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雨林中的巨大秘密
南派三叔2019-02-08 15:361,705

  那是一张蛇的脸。只是眼睛无比的细长,不似脸谱或者其他的面具,它看上去就像一张真的蛇的面孔。

  “什么东西?”威妥玛惊恐地看着他,张海盐缓缓地用一种奇怪的爬行类的动作从树上爬了下来。

  “你是什么东西?” 威妥玛想举起枪,但那张蛇脸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他连移动都困难。

  “你觉得我是什么?”张海盐站了起来,他的身材修长,脸带着诡异的笑容绕着威妥玛开始转圈。

  “你是恶魔么?你是和我达成交易的那个人么?” 威妥玛忽然意识到,他看到了真正的恶魔,那个让他长高,变成男人,让他逃脱了一次一次惩罚的黑魔法的主人。

  张海盐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他极端享受他人的恐惧,威妥玛身上蔓延的恐惧是惊人的,这让他非常兴奋。“你认错人了。“

  他第一次对这种恐惧上瘾,是他第一次吃了人之后,当时饥荒已经进入到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张海盐的父亲烹了邻居家饿死的小女儿,第一次烹人,父亲并不熟练,满锅的头发,一直塞牙齿。但是张海盐吃得很开心。

  当时村子里已经分成了两拨人,吃过人的和没有吃过人的,吃了人的张海盐一下从这个阵营变成了另一个阵营,他来到路上的时候,平日里照顾他的叔叔阿姨,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很久之后才意识到那是恐惧。

  吃过人的和没有吃过人的,是两种生物。吃过人的,不属于人间。

  但是,所有人都害怕自己,其实是有快感的,特别是你想要做一些平时不能做的事情,没有人会出来阻止你。你仿佛绝对自由了,你第一次自由地支配了自己所有的世界。

  威妥玛看着他,“那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海盐转头看向他的身后,威妥玛立即转头,就看到马得寻拿着刀站在他身后。

  威妥玛立即反应过来:“是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威妥玛几乎条件反射就想拔枪,但是他举起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的手指全部不见了。他低头去找他的手指,就看到张海盐从他的腋下绕到了他的面前。把他的手指捧到他的面前。威妥玛的恐惧到了极限,他想逃跑,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

  一支钢笔插在他的颈椎关节里,拧断了所有的神经。

  他只能这么坐着,恐怕很快连坐都坐不住了。

  据马得寻的回忆录记载,他根本没有看到张海盐是如何做到这些事情的。那一切太魔幻了,简直就像是一场喜剧表演。

  张海盐回头看着马得寻,让开了自己的位置。

  马得寻发着抖来到了威妥玛的面前,威妥玛看着他,咧嘴笑:“我明白了,你们是来报仇的,一个黄种小孩值得你这么做么?你大可以再收养一群,你得记住,你是个牧师,你不能杀人。而我对你告解,上帝就会宽恕我。”

  马得寻抓住了胸前的十字架,将他扯了下来,想丢到一边。

  张海盐来到马的身后,按住了他的手,把十字架放进马得寻得口袋里。

  “别那么较真。”张海盐轻声说道,抓住了马得寻得手腕,将刀放到了威妥玛的脖子处,“人的皮肤是很结实的,如果刀不够快,皮肤是划不开的,敲门是手腕、手肘、肩膀、腰、脚踝的分段用力,你要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鞭子,从脚踝的地方发力,每一次,力量都要增强一些。到手腕的时候,对着脖子,划过,连同气管,动脉一起砍断。”

  马得寻点头,死死地看着威妥玛。威妥玛开始害怕起来:“你是牧师,你不能杀人。你会下地狱的。”

  “没事的,他会向其他牧师告解,上帝会原谅他的。”张海盐说道。

  张海盐发现马得寻的身体是僵硬的,没有办法砍下去,他在马得寻的耳边,调整了自己的声带,用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爸爸。”

  马得寻的眼睛马上就红了,张海盐扶着他的手腕,整个人回旋,一刀砍去,把威妥玛的动脉直接划断。

  血一下喷出去老远,无数的牛虻瞬间飞了过来,在威妥玛的上空盘旋。

  “气管,气管没有割断。”马得寻叫了起来。

  张海盐叹了口气:“第一次已经很好了。”他走了过去,威妥玛瘫倒在烂泥里,身上已经全部都是牛虻了,血从动脉里不停的喷出来。

  “你到底是谁?”威妥玛瞪着张海盐,后者拔掉它后脖子上的钢笔,对准了威妥玛的心脏。“你烦不烦啊,我为什么告诉你。”

  “别杀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威妥玛用最后的力气说道,”雨林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赫曼让我们谁都不能说,别杀我,我就告诉你。”

继续阅读:第八章 牛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