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天虎初次请客
丑石2019-08-06 14:262,816

  说到瞎折腾,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为了迎接上级专家组的检查,县教育局的“专家”,先要到学校进行一番自查验收工作。对工作不足的地方还要进行一番指导,提出改进的建议。因为象这样的迎检工作,那帮“专家”是非常有经验的,他们懂得上级领导会喜欢什么,看什么,爱在哪些地方挑毛病?哪些地方是重点,哪些地方是最容易被查到问题的,哪些地方可以忽略的。

  专家说来就来,为了迎接省级领导的验收,他们也算是辛苦了不少,近几年来双碑乡中学,不知来了多少回。学校为此的招待费花了不少,在年底会计汇报会的报告中招待款的数据不断上涨,甚至高得吓人。老师们有意见,而且很大。如果校长的位置是老百姓动选票的话,校长的执政基础早就丧失了。

  话说回来,其实为了这检查,真正要按照上面的标准,双碑乡中学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过关的。因为他的入学率、巩固率,是根本不能达到要求,但好在这可以蒙混过关。因为专家组,他们只看档案,不会亲自到农村挨家挨户地去数人,不会亲自去调查,一般是听领导汇报就够了。但硬件建设,他们是要看的,比如校舍、实验设备、教学设备、办公环境、学生活动场所等。当然这方面的工作,学校早已向政府汇报得到了解决。

  靠近路面的那幢教学楼,前几个月就实行了穿衣工程,也就是在那幢旧教学楼的外表贴上磁砖,室内搞一些涂料。经过这样的处理,远远的觉得校舍象新修建一般。

  农村挨公路边的几所村级小学就做得特别到位。教育局基教科李科长,就是双碑乡中学迎检的主要业务专家。他的点子多,头脑灵活,想得特别周到细致。

  这天李科长,在刘校长的带领导下,又把全镇的学校工作进行了拉网上式督查。最后对刘校长的工作进了一番赞赏。

  “老刘啊,这几年工作辛苦了,但做得还算不错,你和你的兵好样的……”李科长,十分严肃的说。‘

  “哪里,哪里,全靠李科长耐心细致的指导……”刘校长在兴奋之中,一边谦虚的回应。

  “不过,老刘啊,接待工作最为重要,你想想办法,他们都是大城市的人,都市生活习惯了,动动脑筋,他们会喜欢什么?”李科长,继续对老刘交谈。

  “土特产,他们不会要吧!”老刘自是土八路,他的思维无论如何也就是土包子想法。

  “哼,这个年代了,你老刘,还只能想到这一点,太落后了!”李科长批评老刘道。

  老刘被李科长的话噎住了,尴尬的瞬间,还不知如何回答,但同样头脑灵活的老刘马上答道:“李科长有什么高见?尽管说,我们尽理照办?”

  “接待工作,一是吃饭,二是玩,就是看你们怎样做?”李科长拖长话音,慢条斯理的说。

  但他没有明说,只是留给刘校长无尽的暇思。

  李科长一行人走后,老刘闭门在家想了很久,都没有把这些事想明白。晚饭后,在校园内转悠,为了这个检查,老刘那本来就秃顶的头发更加稀少了,远远看去,只有四周一圈白发,其余地带全都带光。

  汪天虎吃过晚饭,没有上晚自习,这会儿没事偷着乐,在操场上独自一人打篮球。一会儿,一个三大步虎跃上篮,一会儿一个乔丹式扣篮。

  “好,球技不错,汪老师,真是人才哟!”刘校长老远就在赞许汪天虎,并一边向球场走来。

  眼看刘校长对自己这么热情,汪天虎,便停下来,向校长打了招呼。

  其实汪天虎心里也明白,这些天,工作还没有做完,校长找他一定是有什么要事。但为了在校长面前挣一些好的表现,汪天虎也自然觉得这是机会,年轻人多做一点,会有好处的,管他什么真活假活儿。

  “汪老师,今晚有没有空,我们一起耍一会儿,去街道的酒店里吃点饭,喝点酒,我请你!”校长笑眯眯的说。

  “哪有你校长请客的,想喝酒,可以,我请你,马上我去洗个脸就走!”天虎抱起篮球就向宿舍走。

  “好,我等你!”

  初秋的天空很蓝,就是到了傍晚,还依然是天高云淡。其实双碑中学座落在场镇的效外,校园外面就是辽阔的天野,上街道还要经过校外那条穿街而过的小河。小河上的一条独桥,是一条条硕大的清条石彻成,据说有上百年的历史,来来往往的赶集人都要经过小桥,小桥经历过多大的洪水都没有毁过,只是随着岁月的腐蚀,那些桥面桥墩,都被风化而露出沧桑的面容。

  刘校长,独自在慢步,他没有在原地等汪天虎,而是慢步走着,就到了小桥。河中的流水哗哗地在流淌。站在桥上,他伫立着,清清的河水让他产生了兴趣。低着头看水中的人影。校长也觉得好笑,好好的一个头,为了“普九”,本来就稀有的头发越来越少,他似乎看到了光亮的头顶在水中反光。

  是啊,人就要快五十了,何必那样辛苦,把工作做得不在人前,不在人后就差不多了。这校长当与不当又杂样呢?同样在当老师的校长夫人寇世菊常常这样对他说,身体是第一位的,何况有些事本身就是违背人民意志的做法。这官,并不是那样好当的。

  就在校长陷入深思之时,天虎跟了上来。眼见天虎的到来,刘校长便停下了脚步等候。

  在一路闲聊中他们来到了“好吃来酒店”,这酒店也是上次天虎来过的酒店。校长们接待上级领导的定点饭堂。

  他们单独在一个雅间坐下。闲聊间一席饭菜就上了桌。

  “汪老师,人年轻,见多识广,在大学里学到不少东西?”刘校长客气的说,“你知道,接待上级领导,乡下人准备什么最恰当?”

  “接待人员,形象要好,吃饭时,朋务员要长得漂亮!”汪天虎脱口而出,“象这个好吃来的酒店,根本不具有这个氛围。那几个厨师和服务人员,都是四五十岁的农村妇女,人老珠黄,毫无半点艳色。特别有一位麻子老太婆一定不要出场,人家吃饭会倒胃口!”

  其实汪天虎后来打听到,这是双碑乡最好一家饭店,一些乡镇干部,学校老师,其他单位职工都愿意来这里。他根本不可能与城市里的酒店相比,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这就是一乡下馆子,简易的伙食团。

  其实汪天虎人年轻,他根本不知那位麻子老太婆就是刘校长的母亲。刘校长听后,面色稍稍有点难看,但到底当了多年的校长,面对这样的无知言论,他还是稳得起阵脚。

  年轻气盛的汪天虎才出社会,还是不谙世事。他根本不知水深水浅,往往不经意的一句话会把自己的前程击得粉碎。天真率直的他完全沉浸在校长的信任的幸福之中,他哪里有半点堤防。

  吃罢饭后,在关于付钱的问题上,他们争论了不少时间,最后在天虎的高超的口才中取胜。

  “今天,一定是我付钱才对,因为作为一个普通教师能够得到校长信任就是最大的幸福;况且,凭年龄也应该年轻人付钱;凭社会经验,我想拜校长为师,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多多指点;更重要的是刘校长以后一定要多多栽培我!”汪天虎不知是喝多了嘛,还是真有本事,在两个人吃饭的雅间里,只有他说话的份,刘校长完全听他象放鞭便炮一样的讲道理。最后收钱的老板也感动了,就收下了天虎的钱。一共吃了三十六块五,只收三十五块钱。在当时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天虎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多点,这一下,花了三分之一。虽说吃得开心,便从农村走出来的小子还是心里有点疼,只是豪情万丈的他,在酒精的浸泡下,就显得一点不在乎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返乡看望父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