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威妥玛的往事
南派三叔2019-02-16 14:552,795

  威妥玛大概十六岁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其他的男孩子不太一样。

  当时他已经快接近200斤,但只有同龄人的一半高。

  他的表弟寄宿在他们家,已经是一个成年人的样子,乡下的穷亲戚到环境相对优渥的表哥家里,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冲突。

  威妥玛是非常自恃于家境优渥的,但是随着他身高的停滞,这种优渥的感觉,被长成挺拔的成年人的表弟,慢慢地消磨了。

  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威妥玛开始明白自己是丑陋的,因为肥胖他的眼神呆滞,注意力也很难集中,但最让他在意的还是身高。

  他总是盼望,他可以在下一年长高,然而,他的身高一直停留在那儿。他和同龄人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在他十八岁的那年,表弟离开了他们家,在城里开了一间铁匠铺子,开始了自己在城里的生活。为了报答他们的照顾,表弟会送一些礼物给他们家,一年时间,表弟的礼物越来越好。家里人都开始猜测,表弟是生意做得很好,还是和哪位富家小姐有了感情。

  事实证明,表弟确实是恋爱了,虽然对方是个面包房烤面包的女佣,年纪有些大了,还有一个女儿。但长的很漂亮,也有一些积蓄。

  那天他们一家人和表弟一起聚餐,那个女佣也到了,精心打扮过,还带着她的女儿。她涂着廉价香水,这种味道有一种魔力,后来威妥玛这么思考,这种香水,让人觉得一样东西美丽但是廉价,可以享用之后立即丢弃。

  威妥玛当天晚上梦遗了,这一天开始,他意识到了性,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生殖器犹如一个婴儿一样,他不是正常人。这个打击比身高更甚,他彻底崩溃了,他忽然明白,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优渥可言,在他的表弟眼里,他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可怜的残疾人。

  威妥玛开始闭门不出,将家里所有的镜子都收了起来,他看到自己就无比地憎恨。后来几年,他开始醉心于一些关于邪术的书,希望能够改善自己的身体,而他的家族生意,也因为父母的老去而越来越差,他在楼上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表弟每次来访,表弟的声音越来越响,而父母的声音越来越弱。

  女佣的女儿越长越大,从第一次见面时候的9、10岁大小,到了几年后,已经是13、14岁,这几年时间是女孩子长成女人的关键阶段,而这个小女孩充满了好奇心,她好奇她的表伯一直躲在阁楼上,是怎么了?

  这一天小女孩在大人们忙碌聊天的时候,偷偷上了阁楼,推开了威妥玛的门,威妥玛正在自己的手臂上刻伤口,他已经浑身都是自己划下的伤口。小女孩好奇地来到他身边,在沉默中,小女孩帮他包扎了伤口。

  威妥玛的房间里全是关于黑魔法的书,无数的邪术材料,这些深深地吸引着小女孩,她沉迷于这些猎奇的东西。于是,每一次表弟到他们家来拜访,小女孩都会偷偷上楼。这个年轻的女孩子,给威妥玛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户。他和小女孩讲黑魔法,把自己形容成魔法师,他告诉小女孩,自己是一个王子,是被人施咒才变成这样的。

  当然,年轻女孩子的注意力总不会那么的长久,慢慢地,随着小女孩继续长大,这些东西就不再吸引她。而随着小女孩的发育,威妥玛也慢慢发现,她开始有女性的曲线。

  侄女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有一天,从阁楼的窗户上,他看到了表弟带着侄女来,他满心欢喜地等着侄女上楼,但是侄女却跑了出去,在暮色中,他看到了一个高瘦的男孩子,牵着侄女的手,拉她进了小巷。侄女进入小巷的那一瞬间,还抬头看了阁楼一眼。

  威妥玛完全崩溃了,他带上了划伤自己的刀,多少年来第一次下楼,进了那条小巷里,他看到了正在偷食禁果的小侄女情侣,他杀死了他们。在刀刺入小侄女的胸口的时候,衣服被划开,威妥玛看到了成熟女性特征的身体,开始剧烈地呕吐。

  女孩子长大之前,她们才是天使。如果她们开始长大了呢,杀死她们!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子里产生了。

  之后威妥玛回到自己的家里,杀了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生出了这么一个畸形的自己,杀了女佣和表弟,因为他们让他自己显得如此丑陋和悲哀。然后威妥玛逃到了乡下,混入马厩中,做了三年钉马蹄的工人。

  在那三年时间里,威妥玛奇迹般地开始了发育,他的欲望越来越强,身高越来越高,面相也发生了变化,以至于有一天城里的警察过来找他,却因为他的身高而直接忽视了他。他意识到自己安全了,因为自己和当年杀人的那个小胖畸形,已经不一样了。

  而他每次看到正开始发育的小女孩,都会产生梦魇一样的憎恨。这种憎恨无法消解,一晚一晚地折磨着他。

  当时马厩的主人也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在第三年的时候,开始发育,出现了女性的特征。

  于是,他又杀死了两个小女孩,逃了出来。他惊讶地发现,每次杀人,他都会快速地长高,似乎是当年的黑魔法发挥了作用。但这一次他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他在林子里被抓获,送到了监狱,准备绞刑。当时的典狱长是赫曼,他发现了威妥玛身上的纹身是黑魔法的图腾,以及他杀害女孩子的案情。

  赫曼以为他是一个巫师,将他带到了霹雳州,希望和他一起进入雨林去。赫曼了解南洋的降头术,他需要一个自己的巫师。

  威妥玛到了霹雳州之后,就意识到自己来到了天堂。他是第一个看中南惹的,黑头发的小女孩,让他着迷。他告诉了赫曼,这个小女孩子身上有魔力,可以用黑魔法让这种魔力来保佑他们。

  他如此着迷于这个黑头发的女孩子,再次看到,如何会认不出来呢。女孩子的死亡是确定的,如今再次出现,却犹如只是睡着了一样,那个中国人,该不是会邪法吧。

  一个会邪法的人,带着南惹的尸体,找到了自己,目的不言而喻,是来复仇的。所以威妥玛回到了帐篷里就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火枪,全部上膛。

  他没有黑魔法。他听说过南洋巫术的厉害,此时他瑟瑟发抖,但也充满了怒气。

  他恨把自己留在这里的赫曼,他也恨所有不让他为所欲为的人。

  他看了看手里的火枪,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不打算做任何的试探,张海盐拉开帐篷探头进来刚想说话的瞬间,威妥玛就开枪了。

  火枪里全是铁砂,几乎是四分之一秒,张海盐感到惊异的同时瞬间偏头让过去了第一枪,威妥玛的第二枪直接左手甩出,前几天刚杀完人,他似乎拥有无尽的精力,这一枪正中张海盐的面门,张海盐被打飞出帐篷,摔倒在外面。

  威妥玛冲了出去,对着张海盐摔倒的方向,又开了一枪,却发现,他帐篷外的地上并没有人。忽然,他听到了一声女孩的叫声,回头一看,南惹站在一边的黑暗中,抱着一个草茧,直勾勾地看着他。

  威妥玛对着南惹举起了枪。

  身后有人说道:“比起用善意去感化别人,让别人害怕自己来达成目的,效率更高。” 威妥玛回头,就看到张海盐趴在身后的树上,整张脸已经被打烂了,他慢慢地撕掉他的脸,露出了里面一张狰狞的脸孔。

  原来他的脸是一张人皮面具。

  在人皮后面,是另外一张脸。

  那是一张让人起生理反感的狰狞的脸,代表着他的脏面,这脏面藏在他平日的面具之下,里面镶有钢片,露出脏面的时候,张海盐可以肆意地展现他本性中畸形的一面。

  那一面,是他在丁戊奇荒中,因为人人相食,而产生的。

继续阅读:第七章 雨林中的巨大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