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毛家坝的春天
丑石2019-01-24 11:471,540

  毛家坝的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户人家,农家三合院中篦墙灰瓦木架结构的老屋,被混泥土洋楼取代,用磁砖装饰后的洋楼在乡村大地上特别耀眼,白色、黄色、土红色点缀其间,在毛家坝子里显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毛家坝人有个特点,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总会有一片竹林或树林包围着。有的人家还种着桃树、李树、杏树、樱树……

  到了春天,各种花树次第开放,把毛家坝装扮成花的海洋,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离弯不远的毛家坝子里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一块又一块的田垄拼凑成的大坝像彩色的毡子铺在大地上,葺葺的,绵绵的。到了春天那辽阔的田野掺和着油菜花香,在微风中翻起一波波浪花,那简直就是一幅艳丽的乡村油画,让人目不暇接,留连忘返。

  汪天虎就是从毛家坝走出去的。为了跳出毛家坝,他全家人都吃尽了苦头。在这里读完了小学和初中。他父亲是村里的支部书记。天虎儿时最大的骄傲就是父亲是当村官的,手中有权力,他们家为此占了不少便宜,当然,也受了不少苦头。天虎从小读书成绩算优秀的,跟着同龄的人一路上学读书,一路放学返家。在那个年代,不少人考上了中专、中师,也有的上高中考上了大学,可天虎考运稍逊一筹,在读初中时,就复习了又复习,才勉强考上一所师范类大专学校,出来当了教师。

  汪天虎家住在毛家坝,按道理应该姓毛,因为那坝里弯上的人家都姓毛,但他家姓汪,是“湖广填川”,还是移民搬迁?总之,他祖父那辈人从外地搬过来的。就因为这个原因,大家不晓得他家的底细,在评成份时,给他家评上了贫农,也正是这个原因,汪天虎的父亲汪正权入了党,才当上村支部书记。那个年代是贫下中农管理群众,选干部要根正苗红。汪正权就属根正苗红的一类,因嗓门大,被村民以绰号“大炮”称之。

  汪天虎上了大学,应该说替父亲争了口气。可他当村支部书记的父亲得罪了村子里不少人,一些村民对他家恨之入骨,都诅咒他家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生的儿子没有屁眼……。当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时,汪大炮骄傲的话说:“我儿子不但有屁眼,而且还考起了大学!”他为此兴奋、自豪,他深深的知道,这是自己在村子里腰板挺得更直,说话更有威力,工作更加有魄力的重要筹码。

  其实,汪大炮在执行国家政策时确实不会变通,也卡了不少人。比如,那时读书靠推荐,有的家里因为出生成分不好,孩子想读书,他仍严格执行政策,从而阻碍了不少家庭的娃儿上学的机会;为了搞计划生育,不准生第二胎,汪大炮硬是配合乡干部把村里的不少男人逮着去作了结扎手术;也有不少人的老婆想生第二胎,都会在大出怀的时候被汪大炮带着乡干部来家里,把大肚子老婆抓到乡卫生院去作流产手术;村民之间有了纠纷,叫他去解决,他不给情面,也得罪了人;不说直话断歪歪道理也得罪人,还落得一身骂名……就因如此,几十年来,汪大炮把村子里的人得罪够了,为此,他挨骂,他的家人挨骂,他的祖宗十八代挨骂,也就自然在情里之中了。

  然而更让人想骂汪大炮的一件事是,别人生不了第二胎,他竟然弄一个“准生证”生了第二胎。根据国家政策:第一胎是残迹、智障等原因的,可以生第二胎。于是他把儿子带到县人民医院,托熟人搞到一个严重智力障碍的证明,因而办到了准生证,因此还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汪多多。虽然在上面敷衍了事,可到了最基层的群众的眼亮是雪亮的,无论如何也是逃不过去的。凭什么他村支书就可以瞒天过海?

  汪正权在村子里最说不起话的就算这件事,有人背地里编顺号溜骂他:“汪大炮,屁眼黑,生个儿子是智缺。”

  汪正权为此事,无论向村民们怎样辩解,都没有人被痛痛快快地说服。挨骂的时间长了,汪正权也就习惯了。一旦听到这样的顺口溜,只好装着当没有听见,因为他心里最明白,自己做这事的真实内幕。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样的观念在汪正权的血液里一直流淌着。

继续阅读:第二章 :捉泥鳅的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的春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