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迎接工作检查
丑石2019-01-09 20:483,277

  刚从酒店里出来,迎面就碰上了若男、陈凤琪、高敬敏三个人在街上散步。一行青春靓丽的年轻大学生,每天傍晚几乎成了这小小场镇上的一道靓丽风景,很快就在街道上传开了。一些杂皮似的社会青年无不争相打听,更有甚者,专门在美女们面前搔首弄姿,巴不得抱一位美女回家枕着睡觉。当然,一些乱七八糟流里流气的语言也常常会传入几位美女耳中。

  “是哪里来的这么乖的妹儿?!”有人调戏说。

  “小妹儿,一起耍一耍!”也有挑衅着道。

  但三位见多识广的美女,面对小小乡村场镇的杂皮,似乎感觉不到对她们的威胁。只是笑笑,从不理会她们。

  “来来来,一起散散步!”汪天虎呼应着。

  “你们一起耍,我就回家了!”校长见几位年轻人汇合一起也就告辞了。天虎便就与三美女一起散步。这小小的乡镇,只有几条小街,最长的莫过于国道线上那条街——马路街。因为沿着国道,交通便利,自然生意好做。加上政府对场镇街道规划也把国道作为主要开发点,也就自然成了小镇的最热闹的区域。

  话说老刘返校后,将李科长与天虎的话加在一起综合考虑,他的接待方案就有了。

  接上级通知,检查团星期三来双碑,星期一老刘就将学校行政班子的几个人召集在一起研讨。先将所有的工作都进行一番自查,特别是清洁卫生的整理,干脆让学生这几天放假来做,把校园的里里外外,全部清理。特别是一些死角,这可是面子工作,这是第一,这项工作由学校副校长亲自召开全校班主任会议进行布置。

  第二,学校的档案室最为关键,这是检查工作的重点,这项工作由教务主任杨主任负责,由汪天虎等几位教师协助;

  第三,悬挂标语条幅,由后勤主任马主任负责,生活安排也归马主任。

  第四,接待工作,由校长亲自抓,由学校的几位美女教师负责。由刘校长召集这些人开会,讲清注意事项,具体做些活儿,有什么要求。

  ……

  事情就这样紧锣密鼓的进行。

  特别是几位新来的美女,面对校长的要求,她们总觉得有点别扭。开完会,回到宿舍,高敬敏与陈凤琪就议论道:“怎么要我们去接待呢?我们不就成了酒店的服务小姐了吗?”

  “小乡场,没有服务人员,根本不像大城市,这是临时当当,又不会缺胳膊少腿的?”这是刘校长在会上给她们开导的话。

  “如果,需要还适当给领导递上洗脸毛巾。特别要讲究礼貌,如果个别领导说得调皮的话,还不能生气,要有素质……”

  检查很快就来了,一大早,全校学生上千人,都在为迎检作准备。校园的布面貌一新。

  乡上的党委书记聂孟、乡长程鹏最先赶到学校,因为他们是“普九”被验收的主人,尽管所有工作完全是学校在做,花钱也是学校自掏腰包,但这可是历来工作的常识,他们的理由是政府没有那么多的钱,要发展经济,城镇改造,开支的地方多,财政的钱也周转不过来,学校想想办法就可了。其实很简单,适当时,可以向学生收一点点,政府装腔作势,睁一眼闲一眼。这就是现实,整个社会的现实。

  到了捞政绩的时候,乡长自然要来,而且校长就是他的亲人,他的爹妈。程乡长一来到学校,刘校长就成了他的爹,嘴巴像涂了蜂蜜。把个刘校长乐得心里美滋滋的。

  政府做的事学校做,这自然都有道理。这小小的地方,懂政策的人不多,懂法律的少得可怜。可就是懂法律在这穷乡僻壤之处,当官的要这样做,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向以长官说了算的传统暗规矩,永远成为习惯。不仅是当官的习惯,老百姓也成了习惯,没有任何人会站起来指出,况且指出来又有什么用?

  唯有读书人,而且读得较多一点的还要有点正义感的人才有一双慧眼,一张利嘴,才会站出来辩一谈辩。是的,学校里就有少数这样的教师,汪天虎对这些道理似懂非懂。

  上面来电话了,检查团已经出发,一个小时就要赶到。刘校长还真有点紧张,当了这么多年校长,这次算规格最高的一次。其他什么都不怕,就怕一些死角出问题而影响大局。于是先后把副校长、教务主任、总务主任等相关领导召集一起,把他们负责的工作再询问一遍,生怕哪里有一疏忽。

  一个小时眨眼的功夫就过了,可就是不见检查团到。

  “嘟嘟嘟……”正在紧张的等待中,校长的手机响了。

  “老刘吗?检查团在山上遇上堵车,一时半会儿来不到,你先安排大家等一等?”是教育局李科长打来电话。

  学校的工作照常进行,只是一些地方再一次作了微调。上午第一节课后,学生又在操场上活动,一些地方又开始出现垃圾现象。负责清洁这块的主任,紧张得不敢松懈半点。只听他到处动粗口。不一会儿又在学校广播上讲,让班上安排学生到公共场所拾垃圾。

  学校会议室,一位女职工早就布置一新。只是她静静的守候着,面对那些鲜美的水、糖果、馋得只能吞口水。

  没过多久。检查团一行,七八辆小车,齐刷刷地停在学校的操场上。

  一群大腹便便的官员,像鸭子似的,从车里钻了出来。早就在校门口迎接的党委书记、乡长、校长、主任……更像一群哈巴狗一样,笑着点着头。

  在校长的带领下,一群人在说笑声中进了校园,又在迎接人员的指点下,一群黑压压的检查团人员就进入了专门布置的会议室。

  会议室内,像国际会议一样成长方形,鲜花水果,琳琅满目,正方黑板上美术字体的“热烈欢迎各级领导来我校检查工作”十分醒目。

  一会儿就按照各自的位置按次坐下。可就因为那场堵车,省上有几位领导另有急事将车打了一个转,只派来一个代表,让这次检查团的分量大打折扣。

  会议还是依然进行。会议由东道主乡长程鹏作主持,党委书记聂孟致欢迎辞,刘校长作了工作汇报,然后是检查团省上代表作了发言……

  主席台上有几位省级领导的坐位牌上依然空着。但会议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完毕。整个会议不到半个小时。

  检查团的检查工作在如期举行,好又来酒店的厨师们也忙得热火朝天。后勤马主任几乎是专职督促酒店老板,将饭菜的规格,酒店里的清洁卫生以及桌椅的布局、进行了指导。这项工作比任何工作都重要:一旦领导吃得不高兴,检查过关的问题就会受到影响。

  因为忙碌,几乎是眨眼的功就到了十二点。酒席也如期的摆上了餐桌。学校安排的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充当服务人员,负责为领导开洒、添饭。她们也早早的就站在酒店门口,穿着一新,在小镇着实算少有的美女,把一些过路的人也吸引过来看热闹。

  “这么漂亮的妹儿,站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哟?”有人说。

  “有大官下来检查,好服侍那些狗日的呀!”也有人在回答说。

  “他X的,现在那些狗日的当官的,下来不做什么,只晓得检查馆子,泡妹儿。”有人在骂。

  议论声,还是隐隐约约的传到了几位美女老师耳中,其中就有若男。她非常气愤,真后悔不该来做这事。但她没有办法,才参加工作,其他的几位姐妹大多也不情愿。

  大堂的钟声再一次响,中午一点了,检查团还没有过来吃饭。后勤马主任,着急地打电话过去催。结果刘校长的电话打不通,他就只好等。

  可就在他们左等右等之时,突然副校长一行三三两两出现在酒店门口。

  “人呢?什么时候来吃饭?”马主任问道。

  “走了,不在双碑吃饭,全进县城了?”副校长回道,“刘校长去陪他们去了,我是专门过来处理这里的饭菜之事的 。”

  大堂里满满几桌香喷的大鱼大肉,呈现在大厅里,香气四溢。这怎么办呢?倒掉了,可惜呀!后勤主任电话请示了校长和管后勤的副校长。这样的事情,以前也遇到过,只是没有这次规模大。过去都是找一些“内部”人员加上家属来处理。可今天桌席太多了,不好处理。但校长没有明说,只是叫他自已想办法。这些桌席算下来,是好几千吧,马主任心疼,老师们也心疼,老百姓知道了更心疼。

  最后怎么处理的,这里就不再叙说,只有后勤主任自己知道。

  一场声势浩大的检查就这样结束了。

  至于合不合格,过没过关,只有领导才关心,老师们依旧整天忙着做自己的工作:备课、改作、上课、辅导……校园的秩序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汪天虎终于明白一些事,似乎懂得一些道理,但他永远也不懂官场那些看不见的规则。永远也不懂做这些假活到底有什么意义。他迷茫,也很困惑,这与他在那象牙塔似的学校里学到的理论相差有多远。他真有些想不通,只能无奈地面对……

继续阅读:第十章:返乡看望父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的春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