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返校又逢加班
丑石2018-12-14 06:382,548

  就在这时,高敬敏与陈凤琪背包打伞的进了校门,眼看着汪天虎在若男的家门边叽叽喳喳的嚷个不停,甚是惊讶,但凭感觉又是汪在语言欺负女孩子,是立马加个论辩队伍。“汪天虎,你个大男人,不要用你那张臭嘴欺负我们女同胞!”高敬敏非常仗仪,嘴巴翻得比哪个都快,三个女人一台戏,戏越演越精彩。

  “高美女,你什么都不知,怎么就晓得我在欺负人呢?”汪天虎转向高敬敏,“我才帮她把门打开,是在帮忙做好事,怎能是我欺负女孩子呢?你们这群鬼丫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哪个是狗?你汪天虎,才是狗,汪汪汪……”陈凤琪很擅长抓别人语言的漏子,加上她是学中文的,语言准确,逻辑严密。有了两张嘴的加入让这条不是汪汪汪的天虎无力招架。

  若男看到有两位盟友的加入,批得汪天虎体无完肤,便觉得好笑,也走出房间,一边招呼两位“盟友”,一边想制止这没有必要的争论。其实这样的场面,好久就没有了,这只有在大学生活时的场面又一次呈现,让几位年轻人轻松而愉快。

  汪天虎自知孤军混战难以取胜,只好转移话题,“不要兴奋,两位小妹,这次回家带了什么好吃的,跟大家一起分享……”

  天虎边说边朝两位走来。其实学校就那么大一个地方,他们的宿舍相离只有十米远的一幢房子,哪个房内发出响声都会听见。哪个家里煮了什么好吃的,大家都会嗅到。

  国庆回家,几位年轻人几乎都带来了不少好吃的东西。特别陈凤琪、高敬敏,几大包。把本来就很拥挤的房间堆得无处落脚,高敬敏脑子转得快,立马说道:“全部堆在我的床上,今晚我们睡一个床!”凤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将手中的包袱顺势一抛。可就在这时,像狗的嗅觉那样灵敏的汪天虎,也紧追到了她们的房间边。

  “把好吃的拿也来,让我来品偿品偿,如何?”

  “凭什么要给你品偿?”高敬敏一幅不饶人的样子,也暴露出她一向的心直口快的性格。

  “哎呀,不要那么吝啬,以后我有好吃的,也给你们拿好不好?”汪天虎这时像个孩子,那耍赖皮的招式就会把女孩子骗到。

  拿到吃的汪天虎也绝不是吃独食的人,一到手就大声叫喊:“向若男,快过来,有好吃的”

  就在这时,刘校长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学校,听到叫喊声立马过来,“汪老师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也来点?”

  一听是刘校长,正在高兴劲头上的汪天虎立马严肃起来。

  “是高敬敏与陈凤琪从家里带的土特产,来一点吧!刘校长也偿一偿吧!”

  “好的!你跟我到办公室里来一趟!”刘校长,一边叫汪天虎给东西吃,一边叫着他。

  因为上级有通知,普九验收组马上就要来了,提前了时间,时间紧,任务重,学校抽出了专门的人来做档案。再加上,学校的校舍也不符合要求。面对公路边的校舍墙壁一律要贴磁砖。这个事由后勤主任负责。关键是档案工作,还差得很远。

  学校的老教师对这些迎检的事很厌恶。只有找这些年轻人有热情,再加上他们没有转成正式教师,还要在这里好好表现一年,因此不得不听。汪天虎自然是理想的人选。

  “汪老师呀,你才来学校,人年轻,才学高,能力强,学校工作很紧很重要,现在要给你加点担子,你要多辛苦哟,以后学校会在很多方面考虑你的。”校长语重心长地说。

  “哪里哪里,有什么需要做的,尽管吩咐。我初出门道,什么不懂,还要刘校长多多指点,多多包涵!”天虎不知什么时也学到了客套与寒喧。

  “你最近两周,晚上要加班,主要是把这些档案做好,所有资料不得有误,主要是符合普九的国家标要求去做,那些数据,按检查验收的要求去做。入学率,巩固率,从近五年的,全部要重新梳理……”刘校长象说相声一样,给汪天虎交待后,用手摸了摸他那光秃秃的头部,然后微笑着说再提醒一句:“听懂了吗?”

  汪天虎,对于刘校长的交待全记于心。只是年轻的他不太明白,这么重要的检查,居然要这样做。这样的观念在他的脑海里闪烁着,但他没有出声。

  “是的,一定照办!”汪天虎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一脸的沉重,快步回到了宿舍。

  刚到宿舍门口,若男就出门了,正遇上他。“刘校长找你有什么重要事呀,这些天不断得到校长的青睐,一定是得到重用啦!”

  “狗屁重用,全是活路!”汪天虎脱口而出,可立即意识到牢骚话的不对,“其实也没有什么,服从领导安排,叫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叫形势逼人,俗语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呀!”

  其实更让这群年轻人不解的事还要后头。

  听了汪天虎这样的话,若男自然觉得,那活儿不是什么好活儿。她在想,这跟在大学里学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什么教育学,心理学,专业知识在这现实中,基本上是很难用上,而真正在派上用场的,反而是父母的朴素教观念直接管用。比如若男的父母就常说:“在学校上班,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多管闲事,对社会看不惯的地方,看多了,就习惯了。不要常发牢骚,不要认为学校里学那些东西什么都是真理……特别是不要心高气盛。领导安排的活儿,尽量做好,能够多做的,就多做,不要挑三挑四的……”

  若男对父母的话有些听不进去,为这些事还常常顶嘴。

  不过,这些日子把汪天虎的事一想,还觉得父母的总结还算是有一定道理的。

  第二天学校就召开全校教职工会议,安排布置所有的教职工各施其职,各尽其能,做好迎检工作。

  刘校长在大会上,表情严肃,将这次检查的重要性,现实性,必要性一一作了讲解,对一些中老年教师的不同看法也作了一些解释,并结合全校的实际,与全镇教育事业的紧迫感进行了输导性的讲话。

  其实,刘校长的讲话是反复地重复过去的内容,因为有不少人对此很反感。有的老师说,做这些活儿,既辛苦又花不少冤枉钱一点作用也没有。

  有一些老教师为此还跟刘校长吵过架,他骂过说:“浮跨时代,离现在不远,假大空的做法害死人,今天好不容易有了发展,你们当官的又在瞎折腾了……”

  刘校长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深知老师们说的是对的,不做,上级那里过不了关,做,老百姓特别是一些有正义感的一些老师会反对。但为了保官帽,还是只得硬着头皮做。

  安排活儿,只能安排老实人,不多说话的人,不敢反对的人,这些人中大多是才出来的年轻人。因为这些人不讲价钱,而且工作做得也好,最主要的是很听话,这是老刘对年轻人态度如此好的原因,让工作没有几个月的若男开始明白了。因此,他常常用理性的思维看待并回答这个校园里的一切。

继续阅读:第八章:天虎初次请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人物也有春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