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装作,若无其事
简单的萝卜2018-12-10 14:312,295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文静乖巧,给自己在眉姐心里留个好印象,陈溪今天特意穿了条米白色的连衣裙,换工作服的时候,她先把黑色的西装裙套上,再脱掉连衣裙穿灰色的短衬衫。

  这是念书时养成的习惯,寝室里没有更衣室,大家面对面的换衣服又觉得不好意思,便想出这样一些半遮半掩的方法来避免彼此之间的尴尬。

  碍于场地限制,陈溪衬衫穿了一个袖子,另一边要出来宽阔的点地方才能伸展开,不小心被脚边的‘障碍物’给绊了一下。

  “呀!”踉跄几步,堪堪稳住身形,陈溪抬起胳膊,手伸进袖子里再穿出,边呐呐自语:“呼……好险,好险。”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陈溪微微一惊,钟姐这么快就开完会回来啦?

  她回首,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的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他低着头,干净清爽的短发下,是浅浅皱起的眉头,身上黑色的西服胸前沾染了许多污秽,修长的手指捏了纸巾细细的擦拭着。

  “钟阿姨,太好了,你还没上楼层去呢,快帮我换一下衣……”

  “咦?”陈溪亦蹙起了眉。

  是时,凌然抬眼,以他的身高优势真的想不看到什么都难,她的衣服大敞开着,徒留一片粉色小衣挂在胸前,挡风挡雨挡着春色无边。

  四目相对后飞快撇开,一个努力忽视刚刚胸前被某个陌生男人看到的羞愤,一个尽力忘记方才柔软酥香入目的奇妙视感。

  装作,若无其事。

  凌然别开脸,他身后的门已随惯性阖上。

  陈溪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扣完衬衫,目光清澈的看着凌然:“钟阿姨开会去了,你换衣服的话,可能要等一会儿。”

  “呃……那我不换了。”

  凌然脱下外套露出里面洁白无瑕的衬衣,脱了一半忽然察觉此举有些不妥。顿住,余光偷瞄,见她正眨巴着双眼好奇的打量自己,没有面露异样,这才用难得正经的语态问道:“看你穿着前台制服,刚来么?以前没见过你。”

  “对哇,今天第一天上班。”陈溪嘴角弯弯笑了笑,捡起地上的连衣裙。

  “你去更衣室?”凌然把衣服挂上手腕,退后,腾出的手很有绅士风度的打开门,笑容十分迷人:“需要我为你带路么?”

  “不……”陈溪本想拒绝,但想到自己确实不认识路,也就放下心底那一丝尬然,转而回了声:“好呀,谢谢。”

  到了才发现,原来更衣室就是洗衣房前面一间屋子。

  “我在门口等你。”凌然说着,背过了身。

  看着他清瘦的背影,陈溪张了张口,终是没说什么的转身进了更衣室。

  酒店工作的人都这么热心?

  还是这个男人整天闲的没事热情过了头?

  ******

  因为是第一天上班,陈溪在更衣室的仪容镜前犹豫了很久,这份工作是老师拉下脸面费力帮她争取的,她不能给老师丢脸。

  扎了几次头发都不满意后,陈溪渐渐地有些心浮气躁,神色间漫上一抹难堪。

  当初,老师逼问过她,现在社会竞争这么大,为何不考虑升本?

  当时,她半开玩笑的回答说:我不是读书的材料。

  三年前,老家土地还未被征收,家里经济贫瘠几乎无法支付她学费以外的生活费。那个时候,她就想干脆放弃高考,早点离开学校出来工作,还能减轻家里经济负担。

  只是,父母坚持读书是唯一出路,棍棒要挟硬是逼着她参加高考。

  陈溪从小被吓唬长大,又不想父母失望,于是乖乖就范,延续一贯的方式,下行对策,轻轻松松稳稳当当的将将考过……专一分数线。

  她觉得,少念一年是一念,节约一分是一分。

  家里经济条件好了,她也出来工作了,才发现,自己最喜欢,最念念不忘的,还是学生时代的生活。

  只可惜,她回不去了。

  “叮!”

  陈溪回神,点开手机短信,是韩青发的,内容很简单。

  他说:加油,我的好学生。

  镜面里的女孩一怔,蹙起的眉慢慢松开,嘴角缓缓勾起一丝恬淡的笑。她抬手,几经拔弄,发丝便整整齐齐的盘在了脑后,仿佛画龙点睛,先前的颓废顷刻化为乌有。

  ******

  “不好意思,久等了。”

  轻柔的女声,迫使凌然转身,面前含笑望着自己娇小俏丽的姑娘,从她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疏离气息,配上干练的发型,职业的着装,使她气质浑然一变,傲骨天成,犹如冰山雪莲,冷艳绝美,别是一番风味。

  凌然目光坦荡,内心却或多或少感到一丝惊艳,他朗声笑道:“没事。”

  电梯上一楼,厚重的防火门打开,便是酒店大厅。

  “嗳,你叫什么名字?”凌然问。

  陈溪看了凌染一眼,目光淡淡的,没有说话。

  做了三年的销售,虽然业绩不佳,但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凌然微愣后一笑,又问:“我叫凌然,你叫什么名字?”

  “陈溪。”她刚一回答。

  凌然便自觉献上自己的信息:“我今年二十八岁,单身,除了偶尔抽烟,以及应酬时喝酒,无不良嗜好……我来酒店两年多,算是老员工了,以后有问题或者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我在三楼销售部……”

  “谢谢,不用了。”陈溪防备心很重,她不习惯与人亲近,也不愿麻烦别人,抬手去推门,那门竟纹丝不动。

  力气小的姑娘多得很,推不开门算什么,陈溪默默安慰自己,提起力气打算再尝试一次。

  瞧着耳根渐渐泛红,神情略显僵硬又故作镇定闹别扭的小姑娘,凌然暗自好笑,想帮忙,又怕伤害她的自尊心。

  正纠结,电梯‘叮’的一声响,缓缓开启的门缝里冲出两人:“麻烦让一下。”

  凌然一手拉着反应迟钝的小姑娘往自己身边带,语气悠扬地朝急急忙忙经过的二人打趣道:“林经理、钟阿姨,你们赶这么急……是去大厅捡钱么?”

  若是往常,林经理铁定给凌然背后一巴掌,然后笑骂一句“凌然,你是不是又闲着没事干!”

  可此时,她只来得及在临过门口时瞠目瞪凌然一记,便匆匆跑远。

  “看来是真出了事情。”大厅喧哗争吵声齐集,凌然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是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