼草。

  宋猜在走私猪笼草,苍蝇是给猪笼草的食物。槟城盛产这种植物,他下船去了槟城正好遇上瘟疫,可能已经死在槟城了。他如果走私植物,以他的学历是记不住拉丁文全拼的,这个NP可能是晚上他打包的时候为了不忘记描在床板上的。

  张海盐看了看手表,他浪费了四个小时,其他的八卦都时间久远,不足以成为调查方向。

  他点上第六只烟,看着斯蒂文,斯蒂文非常有耐心的看着他。

  “兄弟,在这三天里,什么忙你都会帮我的对吧。”

  斯蒂文坐直了身体,似乎是按了按腰间的手枪,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

  而在另外一边,何剪西刚刚上了港口最外面的一艘叫包恩号的船。包恩号是一艘小驳船,去往旧金山。因为马六甲瘟疫的原因,这种船都会挑选乘客,而船甚至停在港口最外面的礁石边,由小船接送乘客。当时从马六甲到旧金山的小型驳船被称呼为棺材船,船上条件极差,很多人都在船上得病而死,或者因为斗殴、抢劫、海盗而失踪。船主多少有勒索和走私人口的性质,限制船客的自由。出现船难时候抛人入海,各种惨案层出不穷。当时南洋档案馆的建立,主要就是针对这些海上的悬案。张海盐他们对于私杀华人的船东和水手,都是予以坚决地处死,因为他们水性极佳,喜欢从水中上船,杀人之后跳海而走,所以被称呼为海上的瘟神。到现在南洋的很多传说里,都有一个嘴巴里有刀片的水鬼,就是来自于张海盐。

  作为最后一批乘客,他有些魂不守舍。

  昨天,何剪西回到酒庄的时候,账房已经关了。

  他有些气鼓鼓,这意味着他当天收的账没有办法在当天平账,对于重视计划的他来说,有些沮丧。

  他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是临街的一个二楼的小阁楼,开始理账。

  他清点数目,把纸币用书夹平。就发现那叠纸币之中,夹着一只苍蝇。

  那只苍蝇是被两张纸币压死的,天气炎热已经干了,他小心翼翼的用小刀把苍蝇刮了下来。就发现,那张纸币上,用指甲画了一个图案,那是一个瘟神的面具的简笔画,嘴巴里含着刀片。

  瘟神是蛇的身体,盘在一朵不知名的花上,而苍蝇正好是在那朵花上面。

  何剪西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也没有在意,钱这种东西脏了很正常,也有人在钱上面涂鸦。只要它是钱,总归能发挥价值。

  他打算洗洗睡了,忽然就有人敲门,何剪西从窗口往下看,看到酒庄的老板拿着酒,在下面让他开门。

  何剪西有些意外,老板虽然时常找他喝酒,但多会提前打招呼。如今怎么忽然来了。

  何剪西打开门让老板进来,老板是一个英国人,进来的时候满身是血。立即把门关上了。

  何剪西刚想问什么,老板喝了一口酒,就把何剪西推到角落里,自己靠在门上,就说道:“都结束了。何。”

  何剪西莫名其妙,看着老板身上的血在往下滴落。

  “你受伤了?”

  “这不是我的血。”老板说道:“这是白戏他们的血。”

  白戏是他的同事,也是一个华人账房,年纪比他要大。

  “白戏他怎么了?”何剪西忽然有些害怕,老板看了看桌子上的钱。何剪西解释说道:“这是今天的账,我收回来了。”

  老板就笑了,“这种账你都能收的回来,何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何剪西贴着墙壁,老板的笑容让他恐惧更甚,老板环视了一下何剪西的家里,家里什么都没有,但仅有的东西非常整洁。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触动,这个中国人,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他的灵魂在圣殿里。

  老板指了指桌上的钱:“这些就是你的遣散费,我们的酒庄,不在了。”

  何剪西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信息,楞了一下,问道:“老板,到底出了什么事,白戏他们呢?”

  他的私酒老板,忽然从身后掏出手枪,伸进自己的嘴里,开枪。

  巨大的破坏力打爆了老板的后脑,所有的脑浆血和弹片,喷上了他的门。

  何剪西脸色苍白,被震惊的体无完肤,他瘫倒在地。

  何剪西不知道,那一天,英国私酒禁令解除,走私酒类再没有巨额暴利,英国高利贷商人锁紧对于私酒贩子的放贷。一个在马六甲的英国商人的私酒馆破产,手下中国的账房得知消息后将他的账目通报了马六甲当局。

  私酒禁令的通告正式到达马六甲生效是在一个月之后,这个英国商人在得知法令颁布到法令生效的一个月内,被收缴了所有财产,他持枪杀死了自己的中国账房全家,并在另一个账房家中,吞枪自杀。

  何剪西不知道老板为什么没有杀死自己,也许是因为他没有参与白戏的背叛。或许是自己收到了最后一笔欠账。

  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他当时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何去何从,最终他决定去旧金山找正在淘金的表弟,只有那里还可能有需要华人账房的洋行。还好,他买到了一张包恩号的船票。

  何剪西在日出之后急急踏上了归途,船票的时间紧张,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好好再看一眼他生活的街道,就上了包恩号。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屎上飞张海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