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三人一缸
南派三叔2019-03-11 23:063,792

  张海盐要背着这个杀手的尸体,拉着何剪西的手,就往三等舱里去。

  他对于人的微小情绪表达非常敏感,如果他和隐藏的杀手在同一个空间里,只要发生突破杀手预料的举动,他就可以找到杀手。因为突发举动,会让人的微小情绪立即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的想法是,杀手绝对想不到,就在她们暗杀失败之后,他会直接带着尸体,孤身出现在三等舱。

  但是他自己不能背进去,他必须混在人群里,否则尸体在身上有任何冲突他会很吃亏,而且背着一个人也会有视觉的死角。张海盐想着具体计谋,一边就驴何剪西。

  “这里混了很多海盗,我们要去三等舱揭穿他们。”

  “但船警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现在应该去找更多的船警。”

  “来不及了,她们会很快处理掉证据,放心,三等舱里人多,她们不敢怎么样。我们在三等舱里,堵着她们,不让她们有机会把证据丢进海里。”

  何剪西不置可否,听着张海盐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

  三等舱的舱区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散席区,一个是房间区。房间区就是一间一间的四人间散席区其实是货舱改的,很多人睡大通铺在货舱里。这样可以让一个空间尽可能的容纳人口。

  他们先到了散席区,张海盐举目四望,周围全是穿着粗糙的普通民众和商贩,就把背上的尸体直接过到何剪西身上。

  何剪西吓了一跳,张海盐按住想挣扎的他,说道:“现在你直接走进去。你放心,哪些海盗们不知道情况,不会轻举妄动的。但这样可以让他们停止销毁证据的行动。”

  “为——为甚么?”

  “因为他们不知道你是谁,肯定会以为这是一个挑衅,我在暗处,他们就不敢露出马脚来,只会观察你。”

  而我会观察他们,张海盐心说,拍了一下何剪西的屁股。往他屁股缝里掐了一下,何剪西惊叫了一声往前一躲,张海盐就闪入了人群。

  散席仓里的人全部都被何剪西的叫声吸引,都看着他,他和众人对望。一边条件反射,就傻傻地走了进去。

  立即有人就发现这个他背着的人是个死人,喉管被撕裂了,众人都发出惊呼,开始退散。张海盐的舌头顶刀片,混在人群中,一边注视着何剪西的四周。

  他的眼神非常快,不停的扫过所有能看到的人的人的脸。

  人群中最显眼的是站在中间的美国大胡子哈迪逊,他是董小姐火枪队的一员,和之前张海盐在上船时见过,看表情,就是在三等舱招嫖。在美国大胡子边上,有一个长发女孩子正在交谈什么,另外一个短发女孩抱胸站在一旁,目光警觉地打量着周围。

  何剪西一走过来,两个女人都愣了一下,表情明显不同。

  张海盐眯起眼睛。仔细回忆刚才打的时候,和他对手的两个人的姿态动作。

  那两个和他对打的女人把自己的女性特质几乎完全抹掉了,现在这两个女孩子女性特征明显。很难联想出是同一个人,但人的姿态习惯是改不掉的。

  就是她们。

  张海盐环视四周,却看不到其他人了,难道只有她们两个么?

  如果只有两个人,那他直接处理掉算了。但还有很多死角自己没有看清楚。

  张海盐保持着和何剪西的距离,穿过注意力被吸引的人群慢慢靠近那两个女孩。经过一边,趁旁边的另一个年轻女性不注意,从她的腰间偷走了她的一条手帕。那一边美国人也看着何剪西,三人停止了交谈。都在看会发生什么。

  何剪西继续在中间晃来晃去,他想找小张哥在哪里,但他已经失去了踪迹。

  短发的女孩子此时已经发现了张海盐,但是不动声色,张海盐也假装完全没有注意她,从她背后走过去,在她来不及反应前,一把抓住她的左手手腕:“姐姐,我找了你好久!”

  一瞬间,那个女孩右手下意识想做出防御动作,又硬生生地收住,被抓住的左手手臂肌肉微微隆起。张海盐不动声色,全部看在眼里。老外和另一个女孩子也回过头。张海盐朝他们温和地微微一笑,还略略鞠了一躬:“我刚刚走在你后面,看到你掉了一条手帕,赶紧拿来还你。”

  张海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条手帕。

  短发姑娘看了看,笑了,抬起手拢了拢头发,张海盐盯着她虎口上的老茧和手指。

  “这不是我的,先生误会了。”

  张海盐一脸茫然地看看手帕,又看白珠。

  “原来不是你的啊……哎,看来它和原主人也没什么缘分,既然我碰到你,就把它送给你吧。”

  “多谢先生了,但我素来不用檀香味熏的手帕,恐怕要辜负先生一番好意。”

  “怎么会用不上呢,诶,你看你身后不就有一块血迹吗。”张海盐话音一落,短发女孩立即变了脸色。

  张海盐笑起来:“诶,你们看,这位姑娘身后是不是有一块血迹?”

  张海盐招呼四周的人,趁四周人不注意,飞快用手指抹了一下嘴唇,口中刀片割破他的手指,然后用手指点着短发姑娘的后背。

  四周人立即看到,背后确有一块血迹。

  和大胡子美国人的说话的那个头发稍微长一点的女孩子,不易察觉地一皱眉,随即展颜一笑:“白珠,你看你,刚在厨房就要你仔细些,还是沾上脏东西了吧。”

  叫白珠女孩也笑了起来:“是我不小心,多谢先生提醒。”

  张海盐点头:“这血迹挺新的,现在去洗的话,肯定能洗掉。姑娘这身衣服这么好看,不能糟蹋了。”

  张海盐说罢,马上对旁边的哈迪逊挤挤眼,给他一个暧昧的眼神。

  哈迪逊瞬间心领神会。立即道:“白珠小姐,我房间里有很好的洗漱装备,去我那里处理就好了,保证还你一件干净的衣服。”

  说完,张海盐就笑了,不等白珠拒绝,他就抓住白珠的手:“我来把这位小姐带到您的房间……您的房间是——”

  张海盐拉着白珠就走,同住长发姑娘也拉住白珠,白珠没有动。双方陷入僵持。

  一瞬间,在所有看着何剪西的人群中,有几十人同时停下手里的事,侧目到了他们这一边,警觉地向张海盐这个方向看来。

  张海盐目光一动,迅速从人群中辨认出所有看过来的人。

  1,2,3,4,5……这么多人。他愣了一下,人数远远比他想的多。

  他一边清点人数,一边注意到,其中几个人已经暗暗开始掏出武器。

  此时,张海盐看到旁边的长发姑娘手指一动,动作细微,做出一个手势。

  手势一出,所有人都开始聚拢过来。

  啊偶,张海盐心说不好。

  长发的姑娘就看向张海盐,用中文说道:“先生,我们陪洋大爷,没你什么事吧,难道你也想参一份么?”

  张海盐看着大胡子说道:“非也,我只是热心,担心洋大爷吃不上热饭,毕竟你们洋文不好。”

  长发的姑娘笑了起来,说到:“可惜了,你是个短命鬼。”说着搂住了大胡子:“走,我们两个都和大爷走。白珠,既然这位先生想追求你,你就好好相处一下。”说着对白珠使了一个眼色,就和大胡子说:“我也有衣服要洗,我替我姐妹去洗,好么。”

  张海盐想跟上去,白珠一把拦住了他。

  此时何剪西忽然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他顺着味道看去,就看到了张海盐和两个女孩子在味道的方向,他走了过来,背着尸体,问张海盐道:“现在怎么办,你找到了么?嗯,我闻到了她们的味道。”

  何剪西看向白珠,闻了闻立即道:“就是她,就是她刚才和你打,身上味道一样。”

  张海盐转头看何剪西:“你知道现在有多尴尬么?”

  说着一拍何剪西背上的尸体,尸体落到地上,就看到所有人的杀手,都往他们的四周汇聚了过来。

  张海盐数了数人数,打不过,而且人数太多,围着只要四周的人说斗殴,外面的人都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毫不犹豫,张海盐拉住何剪西,开始往外狂奔。

  他离仓口不远,瞬间冲了出去,冲到走廊里,走廊里很暗,没有什么人,几乎在他跳上旋梯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白珠已经跟了上来。

  白珠一手一把尖刺,直接就刺向张海盐的屁股,张海盐马上把何剪西松开,何剪西一个趔趄摔翻,直接被砸在了那女孩脸上。女孩的目光被何剪西的屁股遮了,没有刺中,尖刺刺在了旋梯上火星四射。

  女孩恼羞成怒,张海盐再抓住何剪西的脖子,一把把何剪西提溜了回来,女孩子对着前方就乱刺,一下刺中了何剪西的裤子腿。

  女孩立即搅动尖刺,直接把裤子勾住,张海盐在上面拉脖子,女孩下面拉裤子腿,何剪西整个人被绷直了。情急之下,张海盐一把解开何剪西的裤腰带,何剪西的裤子直接就被扯掉了。裤腰带眼看就要和裤子一起被拉掉了。

  张海盐上前一把抓住裤腰带,将何剪西直接抽了出来,那女孩子直接摔翻下去,但更多的人追了出来。张海盐背起光着屁股的何剪西,飞也似的上了甲板。然后头也不回,直接飞身跳上头等舱的外壁,像猴子一样一层一层的爬了上去。

  两边都是阳台。

  他的房间是345,应该是在三楼吧。但是哪里是三楼?管不了了。

  张海盐随便挑了一个顺眼的阳台,直接翻了进去。那个阳台里还亮着灯呢,他滚进房间,就看到斯蒂文从浴室里出来,浑身赤裸,正在刮胡子。

  这么巧,张海盐四处一看,这个房间就是斯蒂文的房间,那个阳台难怪那么眼熟。他竟然又回来了。

  两个人都愣住了,斯蒂文看着一个上半身赤裸的男人背着一个下半身赤裸的男人,站在全身赤裸的自己面前。

  “你!”

  张海盐没等斯蒂文大叫,直接把何剪西抛了过去,何剪西虽然不重,但这种抛法还是直接把斯蒂文撞回浴缸。

  斯蒂文非常强壮,看似斯文但力气很大,几乎立即站了起来,张海盐毫无征兆地冲了过去,再一下把他压进浴缸里。三个人都摔进浴缸,张海盐一个脑壳撞在斯蒂文脑门上,直接把他撞晕。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何剪西此时才似乎有些清醒过来,就看到包括自己在内,三个男人,挤在一个浴缸里,浴缸里全是泡沫。

  他没有说话,眼圈红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何剪西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