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三十:天使
方谨宇2019-02-06 10:266,148

  引子

  所有的过错与误解,只凭一份执念。

  从来都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以为单就自己可以颠覆一切,改变一切,未曾想过只是一厢情愿。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从不因某人而破碎分解。

  妄想的天使,现实的魔鬼……

  正文

  死者何玥欣,女,20岁。

  停尸房外,江天静静地站着,双眼通红,手里紧紧地抓着那对Folli Follie的耳钉,那个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

  还有再也来不及的那场告白。

  身旁,何玥欣的父亲,何强,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何强啜泣着,“我不该相信他,我不该相信庞振军啊,我不该害了你啊,小玥!”

  江天的身体猛地一颤。

  此刻他才终于接受,终于明白,自己是再也没有机会喊出那一声“小玥”了。

  再也没有机会回到从前了。

  眼泪无声滑落。

  果真是,生离。

  死别……

  那就去终结掉那个从天使堕落成恶魔的亲人吧。

  “这是在庞振军身上找到的,你父亲让我带给你。”何强颤抖着手递过一个小木盒,“真正的完满,是天使‘九’号。”

  江天木然接过。

  木盒上面有个指纹锁,江天按下指纹,木盒打开。

  里面静静地躺着两支针管。

  那两支针管中的液体,晶莹剔透,没有颜色,像极了水。

  “它们,既是天使,也是魔鬼。”何强看着江天,“就看你怎么用了……”

  ……

  H市,A大厦103层,会议厅。

  隐约可以听见爆炸声,枪声,还有惨叫声。脚下的地面似乎在微微颤动,天花板貌似有点点灰尘飘落。

  A大厦,正在受到袭击。

  可是,一片慌乱中,这个会议室里却是一片死寂。

  江城的视线平静扫过参会的众人。

  这些人,或是权力至高无上,或是富甲一方。他们是这个社会的制度制定者,他们左右着社会前进的方向。

  他们高高在上,此刻却龟缩在这小小的会议室,脸上或是故作镇静,或是惶恐不安。

  他们,现在像极普通人。

  可谁,又不是普通人呢?

  江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一个小时前,我们找到了庞振军……”顿了一下,江城继续说,“……的尸体。”

  地下开始一阵轻微的骚乱。

  “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对各位说,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找到了真正的幕后真凶,那个自始至终都在操控着进行着‘天使’计划的人,而庞振军,不过是一个弃子。”

  “是谁?”一人发问。

  突然间,“轰”的一声,会议室的大门炸裂开,几块碎片向众人飞过来。

  众人急忙跑开,但也有几个避闪不及,被木块砸中,流血不止。

  门口站着一个人,他穿着警服,冲众人诡异的笑着,露出獠牙。

  江城闭上了眼睛,用几乎只能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申森。”

  ……

  徐问哲睁开双眼。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头好痛。

  徐问哲捂着头,疼的龇牙咧嘴。

  四周黑黢黢的,依稀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轻声交谈。

  声音稚嫩……是孩子?可为什么听不懂他们的话?好像是哪儿的方言吧……等等……我为什么在这里?姐姐?姐姐呢?爸爸?妈妈?

  徐问哲瞬间慌乱起来。

  他虽然只有七岁,但因为从小成长在军人家庭,自然心智较其他同龄孩子成熟不少。

  一个哥哥……

  一张地图……

  问路……

  手帕……

  昏过去……

  绑架?人贩子!

  徐问哲猛的惊醒,自己是被那个问路的年轻哥哥,不,他是人贩子,自己被拐走了!

  墙角有三个抱成团的孩子瑟瑟发抖。

  面前有一个小女孩躺在地上没有动静,不知死活。

  身旁的一个男孩狐疑的看着自己。

  墙上有一个灭着的灯泡。

  一扇铁门上只有一个小窗口。

  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眼睛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徐问哲渐渐看清了这件小破房里面的一切。

  但他清楚,自己可能再也无法接触光明了。

  ……

  徐问哲被人贩子卖到了很远很远。

  从此,G省的一个名叫英山的小山村里,多了一个带着脚链劳作的,瘦弱的,脏兮兮的小男孩。

  这里没有H市的霓虹灯、大马路、儿童乐园、干净温馨的家,有的只是贫困落后的家家户户、永远干不完的活。

  还有那个被全村人当成茶余饭后谈资的疯女人,以及她和长毛怪生下来的小毛叔。

  张家的那个刚生出来的小子,每次看到自己都会瞪大着眼睛。

  这里的夜晚出奇安静,徐问哲躺在猪圈里,透过棚顶的破洞看着星星。

  他在想着什么?是姐姐,爸爸,还是妈妈?是那些小伙伴?还是非常喜欢自己的老师?

  是那个经常欺负自己的徐杰?还是那个一看到姐姐就会脸红的杨晨?

  很关心自己的江城哥哥,会在找自己吗?

  家里人是否会担心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

  几年后,徐问哲跑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似乎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的徐问哲会跑了。

  在村民解下徐问哲脚链三个月后的夜里,他才跑了。

  没有人知道徐问哲为什么要等三个月。

  正如没有人知道徐问哲在看到自己爷爷的坟后,是如何的吃惊。

  排长徐景山之墓。

  本该葬在H市的爷爷,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

  冥冥中,似乎总有一条莫名其妙的线,被我们顺着,让我们走向更为莫名其妙的前方。

  生物体机能强化实验?

  爷爷……原来是因为这个死的吗?

  徐问哲拿着从爷爷坟离挖出来的那根针管,仰天惨笑。

  ……

  “你为什么不照顾好姐姐呢?”

  在解救了一群被拐儿童后,这个警察看着递过来的奖章和证书,冲眼前的Z省公安厅刑侦处处长江城微微一笑,心中默念。

  “我的余生,自此只为一个人,一件事。”

  “找回姐姐。”

  “和完成爷爷的遗愿……”

  鼓掌声。

  叫好声。

  “申森同志,好样的……”

  同事们开心的笑着,叫着,喊着,鼓掌着。

  警察看着证书上的名字,也诡异一笑。

  ……

  “申队,这大早上的怪冷的啊!”

  ……

  “啪”的一声,申森将手中的报告往桌上重重一拍,“什么鬼神……”

  ……

  “你们听着,我要你们去劫一个人。”申森深吸了口气,“他叫庞振军。”

  ……

  何强手中的枪掉在地上,捂着流血的肩膀跌坐在地上,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他的身后站着举着手枪的申森。

  没有人注意到申森眼睛深处的那抹狠厉。

  ……

  “申哥,你知道吗,我刚刚经历了一件大事,我同学辛安绑架了……喂,申哥,你在听吗?”

  申森拿着随意附和着,眼睛始终不离庞振军手里的试管。

  ……

  “我去,差点忘了,刚刚快把我吓尿了,现在尿意充盈,我上个厕所先哈。”

  江天跑向厕所。

  申森笑了,心里想着:江城这儿子,是越来越聪明了,姐姐,你看到了吗?

  ……

  省公安厅亲自派人把王顾和王优抓了回去。

  看着远去的警车,申森感慨道,“看来会有一场大清洗啊。”

  申森低头,“这世道,是怎么了……”

  ……

  申森从张解的尸体上拔下那支麻醉针,里面还残留着一些红色液体。

  “还是没用啊。”申森心里暗道。

  身旁的江天握紧了拳头,似乎下定了决心。

  申森突然意识到,江天应该不能留……

  ……

  申森长舒了一口气,小陈终于还是没有杀掉江天啊,自己为何在庆幸呢?

  还有,刚刚徐杰的那番话,好像是在对我说呢……

  “其实你和我一样,妄图预料未来,妄图改变未来,妄图称霸世界。妄想着这些妄想,才会堕入恶的‘轮回’,走不出来吧!”

  申森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何。

  ……

  申森看着面前的耿燕,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女孩子,很可怕啊。

  小天……可能很伤心吧……

  我为什么会想这些?

  ……

  “他是皇帝,不能容忍自己的天子游戏出现了残缺,所以又杀了一个人,唉。”江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申哥,你说他杀人,是太爱自己的小说了,不能容许他人诋毁,还是本就是个恶魔,借此发泄呢?”

  “谁知道呢。”申森耸耸肩,“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恶魔,区别无非就是释放早晚的问题吧。”

  “是吗?”江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申森,随后闭上眼睛,“或许,是吧。”

  申森注意到了,江天的眼神。

  难道……

  他知道了?

  ……

  A大厦楼顶,申森站在围栏上,俯视脚下。

  人群?蚁群?

  这便是万人之上吗?

  “砰”,一声枪响后,一颗子弹打中了申森的胸膛。

  金色的血液喷出来几点,便停止了,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几个呼吸间,伤口就完好如初。

  那颗子弹被自己的身体“吐”了出来。

  申森转过身,看到江天举着手枪,枪口冲着自己。

  二人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如果有人问江天,这辈子最希望坚持什么,江天应该会回答:坚持着正义。

  如果有人问申森,这辈子最希望坚持什么,申森应该会回答:做一个警察。

  现在是时候为了正义,杀掉一直坚持正义的警察了。

  “为什么?”

  江天开口,但枪口始终指着申森。

  申森并没有回答江天,而是伸开双臂,问江天:“小天,你说我现在是一个天使,还是一个恶魔?”

  “刚刚我赶到A大厦的时候,看到下面的广场上,有很多尸体。”江天一字一句道,“有很多,警察的尸体。”

  一旁的地面上,排列着很多官员的尸体。

  他们穿着西装,死得体面。

  稍稍让江天放心的是,里面没有江城。

  “小天,我看了很多年,看到了很多事。”申森轻轻一笑,“有些事我们心知肚明。”

  “什么意思?”

  “一个人,既是天使,也是恶魔。”申森的表情突然狠厉起来,“我努力过,我尽力过!可是这世道依旧是黑白正反难辨,浊清不分!”

  “我们一起,看过了多少罪恶,多少黑暗!可这么多年还是他妈的浑浑噩噩!”

  “该是先破后立了。”

  “放心吧,小天,我没对江城怎么样。虽然他也……但我……不想……”

  “我不想我爷爷的悲剧,发生在此后的任何一人身上。”

  “我杀的,都是该杀的人,早就该死的人。”

  眼前的申森有些疯癫,自言自语着,手舞足蹈着。

  他终于变回了徐问哲了吧。

  他在用孩子时的想法,改变世界。

  江天的眼睛有些红,他知道申森还是那个申森,只不过回不去了。

  “为什么杀了何玥欣?又为什么放过我?”江天依旧举着手枪。

  申森冷静下来,看着江天。

  “因为,她也该死。”

  “为什么!小玥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

  申森笑了。

  “我知道,你的下一发子弹是天使‘九’号。我也知道,江城和你在看到那份DNA报告后就一清二楚了。我还知道,你也被骗了。”

  江天吃惊的看着申森。

  “他们,根本没死。”江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

  黑暗中,他睁开眼睛。

  停尸间的冰柜突然自己打开,一个赤裸的男人从里面爬出。

  “不好意思,借件衣服呗。”

  庞振军看着眼前发了疯似的跑开的法医,无奈的笑笑。

  “穿上。”身旁递过来一件衣服,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

  “谢谢你,小玥。”

  何强与何玥欣站在自己身后,似笑非笑。

  “我说,运筹帷幄的人向来都是出现在背后,这是什么鬼定律?”庞振军发着牢骚,穿上了衣服。

  “别废话,他们等着呢。”何玥欣催促了一句。

  “小玥,小天他,给你的。”

  何强把一个耳钉盒塞到何玥欣的手里。

  何玥欣愣了许久,苦笑一声,用决绝的语气说:“不用了。”

  说罢,她将耳钉盒放到地上,转身和何强、庞振军离开。

  没有回头。

  ……

  “天使‘九’号,既是完美品,也是杀死天使‘八’号实验体的毒药。”江城从江天拿过手枪,“申森,这个所谓的幕后黑手,也只是国家机器的一颗小棋子。”

  话音刚落,那排官员的尸体竟然纷纷坐起。

  他们复活了!

  他们根本没死,或者说,他们根本不会死!

  申森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料,平静的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江天。

  “小天,这是你算得最错的一次。”申森说,“错的一塌糊涂。”

  “这也是他的成长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江城平静说道,“也是,最后一步。”

  “啊!”一阵惨叫传来。

  申森捂着胸口,喘着粗气,没一会,他的头发就变得花白,身体急速膨胀起来,撑破了衣服。

  “时效要到了,申森,一会你会更痛苦的。”江城的枪口瞄准了申森,“我送你走吧。”

  枪声响起,数颗沾染着天使“九”号药剂的子弹射出,击中了申森的面门。

  巨大的冲击力将申森打飞,从A大厦楼顶坠落。

  “申哥!”江天的眼泪夺眶而出。

  空中,申森闭上眼睛,嘴角带着解脱的笑意。

  终于是天使了。

  终于是轻盈自由的翱翔了。

  这一生太苦,终于解脱了。

  自始至终一直被当成棋子的申森,一直被别人左右人生的徐问哲,终于……

  爷爷,别怪我,我只是不甘心你就这么被人玩弄,被人们遗忘。

  可惜,我失败了。

  也无憾了……

  ……

  “小天,何强他给了你两支天使‘九”号吧,你准备好成为天使了吗?”江城看着江天,眼里有一丝期待。

  江天一直发呆,直到江城喊他,他才回过神来。

  他看向手中的针管。

  恍惚。

  “准备好了。”

  江天却将试管用力砸到地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玻璃碎片飞溅,天使药剂化成一股水汽,很快就消散不见。

  “我也是……棋子吧……”

  江天想哭,却哭不出来。

  ……

  无数摄像机和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江天身上。

  面前人头攒动,记者和市民,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批武警不让他们靠近。

  A大厦许多楼层的窗户已经破碎,破败不堪。

  广场上散落着无数的钢化玻璃碎渣,和许多横七竖八,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尸体。或许,更准确地形容,是破碎的残肢。几具相对完整的尸体上,可以看出穿着警服。

  只有一具尸体有些特别。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头发花白,身穿警服,眼睛微微张开,脸上有数个弹孔,嵌着子弹,身下有大片血迹。

  那血是淡金色的。

  江天看了申森的尸体一眼,随后看向众人,眼神平静,开口道:“我想,在场的各位有权知道真相,所有人,都有权知道真相。”顿了一下,江天继续说,“我知道,其实大家对我并不陌生,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认识我。接下来,我想跟大家讲一些故事,一些你们曾经听过,却并不完全了解的故事。有些话,很早就想说,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今天这么多人都在,是最合适的时候。”

  江天慢慢坐到地上,那神情像是一个老人,在细细品味着自己曾经的青春,那夜夜梦回的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故事的起点,是在两年前……”

  像是被谁按下了回放键,那些往事,开始一幕幕地闪回。

  ……

  庞振军,齐岚,倪刚,耿燕,周豪,许昂,张秀,徐江,王祖浩,丁帆,陈鹏,辛安,李宇,徐家新,陈铭,黄辉,蔡婷,古莩,张富,王悔,张宇,张解,杜萍,李怡,王建,陈雅雪,张妈,张元富,小毛叔,徐杰,杨晨,方良,王华,许丽,陈光,陈彦,陈二,李镜清,许进,陈国,吴生,南淼,陈安巧,何玥欣,申森……

  我想将你们的故事讲给全世界听。

  可我不知道我又能讲多久,讲多少。

  我的生命在倒计时了吧。

  我听见了枪栓的声音。

  可我,想讲。

  哪怕只有,一句话……

  “我叫江天。”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天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