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天虎初为人师
丑石2018-12-27 16:363,641

  学习一向好过毛家坝同龄人的天虎,长大后,考上了师范类大学,毕业后,他本来可以回到毛家坝那个乡中学教书,但他不愿意回去,他觉得那里熟人太多,工作不好开展,更主要的原因是父亲当村官得罪了不少人,无心再去见那些尴尬的面孔,因而去了离家不远的双碑乡一中学。

  他说他要在没有家庭背景的环境中干出一番事业。

  第一次来到双碑乡中学,血气方刚的汪天虎见到校长,不知道如何称呼,蹩脚的语言卡住喉咙,冒失的举动让校长对他很不爽利。

  “刘校长在吗?我是来报道的……”天虎走进办公到里,就开始发问。其实这所乡级学校并不很大,只是一个单设乡级初中。两排一楼一底的教学楼,成“L”形伫立着。简陋的教师宿舍,在灰白的阳光中,静静地呆在那里,着实简陋得要命。校长办公室自然也很落后。汪天虎的心中对这学校初步印象是没有好感,在他的脑海里很难同理想中的学校联系起来。

  “我就是,你好,请坐……”刘校长很是热情,一边招呼一边端茶水给他,“这里喝水!”

  可是不知为什么,汪天虎刚从大学里出来,如同没有见过世面一样木讷。

  其实根本不是他嘴巴不利索,而是因为校长的长相让他难以接受:只见他长着一个光头,唯一一圈黑白夹杂的稀疏头发像一个圆环镶嵌在头上,黑呼呼的胳腮胡子布满在他的长脸上,黝黑的脸容似乎多年没有洗干净,矮胖矮胖的身材只比武大郎稍好一点,说起话来沙里沙哑,公不公母不母的。天虎心想,怎么这么丑陋的人就可以当校长?俗话说,“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凭其丑陋的外貌怎能服众。天虎的心情能如何就没有理由好起来。

  但现实就是现实,残酷得只能让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也许是校长大人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便自我解嘲道:“汪老师,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知识渊博,今后会给我们学校带来生机哟?”

  见校长这样夸奖自己,天虎这才回过神来,觉得校长的话中有话,也有些刺激,不由得一阵脸红,于是敷衍着应对校长,又听了校长的介绍与安排后,便走出了办公室。

  汪天虎被安排任初一年级三个班的政治。其中一个快班,两个慢班,并担任一个慢班的班主任。像这样的一个乡级中学,初次任教就委以重任是对得起他,也是很看重他的。但天虎当时并没有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只是觉得,有工作做就好好干吧。

  开学了,第一天报名,学校把分给他班上的学生名单给他,让他用毛笔写好贴在墙上,学生就可以找到对应的班级。这个倒不难,毕竟他受父亲的影响,因为年年写春联,总算学到一点,再加上在大学里的空闲时间也爱好写一点,还算写得一手好字。

  可是年轻的汪天虎做梦也没有想到,报了快一个上午的名,始终有一个叫肖诗露的学生没有到,四处打听,才有人说,肖诗露来学校了,但不晓得去哪里了,因此只好找别的学生在校园内寻找。幸好,那位叫肖诗露的学生还在操场上玩,很快就找到了。但为了在学生面前显示出一点点威严,他怒吼道:“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不来报名?想不想读书嘛!”可让天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肖诗露比他还狠,“我又认不到汪天虎,在哪里报名?”那说话的音量远远胜过天虎,在五十多个学生面前,颜面丧尽,特别是学生对他直呼其名,更让他不能接受,初为人师的他,气得不知道如何处理为好。

  按学校规定,交给你的学生,为了“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一个就不能少,没有来的,还要到他家里去请,去耐心做思路工作,不然,普及义务教育学校责任方面验收就不能过关,因为双碑乡中学正在为迎接“普及义务教育”达标检查验收,学生入学率要达99%。这一点,汪老师知道,也就是在开教师大会的当天,那位秃驴校长讲得最重,也讲得最详细,强调最多。那学生回敬他的话在学生一片哄堂大笑之中,十分尴尬,让他找不到台阶下。为了挽回一点点颜面,他还是怒气冲天的动了粗口道:“不按时来,就跟老子滚开!”,这一骂还了得,那学生不但没有吓倒,反而比他还来劲,那学生一听反骂道:“滚开就滚开,老子还不想读书呢!”说完就径直离开了。

  汪天虎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女作班”就遇到这样的困难,真是无地自容。在静静的教室里,五十多位学生就这样眼睁睁的目睹他们的新老师如此难堪的“开学典礼”。

  这个班是分流出来的学生组成一起的,每个学生不是学习差就是调皮捣蛋。在乡村中学,他们不得不这样分班,因为附近的几所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都这样做。把成绩好的集中在一起,老师就可以有重点的施教和管理。慢班就只能“普九”完成任务了。一个老师能够被学校安排教快班就是对你的重用,教快班自然就容易出成绩,还能受到学生和家长的尊重,社会的好评,领导的信任,同事的羡慕。天虎被安排既教快班,又当一个慢班的班主任也算是受到了学校的重用了。

  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的汪天虎面对这样的学生,一脸难看,呆呆的望着大家,不说一句话。心想,以后怎样面对学生呢,怎样管理好他们呢?第一天就给他一个下马威,以后的日子怎么办?但又一想,最终还是因为自己一时冲动,动粗口,对学生说话不恰当,才导致那学生愤然离开的后果。

  大概是坐在第一排一位长得挺漂亮的女生猜到了汪老师的心思,于是主动说,“老师,我去找回来!”

  这正好给汪虎天送来一个台阶下,便默许那位学生说:“好吧,你去叫回来,有话好说。”

  这一招,其实是他跟父亲学的,他记得小时候,父亲是村支书,开生产队长会议,其中有一个队长来晚了,父亲当时就骂那队长:“跟老子,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想不想当队长了”没有想到那队长反骂道:“老子家里开不了锅了,几个娃儿饭就没有吃的,你汪大炮以为你真是他妈个什么人物?老子还真不想当了!”说完转身就走了。面对下属的怒气,汪大炮面不改色心不跳,眼看着那位生产队长扬长而去,还不时听到他边走边骂,“汪大炮,你跟老子,手中有权,多吃多占,你家里就不饿饭,你不晓得普通老百姓家里,好多人开不了锅,龟儿子,不是人……”

  天虎清清楚的记得,那队长就是自己同班同学桑丽娟的父亲,为这事,天虎与丽娟好久就没有说话。

  在班里,天虎是班长,丽娟是学习委员。有次为收作业本,天虎清清楚楚的听到丽娟骂他,汪大炮,小大炮。但天虎当时并没有生气,他知道那事不能怪她,是自己的父亲封建专制主义作风惹的祸,何况丽娟成绩好又长得漂亮,还有班上的同学不少人都在背后小声议论丽娟是天虎的媳妇,天虎心里当然有数。只是小小年纪不太明白的媳妇的真正含义,更不知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他们俩一直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丽娟后来比天虎先考上高中,也就先考上大学。每年的寒暑假才回家。大学毕业后,在县城一家事业单位上班。

  话题又说回来,汪天虎把那位跑了的学生找回来后,好言好语的教育了一顿,事情才算告一段落。中午放了学,来不及自己煮饭,只好到学生食堂去打点饭吃,刚进食堂,原来校长也在,那亮亮的头顶总是十分特别,看的时间久了,也自然没就习惯了。

  “汪老师,才来吃饭”秃顶校长风格还高,对新来的年轻人就是关怀备致。“刘校长好,谢谢你的关心”汪老师工作了一天,熟悉了环境后,在与人交往上还是不缺少了礼节,“才出来,有些不懂,没有摸清套路,工作做得慢,以后刘校长多多批评多多指导……”

  九月的天气,还不是那么凉爽,这算初秋吧,俗语中的秋老虎的天气之说。汪老师从伙食团打了饭出来,一身的汗水浸透了衣服。饭还没有吃完就赶紧回到宿舍,洗脸换衣。

  其实这个学期一道分来双碑乡中的老师不只汪天虎,还有向若男,陈凤琪,高敬敏。

  因为学校住宿条件差,四个教师,一个男教师,三个女教师,只有三间房子,因此,天虎自然一个独住,另外三个女教住两间,只好向若男一个人住一间,陈风琪与高敬敏共住一间。

  汪天虎的房间正好与惹男的房间挨着,另外两位的房间还要离一栋楼。为什么要把若男的房间分在那里与天虎一起呢?就是因为她的名字叫若男,秃顶校长不知道,以为他是位男教师,才导致错误的按排。不过,都是大学生,什么大世面都见过,只要各回自己的房间,倒不觉得奇怪。时间久了,大家是同事,彼此都会有个照应,不是更好。若男这样想,自然没事。可是秃顶校长后来知道了,才慌里慌乱中找到天虎交换寝室时,正好若男在一旁,她说:“刘校长,没有什么?用不着调,都在一个院院里,没有关系?”有了若男的一番话,校长才算放心。

  三女一男的新时代大学生一同来到一所农村中学,给这所学校增添了不少活力,他们年轻,有知识有文化,有青春活力,有朝气。很快四个人抱成了一个小团体。

  其实天虎因为是男教师才当上了班主任,另三位女教师却很幸运。若男教外语,担任初三快班的外语,外加初一两个班的地理课。陈凤琪教两个班的语文,高敬敏教全校十个班的美术。

  这所农村中学,条件一般,老师们在两间大办公室里工作,一间是文科办公室,另一间是理科办公室,因而若男与天虎高敬敏分在一个办公室,陈凤琪自然在理科办公室。

  这三位女大学生的性格有些差别,若男就如同她的名字中带一个男字,显然性格中有刚的一面,高敬敏与陈凤琪是典型的温柔型女孩,陈凤琪显得更为内向沉稳。

继续阅读:第四章:汪天虎遇初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