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贡卡
南派三叔2019-02-17 14:321,479

  张海盐看着威妥玛,眼睛竖着眨的,只有蜥蜴一类的生物。人类是绝对不可能竖着眨眼的。

  “为什么要去找这种人?这种人很值钱么?”欧洲人的胃口早就被婆罗洲雨林里的钻石矿喂大了,抓几个奇怪的人过来玩马戏团,应该没办法抵消探险的成本。皇家科学院也不太会做这样的项目。

  威妥玛就笑了:“你以为那些人,竖着眨眼,只是因为眼睑畸形么?你见过那样的畸形么?”

  张海盐问他:“你好好说,你们的理由是什么?”

  威妥玛咳嗽了几声,说道:“他们只是一张皮,不是他们竖着眨眼,是他们皮里的东西竖着眨眼。”

  张海盐皱起了眉头,威妥玛就说道:“我们不是探险队,去寻找什么真相,宝藏,我们是敢死队。我们都是杀人犯,人渣,那个部落,被恶魔寄生了,我们是要去剿灭恶魔。”

  “你不是没去么?”张海盐看着威妥玛,后者就笑:“因为我是个孬种,我把自己的指甲剥了,让自己走不动路,留在这里。我才不要去送死。”

  威妥玛看着马得寻:“现在你明白了,他们沿途会做任何事情犒赏自己,因为他们是去和恶魔战斗,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回不来。”

  马得寻冷冷地看着威妥玛,张海盐却眼前一亮,直觉告诉他,虽然威妥玛说出的信息,未必是真相,但一定不会没有任何理由。这个恶魔的传说中,一定有真实的信息隐藏着。

  他把威妥玛的身体摆正,然后看着他:“来,多讲一些。”

  “你想知道?” 威妥玛笑了起来,“那你得把我弄好,我手脚都动不了。然后你要把我送回霹雳州。”

  张海盐回头一个巴掌,打在威妥玛的左脸上,威妥玛继续笑:“现在我有筹码了,你怎么折磨我,我都会逼你兑现你的诺言。我看的懂你的眼神,这些信息对你很重要,你得配合我。”

  张海盐看着威妥玛的表情,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让人讨厌的人。他盯着威妥玛,表情慢慢地变冷,威妥玛的微笑也随之慢慢地消失,因为他意识到,这个人就这么忽然的,对于他要说的故事,失去了兴趣。或者说,张海盐对于和他交流的厌恶,已经超过了知道真相的欲望。

  威妥玛立即说道:“对不起,我懂了,我说。”

  张海盐冷冷道:“从头,一口气说完。”

  威妥玛的眼神涣散,似乎开始回忆来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慢慢地,他说出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和马得寻得到的消息不同,赫曼从旧图书馆得到的,不是一张古旧的地图。

  几年前,赫曼因为在婆罗洲的出色政绩,回国授勋并且转到霹雳州,中间他在英国呆了六个月的时间。婆罗洲的钻石贸易让他的家族收入丰厚,如今他把目标瞄准了霹雳州雨林的珍贵木材。

  赫曼是一个非常谨慎和仔细的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得体和压抑,他做的所有事情,都会仔细规划,力求万无一失,他做人也是,对所有人都礼貌地微笑,保持着让你舒服又亲切的距离。

  赫曼去霹雳州之前,拜访了伦敦所有的老图书馆,去寻找第一代探险家对于霹雳州植物分布的研究报告。他在这些图书中,第一次看到了关于那种叫做贡卡的神奇毒品的记载。

  他对于这种毒品非常好奇,但他也知道,贡卡已经完全灭绝,除了雨林的深处还有可能有群株,其他地方不可能获得。

  当时鸦片贸易的利润让他对于这种神奇的毒品始终难以忘怀,这一天,他在图书馆的报告里,发现了一个细小的描写。

  当年贡卡除了吸食之外,还有一个广泛的作用,给皮革染色,是当地土人的一种染料。而几乎是同时,赫曼发现记载这些的这本书的封皮,就是一种奇怪的红色。

  赫曼得到了一个奇怪的灵感,他将那种奇怪的封皮割了下来,将上面的红色刮下来,倒入红酒里,然后喝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他的视力开始扭曲,接着,他看到了改变他一生信仰的幻觉。

继续阅读:第十章 食人的欲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