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天凤揭露秘密
丑石2018-12-27 15:593,094

  回家一看,小妹天凤也在家。天虎的小妹今年在读高二,国庆假,她从县城先回家。

  “虎哥,我今天打算来你们学校,后来听说,你要很晚才放学,我便先回家了。”天凤出门一边拉着哥的手,一边给哥取包进屋去。天凤的名字是后来汪大炮给她正式上户口时的名字,那个叫汪多多的名字,只作乳名叫唤。

  汪正权正在杀鸡,天虎妈正在厨房里做饭。多日不见双亲,天虎立马上前帮父亲的忙,卷起袖管同父亲一道刨弄起鸡毛来。

  就在与父亲一起收拾鸡毛时,天凤提着哥哥的包进了内屋,一向爱翻哥哥包内东西的天凤,今天也没放过。她从包里翻出一本书《山坳上的中国》,心想,哥哥是读政治专业的,就爱看这些政论书,于是又翻一本是外国小说《简爱》,这本不错,我一定要看,可就在天凤把《简爱》拿出来是之际,一张纸条掉了下来。天凤好奇的拾起来看,原来纸条上写着:“天虎:我找你好久了,都没有找到。几次回家从村子里的人说,你在双碑中学上班,我几次都想给你们单位打电话找你,可又不好意思打,这些时间我经常梦见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在田里捞鱼,你总是那样行,把捞到的鱼分一半给我;还有我们一起在别人的油菜田里割猪草,你总是很快就割得满满的;还有那次去河弯洗衣服,我的衣服被河水冲走了,那可是我最好的一件花衣服,我吓得哭了,是你跳下河水,给我抓了回来……,天虎,我上班就一年了,知道你读的师范,以后要当老师,我是最崇拜老师的,只是当年考试填志愿时,班主任给我作的主,给填法律专业,所以现在才在县法院上班……天虎,你想不想进县城教书,我托人调你进城好吗?……我住在法院家属院五楼二号……”

  已经读高二的天凤,对男女之间的儿女之事早就暗熟与心。况且哥哥长得又帅,肯定会娶一位漂亮的嫂子的。

  哥读大学时就带回一位羌族姑娘金柯蓝就很漂亮。天凤对哥很是崇拜与依恋。只是不晓得哥现在还与那位羌族姑娘有什么结果。

  看到丽娟姐写给天虎的信,天凤瘪着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叹号!

  不一会儿,一家人张罗的晚饭就全上桌了。按照家庭的习惯,父亲坐上席,天虎天凤坐两旁,母亲因忙碌张罗,按理与父亲同排,但她每次都坐下席。而且说不讲究,让孩子们坐。

  一边吃饭,一边聊家长里短的,天虎也向父母汇报了工作的情况,总结的一句话,让父母放心,工作得很顺利。父亲也向天虎谈了他自己的人生观,婚姻观,事业观,处事观,关系学,外交学……这些理念,汪大炮在儿子从小学到读大学就一直讲过了的理论,还是老调子重谈。天虎没有反对,因为那是父亲,长年生活在农村的父亲,对社会的认识与理解,自有他的实用价值,但他的话并不完全是真理,因为自己在大学学的就是政治和哲学,况且自己还爱看文学书籍,虽然不算饱学诗书,但至少算读书很多,广泛涉猎。父亲的话是他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总结出来的,自然有一定的道理。比如他说:以后交女朋友,最好找一个岳父大人是当官的,有钱的……以后对自己的前途与发展有帮助;女人不要太漂亮的,自古红颜多祸水……

  整个晚上,除了天虎在父亲面前唯唯诺诺的一概接受以外,他始终感觉到小妹天凤的眼神怪怪的,不时盯着自己,还微微露出笑意,让天虎莫明其妙。

  晚饭过后,天虎把小妹叫到书房,直接责问她,怪怪的笑靥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他在想,天凤这个年龄是不应该管哥这些事的,难道小妹,读书不认真,整天干些不该干的事?

  “哥,你与丽娟姐什么时候好上的?老实交待!”天凤象审理罪犯一样直问天虎。“你说什么呀!不能乱说,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是不是刚才毛家坝的人说的,我那只是跟丽娟一路回家,人家是城里上班,……且况人家又没有那个意思。”天虎吱吱唔唔的反驳着。

  “信我都看到了,你还在骗人?”天凤继续追赶问。

  “哪来的事,你瞎编!”天虎不想妹妹把一件没有的事说得活灵活现,但语气更加坚定。

  “这是什么?”天凤从天虎的包里取出那纸条,一边大声读起来。

  “天凤你这是哪里来的纸条,我就没有看过?”天虎很惊奇,又很茫然。

  “你包里,我刚才看到的”天凤翘着嘴,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以为是哥哥在装不知,打马虎眼。

  天虎从妹妹手中抢过纸条,一看,“哦!”他才明白,就是刚才在车上,丽娟塞给他的纸条,当时她说的是她的住处,没有说什么呀。当她把纸条上的内容看完后,他的心里才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与激动。不过,那字里行间,没有提到两人之间的事呀。天虎马上就平静了下来。因为这个时期,每个人心中的爱情,都不是纯精神的,应该是与物质联系在一起的,从过去的门当户对,到现实的条件相当,他都清楚,这种可能性很小,就是丽娟有这个想法,也要被她的父亲阻止的,就是丽娟的父亲阻止不了,天虎的父亲也要阻止的。他深深的知道,他们的父亲之间的矛盾是很深的,不可能让一对冤家成为亲家。

  “不谁乱说,小妹,没有这样的事,这是刚才丽娟给我的,我没有看……”天虎阻止小妹,“一定不要把这事告诉给爸爸,你听到了吗?”天虎嗓门稍稍加大,也很有震慑力。小妹被吓得不敢出半点声音。只是鲁鲁嘴,向天虎扮了一个鬼脸,就出了门。

  第二天,丽娟很早就来叫天虎,一起回去了。坐的依然是回来的面包车。天虎与天凤,收拾好行礼就直奔出来。三个人同坐在后排,上车时,小妹故意说自己晕车坐靠窗边,用意是让丽娟坐中间跟天虎挨着。

  位置就那样安排了,只好作罢,一路上,任凭颠簸的车左摇西晃,丽娟的身子不时的挤向天虎,那种肌肤的接触,一次次像潮水般向他袭来,天虎强作镇静。

  车子象风一样在乡级公路上疯跑。一会儿拐弯向左,一会儿拐弯向右。

  天虎明白,凭他的直觉,十有八九,相信妹妹的话是真的。一会儿天虎的身子倒向丽娟,一会儿丽娟的身子倒向天虎。其实每一次两个年轻的身躯相拥在一起时,彼此的心跳都在加速。而且天虑似乎感到丽娟每一次都会顺事贴得更紧,让他感受到更加温馨,而且还不知觉的用她的目光扫射天虎的目光,那触电般的电流,一刹那涌遍天虎的全身。他几次差点瘫软下来,但他强硬的挺住。因为他是男人,一个不坏的男人。

  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就到了松树岭公园。天虎下了车,因为他的自行车还寄存在公园处的。因为小车装不下自行车,天虎只好告别丽娟和小妹而独自前行了。

  骑上自行车,天虎独身一人返回双碑乡。小妹自然跟丽娟回了县城。小妹在县中学读书。以前也不知丽娟在县城上班,这次遇上也算是第一次。一路上,天凤用十分怪怪的眼光看着这位给哥写纸条的女孩,越看越象自己家嫂子。天凤禁不住说出声来:“丽娟姐你好漂亮哟,我哥他有福气!”

  丽娟被天凤的自言自语感到很突然,羞愧的点点头,用手摸了摸了天凤的头:“天凤是不是生病了,说些胡话?”天凤这才惊醒,竟把嘴凑在丽娟的耳边:“娟姐,你给哥的纸条我看到了……”

  “真的……”丽娟半信半疑,但马上就很镇静。因为她这次回家,母亲给她提过婚事,而且这门婚事还非去见面不可,是母亲的远房亲戚做的媒。对方现在是一个局的副局长。对方的父亲是县里面一主要领导,得罪不起。丽娟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回城后想想。再加上,丽娟写给天虎的纸条并没有直接写二人之间的事,只是与天虎聊聊天,了解了解交流交流。况且天虎读了几年大学,在大学里耍了朋友没有?他不清楚,而且天虎从来没有向自己表达过。遭到拒绝多尴尬。天虎从头天到现在一直没有捎过纸言片语。于是丽娟把嘴贴在天凤的耳边道:“天凤不要瞎说,你哥会看上我吗?”

  天凤认真端详了丽娟,那漂亮迷人的脸宠让天凤妒忌得想用手去掐一掐。听了丽娟的话,天凤不想再纠缠。便将头靠在了丽娟的肩上不再出声。

  车在风掣电驰般奔跑,不知过了多久,就进了县城。

继续阅读:第六章:加班酒店聚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