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签了卖身契(一)
砂糖桔红了2019-06-28 10:152,259

  “好,魏妈妈那药多少钱?我以后一定还!”韦甜甜知道那药丸必定不凡,也一定不便宜。

  “回春丸,听说练制的药材需要2998种,其中189种是珍稀名贵药材,比如长白山五百年以上的野山参、滇南的三百年以上的野生三七、两百年以上的蛇树灵芝、昆仑山上的雪莲……丫头,卖了现在的你,都换不到一种药材呢。”魏朴箩苦笑,要不是啊冰说看上这个丫头了,想收入内门培养,她可舍不得这枚回春丸,平常人延寿十年八年没问题,舒明玉这副破败的身子最多也就三五年,还得用补品良药调养。

  “啊!那怎么办?我写欠条吧?以后尽量还。”韦甜甜没想到会这么贵,却一点都不怀疑魏朴箩在坐地起价坑她。

  “你没怀疑我是乱吹的,打死狗讲价钱?胡乱涨价的?”魏朴箩见韦甜甜竟然真的打算写欠条了。

  “我妈妈的情况我是知道的,没有您喂下去的药丸,只怕此刻都咽气了,如此神奇的救命灵丹,哪里能普通得了?也只有用足够珍贵的药材才能制造得出来吧。我一个人还不上还得加上啊平呢!啊平你愿意吗?”韦甜甜智商情商都够高,转头问弟弟。

  “啊,愿意!”还是个小屁孩子的韦佐平这段时间接受的信息有点多,整个人都呆呆的、茫然的。只在心里告诉自己,听姐姐的,跟着姐姐走。

  “那你们就写下欠条吧,你妈妈服下的这枚回春丸,造价在两千万元左右,其实你们以后收集一份药材就行,单单是药材的话,大概一千万左右就可以了。”已经习惯讲原则的魏朴箩,没啰嗦,说出价格。

  “两千万?一千万?人、人民币?”韦甜甜眨了眨眼,那的确是卖她一百回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人民币,不是美元,你们好好学习,以后争取年薪百万,再好好打理下自己的投资,有个一二十年就能还清了的。”魏朴箩倒是不纠结了,能让啊冰看上,以后年薪百元,是最起码的收入,估计还真能还清欠款。

  韦甜甜递上了欠条,这么多钱,只怕一辈子都还不了了。目送魏妈妈离开了医院,韦甜甜带着韦佐平,一起给浑身冒汗,不过一刻钟就出了一身黑泥的妈妈擦身换衣服。

  舒明玉身上的新伤叠旧伤,几乎无一处好皮肤,终于让韦佐平痛哭失声。

  “姐,妈妈太惨了,我再也不要认爸爸和奶奶了。”什么材料都比不上亲眼所见的伤痕来得撞击心灵。因为韦贤民良每次听老妈的唆使对舒明玉施暴时,韦佐平都被抱开,所以从未亲眼见到的他对那位魏妈妈出示的材料还是将信将疑。

  “你还怪我送他们进大牢吗?啊平,我告诉你,他们仅仅坐牢还不够,这十四年,他们怎么对妈妈的,我也会依样画葫芦的怎么对他们,一天不多,除非他们命好,不然一天也不少!”韦甜甜咬牙切齿,语言寒冷若冰。

  “姐、他们那样对妈妈是犯法,你也要犯法吗?”面对姐姐仿佛复仇女神般的宣言,韦佐平激泠泠的打了个寒颤。

  “为他们犯法,不值得!我会让他们彼此动手的,不会犯法。”韦甜甜快速给妈妈穿好衣服。

  舒解放被救了过来,心机梗塞的复发症,在重症监侯室里观察。

  舒母文慧只是昏迷,倒是很快的就醒了过来,只问了一句“老舒怎样了?”得知是脑梗抢救过来后,又踉跄着跑了回来。

  恰好听见韦甜甜冰冷的宣誓。

  明玉,你怎么那么傻?一个好好的大学生却被人给拐卖了?你懂不懂,你这是在挖你爸妈的心啊!

  你是爸妈唯一的心肝宝贝啊,你知道这十几年爸妈是怎么过来的吗?当刚知道你没了音信后,爸妈都以为你是遭了不测,直道明艳那死妮子说漏了嘴,我们才知道人,你是被人拐卖了去。

  十年啊,你爸整整找了你十年,只要听到一丁点的消息,你爸就不远千里万里的赶去!

  花光了买断工龄的钱,花完了所有积蓄,依然没有你半点的信息。

  我们只能边打工,边打听你的消息,我当保洁员,你爸当保安。你爸一年就干半年活,只要存够了路费,就往老少边穷的地方找你。这十年来,他走过了千山万水,访过了无数的市县山村,就是这个地方,我们也是来过的。就是没有碰上你啊,老天它不长眼啊!

  我们给无数被拐的女孩为家里通信,让那么多的被拐的人得以回家。为此,你爸被人贩子打得膝盖粉碎,再也站不起来,不得不停下找你的脚步。

  玉呀,你怎么舍得扔下父母一去十几年?怎么狠得下心肠,只见了爸妈就走了呢?

  怎么狠得下心啊?没有了你,爸妈还活什么啊?

  你走慢点,等等你爸,他突然得了脑梗,是舍不得你一个人上路,他要去护着你再不要让别人来欺负你了。

  妈懂你,妈也懂你爸。等将你们俩都带回宁城,妈再去找你们,我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文慧跌坐在病床边边哭边说,语气却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话里话外都透着股活腻了的求死之志。

  “你胡说什么呢?妈妈又没死?你们找了妈妈十几年?那为何我写信给你们一封都没有回?”韦甜甜在文慧的絮叨中抬头发问,那残留的一丝丝怨气喷泄而出。

  “明玉?”文慧转头,映入眼帘的仿佛是二十年前的舒明玉,那眉那眼那脸都一样样的,眨了眨眼,才在那双凤眼里看到陌生的质问。

  “你写了信给我们?寄回了厂里?我们不在那里了,我们被辞工了啊,为了找明玉连住了二十年的宿舍都卖给了别人。”文慧机械的问机械的答。

  “那你们怎么不将新地址交待给那里的人呢?我一年半前就写了信,一起28封,如果妈妈能够提前哪怕一年下山来治病,或许就不会拖到油尽灯枯的地步。”韦甜甜哭着埋怨,也是在自责不已。

  “真的啊,明玉,你爸妈好傻,不知道在原来的住地方求人家帮忙留意你的来信,竟然错过了整整一年半,一年半啊!”文慧自责得无以复加。

  “嗬,嗬!”舒明玉醒了过来。

  文慧喜极而泣,知道了妈妈身体状况的韦甜甜却愁得快将头发都愀光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姐,要做豪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